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64章:用圣旨做擦脚布!

时间:2018-01-14作者:青酒沐歌

    “以前爹爹反对你看《验尸心得》,就是不想你学验尸,现在既然皇上同意让你继续做仵作,那爹爹也不拦着你了。”苏敬远说着叹了口气。

    这大概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吧!

    今天在华清宫,兴帝免去苏青染的死罪后,她要求继续留在大理寺做仵作,兴帝并没有反对。

    那么,她将成为东临史上唯一一</a>位女仵作!

    不,不是东临,是整个大陆!

    “多谢爹爹。”苏青染甜甜一笑。

    她选择继续做仵作,因为她是法医,为生者权,替死者言是她的的职责,更重要的是能够离他更近一些。

    她不舍得君轻寒,她喜欢他。

    从今天起,她不再逃避,接受他,并且用心去爱他!

    至于回现代,就交给上天来决定吧。

    “但是你得答应爹爹,就算以后在大理寺做仵作,也得回府,不能住到永安侯府去。”慕容澈对染儿的好,让他担心呐!

    “好。”苏青染点头。

    只是,她没有告诉将军爹,可能再过不久,她要离开帝都了。

    “只要你平平安安</a>的,我也就放心了。”苏敬远说着微微叹了口气。

    虽然这一次皇上免去了她的死罪,但若是皇上知道她是那个人的遗孤,定不会留她!

    上房,苏青玉</a>和苏</a>青芸姐妹二人正陪着林氏说话,陈嬷嬷匆忙而来,“夫人,不好了,三小姐回来了!”

    “什么,青天白日的,她怎么会回来?”林氏心头一跳。

    “夫人,不是三小姐的鬼魂回来了,是她的人回来了,她没死!”

    “没死?”苏青芸震惊出声,“怎么可能,她都抬到皇陵给寒王配了冥婚,怎么会没死?”

    “四小姐,这是真的,将军亲自将人接回来的,现在人在秋声院呢!”

    林氏美目眯了眯,扫了眼苏青玉</a>,“你们两个整理下衣服,随我去秋声院走一趟。”

    “是,娘。”苏青玉</a>脸色微微凝重起来。

    苏青染竟然没有死!

    这时,她的眼前划过一抹男人装扮的身影。

    她记得,中秋晚宴时,爹爹朝寒青的方向多看了两眼。

    那么,大理寺的寒青是不是她?

    秋声院,苏青染正陪着苏敬远和夏姨娘说话,绿袖匆匆而来,“将军,小姐,夫人和两位小姐来了,说是来看小姐的。”

    苏敬远皱了皱眉,不悦道:“让她们回去,染儿刚回来,要歇息。”

    “爹爹,母亲和大姐姐、四妹妹过来前来看望,一番心意,让她们过来吧。”

    “染儿……”

    “爹爹,我不累。”苏青染甜甜笑道。

    “让她们过来。”苏敬远沉声吩咐。

    不过片刻,林氏就带着苏青玉</a>和苏</a>青芸来到了花厅。

    苏青芸看见她的那一瞬,惊讶的张大了嘴巴,“你,你真是苏青染……你怎么没死?”

    即便已经知道她没死,但是现在看到真人,还是忍不住吃惊。

    “四妹妹怎么一副活见鬼的样子,难道不希望我活着么?”苏青染笑嘻嘻开口。

    “混账,小小年纪,心思这么恶毒,你是来探望的么?”苏敬远脸色一沉,瞪着苏青芸,“赶紧回去!”

    “爹爹……”苏青芸顿时被骂的红了眼眶。

    “爹爹,芸儿她只是看见三妹妹太过惊喜了</a>,说错了话,爹爹不要责怪她。”苏青玉</a>温柔开口。

    苏敬远闻言,心中的火气这才作罢,“来人,看座。”

    苏青染亲自倒了杯茶,送到林氏身边,“母亲,配冥婚一事,虽然是母亲亲自给我灌了毒,好在上天垂怜,让我有幸活了下来。母亲放心,这件事就此揭过,染儿是不会记恨母亲的,以后会好好侍奉您,您请喝茶。”

    苏敬远闻言,忍不住叹了口气,染儿就是太善良,心肠软!

    不过,这件事染儿可以不计较,但是他却不会饶了林氏!

    然而,林氏听到这一番话,却一阵心惊肉跳,看着递过来的茶盏迟迟没有去接。

    “母亲,您怎么不喝,难道母亲害怕染儿会像你一样下毒么?您若是不敢喝,我喝给你看,没毒的。”苏青染嘴角笑意清浅,却看得林氏一阵心惊肉跳。

    “染儿一向善良,怎么会下毒呢……”她慌忙从苏青染手中接过茶盏。

    一不小心碰到苏青染冰凉的手,顿时吓得手中一滑。

    苏青染将滑落的茶盏接过,忍不住笑出了声,“母亲,染儿都说了不记恨您,不和您计较冥婚一事,您怎么这么怕我?”

    这是做了亏心事的表现么?

    “没有,没有。”林氏嘴角扯开一抹僵硬的笑,慌忙啜了口茶。

    坐在一旁的苏青玉</a>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苏青染,眉心微蹙。

    脸虽然还是那张脸,但是给她的感觉却与以前不同了。

    今日一见,她总觉得如今的苏青染比几个月前好看了许多,那张不染脂粉的小脸,无端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这种感觉很不好!

    ……

    永安侯府。

    回来后,君轻寒便一直盯着耳房的方向凝神,看上去脸色很臭。

    惊风知道自家主子现在脾气很不好,他离得远远地,不敢上前打扰。

    然而,这时却有一抹淡紫色的身影匆匆而来。

    惊风朝着来人走来的方向,慌忙拦住他,“小侯爷,主子现在心情……不太好。”

    “别拦着我,我心情还不太好呢!”慕容澈拂开他的手,径直走到君轻寒身边,“姓君的,我听说你今天为了救她,把我的丹书铁券用了?”

    “嗯。”

    “你还‘嗯’,那可是我们用来保命的!”

    他们二人李代桃僵,打算等到身份揭开时,就用那块丹书铁券来保命,可是他竟然不守约定,提前用了!

    “她比我重要。”

    “那我呢?”

    “也比你重要。”

    “四哥,我可不想死。”慕容澈跺了跺脚。

    “放心,死不了。”

    秋夜微凉。

    秋声院内,苏青染穿越</a>之后,在苏家的第一晚。

    舒服的泡着脚,一边翻着《验尸心得》,一边漫不经心的从一旁捞过来擦脚布,根本没有注意榻前多了一抹人影。

    “你准备用圣旨做什么?”

    “擦脚。”苏青染说完,这才抬眸看去,“君轻寒,你怎么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