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40章:过来,别走……

时间:2018-01-07作者:青酒沐歌

    “如今已无君轻寒,这酒便不喝了,告辞。”

    “四哥……”顾云芷起身。

    就在这时,流朱的声音在外面响起,“郡主,寒公子来了。”

    君轻寒心神一动,眸光陡然柔软了下。

    她来了,到底还是关心他的。

    “四哥慢走。”顾云芷抿唇。

    她刚送出去两步,双腿一软,惊呼一声,下意识抓住了身前的男人。

    君轻寒手臂一沉,下意识将人扶住了。

    “多谢四哥。”

    苏青染进来时,正好看到这一幕,陡然愣了下。

    君轻寒想将人松开,却意识到他的身体正一寸寸麻木,握着顾云芷的手已经僵硬。

    眉头狠狠皱起,眼底瞬间掠出冰霜。

    “寒公子过来有事么?”顾云芷轻柔问。

    “没,没事。”苏青染的眸光不自觉黏在二人的双手上,飞快摇头,转身便要离开。

    君轻寒让她过来就是让她看这一幕的?

    “别走。”君轻寒急切出声。

    苏青染脚步一滞,没有转身。

    “过来,别走……”

    苏青染心中无端涌出酸涩,咬了咬唇,抬脚离开。

    她不该来的!

    君轻寒看着她的背影,眼底划过黯色。

    眉心敛起怒色,运起内力,冲破僵硬的筋脉,抬手将人甩开,“你现在,满意了?”

    顾云芷原本就十分娇弱,直接被他的力道掀倒,趴在地上,身形僵硬,一动也不能动。

    “四哥。”她依旧笑着。

    君轻寒看着她,眼底起了冷意,抬脚离去。

    “四哥,你别生气,我只是想让你多陪我待一会,说说话。”顾云芷抿唇。

    她在香炉里放了毒,还在手心中擦了毒,两者作用,能够让人在短时间内身体僵硬,并不会损害什么。

    只有如此,他才能多留一会,不是么?

    可是,她没有想到,他竟然不惜冲破筋脉,他的身体不要了么?

    君轻寒脚步未停,匆匆出门,似乎半刻也不想停留。

    顾云芷看着他的背影,眸光轻颤,嘴角缓缓滑下一抹殷红。

    她只是不想失去那个疼她的四哥,是她做错了么?

    君轻寒刚出了芷兰院,便吐出了一口鲜血,五脏六腑都跟着疼了起来。

    皱了皱眉,抬脚离开。

    苏青染出了芷兰院不远,无意看到安阳公主在丫鬟的搀扶下朝这边走来,似乎明白了什么。

    刚刚君轻寒的姿势似乎有些奇怪,是不是有什么东西被她忽略了?

    眉心跳了跳,她飞快的跑了回去,君轻寒要出事了!

    一口气跑回芷兰院,进了房间,却只看到顾云芷自己趴在地上,她顿时愣了下。

    顾云芷也没有想到苏青染还会回来,嘴角缓缓勾出嘲讽。

    这个女人,比她想象的聪明一些!

    苏青染喘了口粗气,打量了眼房间,确定君轻寒不在,转身离开。

    看顾云芷的模样,像是被点了穴一般,浑身僵硬。似乎,刚刚君轻寒也是如此。

    既然他动不了,那么人去哪里了?

    她突然想起来,他刚刚不让她走,是不想让她误会什么吧?

    出了芷兰院,她便迎面遇上了惊风。

    她双眸一亮,忍不住开口,“他呢?”

    “主子有事先回去了,让属下送王妃回去。”

    “他没事吧?”

    “王妃回去看了,就知道了。”

    ……

    安阳长公主赶到芷兰院,看见顾云芷趴在地上,心神一慌,立即吩咐流朱将她扶了起来。

    “芷儿,这是怎么了?”

    顾云芷逐渐恢复了行动,擦去嘴角的血渍,笑着摇头,“没事。”

    “你不是在陪着各家小姐过桂花节么,怎么回来了。刚刚流朱过来,说你出了事,吓得我赶紧过来看看。”

    “我没事,只是喝了杯桂花酒,头有些晕,让娘担心了。”

    “你没事就好。”安阳长公主山前,为她弹去身上的灰尘。

    “娘,你来的时候,遇见表哥了么?”

    安阳长公主摇摇头,“他也来这里了?”

    “没有。”顾云芷浅浅笑着,吩咐流朱,“扶我去换身衣服吧,外面的小姐还在等我。”

    看着她的样子,安阳长公主微微皱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再次回到后花园落月亭,这里就只剩了众位千金小姐们,君轻寒等人的位置已经空了。

    顾云湘看见她,委屈的走上去,“阿姐,刚刚表哥出去了一趟,就再也没有回来,他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表哥公务繁忙,能来也是不易,湘儿要听话,不要耍性子。”

    顾云湘心里顿时有些失落,咬咬唇,“那好吧。”

    顾云芷看向众人,“今日招待不周,还请大家见谅。”

    “长欢郡主客气了,你酿的桂花酒很好喝。”

    “是啊,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桂花酒。”一众千金小姐立即跟着附和。

    萧诗琪看了眼众人,又将眸光落在顾云芷身上,发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忙道:“如今时辰不早了,我们打扰许久,也该告辞了。”

    “长欢郡主,多谢招待,告辞。”

    看着众人离开,顾云芷漫不经心的看了眼萧诗颖,柔声道:“萧大小姐请留步。”

    被点到的萧诗颖有些受宠若惊,眼底划过一抹不可置信,“长……长欢郡主,您叫我?”

    顾云芷点点头,“萧大小姐可否留下叙叙话?”

    “自然可以。”萧诗颖眼尾的余光扫了眼众人羡慕的眸光,顿时激动起来。

    今天,她受到了她们的嘲讽,现在总算是可以扬眉吐气了!

    萧诗琪不动声色的扫了眼身边的人,微微咬唇,眼底划过冷讽。

    长欢郡主才不会看上她这个土包子!

    ……

    百里赫驾车带着君轻寒回到永安侯府时,已是下午光景。

    他小心将人从车上扶了下来,眼底敛着担忧,“你还好么?”

    白玲特意嘱咐过,不能让他动用内力。

    现在瞧着他的样子,显然是遭到了内力反噬。

    君轻寒嘴角的血渍已经干涸,他吃力的下了马车,靠着百里赫,“扶我进房间,有药。”

    “好。”

    君轻寒用过药后,惨白的脸色这才逐渐恢复。

    百里赫不确定问了句,“你现在感觉如何,好点了么?”

    以前每次用过内力,都要昏迷,这次似乎没有那么严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