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39章:四哥,长欢醉了

时间:2018-01-07作者:青酒沐歌

    “表哥呢,表哥喜欢么?”顾云湘兴冲冲问。

    她才不在意寒青喜不喜欢,只要表哥喜欢就好。

    君轻寒略略皱眉,“我不谙音律,只觉得太悲了,不适合今天的氛围。”

    他说着无意间扫了眼身边的女子,她不喜欢,他也不会喜欢。

    “表哥说的是,是长欢考虑不周,当罚。”顾云芷轻轻柔柔说着,然后举起桂花酒,饮酒一杯。

    “阿姐,你一向不胜酒力的……”顾云湘担忧。

    果然,一杯酒下肚,顾云湘脸颊红了起来,她笑着摆手,“没事。”

    “郡主……”流朱去扶她。

    顾云芷抚着额头,看向众人,“我头有些晕,就不多陪了。湘儿,你替我好生招待大家。”

    “是,阿姐,你小心些。”顾云湘满眼担忧。

    顾云芷不着痕迹的看了眼君轻寒,随即搭着流朱的手离开。

    “阿姐酿的桂花酒很好喝,大家不妨尝尝。”顾云芷走后,顾云湘热情的招待着众人,眸光时不时朝君轻寒看去,“表哥,你快尝尝。”

    君轻寒未动,眸光敛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不久,流朱便朝这边走来,来到君轻寒身边,小声开口,“小侯爷,郡主请您去一趟。”

    君轻寒颔首,“你先去,本侯随后便来。”

    看着流朱离开,他转眸对苏青染吩咐,“一炷香的时间,若是我没有回来找你,你便去芷兰院找我。”

    说完,也不等苏青染答应便抬脚离开。

    顾云湘看到这里,顿时跟着起身,“表哥……”

    “郡主,许是长公主有事找小侯爷,您别着急。”丫鬟在一旁劝着。

    “那好吧。”顾云湘恋恋不舍的看着君轻寒的背影,收回了脚步。

    君轻寒离开后,苏青染的心有些乱。

    他在一炷香内回不来,她为什么要去找他?

    然而,随着君轻寒离开的时间越长,她就越发的不安,心里也乱成了一团。

    看着她心神不安的模样,百里赫笑着催促,“担心他就去看看。”

    “我没有。”苏青染否认。

    百里赫顿时笑出了声,“去不去在你,若是寒王不小心做了什么,到时候你哭都来不及了。”

    苏青染微微咬唇,君轻寒他能对顾云芷做什么?

    还是说……这是陷阱?

    想到这里,苏青染心中忐忑起来,思虑半晌,最终没有忍住,抬脚而去。

    百里赫看着她的背影,一阵撇嘴,怎么让这两个口是心非的人凑到一起去了?

    ……

    芷兰院。

    君轻寒随着流朱撩步进去,嗅着房间内清淡的幽香,下意识朝香炉看去,略略皱眉。

    卧室内,顾云芷正靠在软榻上。

    因为饮酒,此时她双颊绯红,身子软绵,看上去十分慵懒。

    “郡主,小侯爷来了。”流朱行礼。

    “我知道,你下去吧。”顾云芷勉力撑起身子。

    看着君轻寒走近,她缓缓从榻上起身,脚步微微踉跄了下。

    君轻寒淡淡扫了眼她的双膝,很快收回视线,“你找我何事?”

    顾云芷将他刚才的神色收入眼底,嘴角噙出笑意,“现在,我应该唤你慕容表哥,还是……四哥?”

    “随便。”

    顾云芷脚步蹒跚着走到桌前,“四哥,坐吧。”

    “你叫我来,是想告诉我这件事的么?”君轻寒蹙眉。

    “方才多谢四哥关心,如今知</a>道我腿不好的,只怕也就你和二哥了。”他刚才看过来的一眼,再明显不过。

    “既然你知道自己腿不好,便不要饮酒。”

    顾云芷浅浅笑起来,“那是自罚,不算。”

    “有事便说吧。”

    “四哥知道我是如何认出你的么?”

    君轻寒黑瞳幽深,淡淡看着她,没有开口。

    顾云芷眼底噙出笑意,“我的感觉告诉我,你是四哥。女人的感觉,很准。”

    君轻寒冷眸微眯,“既如此,你又何必将云锦留在永安侯府五年?”

    “我是最近才发现的。”顾云芷笑了,“每个男人动心的时候,都是不一样的。我会认出四哥,是因为你对人动心了。”

    他对那人的心意,她能看得出。

    “我送了请帖与你,你会来,说明你是。”顾云芷依旧笑着。

    豆蔻拈花香盈袖</a>,轻折桂枝酿新酒。守得飞将凯旋归,玉液琼酿为君留。

    这句诗,是她五年前写给他的。

    中秋一过,她便十八了。五年前,她正是豆蔻年华。

    那年,得知他凯旋的消息,她酿了桂花酒,送去寒王府,恭祝他得胜归来。

    “我来与不来,并不会改变什么。”

    “四哥倒是了解我。”顾云芷说着忍不住笑起来。

    “云锦的事情,不得再有下次。”君轻寒声音微冷。

    顾云芷似乎没有听见一般,浅浅笑着,“看来四哥比我想象的还要喜欢她呢。”

    “这与你无关。”

    “四哥不要担心,我只是个柔弱女子,做不了什么。”顾云芷声音温柔,然后为君轻寒倒了杯桂花酒,“我今日让四哥过来,是想让你陪我说说话,自从你殁去,我们许久未见了。”

    “大理寺公务繁忙,我不便多陪。”君轻寒说着起身。

    “四哥,如今我知道了你的身份,你不怕么?”

    君轻寒黑瞳微眯,声音渐冷,“你没有说出去的机会。”

    顾云芷嘴角笑意微微一滞,“四哥,刚刚芷儿跟你开玩笑呢。你放心,这件事我会守口如瓶。”

    君轻寒看过来的眸光似乎有些冷淡,还有些疏离,这让顾云芷心里难受。

    她看着他,嘴角缓缓勾出笑意,“四哥,你还记得那一年我陪你罚跪么?”

    看着君轻寒不说话,她轻轻笑起来,“那个时候我还小,你怕我冷,脱了衣服把我裹得严严实实,结果自己被冻得瑟瑟发抖……说起来,真是怀念那个时候。有时候长大了,却发现失去了很多东西,没有小时候那么好了。”

    君轻寒嗅着萦绕在鼻翼的浅香,微微皱眉。

    一炷香的时间快到了,他该走了。

    “长欢,时辰不早了,我该离开……”

    “四哥,这是我酿的桂花酒,你尝尝。”顾云芷送上酒杯,“长欢醉了,话有些多,四哥勿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