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34章:小东西还敢告他的状

时间:2018-01-05作者:青酒沐歌

    清晨。

    用早膳时,小石头忍不住对苏青染开口,“寒青哥哥,我昨晚做噩梦,梦到慕容叔叔了。”

    “嗯?”苏青染一滞。

    “我做梦有坏人把我娘抓走了,然后慕容叔叔就出现了,他的脸好吓人。”

    “别怕,慕容叔叔不是坏人,他脸上的只是个面具,不要害怕。”

    小石头却飞快摇头,“不是的,慕容叔叔是坏人,他把我抱走了,他不让我和你一起睡。”

    朝这边而来的君轻寒听到这句话,瞬间脸黑。

    这个小东西还敢告他的状!

    “你昨晚是梦到他了,还是看到他了?”苏青染问。

    小石头喝了口粥,“我不记得了,反正他是个坏人。”

    苏青染:“……”

    “吃完了么?”这时,君轻寒冷不丁的声音传来。

    小石头闻声身子一颤,手中的馒头咕噜噜滚了下去,他下意识朝苏青染身后躲去。

    苏青染抬眸看过去,“你找我,有什么事么?”

    “随我进宫一趟。”君轻寒取出帕子为苏青染擦了下嘴,然后握住了她的小手。

    “皇上召见?”

    “太后病了,进宫探望。”君轻寒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她走。

    苏青染闻言,忙甩开了他的手,“我又不认识太后,太后病了,也不用我去探望。”

    “我想你陪我去。”他再次握上她的小手。

    “君轻寒……”苏青染小声叫他。

    “时辰不早了,走吧。”君轻寒完全不理会她的拒绝。

    坐在马车上,苏青染彻底没了脾气,双手托腮,陷入神思。

    她明明都已经跟这男人说清楚了,他还这样对她,是什么意思?

    难道是她说得不够绝情?

    “你父亲苏大将军从边疆回到帝都了,你要见他么?”

    听到君轻寒的声音,苏青染微微愣了下。

    有关苏敬远的记忆逐渐在她的脑海中逐渐清晰起来,那是一个形象伟岸的男人,也是她最敬爱的父亲。

    在记忆中,但凡她想要的东西,他都能满足。

    她睡不着的时候,他还会把军中的故事讲给她听,哄她入睡。

    在她不开心的时候,他甚至会趴在地上,让她上去骑大马。

    她幼时的玩具,小木偶、小木剑,全都是他亲手给她做的。

    每每苏青芸抢了她的东西,他都会将人狠狠骂一顿,为她做主,舍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苏青染想着眸光逐渐悠远,苏敬远是个女儿奴,他对原主的疼爱半点也不亚于她爸对她的宠爱。

    只是,她现在的身份……

    她想了想,摇头,“不见了,我现在不方便见他。”

    君轻寒没有多说,握着书卷,斜斜靠在软榻上,时不时在翻页上往苏青染的方向瞧上一眼。

    苏青染感觉到他的视线,转眸看过去的时候,他又在认真翻阅书卷了。

    她只看到了男人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

    有些烦躁的皱了皱眉,她总觉得这个男人一直都认为她是在闹脾气,而他也好脾气的陪着她,纵容着她。

    可是,她并没有在闹脾气,她知道自己想做什么。

    好在很快就到了宫城,打破了马车上尴尬的气氛。

    永寿宫。

    太后昏迷两天后,悠悠转醒,然而却精神不济。

    只要她想到君轻寒殁去,就难受的眼泪止不住。

    “皇祖母,快别哭了,您的眼睛都肿了。”君初静整个人怏怏的,为了伺候太后,强打着精神给太后擦眼泪。

    “静儿……”

    “皇祖母,静儿在呢。”

    “你跟皇祖母说说,你四哥到底是怎么……”

    “四哥是毒发身亡,走得匆忙……”君初静想到君轻寒,也不禁红了眼眶。

    “静儿不是来安慰祖母的么,你怎么也哭了?”君轻尘给她擦了擦眼泪。

    君初静咬了咬唇,“我也想四哥了。”

    “快别哭了,四哥若是……若是知道你们这么伤心,他也会难受的。”君轻尘看着她们一个个哭红了眼睛,差点就要将真相说出来,到底还是忍住了。

    “四哥在那边能够看到这里么?”君初静抬眸。

    “会的,四哥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尘儿说的是,寒儿在看着呢。”太后轻轻拍了拍君初静的手,“快别哭了,你现在怎么瘦成了这样,皇祖母都快认不出了。”

    “静儿没事,皇祖母不要担心。”

    太后仍然不放心,看向君轻尘,“这丫头怎么了,看上去像是生病了。”

    “静儿最近肠胃不好,所以才消瘦了,皇祖母放心。”

    太后略略点头,眼底又闪出了泪花,“寒儿已经离开祖母了,你们可不能再有什么事。”

    正说话间,许嬷嬷走进来,“太后娘娘,慕容小侯爷过来给您请安了。”

    “是澈儿来了?”

    “是。”

    太后连连摆手,“快让他进来。”

    慕容澈的母亲平阳长公主是太后嫡长女,而慕容澈是她唯一的外孙,从小便疼爱有加。

    君轻尘闻言,微微松了口气。

    好了,四哥终于来了,这些孽是他造的,皇祖母让他去安慰去吧,他真的尽力了!

    君轻寒撩步进了永寿宫,苏青染和百里赫跟在他身后一同入殿。

    “外孙见过外祖母。”君轻寒走到榻前,撩开衣袍,重重跪了下来。

    “澈儿快起来,你给外祖母行这么大的礼做什么。”太后抬手扶他。

    “外祖母,澈儿来晚了。”

    “你事情忙,能来永寿宫,外祖母已经很满足了。”太后脸上划过慈祥。

    “前些日子去江州办案,顺便在那里给外祖母带了些补品。”君轻寒说着百里赫。

    “百里见过太后娘娘,这些人参、燕窝、阿胶,都是小侯爷亲自选的。”百里赫将东西交给了许嬷嬷。

    太后心里欣慰,眼底又忍不住划过悲戚,“只要你们能够平平安安</a>的,祖母就能安心了,比吃什么补品都有用。可惜,寒儿他……”

    “皇祖母不要难过了,四哥肯定不愿意您这么伤心。”君轻尘说着不动声色的瞧了眼君轻寒。

    太后摆摆手,眼底透出悲怮,“我还是无法接受寒儿不在了。”

    “外祖母……”君轻寒声音沉重。

    “好了好了,我不说了,免得你们也跟着难受。”太后强忍悲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