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33章:果然是那个人的女儿

时间:2018-01-05作者:青酒沐歌

    “什么?做仵作?她什么时候会验尸的?”苏敬远震惊。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感觉经过这一次冥婚,染儿好像……好像长大了。”

    苏敬远沉眸,“死过一次的人,自然要长大了!”

    想到这里,他就对林氏恨得牙根疼,染儿只是个孩子,她为何要如此歹毒?

    “将军,如今染儿身在大理寺,是件危险的事情,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她从皇陵逃下来是欺君,女扮男装做仵作也是欺君……如今终于等到您回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苏敬远也狠狠皱起了眉头,“这件事我来想办法,一定要保住染儿的性命!”

    夏姨娘点点头,“我听说染儿这两天刚随小侯爷从江州办案回来,现在就住在永安侯府,将军要见见她么?”

    “她还跟着慕容小侯爷出去办案了?”

    “是,上一次染儿在党争名单一案中立了功,被皇上封为七品</a>仵作。”

    苏敬远捏了捏眉心,长叹一声,“染儿小时候就喜欢看《验尸心得》,被我发现后,将书给她没收了,没想到她还是……唉,果然是那个人的女儿。”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千万不能让染儿再走那人的路……”

    苏敬远颔首,似乎想到了什么,忙问,“你刚刚说什么,寒王暴毙,染儿给寒王配的冥婚?”

    “是。”

    苏敬远再次跳起来,“寒王好端端的怎么暴毙了?”

    “我也不清楚,反正寒王死得突然……”

    苏敬远得知苏青染没事,暂且放了心,忙对外吩咐道:“快备马,我要去皇陵一趟!”

    他刚刚见过兴帝,从宫中回来,到府中还没有来得及喝上一口热茶,就先听到了这两个惊骇的消息。

    “将军……”

    “霜儿等我回来再说。”苏敬远急着出门去看君轻寒。

    刚出了门,来到院子里,他就迎面遇上一脸殷切的林氏,以及苏青玉</a>和苏</a>青芸。

    想起她做的恶毒事,苏敬远顿时皱起眉头,眼底划过厌恶。

    “将军,您终于回来了,妾身等您一天了。”林氏看着苏敬远眼底的神色,知道夏姨娘将苏青染的事情告诉了他,小心开口。

    苏敬远听见林氏的声音,眼底的厌恶更甚,径直从她身边走过。

    苏青芸见此,忙上前撒娇道:“爹爹回来了,芸儿想爹爹,不知爹爹这次从边疆给芸儿带了什么好东西?”

    苏青玉</a>闻言,将苏青芸扯到身后,对苏敬远行礼,“女儿见过爹爹,爹爹一路舟车劳顿,一定辛苦了,不如去上房,女儿给爹爹奉一杯茶,解解乏。”

    看到苏青玉</a>,苏敬远眸光柔软了几分,“你们先回去,我还有事,要出府一趟。”

    苏青芸闻言,小脸顿时皱了起来,“爹爹才刚回来怎么又要出去,母亲想您想的紧,爹爹先回上房和母亲说说话,再出去也不迟,爹爹说可好?”

    苏青玉</a>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瞪了眼苏青芸,“我们听爹爹的,您早去早回。”

    林氏母女忐忑的回了上房,想着苏青染配冥婚一事忧心忡忡,想着对策,如何降低苏敬远的怒火。

    然而令她们没有想到的是苏敬远再次回到府中,第一件事竟然是休妻!

    林氏顿时懵了,她知道苏青染这件事会惹得他震怒,但是她却不敢相信,他为了一个没什么用处的庶女竟然要休了她?

    眼泪刹那间从眼眶滚落,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将军,你……你要休了我?”

    “你这个毒妇,竟然将染儿活活毒死去配冥婚?我苏敬远如何容你?”

    听到这句话,林氏的眼泪止也止不住,“将军,你说我是……是毒妇?我这么做,可都是为了我们苏家!”

    苏青玉</a>直接在苏敬远面前跪了下来,“爹爹,当时皇上下令,说我们苏家与寒王有婚约,寒王突然暴毙,我们家的女儿必须要选出一个,为寒王配冥婚。娘不舍得让玉儿去送死,所以才……娘这么做,都是为了玉儿,您要罚就罚玉儿吧。”

    苏敬远狠戾的眸光从苏青玉</a>身上一掠而过,再次落到林氏身上,“你舍不得让玉儿去送死,难道染儿的命就不是命么?”

    当初皇陵给苏府的女儿和寒王赐下婚约的时候,她可是一门心思想将玉儿嫁去寒王府的。如今寒王出了事,她就将染儿推出去做替死鬼么?

    “苏青染不过是一介庶女,她怎么能够与玉儿相比,我们玉儿将来可是要做皇后的!”林氏心里委屈极了。

    苏敬远闻言,眉心一跳,抬手就要打下去,“这种话,你也敢说,不要命了么!”

    林氏吓得偏过头去,然而苏敬远这一巴掌终究没有落下,他不打女人。

    苏青玉</a>看到这一幕,慌忙转过身,再次跪下,重重磕头,“爹爹,娘亲说错了话,爹爹不要放在心上,这件事都是玉儿自私怕死,所以才害了三妹妹,爹爹要打要罚,玉儿愿意一并承担,只要您原谅娘亲,不要休妻。”

    林氏害怕苏青玉</a>磕伤额头,破了相,慌忙将她扶起来,“将军,你要罚妾身,妾身没有半句怨言。只是,您不能休了我,我若是不是将军夫人,玉儿和芸儿也就没有嫡女的身份了。这样的话,玉儿还怎么嫁入三王府呢?”

    “怎么又牵扯到了三王府,我不在帝都,你究竟都做了什么?”苏敬远震怒。

    “将军,妾身这么做,不过是想玉儿能有个好的将来。寒王一死,朝中风头最盛的就是三王爷了,他又深得皇上宠爱,将来只是怕是要……所以,玉儿嫁给他是最好的选择。”

    “你……”苏敬远气得眉心突突的疼。

    寒王一死,她就急不可待的为女儿找好了下家,她以为皇家是大白菜,随她挑么?

    “将军,这件事皇上也是默许的,妾身寻思着圣意,只怕是要为玉儿赐婚了。”

    “圣意也是你能揣摩的?”苏敬远被气得头晕,脚步踉跄了两下,有些站不住。

    “爹爹,您没事吧?”苏青玉</a>慌忙扶住他。

    苏敬远摆摆手,“这段时间我暂住秋声院,你好自为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