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29章:讨厌,一点都不温柔

时间:2018-01-04作者:青酒沐歌

    时间一转来到了七月底,他们在姜城身上并没有发现任何线索。

    君轻寒确定姜城并非杀死柳潇潇和唐婉的凶手,便将人放了。

    结果,姜城走的这天,他还不舍得走,恋恋不舍的看着君轻寒,不舍得松开眼。

    “小侯爷,说实话,我舍不得你。你的音容笑貌已经牢牢的刻在了我的心里,如今一别不知何时才能见面……”姜城说着竟然还红了眼眶,哭哭啼啼的样子,娘气十足。

    还音容笑貌……君轻寒什么时候对他笑过?

    “姜城,你赶紧走吧,小侯爷不想你。”百里赫摇着竹扇催促。

    放他走,他还磨磨唧唧,罗里吧嗦!

    “你们男人就喜欢口是心非,我们朝夕相处了一个月,怎么会没有感情,小侯爷肯定也是舍不得我的,就是不好意思说罢了。这些,我都懂得,我最了解你们男人的心思了。”姜城翘起兰花指对着君轻寒的方向点了点。

    呕……

    百里赫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吐。

    他忍不住再次催促,“你快走吧,别墨迹了。”

    “死鬼,你又催人家。”姜城不满娇嗔,“我听说你们这就要回帝都了,你放心,我很快就回去帝都找你们的。”

    “千万别来,帝都不欢迎你。”百里赫一脸拒绝。

    “百里,你好讨厌,又口是心非,明明前两天还对人家甜言蜜语,怎么现在就突然变得这么绝情,你坏你坏!”姜城撩着帕子挥在百里赫胸口,不满撒娇。

    “呕……”

    惊风看到众人朝他看来,忙摆摆手,“我刚刚没忍住,你们继续,继续……”

    “你快把他弄走,现在,马上!”百里赫脸黑,一把将差点挂在他怀中的姜城甩开。

    “死鬼,一点都不温柔。”姜城见百里赫不理他,转眸看向了君轻寒,“小侯爷……”

    在他那道黏糊糊的视线投来之前,君轻寒已经撩开了步子,顺带着一把将身边的苏青染拉走,紧紧扣着她的手腕</a>,不允许她拒绝。

    被迫留下的惊风硬着头皮看向姜城,“姜老板,请。”

    “这位小公子,我瞧着你好生俊俏……”姜城看着惊风色眯眯开口。

    “你快请。”惊风直接将人推搡了出去。

    他们这是请神容易送神难么?

    姜城忍不住笑起来,“小公子脸皮真薄,竟然还害羞了,呵呵呵……”

    惊风:“……”

    是不是瞎,他明明是被他恶心的!

    “小公子……”

    姜城刚开了口,惊风直接将人往门外一扔,然后紧闭了大门。

    终于送走了瘟神,他顿时松了口气!

    “哼,一群没良心的,亏我心心念着你们!”姜城在门外羞愤跺脚,许久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姜城离开后没多久,他们便动身回帝都。

    至于慕容澈,因为在江州的生意没有谈完,暂时不急着回去。

    竹扇一展,摇身一变,他直接从呆头呆脑的穆老板,变成了风流倜傥的楚老板!

    楚,是他母亲的姓氏。

    ……

    荆州,二王府。

    残月当空,夜色寂寂。

    七月底的静莲院,荷塘内一片残荷败叶,显得十分萧条。

    君轻离坐在轮椅上,静静的看着外面漆黑的天幕,眼前缓缓浮现一张圆嫩的小脸,尤其是她嘴角的梨涡点点,在他的脑海中逐渐清晰了起来。

    已经一个月了,她现在还好么?

    “主子,夜里凉,您将披风披上吧。”秋白捧着披风而来。

    “好。”君轻寒转过身,从他手中接过来。

    秋白看向窗外的黑夜,微微蹙眉,“都这么晚了,他们怎么还没有回来?”

    “再等等吧。”

    君轻离话音一落,烛光蓦地一阵摇曳,房间内便多了两抹身影。

    “主子。”首先开口的是秋月。

    “江州情况如何了?”

    “姜城没问题,小侯爷他们已经动身回京了。”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秋月看了眼身边的男人,抬脚出了房间。

    秋白见此,也随着秋月缓步离开。

    “二哥。”男人嘴角动了动,许久才吐出两个字。

    “回来了?”

    “嗯,终于回来了。”男人的声音里有一抹解脱。

    “坐吧。”君轻寒推动了轮椅。

    “好。”在烛光下,男人白若冠玉,凤眸狭长,模样十分清俊。

    “这些年委屈你了。”君轻离给他倒了杯清茶。

    男人摇头,“我不委屈,二哥才更委屈。我听说帝都来了消息,让二哥回去过中秋。如今终于等到了这一天,二哥一定要把握机会。”

    君轻离轻轻摇头,“我已经告知了父皇,我腿脚不便,中秋便不回去了。”

    “为何?”男人不解。

    “父皇多疑,表现太多,难免会招他厌烦。我想等到年岁回去。”

    男人点头,“二哥说的有道理。”

    “既然你来了荆州,接下来的日子便好好歇息一段时间。”

    “那姜城的事情,还有假币一案……”

    “我相信他。”君轻离淡淡啜了口茶水,“所以,这些事情我们只静静的看着便好,什么都不用做,以他的能力,离定案不远了。”

    男人闻言,眼底隐隐透出兴奋,“如此就太好了!”

    “嗯,舟车劳顿,你今晚早些去歇息吧。”

    男人没有急着离开,看着君轻离犹豫着开口,“我听说二哥近来喜欢上了一女子。”

    君轻离不紧不慢啜着茶,没有回答。

    “她是大理寺的仵作,寒青。也是苏家三小姐苏青染,是么?”

    “她是寒王妃。”君轻离淡淡指出。

    “二哥若是真的喜欢,也不是不可……”

    “她喜欢的是他。”君轻离放下茶盏,淡道,“你也不必为我操心了,我对她没有想法。”

    “二哥……”

    君轻离苦笑一声,“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没有回头路,像我这样的人,并不适合有家室,免得受牵连。”

    男人也跟着苦笑,“上天为何要这么不公,坏人逍遥自在、安享富贵,而好人却得不到善终?”

    “我可能……并不是一个好人。”君轻离看着窗外的夜色,眸光悠远。

    “你是。”男人坚定。

    君轻离笑笑没有说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