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407章 不要,别亲我那里

时间:2017-12-28作者:青酒沐歌

    帝都,东明宫。

    御膳房的人忙忙碌碌,为各宫的主子们准备着膳食。

    夏日炎炎,烈阳烤得人没有精神,闹得各宫的主子们胃口也下降了不少。

    尤其是他们兴帝的掌上明珠九公主,自从入了六月,就没有任何食欲,不论送去什么,都是只动了两筷子便剩下了,这可愁坏了一帮御厨。

    万一饿瘦了九公主,惹得皇上震怒,他们可都担待不起。

    好在,有一日一个厨子费尽心思做了一碗消暑汤,让九公主十分喜欢,总算是为这位小祖宗开了胃。

    从那之后,静华宫每天都指明要一碗消暑汤。

    兴帝得知这件事后,直接赏赐了那位做出消暑汤的厨子一百两的银子,一时间羡煞众人。

    每日里,这位李姓厨子就只有一件事,便是为君初静做消暑汤,又省心又得得赏,惹得旁观的人眼红。

    这一日,他不知道吃坏了什么东西,一直拉肚子,不断的跑茅房。

    因为每天午膳前君初静都会先吃一碗消暑汤,所以他须在午时前将消暑汤做好。

    他急急忙忙的准备着新鲜的瓜果,肚子里却一阵阵痉挛,他痛得额头直冒冷汗。

    他身边的厨子看见他这幅模样,忍不住劝了句,“你先去茅房,这里我帮你看你。”

    李御厨点点头,道过谢后,匆匆跑出了御膳房。

    那人看着他的身影消息,眼底划过一抹精光,然后从袖中取出一包粉末,尽数倒在了消暑汤里。

    午时前,消暑汤准时送去了静华宫,君初静吃了后,还没有用午膳,睡意便袭了上来,小脸红红的。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傍晚。

    皇后过来静华宫的时候,她还没有睡醒。

    听到大宫女听雨的话,皇后有些担忧的坐在榻前,摸了摸她的额头,并不烫。

    扫了眼君初静红扑扑的小脸,皇后以为她是睡热了,忙吩咐听雨打扇。

    扇了一会,君初静脸上的潮红逐渐退了下去,她舒服的翻了个身,转了过来。

    嘴里还在喃喃着,“乌夜苍,不要,你别这样……”

    皇后闻言顿时变了脸色,抬手屏退了听雨,然后将耳朵贴近。

    “不要亲……别亲我那里……”君初静睡得不安稳,似乎在抗拒着什么,但又像是欲拒还迎。

    皇后脸色倏地一沉,正皱眉时,眸光不经意间落在她雪白的藕臂上,阴沉着的脸色顿时变得苍白。

    她不可置信的抓住君初静的手臂,一把将寝衣撩上去,看着那一片光洁的肌肤,心一寸寸沉了下去。

    “母后,你怎么来了?”君初静被皇后的动作惊醒,悠悠睁开了眼睛。

    皇后见她醒了,抓着她的胳膊不自觉用力,“静儿,你的守宫砂呢?”

    “守宫砂……”似乎想到了什么,君初静顿时一阵心虚,不敢去看皇后。

    看见她的模样,皇后眼底划过沉痛,“你告诉母后,你的守宫砂哪去了?”

    “母后,我也不知道我的守宫砂怎么会没有了,好像自从三哥生辰后,它自己就不见了。”君初静焦急解释。

    因为这件事,她自从回宫之后便忧心忡忡,她不敢告诉任何人,害怕别人觉得她是个不贞的公主,她害怕自己会给父皇母后丢脸,会给皇家丢脸。

    “这怎么可能?”皇后明显不相信,“你告诉母后,你有没有……有没有和男人……”

    君初静闻言,瞬间烫红了双脸,犹豫着摇了摇头,声如蚊蝇,“没有。”

    他不知道是不是乌夜苍亲了她的缘故,但是这是她长这么大和男人做的最亲密的事情了。

    从小也没有人告诉过她,和男人亲吻了会怎样。

    不论是否和这件事有关,乌夜苍的事情她是不敢说的。

    “静儿,你撒谎。”对于君初静的性子,皇后再了解不过,看见她这个样子,她的心刹那间沉到了谷底,身子都在颤抖,“你告诉母后,乌夜苍是谁,他是不是将你劫走的人?”

    君初静闻言,身子顿时僵了起来,她母后怎么知道?

    难道是……

    刹那间,君初静的脸通红一片,她想起了刚才那个不可描述的春.梦。

    而且,更令她想不到的是,那个男人,竟然是乌夜苍!

    若是她母后听到她叫了乌夜苍的名字,那她是不是也听到了别的什么……

    看着君初静的模样,皇后气得浑身瑟瑟发抖,抬手便要打下去,“你……你真是太让母后失望了。”

    君初静看着皇后扬起的巴掌,眼眶一热,眼泪瞬间滚落下来。

    从小到大,这还是她母后第一次要打她。

    “母后,你相信我,没有什么乌夜苍,我没有做丢人的事情,你相信我好不好……”

    听到君初静哭起来,皇后的心顿时被扯得生疼生疼的。

    东临人尽皆知兴帝将九公主视若珍宝,然而皇后对她的疼爱半点都不比兴帝少。

    “你真的没有做过那样的事情?”她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君初静哭着摇头,“没有,我真的没有做过……”

    见她哭得委屈的样子,不像是说谎,皇后的心微微一软,随即又皱起眉头。

    刚刚她说的那些梦话,还有她的守宫砂到底是怎么回事?

    给她擦干净眼泪,试探着开口,“静儿,你老实告诉母后,究竟是谁将你劫出了三王府?”

    “母后,静儿都说了,是云妃派的人,后来是二哥救了我。”君初静一边擦眼泪,一边抽泣。

    皇后眉心跳了跳,若真是云妃派的人,依那个女人的歹毒来看,她怎么可能会让静儿平安回来?

    可是除了她又能有谁冒着抄家灭族的风险对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动手?

    静儿又瞒了她什么?

    这一刻,皇后心乱如麻,看着委屈的君初静柔声安慰,“静儿,母后相信你,过两日母后让嬷嬷重新为你点上守宫砂,你别担心。”

    “母后……”君初静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汹涌了起来,她直接扑在皇后怀中,像孩子一般,嘤嘤啜泣起来。

    皇后走后,君初静看着窗外的夕阳微微凝神。

    她刚刚会什么会做那样的梦?

    似乎,自从她回到帝都后,便会时常想起乌夜苍,难道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