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98章:我看你是不想走了

时间:2017-12-25作者:青酒沐歌

    ,!

    夏日衣薄,苏青染身上只有一层浅薄的寝衣,因为她这一动,领口稍稍敞开了些,露出一片姣好春光。

    君轻寒幽深的黑瞳内顿时跌入深深的涟漪,那里,似乎丰腴了许多……

    只一眼,君轻寒的耳珠越来越红,他飞快收了视线,为她扯好了被子。

    “君轻寒,别走……”

    大手突然被人握住,君轻寒的心倏地一跳,直到发现苏青染并没有醒,才放下心来。

    坐在榻前,任由自己的手被她握住,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嘴角轻轻勾起。

    口是心非的女人,明明讨厌他,为何还担心他,惦念他?

    听着外面的脚步声,君轻寒将苏青染的小手放入被中,在她额头上轻轻落下一吻,起身离开。

    来到书房,就见百里赫正好整以暇的摇着竹扇,嘴角噙着玩味的笑意朝他看来,“不知有什么要紧事,让寒王大半夜的从芙蓉园跑到了荷园?”

    君轻寒瞪了他一眼,抬脚走进去,一撩衣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

    百里赫忍不住撇了撇嘴,“今日寒青刚来,某人就迫不及待的跟了过来,还说不喜欢……”

    君轻寒将手中的茶盏往桌上一放,幽幽抬眸,“这几日,姜城开始活动了,你记得盯紧点。”

    “这事情,你不吩咐我也知道的。更何况,不是还有蓄爷么?为了叮嘱我,专门跑一趟,可不像你的风格。”百里赫戏谑出声。

    “你今日跟她说本王遇到了刺客,没有音讯?”君轻寒声音微冷。

    百里赫闻言,嘴角的笑意顿时一僵,“这……你别听惊风瞎说,这话我可没过这话。”

    他怎么给忘了,惊风还在暗中盯着呢。

    “没有下次。”

    “是是是,保证没有下次。”百里赫笑眯眯应着。

    君轻寒起身,冷淡的瞧着他,“给本王收拾间房间。”

    “你今晚不走了?”

    “嗯。”君轻寒轻轻应了一声。

    百里赫嘴角再次勾起戏谑,“我看你是不想走了。”

    君轻寒冷眼扫过去,直接抬脚走开。

    然而,就是这一眼,让百里赫看到了他还在发热的耳珠,“你刚刚做了什么,耳朵这么红?”

    咦……没想到他们寒王还是个纯情的少年郎!

    君轻寒仿佛没有听见这句话一般,撩步出了书房。

    百里赫见此,嘴角的笑意更甚,看到寒王害羞,难得,实在难得!

    翌日清晨。

    苏青染一睡醒,就直接从榻上坐了起来,下意识看向身侧。

    空荡荡的床榻,只有她自己。

    回忆着缠绕在鼻翼下清浅的梨花香,微微皱眉,难道是她在做梦?

    用过早膳,她直接去书房找百里赫。

    “百里,昨晚……寒王是不是来过?”一开口,她直接将百里赫吓了一跳。

    百里赫抚稳椅子,看着她试探着问,“我们都找不到他,难道他去找你了?”

    苏青染摇摇头,“没有,也许真的是我做梦了。”

    百里赫看到这里,顿时松了口气,“你找我来就是说这个的?”

    苏青染走过去,一眨不眨的盯着他,“百里,你老实告诉我,君轻寒真的失踪了么?”

    若是那男人失踪了,百里赫也表现的太淡然了,从昨日到现在,他一直待在院子里,似乎根本没有去找人的打算。

    “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百里赫皱起眉头,“我刚想出门去找李将军,商量找人的时候,你就来了。”

    看着百里赫一脸的急切,苏青染心中的疑惑顿时打消了几分,“你要去找他?”

    “马上就去。”

    “带上我,我也一起去。”

    百里赫神色一僵,“你就别去了,你舟车劳顿半个多月才来到江州,你先好好休息,等我的消息就好了。”

    “我不累,这个你不用担心,也许,也许我能找到他呢?”苏青染有些急切。

    百里赫忍不住嘴角抽了抽,恨不得抽自己两下,刚才就不该说他要去找君轻寒的,现在要如何收场?

    下意识朝书架后扫了眼,顿时觉得眉心突突的跳。

    “百里,现在要去么?”苏青染催促着。

    书架后,男人身形颀长,紫衣尊贵,眸光透过书架缝隙落在苏青染脸颊上,眼底噙过温柔,刚想抬脚走出来,就听见一阵急切的脚步声传了过来。

    秋白气喘吁吁的来到书房,看见苏青染,犹如见到了救星一般,“寒公子,你快来,我家主子出事了!”

    苏青染心头一跳,看着秋白跑得满头大汗的模样忙问,“怎么了?”

    “我家主子到了江州有些水土不服,不知道昨晚吃了什么,今日一早上吐下泻的,折腾的不行,现在正昏迷不醒,寒公子快去看看吧……”

    苏青染想起昨晚君轻离还为她送鸡蛋羹,心里顿时有些心疼,皱了皱眉头,看向百里赫,一时有些为难。

    百里赫听到这句话,心中一松,对苏青染道:“既然二王爷不舒服,你先去瞧二王爷吧,我这就出去寻慕容了。”

    苏青染心中有些不愿,可是看着秋白请求的眼神,心中陡然软了软,“走吧,去东厢房。”

    秋白带着苏青染离开后,百里赫顿时觉得周遭一寒。

    君轻寒缓步从书架后走出来,双眸犹如噙了寒冰,只一眼就令百里赫打了个寒颤。

    他僵硬的扯了下嘴角,“寒王,这……这是个意外,我发誓,我绝对是想撮合你和寒王妃的……”谁知道,被二王爷捡漏了。

    他不仅冤枉,还委屈……

    君轻寒淡淡扫了他一眼,直接撩步走开。

    白玲从东厢房提着药箱出来后,还没有回房,就直接被惊风叫到了西厢房。

    她看见君轻寒,微微愣了下,“寒王,你不是……”失踪了么?

    “百里放出的消息罢了。”

    白玲了然,“不知寒王找我什么事?”

    “我听说有一种药草,能够除去任何疤痕。”

    白玲点头,“是,那是雪肌草,东临只有江州有,而且大都生长在雪峰之上,十分难寻。”

    “有便好。”

    “寒王难道是想给……”白玲眉心顿时跳了下,“寻雪肌草太危险了,我劝寒王还是早点打消这个念头。”

    “本王心中有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