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88章 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时间:2017-12-24作者:青酒沐歌

    静心院。

    苏青染小心翼翼的推开房门,就看见君轻寒坐在太师椅上,手中捧着案宗。

    百里赫靠在桌前,端着茶盏淡淡啜饮。

    察觉到她这边的动静,君轻寒头也未抬,“回来了?”

    语气冷淡淡的,听不出生气,但有总觉得哪里不对。

    只是不生气也不代表别的,看着他的样子,分明是不高兴的,苏青染心里想着。

    “嗯。”苏青染不动声色的挪到桌前。

    还没有来得及倒茶,就听见耳边传来了百里赫的声音,“寒王的意思是,你终于舍得回来了。”

    苏青染闻言,幽幽看了眼身边垂眸看案宗的男人,心中思忖,君轻寒的话有这个意思么?

    见他根本不理睬她的视线,她看着百里赫开口,“刚才三王爷来了,所以才耽搁了一会。”

    “他来了?他来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无非是过来对二王爷冷嘲热讽,最后再试探一下二王爷的双腿能不能恢复。”提到这个,苏青染忍不住皱眉,脸上划过不悦。

    这时,一直看案宗的君轻寒却突然抬眸朝她看来,“你方才为他按摩了?”

    看着那双幽深的双眸,苏青染心里咯噔一下,那双眼睛仿佛能够看透一切,她什么都瞒不住,下意识点头。

    君轻寒沉了沉眸,很快收了落在她脸上的眸光,重新将视线放在手中的案宗上。

    苏青染微微敛眸,君轻寒真的生气了?

    也不对,她记得以前她不喜她跟君轻离走得太近,就会直接霸道的不许,现在看着也不像……

    那他突然冷不丁的问她这一句,是什么意思?

    “寒王的意思是,你对二王爷太好了。”百里赫解释。

    又是插花,又是按摩,她对二王爷还不是一般的好,又温柔又体贴,难怪某个人心里不悦,连案宗都看不下去。

    自从他来了,就没发现他手下的案宗翻过页!

    “二王爷现在身体弄成这个样子,都是因为我,我心里内疚,这么做只是希望能够减轻他的痛苦。”

    关键是,百里赫是君轻寒肚子里的蛔虫么,君轻寒说一句,他就翻译一句……

    “上次去鬼山,寒王为了你,还被银蛇咬了,你看他手腕上到现在还留着牙印儿呢。”百里赫说着去扯君轻寒的手,却被他一眼瞪开了。

    苏青染闻言看过去,君轻寒隐在面具下的脸色似乎微微有些发烟。

    “我现在每天都有给寒王涂药,可能再过几天牙印就消了。而且,他手腕上的牙印儿,现在已经不疼了。”

    君轻寒:“……”

    不知因为假币案没有线索,还是因为别的什么,他发现自己现在根本就看不进去案宗!

    漫不经心的扫了眼苏青染,往椅子上一靠,闭上眼睛,微微皱眉,看上去有些疲倦。

    “咱们寒王这两天为了假币案,头疼的厉害。”百里赫淡淡扫了眼君轻寒,“你看,他现在头疼症又发作了。”

    苏青染闻言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她以前怎么没发现百里赫对君轻寒这么体贴呢?

    君轻寒突然睁开眼睛,幽幽扫了眼百里赫,“你先下去吧。”

    早就该下去了。

    百里赫看着君轻寒忍不住叹了口气,还真是扶不上墙的阿斗,他只能帮到这里了。

    等到百里赫关上房门,房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二人,苏青染顿时放松了许多,忍不住与君轻寒多了几分亲近,“寒王……”

    君轻寒恍若未闻一般,继续闭目养神。

    “君轻寒,你……不高兴?”她能感觉到这个男人不悦的情绪,而且还很强烈。

    见他还是不理,苏青染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看着他脸上的铁面具,抿了抿嘴角。

    君轻寒感觉苏青染朝他贴过来,心弦顿时被人扯了下,陡然睁开眼睛,“你想做什么?”

    睁眼的刹那,那双幽深的烟瞳内划过了一抹难以察觉的慌乱。

    苏青染下了一跳,指尖顿时一颤,“我想给你摘了铁面具,按摩。”

    “嗯。”君轻寒淡淡应了一声。

    苏青染看着男人的双眸微微皱眉,她竟然在里面看到了一抹失望。

    他失望什么?

    轻柔的指尖放在太阳穴上,君轻寒心底陡然软了下,重新闭上了眼睛。

    “你想让我为你按摩?”苏青染不确定问。

    “嗯。”

    “你若是想就直接说,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不然你自己一个人生闷气就是气死,我也猜不出。”苏青染尽量将声音放柔。

    她总算明白君轻寒为什么不高兴了,刚才在静莲院的时候,她只顾着插花,将他忽略了,然后记得给君轻离按摩,忘记关心他的身体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和君轻寒之间似乎越来越亲密,甚至某些行为的亲密已经越线……但是君轻寒又明确对她表示过没兴趣,他们两个也的确只是挂着夫妻之名而已……

    她不清楚君轻寒对她到底是什么心思,反正现在这男人在她看来,就像是得不到糖吃的孩子一样,闹情绪了。

    君轻寒:“……”

    听到这句话,他顿时感觉一口气冲到了嗓子眼,然后又被他生生咽下。

    他什么时候一个人生闷气了?

    深吸一口气,冷冽开口,“本王没有。”

    苏青染扫了眼男人的脸色,忍不住小声嘀咕,“脸烟的跟炭似的,还说没有……”

    “……”

    君轻寒耳力很好,她的低声腹诽,他全都听得见。

    听到这句话,他的脸色顿时又烟了几分,他脸烟还不是被她气的!

    “这样可以么?”苏青染问。

    “不舒服,本王头疼。”

    苏青染闻言顿时放缓了动作,哄道:“这样呢?”

    “使点劲。”

    “君轻寒,你是不是故意的!”苏青染说着陡然加重了手下的力道。

    这男人一定是故意耍她!

    君轻寒一把捉住她的小手,“你也是这么给他按的?”

    “二王爷才没有你这么难伺候呢。”苏青染冷哼。

    “哪里难伺候?”君轻寒握着她的手不松,墨色的眸子里多了分认真。

    “哪里都难伺候。”苏青染撇嘴。

    “有一样,不难伺候。”君轻寒看着女子近在咫尺的樱唇,喉结滚动,直接吻了上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