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84章 你那未出世的妹妹

时间:2017-12-22作者:青酒沐歌

    在下午的阳光下,水面波光粼粼,金光灿灿,像是散落了漫天的繁星在里面。

    君初静坐在船头,看着外面的水天相接,微微蹙眉。

    离帝都的方向越来越远了……

    察觉到身边有人走来,她抬眸看去,就见乌夜苍缓步走来,看着外面白茫茫水面负手而立。

    “我们现在到了荆州对么?”她问。

    荆州她上次来过,所以记得。

    原本以为乌夜苍不会理她,谁知他却轻轻颔首。

    荆州在帝都西北方向,再向北,经过定州,便是北疆。

    意识到这一点,君初静心底一惊,“你要带我去北疆么?”

    乌夜苍看着粼粼水面,眸光深远,却没有再回答。

    君初静看着他的神色,心弦顿时沉了沉。

    经过这一路的相处,对于眼前这个男人,她多少有些了解。

    现在他抿唇不语,就是默认,他要带她去北疆,去他的地方!

    一想到要去遥远的地方,君初静立即皱起了眉头,她若是去了北疆,父皇和母后要去哪里找她呢?

    她已经离宫这么久了,他们一定急坏了,她必须要赶紧回去才行。

    君初静不动声色的打量了眼身边的男人,随即转身回了船舱,朝船尾走去。

    看着在阳光下泛出金黄的水面,她咬了咬唇,纵身跳了下去。

    她要离开这里!

    “公子,不好了,你家娘子不小心落水了!”船夫听到落水声顿时惊慌的大喊起来。

    乌夜苍眸色一紧,身形一闪,跟着跳了下去。

    跳下水不久,君初静就发现乌夜苍追了过来,心中大惊,立即加快了凫水速度。

    她小时候顽皮,跟着八哥学了游水,没想到现在倒是派上了用场。

    然而,她到底是女人,体力根本无法和乌夜苍相比,没有片刻的功夫,手腕就被人攥住了。

    君初静下意识甩了下,谁知她不仅没有甩开,反而被男人握得更紧了。

    “唔……”吃痛皱眉,她生气的抬脚踢过去。

    乌夜苍避开,同时也松开了她的手腕。

    君初静顿时松了口气,如一尾游鱼般,立即朝更深的水中游去。

    感觉到胸腔内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她逐渐憋红了小脸,逐渐朝水面浮去。

    然而,这个时候,她再次被乌夜苍追上,怎么都摆脱不了。

    “唔……”君初静憋得难受,下意识挣扎起来。

    鼻息内灌入带着凉意的河水,顿时呛得她咳嗽起来,稍稍一张嘴,河水便一股脑的涌入口腔。

    君初静难受极了,感觉自己要溺在水中,本能的挣扎起来,对着拉着她的男人拳打脚踢,下意识求生。

    “唔……”在河水中,她看见男人的脸逐渐朝她靠近,下一瞬那一抹凉薄的唇直接贴上了她的。

    在她还没有反应的时候,男人便撬开了她的唇舌,往她嘴里渡入了一口气息。

    这一瞬间,君初静差点忘记了呼吸。

    身子陡然一轻,她这才发现自己被人打横抱了起来,然后破出水面。

    “呼……”

    空气一股脑的灌入鼻息,她顿时长长的喘了口气。

    乌夜苍抱着君初静翩然跃出水面,稳稳的落在船尾。

    二人全身湿透,河水顺着湿漉漉的衣服成注流下,很快就在脚下汇成了一滩积水。

    船夫慌忙关切道:“公子,你家娘子没事吧?”

    “没事。”乌夜苍应了一声抬脚朝船舱走去。

    君初静被男人抱在怀中,小脸红红的,不知是因为刚才在水下的那个吻,还是因为船夫对她的称呼,她有些羞赧。

    乌夜苍将她放下,扫了眼她身上湿透的衣服,慌忙避开了视线。

    君初静身材高挑,虽然只有十五岁,却玲珑有致,此时衣服湿透,全都湿哒哒的贴在身上,将那一分窈窕勾勒的淋漓尽致。

    乌夜苍为君初静寻了套干净的衣服,扔给她就直接出了船舱。

    君初静透过男人闪躲的眸光,缓缓将视线落在自己身上的湿衣后,顿时明白了什么,小脸彻底烧红。

    一直到换好衣服,她脸上的绯色始终没有退却。

    走出船舱后,她发现乌夜苍负手立在船头,似乎是在等她。

    咬了咬牙,走到他身边,顿住脚步。

    乌夜苍没有看她,看着水天相接的地方,眸光悠远深邃,“你想逃走?”

    “嗯。”君初静点头。

    “你这么做,只是徒劳而功。”乌夜苍看着她绯红的小脸,缓缓开口。

    君初静咬唇,“不试试怎么能知道?”

    “结果呢?”

    君初静顿时不语,结果便是她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做。”乌夜苍声音冰冷。

    就在这时,船夫的声音顿时飘了过来,“公子,你不是说你和这位姑娘是私奔么,怎么听着像是你偷拐了人家姑娘?”

    何叔闻言幽幽瞪了他一眼,“什么偷拐,不过是小两口闹了别扭罢了。”

    船夫一脸了然,然后忍不住开口,“公子,要我说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人家姑娘抛下一切,愿意和你私奔,你就应该对她好一点。”

    乌夜苍扫了眼靠在船边的君初静,声音依然寒凉,“随我来船舱。”

    “你放心,我不会再跳了。”君初静抿唇,说完直接回了船舱。

    等到下船的时候,乌夜苍发现她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哭过了。

    一行人到了客栈后,君初静便将自己关在了房间内,连晚膳也没用。

    乌夜苍在她门前徘徊许久,最终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

    何叔看出了他的犹豫,缓缓劝道:“小主子,做大事不可心慈手软。”

    “我没有。”

    何叔顿时笑了,“小主子,这二十多年,老奴一直跟在您身边,您心里想什么老奴心里再清楚不过。”

    乌夜苍抿唇不语。

    “小主子,我们只是利用她,并不会伤害她。比起那个人,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不是么……”

    乌夜苍墨瞳敛了敛,皱眉,“何叔,我都知道,你别说了。”

    “小主子,老奴要说,您从小就心软,所以老奴才要时刻在您身边提醒您。您想想您的父母,想想你那未出世的妹妹……如果她还活着,应该也像九公主这般大了……”何叔说着忍不住红了眼眶。

    乌夜苍闻言,眼底陡然划过了一抹狠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