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81章 我找到凶器了!

时间:2017-12-22作者:青酒沐歌

    君轻寒看见她的身影,微微皱眉,等到她走到身边,浅声问,“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你来了,便跟过来了。”

    “身体如何了?”若不是外人在,君轻寒还想摸摸她的额头。

    “好多了。”

    百里赫走过来,不确定的问了句,“寒青,你现在还能验尸?”

    昨晚他见到人的时候,已经烧得人事不省了,虚弱的样子将他吓了一跳。

    就是现在看来,她的气色也很不好,脸色苍白,嘴唇没有血色,说话中都带着浓浓的鼻音。

    苏青染点点头,给了二人一个肯定的眼神,“我没事,你们放心。”

    君轻寒眸光敛了敛,没有开口,似乎在担心她的状态。

    苏青染不动声色的透过衣袖,捏了捏他的手,“我真的可以。”

    “好。”终于,君轻寒点了头。

    察觉到她亲密的小动作,他的嘴角顿时勾了下。

    百里赫微微松了口气,看向君轻夜,“冯大人的尸身我们不带走,就在这里验尸。我们大理寺办案,还请三王爷不要干涉。”

    “好,本王不干涉。”君轻夜冷冷扯了下嘴角,对身边吩咐,“去将陈仵作请来。”

    陈仵作赶到,听说苏青染还要验尸,顿时皱了眉,“你都已经验过两次了,还要验什么?”

    苏青染抿了抿嘴角,不打算多言。

    陈仵作打量着冯守时的尸身,眉头越蹙越高,“你看看冯大人的被你剖成了什么样,你如今还打算剖哪里,剖头么?”

    苏青染点头,“对,我这次就是要剖头。”

    她这两天想了很多,冯守时明明不是猝死,她将他整个人都解剖了,为什么在他体内找不到凶器?

    关于这个问题,她想了许久,突然意识到,她是解剖了冯守时的全身,甚至连器官都一一剖开看了。但是有一个地方却被她遗漏了,那就是冯守时的脑袋。

    那里,她一直没有动过。

    话音一落,陈仵作脸色微变,划过震惊。

    君轻夜眯了眯眼睛,眼底似乎带了丝探究。

    而冯夫人,一听说她要剖头,直接晕了过去。

    冯坤看着冯守时的尸体,脸色微微有些发白,下意识看向君轻夜求救,“三王爷,求您……”

    百里赫打断他,“方才三王爷可是已经说过不干涉了。”

    君轻夜烟瞳缩了缩,冷鸷出声,“你们剖你们的,本王难道连看都不能看了么?”

    “三王爷想看自然可以,就是要离远点,免得一会脑浆子溅到身上。”苏青染好心提醒一句。

    君轻夜闻言眸光微敛,果然没有再靠近。

    “百里,帮我将工具拿出来。”苏青染吩咐着。

    取出剪刀和削刀,苏青染先将冯守时的头发剃了,以免影响她一会开颅。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爹?”冯坤梗着脖子怒斥,“三王爷,我求你了,帮帮我爹,不要再让他们糟蹋我爹的遗体了……”

    百里赫掏了掏耳朵,抬手在他脑袋后面砸了下,“吵。”

    冯坤晕倒后,苏青染顿时觉得耳边清净了不少,取了凿子,小心的撬开颅盖,又从手边拿了小手锯,开始锯冯守时的颅骨。

    “滋滋滋……”

    苏青染的动作很快,手锯在颅骨上来回锯动,小块的颅骨伴随着肉沫一阵飞溅。

    因为知道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苏青染提前在身上穿了一件白大褂。

    在一片血肉横飞中,她身上的白衣已是血迹斑斑。

    颅骨被锯了一般,苏青染像是看到希望一般,越锯越兴奋。

    然而这一幕落在别人眼中,是怎样的惊世骇俗?

    尤其她的眼底还泛着亮晶晶的光芒,像是在探索什么有趣的事情一般。可是,他们看得清楚,她只是在锯人颅骨而已……

    看到她手边的几件工具,陈仵作已经震惊不已,如今再看到她轻巧娴熟的手法,眼底就只剩下了震撼。

    震撼归震撼,他看着颅骨飞溅的一幕,脸上的肌肉都僵硬了。

    然而,等到颅骨打开,那一堆白花花的脑花映入眼帘时,他顿时发现自己震撼早了。

    他验尸验了一辈子,这是第一次看见有人开颅。

    强忍着胃里的翻滚,他上前凑了一眼。

    冯守时的脑花并没有受到任何破坏,完好无损,也看不出任何被谋杀的迹象。

    苏青染看着这里,也愣了一下,握着剖尸刀的手微微一顿。

    打开颅脑,依然没有看到她想看到的一幕。

    也许,早在就开颅骨的时候,她就该发现,他的脑子里并没有什么暗器。

    可是,冯守时的身体没有问题,那么问题就只会是在脑子里,但是为什么现在没有任何发现?

    苏青染一时间百思不得其解。

    陈仵作也发现了这一点,顿时讥讽出声,“小伙子,你到底还是太年轻,说剖尸就剖尸,但是你都剖了两次了,这次更是连冯大人的脑子都给挖出来了,可发现什么了?”

    见苏青染不说话,他声音多了几分轻蔑,“验尸是要讲究经验的,老朽验尸验了一辈子,难道还验不出猝死么?”

    “别吵。”苏青染皱了皱眉,握着剖尸刀开始翻找冯守时的脑花。

    被人呛了一声,陈仵作心里十分不悦,尤其这个呛他的人,还是一个被他不放在眼中的晚辈,他就更加不悦。

    一个连猝死都验不出的奶娃娃,也敢这么对他说话么?

    眉头蹙了蹙,冷声道:“小伙子,你别翻腾冯大人的脑浆了,不会有什么的,还是将冯大人早早火葬了的好。”

    苏青染依旧不说话,只专心的在脑浆里翻找,她相信自己的判断不会有错。

    陈仵作说了这么多,见苏青染压根不搭理他,犹如一拳砸在了棉花上,顿时觉得有些尴尬,老脸挂不住。

    “小伙子,你不要再质疑老朽的验尸结果了,你那么年轻,没有验尸经验,就是验错了也无妨。相信慕容小侯爷不会怪你,皇上也不会苛责你……”

    听着他语气里的不屑,苏青染微微皱眉,察觉到脑浆里有东西翻动,她手下动作一滞,立即抬手从里面捏了出来,“小侯爷,我找到凶器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