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78章 发觉自己呼吸急促了

时间:2017-12-20作者:青酒沐歌

    那人越走越近,脚步似乎也越来越急。

    很快,铜锁扯断声就在耳边响起,在寂静的长夜中,十分清晰。

    迷迷糊糊中,苏青染隐约感觉那道颀长的身影走到了她身边。

    身子一轻,她似乎被人从草垛上抱了起来。

    “君轻寒……”她下意识叫了一声。

    “是我。”君轻寒心疼的拢了拢怀中的小人儿。

    靠在他的胸膛,直到嗅到阵阵梨花香,苏青染这才意识到,这似乎不是梦。

    吃力的睁了睁眼睛,男人脸上重重叠叠的铁面具最终变成了一个。

    真的是他,他来了!

    “君轻寒……”苏青染似乎想要确认一般,又叫了声他的名字。

    “我在。”君轻寒温柔回应着他。

    “我有点冷。”似乎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这个男人面前,她会情不自禁的卸去所有坚强。

    “我这就带你回去。”君轻寒抱着她出了牢门,他能感觉到她的身子在发抖,也能感觉到她后背上的湿滑。

    他们走出了牢门,就迎面遇上百里赫,他手中还提溜着跌跌撞撞的王左。

    “慕容,他怎么处置?”

    “慕容小侯爷,你想做什么?”王左看着抱着苏青染的君轻寒,眼底划过惊恐。

    君轻寒眯了眯眼睛,垂眸看向怀中的女人,“他打了你几下?”

    苏青染烧得难受,君轻寒的话却听得很清楚,这男人是要为她报仇!

    嘶哑着声音开口,“两下。”

    “还四下。”君轻寒冷涩开口,冰寒的气息仿佛能将人冻僵。

    王左顿时慌了,“慕容小侯爷,我可是朝廷命官……”

    “我知道你是朝廷命官。”君轻寒眯着眼睛淡淡扫了他一眼,厉声吩咐,“百里,打!”

    “慕容小侯爷……”

    百里赫看着王左,嘴角勾起一抹阴狠,抬手捡起地上断成两截的长鞭,一鞭子将他打趴下,也打断了他未说完的话。

    王左疼得趴在地上起不来,慌忙出声求饶,“慕容小侯爷,下官……下官只打了他一下……一下。”

    “他还打了二王爷。”苏青染昏昏沉沉开口。

    她心疼君轻离,更不想便宜王左。

    “百里,继续打。”君轻寒落下这一句,抱着苏青染离开。

    百里赫啪啪补上了三鞭子,每一鞭都是皮开肉绽,王左顿时如死鱼般趴在地上不动了。

    “啪!”百里赫再次落了一鞭,将王左打得惨叫个不停。

    他嘴角勾起一抹坏笑,戏谑道:“王大人放心,我是很有分寸的,保证你疼得死去活来,却不会有性命之虞。最后这一鞭子,就当是个人情,送你的。”

    “你……你们欺……欺人太甚!”王左吐出一口血,恨恨的看向百里赫。

    “这句话,你现在说得早了些。”百里赫抬手将人再次提溜了起来。

    微微皱眉,有些吃力,这个老家伙实在是太胖了!

    百里赫将人提出去,直接扔在了牢门口的大缸中,里面是前两天下的雨水。

    伤口沾了水,王左顿时爆发了杀猪般的嚎叫,他痛得不断挣扎。

    然而,他越挣扎,身上的伤口就被撕扯的越大,疼痛便越来越强烈。

    看着王左在水缸里扑腾嚎叫,百里赫嘴角噙了丝玩味笑意,“王大人,我不是什么恶人,也不为难你,只要你能从里面爬出来,我就放了你。”

    王左:“……”

    “百里赫,你给本官等着,我绝不会放过你!”

    王左除了乱吼乱叫还是乱吼乱叫,百里赫觉得无趣极了,掏了掏耳朵,“王大人,夜色正好,我就不打扰你爬缸了。希望,明日还能再见。”

    百里赫笑眯眯说完,身形一闪,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王左在大缸中没有挣扎多久,直接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的确,如他所说,长夜漫漫。

    ……

    君轻寒没有回县衙,直接带着苏青染去了二王府。

    长夜寂寂,二王府内灯火通明,然而却气氛沉沉。

    今日君轻离从刺史府大牢内回来后,便一直昏迷不醒,白玲守在榻前,又是施针又是喂药,但却无济于事。

    秋白急得在院子里一圈圈踱步,眼底尽是担忧不安。

    君轻寒抱着苏青染回了静心院,白玲暂且搁置了静莲院的君轻离。

    她给苏青染诊了脉,忙吩咐君轻寒,“如今她一身污秽,你先为她擦擦身子。二王爷情况危急,等我最后为他施次针,就过来这里。”

    “好。”君轻寒颔首。

    自从出了大牢,苏青染便一直处于半昏迷状态,小脸越烧越红,人也越发的迷糊了。

    君轻寒将她放在榻上,小心翼翼的为她褪去衣物。

    因为后背上的经过盐水一泡,血淋淋一片,衣服沾上皮肉,有的地方已经干涸,凝在了一起。

    君轻寒小心的扯着衣服,尽量他的动作已经很轻柔,苏青染还是疼得直皱黛眉。

    将她身上的衣服全部褪去,君轻寒微微松了口气,额头竟然沁出了细汗。

    苏青染白皙小巧的后背上,一道是粉色的伤疤,一道是血肉模糊的鞭痕。

    君轻寒落在那两道交叉在一起的伤疤上,眸光紧了紧。

    从铜盆中捞起巾帕,拧干水,从她纤细的玉颈缓缓向下,小心避开伤口,拭去污秽。

    依次向下,眸光落在她翘挺挺的小屁股上,顿时轻轻颤了颤。

    感受到温热的气息,苏青染舒服的嘤咛一声,忍不住朝这边凑了凑身子。

    君轻寒重新拧过帕子,转身过来,苏青染已经翻过了身,玉颈下面的那一片雪白没有丝毫预兆的闯进了他的眼底。

    “啪嗒——”手中的巾帕悄无声息的从大手中划过。

    君轻寒的耳珠“刷”一下红了。

    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将地上的巾帕捡起来的,他的脑海中只剩下了那一片雪白,许久许久……

    “冷……”

    直到听见苏青染小声喃喃,君轻寒这才回神,拿着巾帕走到榻前,继续为她擦身体。

    当他将巾帕覆上时,指尖陡然颤了下。

    这是他第一次为女人擦身体,也是他第一次如此接触女人的身体。

    还没有为她擦完,君轻寒突然发觉自己呼吸急促了……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