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第372章 你还不将人抓起来

时间:2017-12-19作者:青酒沐歌

    然而,苏青染依然没有理,此时她正不紧不慢的取出解剖工具,点燃皂角苍术,带上白布手套。

    王左见此,顿时觉得脸上的面子挂不住,气得脸色铁青铁青的。

    阴沉着脸看向冯夫人母子,幽幽出声,“冯大人到底是朝廷命官,死后真是凄惨。”

    这一句话,顿时将冯坤心底的愤怒激发了出来,他陡然冲出来,“王大人说得不错,我爹是朝廷命官,不能剖,我不答应!”

    苏青染略略皱眉,看着王左对两侧吩咐,“谁要阻止我解剖尸体,你们都给我拦下,该动手就动手!”

    王左脸色顿时一滞,气呼呼的拂了衣袖。

    寒青手中有圣旨,他暂且忍着!

    看着苏青染手中明晃晃的解剖刀,陈仵作顿时眯了眯眼睛,若是他记得不错的话,这把剖尸刀是安平王当年用过的。

    没想到时隔多年他还能看到这把解剖刀,还能看到有人拿着它剖尸。

    只是眼前这个不大的奶娃娃,真会剖尸么?

    仵作这一行,最讲究经验资历,尤其是剖尸。之所以安平王后没人再去剖尸,主要还是他们不会剖,剖了也验不出什么。

    就是当年的安平王,也是积累了多年经验才敢动刀解剖,那时他都将近三十岁了。而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十五六岁,脸上稚气未脱,她哪来的经验?

    陈仵作摇摇头,很不看好。

    对于这些年轻小辈,他几乎没有能看得上眼的。他一向认为,只有验个十年尸,才算是真正入门。

    他眼底的不屑还没有来得及掠过,就看见苏青染握着手中的解剖刀自脖颈一字向下划开了冯守时的尸身。

    她的动作如流水般,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不仅如此,她手下的刀口齐整、干练,带着一丝不苟。

    陈仵作看到这里,已经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他竟然在她解剖尸体的动作中看到了娴熟。

    她的手法甚至比当年的安平王还要娴熟,看起来,她解剖尸体至少有五六年的经验了。

    难道这奶娃娃十岁就开始验尸了么?

    陈仵作想到这里,顿时摇摇头,十岁的孩子看见尸体都会吓哭,怎么还敢解剖?

    不知是处于对苏青染的好奇,还是对解剖尸体的好奇,他忍不住走上前去。

    苏青染漫不经心的扫了他一眼,“老先生,尸体臭的很,您年纪大,还是离远点好,免得身体吃不消。”

    王左已经捂住了口鼻,他是见过苏青染解剖尸体的,那种场面,直到现在他还记忆犹新。

    如今情景再现,他的胃里忍不住抽搐起来。

    “老爷,老爷……”

    看到冯守时被苏青染剖开胸腹,冯夫人脸一白,直接晕了过去。

    “娘——”冯坤眼疾手快的抱住冯夫人,不敢去看被解剖的冯守时,眸光落在苏青染身上,充满阴毒。

    苏青染看完了验尸心得,心里对暗器杀人十分笃定。

    打开冯守时的胸腔后,看着里面完好的器官微微一滞,心中突然升起一抹淡淡的不安。

    动作顿了顿,她将冯守时的心脏掏了出来,仔细检查。

    凶手使用暗器一击致命,自然是将暗器射入心脏。

    这种暗器在皮肤表面不留下半点痕迹,极有可能是很细的钢针,被凶手用深厚的内力射进心脉,一击致命。

    看着她握着冯守时的心脏出神,冯坤仿佛受到了巨大的刺激,双眼一翻,也晕了过去。

    王左这会也好不到哪去,惨白着脸色,小步走远了一些,不敢去看苏青染。

    就连陈仵作,在冯守时血淋淋心脏的冲击下,都难以抑制胃里的翻腾。

    的确,他年纪大了,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苏青染捧着心脏找了许久,白布手套已经被臭烘烘的尸血染红,但是她却没有发现预料中的暗器。

    她不气馁,握着解剖刀将冯守时的心脏剖开,一寸寸翻找。

    然而,结果依然是没有。

    苏青染的心顿时凉了半分,怎么会没有?

    君轻寒是习武之人,亦是内功深厚之人,他说暗器伤人不会留下痕迹,自然是真的。

    还有那本《验尸心得》,里面的死亡方法和验尸方法都是当年安平王一一实践的记录,上面提到的暗器杀人情况跟冯守时的症状也完全一样。

    为什么她现在找不到暗器?

    这时,陈仵作似乎看出了什么端倪,眯了眯眼睛,“不知寒公子在找什么,凶器还是毒物?”

    苏青染挽着黛眉,闷声不吭,将冯守时所有的内脏都检查了一遍,还是没有。

    不仅没有发现暗器,连别的异样也没有发现。

    苏青染甚至将冯守时的胃拉出来解剖,将里面的食物残渣都掏了出来,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没有暗器,不是中毒,这……怎么可能?

    陈仵作皱了皱眉,迎着恶臭走过来,“寒公子,你可剖完了,可看出什么了?”

    苏青染抿唇不语,她不敢相信,这是她完全没有预料的情况。

    王左似乎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捂着鼻子走过来,“寒公子,你现在剖完了,不会什么都没有发现吧?”

    看着苏青染皱眉,他忍不住冷哼,“陈仵作是我刑部最具经验的仵作,他验的是猝死就不会有错。现在你人也剖了,却没有结果,你说你现在是不是要承担后果了呢?”

    苏青染沉了沉眸,觉得眉心有些突突的疼。

    看着被她解剖的尸体,她觉得好像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这是她做法医以来第一次遇到如此棘手的情况。

    看着苏青染一言不发,王左知道她没验出什么,不能反驳,忍不住出言讥讽,“寒公子,你看看冯大人的尸身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子了,就算你是大理寺的人,也难辞其咎吧。”

    他的话音一落,一抹玄色的身影翩然朝这边而来。

    王左看了一眼,立即谄媚行礼,“三王爷怎么来了?”

    “这里吵得很,扰了本王休息,便过来瞧瞧发生了什么事情。”

    “三王爷息怒,是这样的,大理寺的寒公子说冯大人不是猝死,非要剖尸,现在尸体剖完了,却什么都没有发现。冯大人到底是朝廷命官,如今被剖成这样……”

    君轻夜冷眸眯了眯,“既如此,那你还不将人抓起来?”法医娇宠,扑倒傲娇王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