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狂宠—刁蛮世子妃 第二百九十五章 最重要的是

时间:2019-05-11作者:狸小猫猫

    德维闻言心中起疑,索性将鱼竿固定在那处,起身面向云茯浅,“你既然不是受人所托,又并非南诏国人士,为何不远千里来此地找老夫?老夫已经退隐二十余年,无心出山参政,不管你是什么人,趁早放弃说服老夫的念头。”

    “晚辈此番来见前辈,并非是为了说服前辈,只想问前辈一个问题——”

    云茯浅看着德维的侧脸,极其认真地道:“前辈以为,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什么?”

    德维闻言并未立即回答,却看见又一条鱼上钩,他起竿将那鱼收入篓中,又重新抛钩,一系列的动作完成之后,才转身看着这两个不远千里来找自己的年轻人。

    北冥修此时依然只想扮演一个侍卫的身份,因此当德维看向他时,他有意低头将自己的气质威压收敛,他相信就算没有自己的帮助,他的浅浅也一定能够自己说服德维。

    “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什么?”德维将云茯浅的这个问题重复了一遍,却反过来问云茯浅,“这位小友的问题倒是提起了老夫的兴趣,只是这个问题老夫自己如今尚且未曾想清楚,恐怕无法解答你的疑问。”

    “前辈博学多闻,怎么会解答不了晚辈的这个疑问呢,还是说前辈自己,其实根本就从未用心想过这个问题?”

    “用心想,就能想清楚?你的话老夫不敢苟同。”德维一句话否决了云茯浅的观点,虽然不再言语,神色间却比先前缓和了不少。

    云茯浅趁机接着说道:“其实晚辈之所以这么问前辈,不完全是因为晚辈不知道,晚辈只是想试探试探前辈是否真如自己所说的一般,无心参政。”

    试探?一个黄口小儿也胆敢在他面前说什么试探这样的话么?呵,真是不自量力。德维有些不悦,却愈发对这个少年有了兴趣,他抬手拈着自己的长胡须,淡淡地问:“依你看来,老夫无心参政是真是假?”

    “真亦是假,假亦是真,无中生有,有无相生,不知前辈可听过这样的话?”

    故弄玄虚吗?这少年真是自作聪明。德维道:“你有什么话,不妨都说出来吧,无须再试探,老夫倒想听听。”

    云茯浅淡淡一笑,一点也不觉得尴尬,十分有底气地说道:“人活一世,最重要的是什么?这个问题不止有一个答案,如果一味去追求一个完美的答案,便永远得不到解答,时移世易时过境迁,一切都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旦夕祸福,自然人活着最重要的东西,也在不停的改变。”

    “人挨了饿受了冷,就希望能够丰衣足食;孤单寂寞了,就希望有人相伴;游离迁延时,就希望安居乐业;身处绝境,就希望化险为夷……这都是人出于自我生存之需而产生的种种心境,而这一切的思和想,都是出自于人的心。我要说的正是,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用心去听自己的心,如此才能生无所憾,死无所惜。”

    “敢问前辈,你可曾用心听过自己的心,对于前辈而言,一生最重要的是什么?”云茯浅再次问道。

    德维不回答云茯浅的问题,这对于他而言有些仓促,他却反问她:“在你看来,老夫最重要的是什么?”

    “是性命?”云茯浅不假思索地问。

    德维面无表情,语气中莫名有了不快,“老夫年逾半百,上无父母下无儿女,生来无牵死去无挂,何故惜命?”

    “是自由?”云茯浅再次接着问。

    “老夫归隐山林,不是怕受制于任何人。”德维语气更淡漠了。

    “那晚辈可就猜不到了,对于前辈最重要的是什么呢?”云茯浅看着德维的侧脸,双目之中光彩熠熠,似乎发现了什么惊喜。

    德维沉吟了一阵,似乎暗叹了一声,他摇了摇头说道:“老夫想要的,世间没有。”

    “我说过,无中生有,有无相生,世间没有绝对,前辈不妨说出来,或许晚辈知道世上有也不一定。”云茯浅显得十分胸有成竹。

    德维听闻云茯浅此话,顿时发出了轻蔑无比的一声嘲笑,“无知小儿,老夫要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各国之间永无战争,这可能吗?”

    云茯浅露出了个得逞的笑容,当即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可能,如何不能!”

    她底气十足的样子,真是迷人极了。北冥修看着云茯浅逆光的脸庞,依稀回忆起她往日在众人面前展现出的那份飒爽英姿,这是他独一无二的浅浅。

    德维对于这个少年的狂傲和自负一开始是有着反感的,可是当他与少年交谈之后,看过少年的灿然双目之后,莫名地对于他这份少年意气有了几分欣赏。当年先帝也是这么对他说的,可惜世事难料,世间之事总是变幻无常,不会如他所愿。

    “无论你是何人,找老夫有何要求,老夫都只能辜负你这一片盛情了,回去吧!”

    德维重新专注于他的鱼竿,背对着云茯浅而坐,不再搭理他们两人。

    “前辈果真放下了朝堂,只想怡然山水之间吗?”云茯浅不甘地望着德维的背影问。

    “老夫无心再入朝堂,不必相劝,回去吧。”德维回答得十分干脆。

    云茯浅看着那个坚如磐石的背影,一时有些犯了难,这个老头倒真是有些难搞,不怪南宫傲天当初放弃了请他,要不根本就轮不到南宫流轩。

    北冥修见云茯浅回头瞧着自己,朝她投去一个鼓励的眼神。其实就在刚刚德维叹气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看出来德维已经开始因为云茯浅的话有些动摇了,只要云茯浅继续下去,总能让德维同意出山。

    云茯浅无奈地打量着这池塘边的景致,寻思着该拿什么办法来把德维这个才顽固给说服。

    只见鱼竿又动了起来,一条鱼上了钩,德维不紧不慢地起竿收鱼。鱼篓里的鱼已经足够他吃了,他将鱼竿收起,拎着鱼篓无视了身后的两个俊逸少年,直接往回茅草屋的小路走去。

    云茯浅看着德维的背影,不甘心就这么放弃,于是与北冥修一起跟了上去,“我就不信我治他不成。”狂宠—刁蛮世子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