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邪少 第6966章 由死转生

时间:2017-12-30作者:陨落星辰

    叶无缺把灵灵轻轻摇醒,用手指在唇边给她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动作。灵灵虽然不明所以,但依然很配合叶无缺。

    叶无缺贴在灵灵耳边,用非常低的声音对她说:“我们现在,马上逃跑。”

    灵灵吃惊的看着叶无缺,但还是点了点头。

    叶无缺把她从床上抱起,示意她拿起茶壶。然后叶无缺就横抱着她走到了靠右的窗边,用非常巧妙的力道,轻轻的推开窗户,只出了一丝丝开窗的声音。确定好落点的方位,叶无缺抱着灵灵一跃而下。

    就在落地的一瞬间,一个人影先跳到我的面前,他一身高等锦衣卫装束,眼神如鹰一般锐利。他并没有和叶无缺多说话,只是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叶无缺,默默的在拔腰间的弯刀。

    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都是注意力非常集中的吸引。眼中只有对方的招式,脑袋里想的都是如何破解对方的招式。这高手都具备的优点,能够不受任何影响,全神贯注的来应付对手。但通常都会因为这一点,而忽视其他的存在。就像当初我们在王府竹林,紫日和莫石的切磋,虽不及紫日,但依然身为高手的莫石却因为没有分出多余的注意力到地形上面,才会导致紫日的阴谋得逞,最后踩在翘起的石块上,自己摔倒落败。

    而从叶无缺落下来的那一刻起,叶无缺面前这个锦衣卫就根本没有注意过叶无缺手里抱着的灵灵,叶无缺想,他根本就没有当灵灵这个女孩的存在,更何况是注意到灵灵手中的茶壶。

    灵灵很有灵性,叶无缺还没有通知她要丢茶壶,她就毫无预兆的突然把茶壶朝着挡路的锦衣卫丢去。一时间茶壶在空中横飞,扑向锦衣卫的脸。

    锦衣卫当然始料未及,恐怕他一辈子都没有想过,高手之间的对决,居然会有第三个丢茶壶的出现。

    但茶壶并没有击中锦衣卫,叶无缺也并不遗憾,因为茶壶本来就不是用来正面击中对手的。

    锦衣卫没有选择避开茶壶,而是在非常仓促的情况下,选择用刀将茶壶在自己面前打碎,茶壶被他锋利的弯刀破裂成两半,其中的茶叶啊水啊,顺利的继续扑向锦衣卫的脸。锦衣卫自然而然的用手去当自己的眼睛。就在他缺失视野的那么一瞬间。

    真正高手之间的对决,也就是在一瞬间。

    叶无缺冲到了他的面前,用膝盖撞上了他的肚子。那是叶无缺用尽全力,毫无保留的一脚。那是叶无缺绝对保证能够瞬间踢坏他内脏解构的一脚。

    他挂在我的膝盖上,疼的叫不出声来,两只眼睛无限扩展,像是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一样。灵灵很懂事的帮叶无缺捂住了他的嘴巴,保证他绝对无法呼救。最后这个锦衣卫在呜呜了两声之后倒在了地上,浑身抽搐。

    叶无缺轻声问道怀中的灵灵:“怕吗?”

    灵灵说:“不怕。很刺激。”

    叶无缺说:“那你能不能下来。现在这个,我抱着你是绝对打不过的。”

    几乎在锦衣卫倒下的瞬间,我的对面就又站了一个人,只用看他壮硕的体现和的上身那些无数的伤疤叶无缺就知道,他恐怕就是李宗圣龙鳞里面,专门负责挨打的外三环中,最外面的那一个。这个在我们的队伍里也有个很好的对比,古巴阿罗。古巴阿罗的实力,在我们之中绝对数一数二。他强大的抗击打能力,和更加强大的击打能力,都是叶无缺就算再训练一百年都无法企及的程度。但偏偏是这样一个强大的人,却被教官在王府地牢分配对手时,分配了最弱的对手。

    那肯定是有原因的嘛。

    灵灵依依不舍的从叶无缺身上跳下来。叶无缺故作轻松的拍了拍身前皱巴巴的衣服,冷笑的看着他说道:“看来一切都在大将军的预料之中。之前叶无缺还担心大将军这个布局有明显的漏洞。要是无法将李宗圣身边的龙鳞引开,那岂不是让这三个月的计划功亏一篑。但是现在看到你在这里。叶无缺就放心了。

    那大木头果然面色紧张,皱着眉头看叶无缺,用这粗狂的声音吼道:“你说什么?你是说这一切都是杨鹤那老狐狸的阴谋?他要害殿下?!

    叶无缺冷笑说道:“反正目的也快达到了,我肯定打不过你,也会死在这里。告诉你也无妨,你以为为什么勘察到附近有很多莫名的人,杨鹤还能心甘情愿的派他全部四个护卫来监视我?难道他就不担心自己的安全吗?你们都太傻了,杨鹤只是再利用这一切给李宗圣下套而已。而我们,都只是他们手中的棋子。此刻,杨鹤手中的匕,恐怕已经插到李宗圣胸口了吧!”

    大木头气愤难平,胸口大起大落,他:“你你你,杨鹤,你太卑鄙了!陛下!臣这就来保护你!揭穿杨鹤老贼的阴谋!”

    大木头吼罢,赶紧朝着李宗圣房间位置跑去。看着他被叶无缺成功欺骗,叶无缺不禁沾沾自喜。想着上天还是公平的,给这些怪物变态的身体和力量的同时,也剥夺了他们属于正常人该有的智力。

    叶无缺牵着灵灵赶紧往着大木头反方向逃跑。叶无缺在赌运气,只要在他们全部集合之前逃出了包围圈,叶无缺就有一丁点的机会活下来。

    就在叶无缺以为大功告成之际,叶无缺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险,下意识的拉着灵灵停住了脚步。二人停下脚步的一瞬间,两只飞刀悄无声息的从二人原本应该踏入的位置穿过,插到了右边的墙壁上,叶无缺看到飞刀插在墙壁的插口上,溢出紫色的毒药。

    同样一把飞刀,挡住了那个大木头的去路。大木头看着飞刀忽然楞在了原地。

    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袍里的人站在二人左侧前方的位置,堵住了二人的去路,他用嘶哑的声音尽量吼着:“无生。别傻了,杨鹤跟了殿下十几年,殿下手里握着杨鹤不少的把柄。如果殿下真的死了,杨鹤自然活不成,他怎么敢行刺殿下。你被这小子骗了。”

    叫无生的大木头转过脸来,一脸愤怒的看着叶无缺,说:“你他妈骗我?!”

    叶无缺说:“如果我骗你,我怎么对你们的情况了解的那么详细。只是他也不知道情况而已。我有没有骗你,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就在无生纠结不定的判定下。叶无缺抱起灵灵,疯狂的朝着前面的人冲去。叶无缺知道,就在前面这个人提前出现的一瞬间叶无缺就知道,这次多半是活不了了。如果按照我的个性,叶无缺必然甩手投降,求个安稳死。但叶无缺身边有个灵灵,我必须要为了她,努力一次。

    前面的黑袍人没有因为我的狂冲而有任何动摇,叶无缺甚至没有看清他是如何出手的,就有十几支和之前同样的飞镖朝叶无缺飞来。那些飞镖从左至右一字排开,几乎封死了叶无缺所有前面的路。而因为叶无缺抱着灵灵的关系,叶无缺也不可能用起跳或者下蹲来躲避飞镖。

    而且更要命的是,大木头无生好像终于确定叶无缺是骗他的了,正在从后面朝叶无缺冲来,每一步踏在地面都引地面出咚的沉闷响声,其气力雄厚程度可想而知。完全就像是一头崩面而来的犀牛。

    叶无缺没有选择只有继续往前冲,就在要被那些飞刀迎面扎上的的同时,叶无缺迅转身,用横侧的间隙,用最小的面积去迎上飞刀。叶无缺转身的时候没有处理好时机,导致叶无缺右臂和背上各中了一镖。叶无缺立即检查灵灵,现灵灵只是紧张的看着我的右臂,但她的全身上下并没有吃到镖。叶无缺心中大舒一口气。

    叶无缺一边冲向前面挡路的黑袍人,一边狂奔着对灵灵说道:“灵灵,将我右臂上的匕拔下来放到我的手上。

    灵灵不说话,含着眼泪在被叶无缺抱着狂奔的摇晃中,握住叶无缺右臂上的匕奋力一拔。血不止的从叶无缺右臂的伤口中流出,夹杂着些许紫色的有毒液体。叶无缺知道叶无缺必死无疑了,但叶无缺就算死,也要尽力给灵灵拼一条血路。

    叶无缺冲向黑袍人,黑袍人当然不会给叶无缺乖乖的让道,他比出防御的姿势,手中拿出两把滴着紫色液体的飞镖。叶无缺看到他隐隐约约的黑袍里,露出了必胜的邪笑。就在此时,我的跑道突然转弯,打了黑袍人一个措手不及。黑袍人赶紧朝叶无缺追来。

    叶无缺在被他追上之前,瞄准路线前方一辆放着厚厚割草的大轮推车。尽量使巧的把灵灵朝着前面车上扔。这辆车叶无缺在灵魂状态下的时候就看了很久,最终还是只能这样选择。此时此刻,叶无缺是多么的赶紧这架车的主人,他该是对叶无缺有多么伟大的恩赐,才会选择在今晚将他的大轮推车放在这个位置,而且还贴心的在上面布满了割草。叶无缺真的,谢谢他。

    叶无缺接着往前冲,对着车上慌张的灵灵大声吼道:“灵灵!去前面另外找家客栈开个房!我洗了澡马上就来!

    叶无缺渐渐感觉自己的意识都有些恍惚了,肯定是那些紫色毒药起作用了。叶无缺用尽最后全身的力量,将灵灵所在的车,奋力的往着前方一推。大轮子推车果然很给面子的一个劲往前冲。叶无缺微笑的看着灵灵离叶无缺越来越遥远,她好像一边在哭,一边在对叶无缺吼着什么,但叶无缺已经完全听不清。

    叶无缺只能对着灵灵,最后说了一句:“千万别回头。”

    叶无缺听到身后的动静,慢慢转过身来,迟钝的叶无缺才现黑袍人早已冲到了他的身后,并且用一支手拦住了要去追推车的大木头无生。

    黑袍人淡淡的语调中有一些同情,说:“放心,我们的任务只是杀了你,与别人无关。安心上路。”

    说罢,黑袍人用手里的飞镖,缓慢的朝着叶无缺胸口插来。过程缓慢的程度,就是让一个小孩子来,都能轻松躲过。但叶无缺却无论如何也躲不开,脑海中混乱的意识迅的松垮消失,整个人昏昏沉沉,好像立马就要永远的闭上眼睛里。叶无缺在心里咒骂:“你他妈这毒效果真好啊。但无论如何都张不开嘴。

    终于努力张嘴,脱口而出的却是两个字:“谢谢。”

    叶无缺记得飞镖还没有扎到叶无缺身上,叶无缺就倒在了地上。倒地的一瞬间,叶无缺现这次包围我的所有人都朝叶无缺赶了过来。叶无缺倒在地上死不瞑目的看着黑袍人,努力的说道:“放……过……她。”

    此时那个大木头人无生竟然非常吃惊的看着黑袍人,说道:“有死,你不是说你的毒可以让人迅失去意志吗?他怎么现在还怎么清晰!居然叫我们放过那个女孩子?

    哈,有死无生,叶无缺吊起全身所有的幽默细胞,来想这对内外环的搭档怎么会取这么奇怪的名字。

    叫有死的黑袍人把自己的兜帽取下,露出一张惨白却俊美的脸,看着叶无缺说:“因为……保护那个女孩,是他的本能,凌驾于意识之上的本能。”

    叶无缺恍恍惚惚不能说更多的话,最后只能努力的看着黑袍人的脸。黑袍人对叶无缺默默点头。叶无缺也实在抵挡不住死亡的侵袭,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叶无缺脑海中浮现出灵灵的笑脸。我的嘴巴自己张开,小声说道:“对……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