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绝品邪少 第6725章 说服

时间:2017-12-30作者:陨落星辰

    可是那熊雪摇摇头,一脸微笑。

    “并不是,我找你过来,是有点儿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

    叶无缺对着她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嗯,叶无缺,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就不跟你墨迹了!”一句话说到这里,熊雪顿时从口袋里面掏出一份报告,递给叶无缺。

    叶无缺随意的看了一眼。

    “水月道馆的详细资料?”叶无缺看到上面有关于水月道馆的字眼,不禁冷然的笑笑。

    熊雪点点头。

    “在之前的水月道馆里面,曾经有一个是我朋友,也是我曾经的上司的人,也就是原来的水月道馆的馆长!”她冲叶无缺苦涩一笑:“但是在某一次的动乱中,他死了!”

    叶无缺一脸平静的看着她。

    “所以呢?”

    熊雪稍微停顿了一下。就在接下来的时刻,她端起桌子上面的另外一杯红酒,轻轻的抿了一口。

    “我怀疑我的朋友是被谋杀的!”一句话说到这里,她刻意很严肃的盯着叶无缺:“以前的熊哥为人和善,对人有爱,就算是地下势力,可是这整个水月道馆在千宁市驻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传出过任何绯闻,可是自从熊哥死了之后,全乱套了!”

    叶无缺点点头,同时示意她继续说。

    “你知道吗,我现在才知道,在我离开了起南国,出去执行任务的一周时间内,原本精神十足的熊哥直接意外身亡,更为奇怪的是,他的肤色已经呈现非常明显的青紫色,我敢断定,他是被人下毒了的!”

    叶无缺觉得有意思起来。

    “难道以咱们冷艳玫瑰的实力,在这个事情上面还有无法挽回的地步吗?”

    熊雪果然摇摇头。

    “叶无缺,不得不说,你太高估我的实力了!”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熊雪的语气也变得内敛起来:‘我擅长于暗杀和获取情报,虽然作为一个杀手的存在,可是我很少有过正面对敌的经历,更别说是守卫森严的水月道馆了!“

    叶无缺觉得不解。

    “你是为什么会从水月道馆出来的?”一句话说到这里,他顿时想起了这熊雪在之前京都里面也做过一段时间的杀手的经历,突然觉得她的经历确实比起自己来,也几乎是半斤八两的存在。

    “是因为排挤!”她看着叶无缺,脸上的表情异常平淡:“因为我是熊哥的亲信!”

    叶无缺明白过来。就在这个时候,他想起了当初的鹞鹰,她说的话也跟面前的这个熊雪其实也相差无几。不过从她现在说的话看来,本来一个好好儿的水月道馆,自从那个杨熊死后,现在彻底变成了一锅粥。

    “既然这样,我能为你做什么!”到现在为止,叶无缺算是勉强看完了那张报告单上面写的内容。大概就是说,是为杨熊之死做的声讨,希望水月道馆那边的人给出一个答复。

    可是,对方并没有任何回应。

    听到叶无缺这么一说,熊雪打开自己的香奈儿包包,从里面取出一张疑似地图一样的东西。

    “叶无缺,我知道你的功夫比我的好,所以我希望你如果有机会的话,帮我去取一份遗物,是熊哥遗物!”一句话说到这里,她再度对着叶无缺这边投来一个别样的目光:“我相信你有那个能力!”

    叶无缺淡然的笑笑。

    “熊大美女,好像我们也才刚刚没多久而已,你就把这么重要的事情托付给我,不觉得很唐突么?”

    熊雪摇头。

    “我就是因为看中了你的胆色和功夫,所以才决定跟你一起合作的,毕竟,我是一个女人!”稍微沉思一下,她话锋一转,又继续说道:“关于你现在面临到的这个事情,我不会让你白做的!”

    “哦,那我有什么报偿?”叶无缺一脸微笑的看着她,想听听她接下来的意见:“如果你愿意以身相许的话,我倒是愿意试试!”

    熊雪无语。说真的,这要是在以前的话,现在她肯定就火了。

    可是今天没有。不仅如此,她同样也是很有意味的笑笑。

    “叶无缺,我看得出来,你来到这千宁市的目的,不单单是为了来这里找海氏父子那么简单吧?”她再次抿了一口红酒:“我想,可能你也会对这阳穹还有水月道馆内部的信息和资料很有兴趣吧?”

    叶无缺微微一笑。

    “不得不说,熊大美女你缺啥很厉害!”叶无缺鼓鼓掌,故意装作一副严肃的口气说道:“可是就因为这个关系,让我跟你合作以至于帮你完成这个几乎不可能的任务,恐怕还远远不够啊!”

    熊雪淡然的笑笑。

    “叶无缺,我知道你一个堂堂的世界性杀手,冠于全球的名头和身手,对这种小事看不上眼,可是你这次也由不自己,不是吗?”一句话说到这里,熊雪顿时一脸淡然的说道:“毕竟我们已经在一起合作这么久了,这一次又正好来到这千宁市,我相信你能帮到我的!”

    叶无缺无奈的笑笑。

    看来这一切都是机缘巧合,他想拒绝,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了。

    “原来之前就来过这里了?”一句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叶无缺顿时微微一笑:“看来还真是个麻烦的事情呢!”

    说到这里,他索性皱眉,而后一脸忧郁的问道:“只是我有个事情不理解,为什么你明明知道我生性懒惰,还要叫去做这个呢?”

    熊雪似乎完全跟之前的她脱轨了似的,居然开始捂嘴轻笑。

    “反正你现在也没事,要知道有压力才有动力,不是吗!”

    “所以,这是在给我压力?”叶无缺真是感觉到,习惯这个东西还真是可怕。

    她点点头。

    “我并不想给你太多压力,可是我觉得,如果不是因为我这么说的的话,说服你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叶无缺摇摇头。

    “不,你已经很成功的说服了我!”一句话说到这里,叶无缺站起身来:“不过不是因为你口中的压力,而是因为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