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园医锦 第一百二十六章 (二更)前世的缘

时间:2019-05-11作者:姽婳晴雨

    凌绝尘终于好心地开口了:“小叶儿,弑……小墨它不喜欢吃鱼,它喜欢吃肉,生肉熟肉都可以!它的食量……有点大!”何止是一点?一只不及成人巴掌大的小奶猫,能吃下半只羊,在常人眼中是多么惊悚和不可思议啊!

    “啊?小墨是尘哥哥养的宠物?”果然是纨绔公子,出门还带着宠物的,真是任性!不过,她好像一不小心霸占了人家的宠物。顾夜那一点微小的良心中,升起一丝丝的不好意思。

    凌绝尘含笑的眸子宠溺地望着她,微微摇头道:“现在,它是你的了。”弑天双爪捂着眼睛:主人,你这么重色轻宠,真的好吗?

    “谢谢尘哥哥!”顾夜捧着小小的黑色奶猫,用脸轻轻蹭了蹭小家伙柔软的身子。见小东西蔫蔫巴巴的样子,以为它饿了,轻声道,“小墨,咱们这就回家,让颜婶给你做东坡肉吃!东坡肉,你没吃过吧?好吃极了,保你吃了以后就忘不了!”

    “尘哥哥,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等采药的侍卫哥哥回来,让魅姐姐把药材给我送过去。”

    深山中那些蕴天地之灵秀的药材,采摘下来后,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损失一部分药性。必须及时收进空间中保存。空间有保鲜的效果,采摘下来的蔬菜瓜果,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会变质哦!药材也是一样。

    顾夜背着一篓鸡菌蘑,抱着一脸哀怨的小黑猫,兴冲冲地下山了。凌绝尘凝望着她雀跃的背影,久久不曾收回。

    前世,遇到这丫头的时候,她才不过十五六岁,一手绝佳的外科医术,面对他血淋淋的伤口,面不改色,在一所废弃的诊所中,熟练地为他缝合伤口。

    她面色苍白,嘴唇咬出深深的牙印,却强自镇定地完成了缝合手术,并用她并不强壮的身体,跟一只藏獒般大小的博美犬搏斗,只为了保护他这个素昧平生的伤者。伤好以后,他为了报恩,将她留在身边护着。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或许是小丫头研发药剂时的专注,吸引了他的视线;又或许是,那丫头乱世中仍保持一颗善良纯真的美好,让他日渐冷酷的心留存着最后的温暖;再或者,在初遇这丫头时,她毫不迟疑的救助,已经如种子般扎根到他的心中。

    可惜,前世的他是个感情白痴,不懂表达,只摸摸守护在她身边,一味把自己认为好的强加给她。那丫头,总说自己像被困在笼中的金丝雀,想尽办法从他身边逃开,最终……

    前世的悲剧,他绝对不允许在今生重演。他要一点点攻克小丫头的心,幸福和美好是他们最终的结局!

    “主子,鱼片粥已经凉了,属下跟顾姑娘一块儿下山,再给您弄些吃的过来。”隐魅想起昨天晚上那顿烤肉。顾姑娘不知道用的什么料,烤出来的肉别提多香了。中午赶着饭点到顾家,说不定还能蹭上一顿饭呢!

    凌绝尘看了一眼装着鱼片粥的瓦罐。鱼片粥鲜美爽口,再挑剔的人也挑不出一丝的毛病。可他吃在口中,却不如昨天略显寡淡的鱼汤来得美味。他有些后悔把颜秋桐送给那丫头了,以后很难有机会,再品尝丫头亲手做的羹汤了。

    隐魅见主子没有反对,迈开大长腿,风姿绰约地朝着顾夜追过去。成功在顾家蹭到一顿美味丰盛的午饭,隐魅回来的时候,带了一锅野鸡蘑菇汤回来。野鸡,是他下山时随手端了一个野鸡窝得来的。主子喝汤,其他几位属下,也沾光瓜分了野鸡和蘑菇。

    第二天一早,顾夜跟爷爷一块儿,把药材打包好,放在马背上。在顾茗羡慕嫉妒的目光中,离开了青山村,沿着长而崎岖的山路,朝镇上而去。同行的,还有去镇上销售猎物的张猎户。

    山洞中,凌绝尘缓缓地睁开了眼睛,那双明澈如泉的俊眸,在昏暗的山洞显得尤为明亮。他把靠在洞中打盹的四个手下唤醒,嘴角勾起及不可见的笑意:“抬本殿尊下山……”

    主子终于想通了?这里的环境太差,不利于殿尊养伤,前天隐魁就隐晦地劝说主子,去镇上或者衍城休养,却被主子言辞拒绝了。没想到,这才隔了一天,主子就改变主意了。四大隐卫飞快地收拾行李,伐木编织担架。

    把主子小心放进担架后,隐魁低声问了句:“主子,是去衍城还是……?”

    凌绝尘抬手打断了他的话:“去青山村!”

    ……四大隐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这是准备趁顾姑娘不在,登堂入室啊!那小姑娘到底有什么好,让向来冷酷如冰的殿尊如此“痴迷”?太不科学了!难道……顾家小姑娘是山精野怪变的,施妖术迷了殿尊的神智?四大隐卫顿时把人妖魔化了。

    不过,主子下了命令,就不容更改,四大隐卫认命地抬起缠着青藤绿叶的担架,正要抬脚出山洞……

    “等等!”凌绝尘看了一眼除隐魅外,一身黑衣的三位手下,蹙紧了眉头,不满意地道,“把衣服换了!”

    一身黑衣,又长了一副凶神恶煞的脸孔,难怪小丫头会把他们当成恶人捆起来呢。要是这么进青山村,谁敢收留他们?

    隐魅低头看了自家身上天青色衣袍,觉得自己挺有先见之明。为了出入顾家方便,打消顾老头的疑虑,他可是下了一番功夫的。不过……那老头好像依然对他存有戒备之心。没关系,日久见人心,他又不会对顾家做什么,没什么好怕的!

    隐魃换了一身湖蓝色劲装,腰间佩戴着一把长剑,干练利落,一看就是身手过人的……侍卫。隐魃和隐魈,都换上了一身深灰色短打。做下人的,不能穿得太风骚太高调,否则就不伦不类了。

    “不伦不类”的隐魅和隐魃对视了一眼——谁规定侍卫一定要穿得灰不溜秋的?他们喜欢鲜亮的衣裳,何错之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