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园医锦 第九十四章 来自师父的礼物

时间:2019-05-11作者:姽婳晴雨

    酒过三巡,白敬轩吐着淡淡的酒气,对一旁啃着鸡腿的顾夜道:“你提出的平价儿童药计划,果然让我们济民堂收获了无数口碑和利润。只不过,好处都让我们济民堂占去了,多少觉得有些对不住顾姑娘。如果不是顾姑娘坚持隐去姓名,一定能一战成名的!”

    “这是我们师门的规矩,未曾出师,所制药材是不能打上师门和自己的名字的。白三叔也不用觉得过意不去。待我出师后,再把名誉还给我便是!”顾夜津津有味地啃着鸡爪子,不在意地摆摆手。

    白敬轩试探着问道:“不知这儿童用药,顾姑娘每个月能提供多少?率先推出的那几个州府的济民堂,都面临断货的危险。”

    顾夜想了想道:“目前只有我一个人,出产的药品数量不多。我准备等来年春暖之时,寻几个可靠的人,组成一个制药作坊,专门生产儿童药……”

    白敬轩闻言大喜道:“太好了!若是这儿童用药能够在全国推广开来,那可是造福天下孩童的好事啊!我白老三替孩子们敬顾姑娘一杯。”

    顾夜端起汤碗,笑道:“我年纪小身子弱,不能饮酒。但白三叔的好意,夜却之不恭,就以汤代酒吧!”

    “好个‘以汤代酒’,干!”白敬轩哈哈一笑,饮尽杯中酒,吃了两口菜,才继续道,“不过,恕我白老三多嘴提醒一句,儿童用药的方子,还得做好保密工作,紧紧攥在姑娘的手中。”

    顾夜点点头,道:“放心吧,夜心中有数。多谢白三叔提醒。”

    用完晚饭,顾夜将带过来的儿童药拿出来,让白敬轩清点。这次的儿童用药数量是上一次的十倍,可把白敬轩给乐坏了。

    儿童用药,顾夜卖给济民堂的价格只比成本价高一成。而留给济民堂的利润,也只有那么一成。扣除运输和运营的成本,可以说济民堂几乎不赚什么钱。

    不过,这时候口碑和荣誉,远远比利润要值钱得多。济民堂的口碑出去了,老百姓信任,其他药品的营业额也就上去了。那几个推出儿童用药的分铺,短短几日的营业额,竟然超过了往日一个月的量。不但创造了销售史上的奇迹,还把那些竞争对手远远地甩在后面。这是以前济民堂不敢想的。

    相信,随着儿童用药的推广和普及,济民堂一定能够一跃成为,能与“百草堂”“保和堂”“同济堂”等老字号争锋的有底蕴的药铺。白家也将迎来他们的辉煌!

    跟白敬轩约定好,年二十八会来送最后一批药材,其中以儿童用药为主。又就制药作坊提出了自己的一些见解,白敬轩也给予了可行性的建议。

    直到三更敲响,白敬轩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客房——济民堂得知顾夜师徒隐居深山,特地在后院为他们准备了两间专属客房。对顾夜来说,住客房比客栈舒服不说,还能省去一笔银钱,何乐而不为?

    第二天一早,顾夜拿着济民堂结的二百八十多两银子,财大气粗地去采购年货。家里人多,粮食的采买是必须的。捡着白米白面各来上二百斤,黄米、糯米、芸豆、红豆之类的,也买了二十来斤——颜婶说糕点之类的,家里自己做。顾夜自然欢天喜地地应了,颜婶的手艺,绝对比镇上买的要好吃!

    布匹,君家和褚家送的都穿不完,就不用买了。路过肉铺,顾夜摩拳擦掌地想要多买一些,却被爷爷拦住了。节前,青山村和附近村子家中养了猪的人家,都会杀年猪。猪肉要比镇上的便宜不说,还免去了运输之劳累。

    这么一来,需要买的就不多了。顾夜杀到杂货铺,买了许多油盐酱糖之类的调料,还配了不少八角、胡椒、香叶、孜然之类的香料。顾夜也没想到,能买到如此齐全的调味品呢!

    这是她到来的第一个新年,没有战斗,没有纷争,没有变异兽……她还收获了爷爷和哥哥的关爱,必须热热闹闹地庆祝一下。顾夜在菜市场溜达了几圈,杀了两只鸡,宰了两只鹅,鸭子也来了两只。

    遇上卖鱼的,买了两条三斤多重的鲤鱼。无名小镇靠山不靠水,两条鱼比鸡鸭贵多了。不过顾夜现在不差钱,很土豪的连价都没砍,直接就付了钱。

    顾萧和顾茗这爷俩互相对视了一眼,苦笑连连,手中的银子根本塞不出去,沦落成了拎包的。此时他们手中肩上已经满满当当了。唉!有个能干的孙女(妹妹),真让人压力山大!他们无奈地看着前面逛得兴味盎然的顾夜,认命地继续充当跟班的角色。

    直到日头偏斜,顾夜才意犹未尽地打道回府。刚到济民堂附近,就看到丁大少扶着他爹,从济民堂中出来,脸上带着喜色。

    “顾姑娘,可把你们给等回来了。”丁大少态度十分热情和殷切,如果不是顾萧用身体挡着,他绝对冲过来握住顾夜的手。

    “丁员外,丁大少,你们这是谁身子不舒服?”顾夜见两人红光满面的,不像生病的样子,心中有些奇怪。不会是专程来济民堂找她的吧?上次,她给这爷俩留了足够吃三个月的药呢,肯定不是来买药的!

    丁大少嘿嘿笑道:“这不是快过年了吗?过年过节哪有不吃肉的,所以……我爹就来济民堂给大夫检查一下,看看身体是不是好转了,能不能通融一下,吃点肉啥的……”

    丁员外老脸一红,瞪了儿子一眼道:“你少拿老子说事!明明是你忍不住了,嘴馋想吃肉!”

    “是,是,是!”丁大少见他老子恼羞成怒,忙打着马虎眼道,“是我嘴馋还不成吗?难道你不想吃几块肥肥的红烧肉?”

    丁员外哽了一下,悻悻地小声道:“吃了几个月的素,我这嘴里都快淡出个鸟来了,做梦都在啃猪蹄髈,不想吃肉才怪!”

    顾夜被这父子俩逗乐了。她极力忍住笑道:“不是可以吃鸡鸭鱼,还有瘦的牛羊肉吗?”

    “吃那些,哪有啃猪蹄膀带劲儿!”丁员外有些哀怨地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这两个多月,他都瘦了一圈儿,肚子也小了两号,衣服也都得重新做。

    顾夜咬住嘴唇,强忍住笑意,对丁大少道:“检查的结果如何?”

    丁大少脸上的喜色更浓了:“托顾姑娘的福,我的心疾已经从脉象上诊不出来了。我爹的症状也缓解了不少……这可都是顾姑娘和您的救心丸的功劳。”

    顾夜闻言,心中有些诧异,她现在正在学诊脉,忍不住给丁大少父子把了把脉。果然,丁大少的脉象沉稳有力,丝毫没有任何病征。丁员外的心疾,也在可控制的范围内。

    一般来说,心脏病不手术的话,是很难痊愈的。可丁大少身上,却创造了奇迹——难道……是空间中那株小红莲莲瓣上露水的功劳?

    “怎么样,怎么样?”丁大少见她蹙起眉头,心中一沉,焦急地连胜问道,“小神医,我们不会白欢喜一场吧?”

    “济民堂的大夫诊断得没错,你可以停药了。以后饮食上稍稍注意一下,勤运动。”顾夜给了他一个定心丸,“至于丁员外嘛,药也可以停上一段时间,感觉到不舒服的时候,再服用救心丸。”

    “那……我们过年的时候,能吃猪蹄膀和红烧肉吗?”丁员外父子俩殷殷期待的眼神,就好像向主人讨要肉骨头的小狗,就差一条摇动的尾巴了。

    顾夜一脸无奈地看着这爷俩,叹息一声道:“可以少量吃一些,不可以大吃大喝。平时还得注意饮食,尽量少吃高油、高糖的食物。”

    “少量是多少?请姑娘名言!”丁员外对健康的渴望,远远超过了口腹之欲。他可是品尝过死亡滋味的,不想再尝第二次了!

    “一天的话,这么大的肥肉,不能超过三块,肥瘦相间的不能超过五块!”顾夜用手比了麻将大小的方块。

    “啊?只能吃那么一点儿啊!”丁员外父子虽然有些失望,还是像乖宝宝似的点了点头。

    送走了这对奇葩父子,顾夜进了客房,才知道丁员外父子给她送来了年礼,无外乎衣料首饰和糕点之类的。

    顾夜的视线被一匹流光溢彩的绫缎吸引住了。那匹料子乍一看去,是没有任何色彩的,随着光线和角度的变化,却有闪烁着动人的华彩。她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料子像牛奶般丝滑,又如上好的羊脂玉般温润柔软。

    白敬轩敲门走了进来,见她摩挲着这匹衣料,忙道:“这是令师托人捎过来的‘天蚕绫丝’。整个东灵国一年才能产五六匹,大多数都要作为贡品进贡给炎国。京城那些贵女们,如果能得一方天蚕绫丝的丝帕,都令人眼馋和羡慕,更不用说一整匹的料子了!药圣他可真疼你呢!”

    “我是他宝贝徒儿,他不疼我疼谁?”顾夜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不过,她对师父的人脉有了进一步的认识。这么难得的衣料,他一送就是一匹,果然不愧是鼎鼎有名的药圣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