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园医锦 第七十四章 麻烦找上门?

时间:2019-05-11作者:姽婳晴雨

    那胖子一身华服,身上圣诞树似的,挂满了佩饰。肥香肠似的十根手指,有八根戴着大金戒指。此时,那五根肥香肠,正死死地扯着顾茗的衣袖。满脸的横肉随着他的动作,不停地颤抖着。

    隐魃见顾小姑奶奶眉头渐渐皱起,忙喝问道:“怎么回事?”

    负责招待胖子的伙计,忙上来道:“这位客人,想上二楼却不愿意交保证金。”

    “哪来的乡巴佬,连隐珍阁的规矩都不懂,跟着捣什么乱?还不把人轰出去,免得惊扰了客人。”这等小事,还用他隐卫大人出面,要你们这些底下人做什么?

    “慢着!你别告诉我,这穷酸能交起一千两银子!你们隐珍阁,还把客人分成三六九等的?这不是店大欺客嘛!”胖子不服气地指着顾茗叫嚣着。

    顾茗没料到有这规矩,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上二楼还要交银子?就是把他拆吧拆吧卖了,也不值这一千两银子啊!

    “说谁穷酸呢!”顾夜不乐意了,有钱了不起啊,说的跟谁没钱似的。不就一千两银子嘛,她空间里连同帮师父保管的银票,还能凑不出一千两来?

    她走下两级台阶,伸手捏在胖子手腕的穴位上。那胖子只觉得腕子一阵刺骨的疼痛,赶忙松开顾茗,不停地甩着手。

    顾夜居高临下地瞪着他,冷笑道:“你不穷酸,怎么连 一千两银子的保证金都不舍得交?你这些大金链子金戒指,莫非都是假的?你看上去财大气粗的,其实都是在打肿脸充胖子?不,不,冤枉你了,你这脸不是肿的,是真胖!”

    她的声音虽不高,但童声本来就尖细些。能来隐珍阁消费的,都是有些身家的,一楼人虽不少,却安静得很。她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一楼的客人们听到后,忍不住哄然大笑。

    “你……信不信老子揍你!”胖子恼羞成怒,挥起猪蹄似的拳头,朝着顾夜就扑了过来。隐魃一瞧,赶忙戒备。

    没等他动手,那胖子就“呼通”一声,倒在了台阶上,鼻子磕在阶梯的棱角上,顿时鼻血长流。隐魃眼角的余光,捕捉到顾茗小盆友缩回去的脚。干得漂亮!!

    “哎呀!你可得悠着点儿,你这体重,一不小心就能把人家店里的楼梯给压塌了。要是造成了货品或人员上的损失,只怕把你论斤卖了,也赔不起!”顾夜用兰花指捏着帕子,捂在嘴边,细声细气地道。

    胖子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他努力挣扎着爬起来,抹了一把鼻血,面目狰狞地就要再次扑向顾夜。这时候,店里的护卫可不是吃素的,两个人高马大的壮汉,一左一右钳住胖子的胳膊,把他给控制住了。

    “敢在我们隐珍阁闹事,就要承担起后果。你们,把他扔进府衙,让知府老爷处置!”隐魂殿的势力,就连官府都要给几分薄面。再加上衍城的知府,是自己人,昨儿他们兄弟俩还在一起用饭呢。这胖子进了府衙,休想落得好去!

    不过,一楼有些客人,经胖子一闹,目光中充满了不满。这些人大多是交不起保证金,只能在一楼过过眼瘾的。凭什么那两个小屁孩,能够上二楼,他们却不能?太差别待遇了吧?

    隐魃淡淡地扫了这些人一眼,冷笑一声道:“这两位是跟楼上君家九公子一起来的。隐珍阁可没有一家人还要交多次保证金的规矩!”

    原来是这样!一楼那些心怀不满的客人,收回了目光。

    “小姑娘,请随在下上去吧?”隐魃做了个请的手势。

    然而顾夜却没有抬步,而是盯着他笑而不语。隐魃顿时觉得脖子上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这是怎么了?小姑奶奶,我没得罪你吧?

    “掌柜的对乡下人有偏见?”隐魃额角开始冒汗的时候,这小姑奶奶终于开口了。

    哎呦喂!原来是这茬啊,刚刚不就骂了那胖子一句乡巴佬,就把这小姑奶奶给得罪了!

    “没有!一点偏见都没有,我还得感激乡下人呢。没有他们,我们吃的米啊面啊蔬菜啊……从哪里来?我怎么可能对他们有偏见?刚刚那是口误,那个死胖子,拿他跟乡下人比,那简直是在侮辱乡下人啊!”隐魃赶紧发动三寸不烂之舌狡辩着。要是惹恼了这小姑奶奶,被主子知道了,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哦……没有偏见就好。”顾夜这才挪动尊步,一阶一阶地向上走去,“走吧,带我这个乡巴佬,去见识见识贵店的镇店之宝。”

    虽然不知道这贼眉鼠眼的掌柜,为什么对她另眼相待。不过,从他殷勤的态度,和隐晦的尊敬,至少不算是坏事儿。或许,她是沾了君家或者褚家的光?

    正沉思间,不知不觉中她随着“掌柜”迈上了三楼的阶梯。在二楼闲逛的褚慕桦,看了一眼后,就转开了目光。他以为君家表弟已经交了三楼的保证金,心中暗赞君棋诚想得周到。

    而另一边的君棋诚,也看到了登上三楼的顾夜兄妹,觉得表哥真是太客气了,居然连三楼的保证金都抢先交了。这个美丽的误会,就那么发生了。

    对隐珍阁保证金的规则稀里糊涂的顾夜,此时被“掌柜”引着,来到了玻璃茶具前。三楼人不算多,只有那么三人,都围在玻璃茶具周围,不停地啧啧称赞着。

    东灵国的琉璃茶具虽然色彩鲜艳、光彩照人,但半透明的质感,影响了对茶汤和茶叶形态的欣赏。而面前的玻璃茶具,一个比成年男子拳头大一些的茶壶,配了四个玲珑剔透的茶杯,看上去精致异常。

    隐魃吩咐伙计取来开水和茶叶,很骚包地现场用玻璃茶具,准备表演他那蹩脚的茶艺。正主已经被吸引来了,这套茶具也可以功成身退了。镇店之宝什么的,不过是个噱头而已。玻璃作坊的制作工艺,会日渐成熟,到时候这都是下金蛋的母鸡啊!

    隐魃的茶艺的确不怎么样,动作生硬,火候显然不到家。但是,没有人计较这些,全部被茶汤鲜艳的色泽,茶叶青翠的颜色吸引了。尤其是开水冲下去,茶叶在冲泡的过程中沉浮移动,叶片逐渐舒展,都一览无余。可以说,用玻璃茶具泡茶,是一种动态的艺术欣赏。

    隐魃用的是东灵国最有名的高山云雾茶。差距晶莹剔透,杯中轻雾缥缈,澄清碧绿,芽叶朵朵,亭亭玉立。观之赏心悦目,别有风趣。三楼的五位客人,除了顾夜兄妹外,眼中都迸射出炽热的光芒,闪过志在必得的狂热。

    “伙计,叫你们掌柜的上来一下,咱们打个商量。”说话的是儒雅的中年男子,他那一身的行头,看上去不起眼,实则属于低调的奢华,光腰间的那块羊脂玉佩,没个万儿八千的买不回来。头顶的玉簪跟玉佩内行人一看,就知道是同一块玉石上切下来的,雕工精美异常。

    旁边站着的年轻小伙计,露出一丝苦笑,不住地说着抱歉:“对不住了,三位爷!我们这茶具是非卖品,多少钱都不卖!你们跟掌柜的沟通也不是一回两回的了,还不死心哪!”

    “怎么跟客人说话的?咱们店里一向秉着顾客至上,客人就是衣食父母的原则,对待他们态度要如春天般的温暖。你,下去领罚,换其他人来三楼!”隐魃在隐魂殿的地位,除了主子外排前四,处置个伙计还是有那权利的。

    那伙计刚想再解释两句,被隐魃瞪回来后,垂头丧气地下了楼。不久后,一个跟那伙计穿一样服饰的少年上来了。他圆脸,月牙眼,不笑的时候都带着几分笑色,看上去十分讨喜。

    儒雅男子替刚才那伙计解释了一句:“这三天,我们几个茶痴天天都来,一天十二时辰除了吃饭睡觉,都混在这儿了。刚才那小伙计,也是被我们三个给烦的。这位爷是隐珍阁的……东家?”

    “不管怎么说,你们是贵客,他是为你们服务的。这点耐心都没有,怎么能干好工作呢?”隐魃微微一笑,继续道,“在下不是隐珍阁的主人,只不过是东家身边跑腿的。”

    “别管你什么身份,给句爽快话:你能做隐珍阁的主吗?”一个身材微胖,一身华服的老者,瞪圆了眼睛,不耐地问道。

    隐魃云淡风轻地笑笑,道:“我要是不能做主,这整个隐珍阁,就找不出能做主的了!”

    “能做主就成!”另一个瘦高身材的白胡子老头,挤到隐魃的面前,略显急切地问道,“给个爽快话,这套玻璃茶具,到底多少银子你们才肯卖!”

    没等隐魃开口,华服老者不乐意了:“张老头,凡事都讲个先来后到,明明是我先看上的这套茶具。”

    瘦高老头刚想分辩,被儒雅男子打断了:“你们都得排我后头,我才是第一个发现这套茶具的人,也是第一个询问价格的。你们都靠后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