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园医锦 第八章 奇葩无处不在

时间:2019-05-11作者:姽婳晴雨

    不知道自己被调查的顾夜,此时正一边捡着松塔,一边被哥哥“逼问”爬上山崖的原因。被他烦得没法子,她从破旧的衣襟里,取出了那株紫灵芝,小声地叮嘱道:“嘘——千万别让刘氏知道,要不然就没咱们的份儿了!”

    顾茗向四周看了看,催促她赶紧把灵芝收起来:“你把它收好,等钱掌柜来收药材的时候,悄悄卖给他。你身子还没养好,到时候都换成细粮,藏在隐秘的山洞里,留着你慢慢吃!”

    顾夜把灵芝塞回衣襟的瞬间,已经转移进了红莲空间中。突然,她的目光定格,轻手轻脚地拉拉哥哥的衣袖,朝着一处灌木指了指。

    “野鸡?!”顾茗眼中闪现出惊喜的表情。他屏气凝神,蹑手蹑脚地朝那簇灌木接近。近了,又近了!五步、四步、三步……就在他猛地扑过去的瞬间,那只野鸡扑棱着翅膀,仓皇地尖叫了几声,飞窜而出。

    顾夜手中的一枚松子,快若子弹般地飞出,精准地射中了刚刚离地飞起的野鸡的翅膀。野鸡随即坠落,重重地摔在地上。而此时顾茗正好扑到,死死地按住还在挣扎的野鸡。

    “抓住了!抓住了!!哥哥你真厉害!”见小小少年喜气洋洋,眼中闪烁着求表扬的神采,顾夜不吝惜地夸赞几句。

    分散在周围捡松塔的小伙伴们,听到了动静,迅速围拢过来。看到顾茗手中做最后挣扎的野鸡,纷纷露出了羡慕的神情。村长家十三岁的大孙子李浩,惊叹道:“顾茗,真有你的!居然能徒手抓野鸡,你比张猎户家的儿子还要厉害!”

    “哪有?是这只野鸡比较笨,飞都飞不好,自己掉下来,让我白捡了便宜!”顾茗嘴上说的谦虚,大大咧开的嘴巴暴露了他此时的心情。

    “看,野鸡的翅膀上有血迹,原来它早就受伤了,才会轻易让顾茗抓到的。”李浩的堂妹,跟顾夜同岁的李秀娘眼尖地发现了那个细小的伤口。

    顾茗刚想说什么,却被一个粗嘎似被捏了脖子公鸡般的声音打断了:“这只野鸡,是我先打伤的。快还给我!!”

    小伙伴们循声望去,纷纷皱起了眉头。是吴老五家的婆娘,这家伙贪财又小气,还总爱占别人的小便宜。村里人几乎都被她得罪光了,没几个愿意理睬她的。

    英姑辈分长一些,站出来质问道:“你说这野鸡是你打伤的,有人看到吗?有证据吗?”

    “我说是我打的就是我打的,什么证据不证据的?我这么大的一个人,还能哄你们一群小孩子不成?”吴大娘撇撇嘴,迈着细脚伶仃的双腿,朝着顾茗冲过去,劈手就要去抢。

    “你哄人的时候还少了?”李浩是村长的孙子,自然不怕她这个外来的女人。如果不是吴老五会些浅显的医术,以吴大娘偷鸡摸狗的性子,早就被赶出青山村了。

    吴大娘竖起一对老鼠眼,反问道:“不是我打的,那野鸡身上的伤是哪来的?如果不是野鸡受伤了,以你笨手笨脚的样子,能捉住它?这大山中的野物,向来是谁打到算谁的。这野鸡是我打伤的,自然归我!”

    “慢着!你说这只野鸡是你打伤的?你用什么打伤的?”顾夜突然间问了一句。

    吴大娘猝不及防下,支支吾吾地道:“我……我用棍子打伤的……对!用我手中的棍子,把野鸡的翅膀打坏了,它才飞不起来的!”

    顾夜露出狡黠的一笑,道:“如果是用棍子打的,那伤口应该是条状的,可是哥哥手中的野鸡,翅膀上的伤口,是圆形的哦!”

    “啊?啊——我记错了,是我用石头砸的,对!用石块砸的!!”吴大娘马上改口,一双老鼠眼凶狠地瞪着顾夜。这臭丫头平日里正眼看人都不敢,今天怎么转性了?

    顾茗上前一步,挡住吴大娘凶巴巴的视线,冷哼一声道:“好,那你说你是用什么样的石块砸的,在哪砸的,石块是什么形状的,有多大……”

    “这……”吴大娘面对顾茗层出不穷的质问,不知如何应对,突然一板脸,露出蛮不讲理的一面,“臭小子,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快拿来吧!”

    真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这婆娘居然直接上*了!李浩和九叔家的大双小双,赶忙上前拦住她。李秀娘朝着远处跑去,一边跑 一边喊:“爷爷,爹、酿!吴大娘抢我们东西了——”

    吴大娘上次借东西不还时,就已经被村长警告了。如果她抢孩子们东西的事情被坐实了的话,那老东西不知道要怎么处置他们呢。

    她当家的在山外医死人,不得已才躲进这山旮旯里。要是他们被赶出去,不知道能去哪儿,会不会被报官抓住……想到这儿,吴大娘不甘心地狠狠啐了一口,拎着药篓快步离开了。

    “斗跑”了恶婆娘,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发出一阵欢呼。顾夜提议:“丽姐,你到家里取来瓦罐和盐巴,咱们来个户外野餐吧?”

    最小的顾小双眼睛一亮,李秀娘也咽了咽口水。英姑却摇头道:“小叶子,你身子弱需要调养。这只野鸡你们拎回家,炖汤的话最补身子。”

    丽姐和李浩,也用力地点点头,表示赞同。

    “丽姐,我家的情况,别人不知道,你还能不清楚?你觉得我们要是拿回家,我和我哥能吃上几口?到时候还不是便宜她们母子?”

    顾夜被虐待的事,村里几乎没有不知道的。闻言,小伙伴们也不再说什么。再说了,对于一年吃不到几次荤腥的山里孩子来说,一碗鸡汤对他们来说真是极大的诱惑。

    几个小伙伴凑到一起咬着耳朵,一致认为不能白吃顾茗兄妹的鸡汤。于是乎,他们跑回家,有的拿两个番薯,有的舀半碗白面,有的装一个鸡蛋……等丽姐把她们家炖汤的陶罐拿来的时候,地上已经堆了一小堆食材。

    英姑收拾野鸡的时候,小伙伴们被顾夜使唤着去捡蘑菇了。她接着挖野菜的由头,从空间中采了当归和一只手指粗细的党参。炖鸡汤怎么可以少了这些补身子的药材呢?

    很快,一锅香喷喷的野鸡蘑菇汤出锅了。英姑给顾茗和顾夜,一人撕了一个大鸡腿,剩下的鸡肉被小伙伴们瓜分了。香醇味美的鸡汤,鲜得让人几乎要把舌头给吞下去。

    鸡肉和蘑菇吃完了,汤里拌了面疙瘩,打了个鸡蛋,又放了大家采回来的野菜,从木灰中把烤熟的番薯土豆挖出来,八个孩子吃得肚子溜溜圆!哪怕是过年的时候,都没有吃得这么满足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