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重生女神:帝少的天价狂妻 第898章无形撩人最致命

时间:2019-05-11作者:六月清风

    第898章 无形撩人最致命

    他说的,不是‘我带你回家’,而是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语气可怜兮兮,仿佛那个被抛弃、被遗弃的人是他。

    尤其那双漆黑深邃的眼眸中,更是一片柔软,带着丝丝无奈,还有不知道拿她怎么办的淡淡疲惫。

    以及,那从脸到眼,不加遮掩的淡淡宠溺。

    看着面前尊贵惯了的男人,突然低头向她服软,而且还是以一种祈求恳请的语气。

    这一刻,慕凉以为自己那颗,原本再也不会为谁所跳动的心,竟然不听话的,漏跳了一拍

    说半点没触动,当然是假的。

    但这番触动,并不是因为他的突然出现,也不是因为他的服软。

    而是因为他刚刚说的那一句话。

    带我回家好不好

    仅仅一句,毫无来由的戳中了她的心。

    慕凉垂眸,看着自己的裙摆,在她还没想好措辞怎么开口时,面前的君远寒却突然笑了一声,打趣道——

    “老婆你看,别人家的宴会上,我们俩躲在酒店洗手间门口,唐唐君家当家给你弯腰洗裙摆,这个新闻贴出去,是不是会惊掉一众人的下巴?”

    “”

    这个洗手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偏僻难找的原因,这么十几分钟的时间里,倒是没有几个人过来。

    就算有几个来来回回上厕所的,也脚步匆匆,只时不时投来好奇暧昧的视线,但并没有久留。

    就算看到这一幕的人不多,但人多眼杂,谁知道有没有被人拍下?

    慕凉不咸不淡的开口:“是,有劳君老大弯腰替我洗裙子,这笔天价洗衣费,改(日ri)一定让人送去您家。”

    说完,慕凉转(身shen)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

    君远寒哑然失笑,暗道这妮子果然十年如一(日ri),(性xing)子刚的像铁板,软硬不吃,除此外,刻意生疏起来时,比外人还要客(套tao)。

    “好啊,哪有你这样的,用完我就丢?”

    他立刻上前拽住慕凉的胳膊,又气又无奈的语气骂了一句:“你个小没良心的。”

    语气亲昵,笑容宠溺。

    慕凉听着,顿时就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不好意思,从离婚协议送去你家那刻起,咱俩就没任何关系。所以君先生,请你记住了,咱俩各走一边,别跟着我。”

    说完,慕凉拂开他的手,想要离开。

    “真狠心。”君远寒揉了揉眉心,依旧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跟在慕凉(身shen)边。

    两人之间的距离并没有很近,但也不远。是那种伸出手,就可以碰到彼此的最佳距离。

    慕凉走在前面,见甩不掉君远寒,下意识的皱了皱眉。

    这混蛋就像是牛皮糖,轻易甩不掉。

    而且在这里遇见,慕凉不相信这是偶然。

    既然如此,她干脆目不斜视,把某人当成空气,能不理睬就不要去理睬。

    “老婆老婆,你还在生气吗?”

    不理。

    “老婆老婆,过两天就是我的生(日ri)唉?”

    没听见。

    但通常,君大公子开口说话,慕凉先前还能忍住不理,再到后来,她根本忍不住,直接还嘴。

    他说:“你说的离婚协议我给撕了,几张破纸留着做什么,粉碎机里一粉碎,多舒心。”

    “”慕凉忍了。

    反正这东西还可以拟一份,如果他不嫌累,她让律师打印个几百份送过去都行!

    他又说:“咳,还有结婚证,我顺手也给撕了”

    “???”

    慕凉顿时睁大了眼睛:“什么?”

    结婚证一直都在他们新婚住的小别墅里。

    先前慕凉离家出走的时候,是深夜两点多。

    那时,怀着受伤的心(情qing),她连衣服都没有穿,只穿着睡衣睡裤,(套tao)个长款羽绒服就出了门,哪里还会想着要带结婚证?

    说起要离婚的时候,她也没想那么多,只让顾羽给她安排好律师,反正所有财产她是不要的,等于净(身shen)出户,就不存在什么财产分割的问题。

    原本以为,离婚协议送过去,他签个字就算是离成了。

    就算他不签字,那也有律师代劳,走法律途径办理离婚手续。

    可现在倒好,他老人家竟然告诉她,他把结婚证给撕了?

    重新递交材料去补办,补办下来之后再提起离婚,这不又得耗上一段时间吗?

    而且

    依照君远寒这不依不饶的(性xing)子,只怕他一定会从中使坏,让这补办增加难度,还要耗费更长的时间

    那她这婚,什么时候才能离?

    慕凉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混蛋,无耻!”

    “没有没有。”

    君远寒低声笑笑,和慕凉肩并肩:“对了宝贝儿,忘记告诉你了,君家的家规第一条,就是只结不离”

    “”慕凉眼睛都快被气绿了。

    “那你当初骗我领证的时候,也没说有这一条啊!”

    当初,君远寒这厮一直凑不要脸的勾搭她,以各种方式哄她上贼船。

    在一次酒后失智下,她懵((逼))状态,压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接着便被某人连哄带骗的,以两大盘大龙虾给哄去了民政局。

    两本烫金的红色小本本到手。

    她起先还不知(情qing),等到他告诉自己的时候,为时已晚,小红本本就是个不争的事实

    跑不了,躲不了。

    打那后,慕凉坚定了自己滴酒不沾的决心

    喝酒误事儿真的没有错,而是最重要的是,她每每喝醉,神经就错乱!这样的后果,她再也不想出现第二次!

    面对她快要炸毛的控诉,君远寒只低声一笑,然后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

    面前明媚动人的小妮子,那嬉笑怒骂紧紧皱眉间,明眸皓齿,双眸如水,脸上的表(情qing)有着几分小小的凶悍,却可(爱ai)的紧。

    尤其那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正清晰的倒映着他的影子,在波光流转间,睫毛扑扇,((荡dang)dang)漾着不可言说的魅惑。

    无形撩人最致命。

    君远寒的喉结,不受控制的滚动了一下。

    接着,他朝着慕凉(身shen)前紧紧贴近,直到((逼))得她靠在了墙上,他才弯腰附(身shen),紧贴在她的耳边,幽幽说道——

    “因为我见你的第一眼起,就在想尽办法的,把你拐回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