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600章 心安(2)

时间:2019-05-11作者:六月浩雪

    寒冷的黑夜,一轮残月悬挂在半空,星星也闪烁着微弱的光芒。

    不知道为什么,清舒却觉得今日的夜空分外的美丽。

    在院子里走了小半刻钟,清舒又回了书房练字去了。

    花妈妈轻手轻脚走进主屋,与顾老夫人说道“没发现姑娘今日有什么异常。”

    顾老夫人瞅了眼睡在旁边的安安,小声说道“不应该呀!安安说清舒脸红通通的,她又没生病不可能无缘无故脸红呢?”

    总觉得这里面有情况。

    花妈妈摇头道“我问了林菲跟春桃,她们两人都说姑娘今日没见陌生人。”

    顾老夫人斜了她一眼,说道“你问她们还不若别问,这两丫头嘴巴跟蚌壳一样,清舒的事从不对外吐露半个字。”

    两个丫鬟调教得这般好,顾老夫人只有高兴的份。

    花妈妈知道她的心事“老夫人,你不用担心。咱家姑娘要才有才要貌有貌有里外一把抓,不愁寻不到如意郎君。”

    顾老夫人感叹道“咳,我就怕她不愿意嫁人。”

    花妈妈唬了一跳,急忙问道“老夫人你怎么会这么想?”

    内中的原因她自不好对外说,顾老夫人说道“你暗中注意下,总觉得有情况。”

    花妈妈见状说道“老夫人,与其猜来猜去还不若直接问姑娘。姑娘一向孝顺你,你要开口询问定不会瞒着你的。”

    “老夫人,姑娘年岁小没什么接触外男。若真有合乎心意的人就让对方来提亲,不然咱得劝她赶紧断了。”

    她是怕清舒被那些段数高的人哄了去。哪怕清舒再早熟,对上那些城府深的说不准就中套了。

    顾老夫人倒不怕清舒被哄了去,毕竟她心智早就是成年人了“你说得对,我还是直接去问好了,省得想来想去晚上睡不着。”

    顾老夫人进了书房,发现清舒没再练字而是在画画。

    她站在旁边看了半天也没看明白画的什么,正待开口询问却见清舒自个笑了起来。顾老夫人不由问道“清舒,你在笑什么啊?”

    清舒正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突然被打断吓得笔都掉在地上。

    捂着胸口,清舒喘着粗气道“外婆,你进来怎么都不说一声呢!吓死我了。”

    顾老夫人心道要让林菲通禀,岂不是看到刚才这一幕了“清舒,老实跟外婆说你刚才笑什么?”

    清舒有些诧异“我刚才有笑吗?”

    顾老夫人这下确定真有情况了“有,而且笑得特别傻。”

    然后指了下清舒作的画又问道“这这怎么画的什么东西,我看半天都没看懂。”

    清舒刚想说水仙花,可看着纸上画的东西到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顾老夫人拉着清舒坐下,问道“清舒,你老实告诉外婆是不是有心上人了?”

    想也不想清舒就回道“没有。”

    顾老夫人可不会被她哄住“没有那你刚才笑的那般傻?你别哄外公了,老实跟我说今日见了谁?”

    “没什么事。”

    顾老夫人笑着道“安安今日说你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脸红扑扑的像熟透了的苹果。说吧,今日你见了什么人?”

    清舒红着脸说道“外婆,真没见什么人,我从文华堂出来就回家了。”

    戳了下清舒的脸,顾老夫人乐呵呵地说道“还没有,要不要我拿镜子给你照照。,看你这脸都红成什么样了。”

    清舒不由摸了下自个的脸。这也太不争气了,她什么都没想怎么就脸红呢!

    “还不说实话?”

    清舒并不打算将今日在包厢内发生的事告诉任何人,这其中也包括顾老夫人。

    顾老夫人问道“清舒,若是他对你也有意,就让他来提亲。”

    瞧着清舒这样很明显是上了心,就是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意思。

    清舒纠结了下说道“他说、说明年童试后再上门提亲,我给拒了。”

    顾老夫人听了不由皱眉,说道“怎么到现在连秀才都不是?”

    清舒解释道“他要到明月正月才除孝。如今在白檀书院念书,以他的才学童试跟乡试应该都没问题。”

    顾老夫人这才放心,然后又问道“家世如何?”

    也不是一定要高门大户,但家世绝对不能太差。吃了林家的亏,再不能重蹈覆辙。

    清舒不想说得太详细,不然顾老夫人一打听就知道了“他们家家道中落,爹娘也都没了。不过他很能干自个开了两个铺子,两个铺子每年也有好几千两银子的收益。”

    顾老夫人听完满意地点头道“会念书又通庶务,非常不错。”

    所以说,清舒的眼光完全不用担心。顾老夫人又问道“在家中排第几啊?”

    “就他一个,没有兄弟姐妹。”

    顾老夫人有些担忧道“爹娘没了,也没个兄弟姐妹,将来帮衬的人都没有。不过有利有弊。他只一人,等你将来嫁了他,只要他同意到时候我们仍可以住一起。”

    清舒想也不想就说道“这个他肯定会同意的。”

    顾老夫人深深地看了清舒一眼,看得清舒脸上发燥她才笑道“那过几日让他来家一趟,也让我见见。”

    虽然相信清舒的眼光,但还是得先见下人再说。

    清舒摇头道“我还没想好呢!”

    “除了家世单薄一些这孩子样样都好,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清舒摇头道“我没说他不好,我只是、只是……”

    她不敢说自个不想嫁人,怕顾老夫人听了难受。

    顾老夫人拍了下她的手,轻声说道“当初你外公穷得连间屋子都没有,可你知道我为什么会义无反顾地嫁给他吗?”

    “为什么?”

    回想起往事,顾老夫人脸上浮现了笑意“因为我相信他会对我一辈子好。嫁给他,我心安。”

    清舒一听不由说道“人生无常,心安即是归处。”

    顾老夫人觉得这话说到点子上了“对,当时我就觉得你外公就是我的归宿,所以我就嫁了。清舒,只要你觉得他会一辈子对你好能让你心安,那就可以嫁。”

    若是其他人清舒没这个信心,可若是符景烯的话另当别论。

    上辈子符景烯位高权重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可他身边却干干净净,这表明他是个宁缺毋滥的人。若是嫁给他,不用怕会被各种规矩束缚,也不用怕他会对自己不好,更不怕整出妾室庶子来。

    这么一想,清舒觉得除了符景烯,嫁给其他人她都不能如此心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