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482章 暴毙(2)

时间:2019-05-11作者:六月浩雪

    萧家自玉贵妃生下皇子以后,行事越来越嚣张。不仅强买强卖,还欺男霸女强取豪夺。除了那些攀炎附势的小人,权贵跟家风清正的人家都不愿与他们来往。

    正因如此,长公主从没将玉贵妃跟萧家的人放在眼里。这种人就跟秋后的蚂蚱一样,现在蹦跶得越欢将来死得越惨。

    至于说十二皇子上位,有祖宗家法在,除非前面的几位皇子都死了才轮得到他。

    想着萧家人行事如此没有章法,夏岚有些担心地说道“清舒,你的卤肉铺子那般赚钱,万一萧家打你卤方的主意怎么办?”

    姐妹卤肉铺到现在已经有五家店了,除却成本每年的利润在万两以上了。这般丰厚的利润让不少人眼红。

    不说其他人,夏岚的大姐就怂恿过她也参上一股,不过被她给拒绝了。

    邬易安闻言冷哼一声道“若是萧家那帮小人敢打咱家卤肉铺子的主意,我就带人打上他们家去。”

    虽然镇国公府位高权重,可邬家的人除了一个嚣张的邬易安,其他人都非常低调。

    封小瑜见清舒皱眉,笑着道“这个你放心,萧家也只敢欺负那些无权无势的人。你卤肉铺有易安的股,他们不敢动的。”

    清舒闻言看向易安笑道“我现在觉得给你两成股有些少,要不我再给你加两成。”

    这些年,邬老夫人跟邬夫人应酬时经常会在亲朋好友面前赞赏清舒。外面的人也就知道,她是得镇国公府庇护的人。

    邬家有个特质那就是非常护短,惹着他们可得不到好。既邬老夫人婆媳都喜欢清舒,别人自然不会去惹清舒了。因此,清舒几个铺子这些年生意顺顺当当,从没有人敢来刁难。

    邬易安笑着道“不用,两成的红利够我用了。”

    自得了那把燧发枪后,邬易安对其他的武器都不是很感兴趣。不买兵器也没其他开销,这三年的分红她都攒着。

    一开始易安是想找人研究燧发枪,然后将它改进。可惜,镇国公接到她的信不仅没同意反而怒斥了他一顿。

    第二天是期末考了。邬易安如今每次都能及格,所以她也不惧考了。

    到年底文华堂跟清舒名下的产业都要盘账,所以哪怕考完了清舒也不得闲。

    安安已经在房嬷嬷的协助下,将家里的事处理得妥妥当当。所以这一年清舒,比上年轻松了不少。

    年夜饭时,安安看着一桌丰盛的菜不由说道“可惜外婆跟娘不来京,若不然全家坐在一块吃饭该多热闹。”

    “等暑假,我跟你一起回福州。”

    安安摇头说道“姐姐,你这么忙还是别回福州了。等年后我写信让外婆跟娘来京城吧!反正娘没来过京城,这次正好让她来京城看看。”

    “若是她能来自然最好。”

    清舒也没想到大年初二就得了一个非常劲爆的消息,符郝朝在春香楼暴毙身亡。

    回到家里,蒋方飞就与说道“姑娘,那符郝朝昨晚确实在春香楼暴毙了。”

    说到这里,蒋方飞骂道“这死得可真不是时候。符少爷给我说他过完年要回京参加二月的童试。他这一死,符少爷得三年后才能参加考试了。”

    清舒却是道“我觉得死得正好。如今符景烯籍籍无名没人注意到他,若等他得了功名惹了有些人的注意,以符郝朝那性子肯定会将他卖了。”

    这么一说,蒋方飞也觉得死得挺好。

    符家老宅被符郝朝卖了,春香楼的龟公将他的尸首送到甄氏住的地方。

    甄氏是跟符郝朝和离了,但符景耀跟符景阳两兄弟也在这。爹死了,做儿子的自然要给他办丧事了。只是兄弟两人都认为甄氏与人有私是被冤枉的,为此恨透了符郝朝。

    听到符郝朝的尸首在外面,符景阳怒道“给我扔乱葬岗去。”

    还办什么丧事,这种畜牲就该让野狗啃噬了好。

    甄氏虽也恨死了符郝朝,因为抓奸一事她被弄得声名狼藉。只是再恨,也不能真让符景耀将尸首仍乱葬岗了。

    苦口婆心说了半天甄氏才将两人劝动,然后去棺材木买了一口薄棺木将他收殓。也没办丧礼,第二日就下葬了。

    九日后,聂君豪接到了兰廷的信件。看到信里符郝朝将自己作死后,聂君豪叫了竹青“去将景烯叫来,我有事与他说。”

    他是知道符郝朝的荒唐,甚至一度担心这个人会拖景烯的后腿。如今好了,这人死了。虽说要耽搁三年,但后患却没有了。

    总体而言,聂君豪心里是高兴的。只是不管如何那都是符景烯的亲爹,所以面上没表露出来。

    “景烯,廷哥儿写信来说你爹没了。你赶紧收拾下,明日就赶回去。”

    符景烯有些不相信地问道“我爹没了?怎么可能。”

    聂君豪唉了一声道“这种事廷哥儿哪会乱说。景烯,人都有一死谁都逃不脱,你就别难过了。”

    符景烯用袖子擦了下眼睛,然后眼泪滚滚而下“老师,信里有说我爹是怎么死的吗?”

    看着他这般伤心,聂君豪心里也堵得不行“景烯,兰廷在信里说你爹跟你嫡母和离了。没了你嫡母的管束你爹整日在春香楼厮混,钱用光了还将你们家祖宅卖了。因纵欲过度,马上风而死。”

    虽甄氏不是什么好人,可这符郝朝的做派也太让人恶心了。幸好死了,不然以后定然要影响景烯的前程。

    符景烯苦笑一声道“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好端端的人就没了。”

    聂君豪说道“好了,你回去收拾下就赶紧回京。回到京城没地方住,就先住到你师伯家中。”

    话是如此,他也知道符景烯不会去兰家住。他连自个家都不住,哪还会去规矩多多的兰家了。

    符景烯擦了眼泪说道“老师,我收拾好东西就走,就不来跟你辞行了。”

    聂君豪点头道“天寒地冻的赶路不方便,你路上小心一些。”

    符景烯点点头“我会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