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428章 改变(3)

时间:2019-05-11作者:六月浩雪

    清舒很担心符景烯的伤势,忍了五日再忍不住让蒋方飞上门去探望。

    蒋方飞看到符景烯精神状态很好,顿时放心了:“外面传得那般吓人,我还以为你现在躺床上动不了了。”

    因为符景烯是被抬出符家,所以很多人都在传他命在旦夕。而这是聂君豪故意的,他就要让人看看这符郝朝有多狼心狗肺。

    符景烯说道:“多亏了老师,他不仅给我请了太医治伤,还给我用了最好的药。”

    坐下后,蒋方飞看着床头堆放的书籍:“呀,你养伤还看书呀?”

    “老师布置了任务,要没完成任务就要将我逐出师门了。”

    蒋方飞闻言很为他高兴:“这是好事,醉吟先生对你要求严格是对你寄予厚望。”

    符景烯点头道:“嗯,我起步晚,老师说得比别人更努力才成。我现在,真恨不能一天有二十四个时辰呢!”

    看着他说这话的眼睛满是神采,蒋方飞真心为她高兴:“你能这样想我就放心了。你不知道,自知道你被打得昏迷不醒姑娘担心得不行。来的时候还说都是她害的,若她不瞎出主意你也不会被打成那样。”

    他听了清舒的话,猜测符景烯拜师应该是清舒出的主意。

    他其实很奇怪,自家姑娘对符少爷真是好得有些过头。只是他藏得住事,再奇怪也没问半个字。

    符景烯赶紧说道:“你与林姑娘说,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蒋方飞嗯了一声道:“那就好,姑娘知道也不会再自责了。”

    符景烯沉默了下说道:“等我师伯过完七十大寿,我就要随老师去洛阳了。你与林姑娘说,让她以后多保重。”

    顿了下,符景烯加了一句:“她对我的恩德,我将来有能力一定会回报她的。”

    蒋方飞笑着说道:“你这次将我家姑娘吓得够呛了。所以,只要你好好的就是对她最好的回报了。”

    “好。”

    两人正说着话,竹青在外说道:“少爷,兰先生来了。”

    符景烯解释道:“是我师伯的孙子,我老师让他给我讲课。他现在一得空,就会过来给我讲课。”

    蒋方飞脱口而出:“你老师怎么不自己给你讲课呢?”

    符景烯自不会说聂君豪的坏话了,现在在他心里聂君豪的地位仅次于清舒了。

    “我老师没收过学生,怕教的东西太深奥我听不懂。所以就请了我师伯的孙子来教我了,他是翰林,教我是绰绰有余。”

    蒋方飞闻言赶紧起身:“那我不打扰你上课了,等过几日我再来看你。”

    兰廷在门口看见了蒋方飞,进屋后就问了蒋方飞:“师叔,刚才那人是谁?”

    符景烯解释道:“是一顾姓人家的护卫,我以前帮过他的忙。他听到我受伤,就过来看望我。”

    “那就好。”

    符景烯多敏锐的人,见状就问道:“师叔,他可有什么不妥?”

    兰廷也没骗他,说道:“他没不妥,只是我以为他是飞鱼卫的人。师叔,你既拜了师叔祖为师,以后就不要再与飞鱼卫的人往来了。不然,等你如官场会遭人攻讦。”

    符景烯一口应下:“我以后不会再与他们往来了。”

    话是这般说,但实际上他并没准备与他那小团体另外的四个人断了联系。罗勇毅说他一日是飞鱼卫的人,一辈子都是飞鱼卫的人。既如此,他也要从中谋取便利。若不然,岂不是太亏了。

    不过他知道兰廷跟兰老太爷一样都是性子高洁的人,所以也就没直说。

    兰廷叫了随从进来,从他手里接过糕点盒打开:“我给你买了桂花糕跟香芋卷,你吃两块我们再上课。”

    他年龄比符景烯大了十二岁,长女今年都有两岁多了。知道符景烯的家庭背景,对他特别的疼惜。

    哪怕伤着,符景烯的胃口也特别好。糕点眨眼就被他吃掉了一半,另外的一半留给了刘黑子。

    清舒听到符景烯一切都好,有些不相信地问道:“真的?你没哄我?”

    “我哄姑娘做什么?他现在不仅气色好,精神状态也非常好。”说到这里,蒋方飞不由道:“不仅如此,人也变了很多。以前符少爷一身的戾气对人冷冰冰的,整日板着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他千八百两银子似的。可现在他身上的戾气有了眼中也有了神采,还说要加倍努力追赶上其他人。”

    “真的?”

    蒋方飞笑着道:“若是姑娘不信,可以自己去看望他。”

    清舒悬着的心这才放下。

    “姑娘,符少爷说等兰老太爷大寿一过,他就要随聂老先生去洛阳。”

    说这话,蒋方飞还特意盯着清舒看。

    清舒闻言笑道:“若如此那就太好了。这符郝朝跟甄氏都不是东西,他留在京城还有的折腾,去了洛阳才能安心念书。”

    蒋方飞摇头说道:“姑娘,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符少爷以后要科举,肯定绕不了符郝朝跟甄氏的。”

    “他此去洛阳没有三五年是不会回来,三五年后谁知道会是什么情形。”

    最难的一道坎迈过去了,其他的困难也能一一解决。

    蒋方飞却没这般乐观,不过他也没再说不好的话,省得清舒又担心。

    “你下去,我要练字了。”

    等蒋方飞离开以后,清舒露出欢喜的笑意。符景烯的命运已经改变了,真好。

    坠儿在外说道:“姑娘,先生来信了。”

    看完信,清舒一脸笑道:“先生说让我们先去金陵跟她汇合,然后一起回平洲。”

    “那真是太好了。”

    清舒看她欢喜的模样,想了下道:“坠儿姐姐,这次回去后你就留在先生身边,不要再与我回京了。”

    “姑娘,你嫌弃我了?”

    清舒摇头说道:“没有。只是我有忠爷爷跟蒋方飞,而先生身边并没可靠的人。”

    坠儿摇头说道:“忠叔跟蒋护卫是男人,很多事情不方便。姑娘,我答应过先生,一直要护你到嫁人生子。”

    清舒笑着道:“我家人那至少十年以后,你且有的等了。”

    她现在对嫁人的态度是随缘。碰到想嫁的,那就嫁。没碰到,那就跟傅苒一样终身不嫁。

    ps:第四更时间不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