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家有悍妻怎么破 第1128章 京城风云(3)

时间:2019-07-20作者:六月浩雪

    长公主这次特意过来找他,是有事要问他的:“你准备什么时候现身?”

    太孙殿下摇头说道:“现在现身可就白费了我这番安排了,我想看看信王到底属意谁当皇帝。”

    长公主瞳孔一缩,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算我跟几位皇叔都死了,也还有二十多个皇孙。有他们在皇位怎么也轮不到他了,叔祖总不可能将几十个皇孙都杀光吧?”太孙殿下说道:“再者他没掌军权,就是想谋朝篡位都也不可能。”

    长公主看着他,眼中闪现着厉芒:“云尧蓂,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太孙殿下笑了下,只是那笑容不达眼底:“姑祖母,你不要生气呀,这些都只是我的猜测。不过,我是真想知道他最后想推谁坐那把椅子呢!”

    长公主深呼吸一口气,说道:“蓂儿,你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我大明朝的储君,一切该以天下社稷为重。”

    太孙殿下说道:“姑祖母放心,到了该出现的时候我自出现。还有,今晚我要离开这里了。”

    总呆在一个地方不安全,所以住几天他就会换一个地方。

    长公主点头道:“蓂儿,你要记住自己是一国储君关乎社稷安危万不可以身冒险,你要出事了京城乃至天下都要乱了。”

    太孙点头说道:“姑祖母放心,我会注意安全的。”

    回到自己房间,长公主躺在床上想着刚才太孙说的话,良久后她叹了一口气。她其实知道尧蓂心中满是恨意,尧蓂四岁那年中了毒为了活命刮骨疗毒,这种痛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哪怕解毒了他的身体也坏了,每日吃的药比饭还多。还是太子妃听说张天师医术高超,说服了太子将他送到龙虎山。

    而这一去就是十二年。这十二年他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京城之中许多人都不知道有他这号人。

    也是如此长公主从不劝说让他尊重秦王等长辈,因为这些人很可能都是害他的凶手,她每次都只是与尧蓂说以天下社稷为重。

    想着想着,长公主沉沉地睡了过去。

    莫琪在她醒了以后,就与她说道:“殿下,刚才得了消息,符景烯与太孙的替身在唐县县城露了面。”

    长公主眯着眼睛没说话。

    莫琪一边给她梳头发,一边说道:“他们的踪迹被那些杀手发现了,符景烯带着太孙的替身逃入山中。诡异的是,第二日在山上发现了那十二个人的尸体。”

    长公主睁开眼睛,问道:“二对十二个?”

    莫琪得到这个消息也很意外:“根据传回来的消息,这十二个刺客其中五个是中毒身亡,另外七个都是中剑而亡。我怀疑不是二对十二,而是一对十二。”

    长公主眯着一双眼问道:“符景烯的武功到底有多高?”

    莫琪摇头说道:“只知道他武功不错,但没人与他交过手所以具体情况不清楚。”

    “不可能,没与人交过手怎么可能做到一对十二的,看来我们对他的了解还事不够深啊!”

    她是听小瑜说过符景烯是个习武的天才,但因为符景烯从文所以并没太过关注,却没想到这个家伙的杀伤力竟然这般大。

    莫琪也说道:“是啊,我们对他的了解还不够深。不过好在他是太孙倚重的人,与我们不是对立面。”

    不然跟这样一个人做对手,真不是一件好事。

    长公主轻笑了下说道:“若他是我们的敌人那就必须尽早除掉,不然后患无穷。”

    能文能武心思叵测,要是走了歪路绝对会是个祸国妖民的权臣。这样的人,必要除之而后快。

    莫琪笑着说道:“说起来还是清舒厉害,挑选了这么个出众的夫婿。”

    嫁给王侯将相的子嗣,哪及得上嫁给能做王侯将相的人那般风光呢!不过,有这样眼光的只极少数。那些暗中嘲讽清舒的,终有一日要被啪啪打脸的。

    说起清舒,长公主不由说道:“这孩子也不容易,福哥儿才多大就要为他担惊受怕。也亏得她坚韧能撑事,要换成小瑜肯定整日以泪洗面了。”

    看了清舒,长公主也觉得以前太过娇宠封小瑜了。

    “所以说龙配龙凤配凤,清舒跟符景烯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长公主笑着说道:“当年符景烯若没从飞鱼卫出来,现在他可能已经成了罗勇毅最倚重的人了。”

    不仅有勇有谋还心狠手辣,这样的人才放到哪里都能出头的。不过若真在飞鱼卫,这家伙很可能会走上歪路。

    帮着长公主将头发盘好,莫琪就问道:“进宫吗?”

    “不进宫,去镇国公府一趟。”

    在太孙现身之前她必须保证京城不出乱子,不给那些人可趁之机。

    也是在这一日的晚上刘黑子被人从牢里提了出去。他的眼睛一直被蒙着,也不知道外面什么情况。

    走了大概半个时辰,他被带到一间低矮的屋舍里。刘黑子心里害怕得不行,不知道对方抓他来做什么。

    过了许久,有个一脸横肉的婆子提了个篮子走了进来。刘黑子看着她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抓我?”

    那婆子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将食盒放下就转身走了。

    打开食盒发现里面竟然有鱼有肉,刘黑子自言自语道:“难道这是断头饭?可断头饭也不可能在这儿吃啊?”

    而且他的罪,也没到掉脑袋的地步啊!

    想了许久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出来,刘黑子干脆不想了:“算了,断头饭就断头饭吧!死之前也要饱餐一顿,总不能饿着肚子上路吧!我可不要做饿死鬼。”

    说完他就将饭菜都取出来,坐下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

    一个戴着黑面罩的男子站在高处,透过窗口看着他狼吞虎咽:“这个人真能引出符景烯来?”

    穿着黑衣的男子说道:“他对符景烯有救命之恩,两人的关系也亲如兄弟。”

    当然他也没把握,只能试一试了。

    锦衣男子说道:“有救命之恩也未必能将符景烯引出来,将符景烯的亲弟弟也抓来。可惜林氏带着孩子躲到邬家的庄子上不出来,不然以符景烯对他们的重视拿他们做饵符景烯必会现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