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九十八章 碎尸迷案(五)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曲忠沉默了一会儿道:“我还有一件事要麻烦阅筱姑娘,不知道阅筱姑娘有何方法查验被清洗的血迹,我今日去阿宝住处,发现屋内并无什么异样,但蚊蝇很多,且较为集中,我猜想那里也许是案发地,但我仔细检查过并没有血迹,不知道阅筱姑娘有没有好的方法找到血迹?”

    阅筱颇为赞同:“《洗冤录》中确实有说过苍蝇喜欢腥味之物,既然苍蝇很多便说明那儿确实有不干净的东西,只是这血迹…………”

    《洗冤录》中确实说过“若被刃杀死却作火烧死者,勒仵作拾起白骨,扇去地下灰尘,于尸首下净地上用酽米醋、酒泼。若是杀死,即有血入地,鲜红色。”只是这方法她并没有认证过,不知道真假,按说米醋与酒与血都形成不了反应,现代用的是鲁米诺合成剂,可是这里并没有,只能试一试了。

    阅筱想了一会儿道:“我需要米醋,要酸度最浓的那种,还需要绿矾。”

    “这个简单。”

    “那便带着随我去一趟。”阅筱带着法医院的人上了马车。

    一行人来到阿宝住的地方,开门的是一个个头不大的小伙子,长得挺精神的,个子小而瘦,看见他们忙行礼道:“官爷。”

    阅筱停住脚步:“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官爷?我们既没有说明又没有亮腰牌。”

    “刚刚就有一个官爷来过,说有人死了过来查查看看谁不在,我估摸着一会儿还会来。”那小伙子机灵一笑。

    “你叫什么?”阅筱问。

    “小的叫卢坤。”

    阅筱点点头:“那烦您带路,我要去下阿宝的房间。”

    这个院子就是个四合院,每个人住一边,中间是个天井,看上去与普通人家无异。

    阅筱给每个人面纱:“等下会有些呛人,你们注意保护自己。”

    老钱提着强醋跟着进了阿宝的房间,阅筱把门关上道:“仔细检查这个房间的每个物件,记住要戴手套,看看能不能找到肉眼可见到血迹,若没有,便找到苍蝇最多的地方。”

    大伙四散找了起来,这间房子相对来说比较大,进门是个圆桌往后是床,床的里面是一个用屏风挡住的浴室,里面有一个大木桶。

    “这里有血的味道。”吴桐使劲的嗅着:“我鼻子从来没有出过错。”

    “你的鼻子又做不了证据。”老田说道,在床下仔细检查着。

    这里确实清理得十分的干净,看不出有什么不妥的地方,阅筱蹲下身子看着地上的砖缝,这石砖与现代不一样,粗糙不平,缝隙也是用泥封着,照理说如果有血迹应该会很快发现,毕竟血会渗到石砖里或者泥缝里,打扫起来很是不方便。

    大伙仔细检查以后都摇摇头,什么也没有检查到。

    阅筱绕到浴室,看见这里飞虫较多,似乎是有一些隐隐的湿湿的腥味,这里除了一扇窗还有一个后门,后门被锁上,直觉告诉她这里确实是凶案发生地,可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血迹呢?

    老马看着阅筱欲言又止,阅筱知道他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又怕说错,便鼓励道:“老马,你想说什么尽管说,你说的每一个疑点都可能破案。”

    老马看了看床:“领事可有发现这床上并没有被褥?”

    阅筱心里一惊,对呀,凶手杀人完全有可能是在致死者死亡之后给他在地上铺上被褥然后再肢解,这样血迹便不会大量的流入到地面,完事之后用被褥一裹便可一并带走。

    所以在地上并没有看见血迹,很有可能是因为被褥的原因,即便有少量的血漏了出来也很容易冲洗,但是味道不会那么容易消除,所以有许多苍蝇在这儿飞来飞去。

    “老马,你是个神探。老钱把醋泼到这一块。”阅筱指着浴室,这里是最便利的地方,离后门很近而且也很好清理。

    老钱把坛子打开,一股刺鼻的味道扑面而来,阅筱示意他小心:“注意啊,虽然是米醋,但浓度也很高。”

    老钱把醋泼到地面之上,一时间房间里面醋意横生,就连屋外的曲忠都捂住了鼻子。

    大家都呛得直咳嗽,但是地面之上什么痕迹也没有,阅筱心里早就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按理论上若是纯的乙酸在没有硫酸催化的情况下很难使血迹显现。

    “大家先出去,我需要一些工具。”阅筱把大伙都赶了出去。

    阅筱看着四周:“我需要厨房,你们都在这里等我。”

    阅筱来到厨房,拿出一个铁锅又摇摇头,继而拿着一个碗,把绿矾倒了进去。绿矾这东西相当危险,很多盗墓贼必备这玩意儿以便腐蚀铁或者其他物质。

    她小心的把碗放进锅里,又在里面加入米醋,放在水里加热,说实话,她自己也不知道这法子行不行得通,但是食醋在硫酸加热催化的情况下才可以反应纯的大量的乙酸乙酯。

    (这确实是真的,大学的时候和男朋友做个这个实验,当时是在正规的实验室有正规的试管酒精灯,小说中的这个方法并不可靠,请不要模仿。)

    一时间房间里的味道异常刺鼻,阅筱的眼泪都被熏着流了下来,她闭上眼睛忍耐了片刻才半睁着眼睛小心翼翼的把那半碗水端了出来。

    “小心,小心,不要碰我。”阅筱一路喊着,端着到了浴室,往地上一泼,一时间地面上显出了棕色的印记,斑斑点点,还有拖曳的痕迹。

    阅筱流着泪松了一口气:“终于成功了。”吴桐也差点哭了起来:“领事你可真了不起。”

    阅筱摇摇头:“我不是激动,我是眼睛疼。”

    大伙都半睁着眼睛看着地上的印记,曲忠赞道:“阅姑娘果然好手段”

    阅筱擦着眼泪:“你这表扬话怎么这么别扭呢,我们的任务完成了,先撤了。剩下的便是你的工作了。”

    阅筱几乎是急不可耐的跑出了房间,忽然她想到了什么又折回去道:“曲大人这个凶手很是不简单,他思维缜密但又极自信,他分解尸体的时候知道要用被褥垫着怕血迹外漏,但是他抛尸的时候又很随意,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让人发现,从精神上看他是一个自信又狂妄的人,在行动上看他又很小心仔细,他应该觉得世界上没有人会找到凶手。”

    曲忠点点头:“我上次在树林就觉得很奇怪,他明明可以藏得更深,但他把尸块随意丢弃好像不在乎别人发现尸体似的。”

    “因为他认为就算有人发现了尸体也找不到尸源和凶手。”阅筱道:“而且凶手是死者身边的人,否则他不会把他的脸毁了。”

    “那个女的是谁?”

    阅筱摇摇头:“不知道,不过既然能确定尸体是阿宝便也能知道这女人是谁,我想破案只是时间问题。”

    “今日多谢阅姑娘了,你是我见过的最神奇的人。”曲忠抱拳。

    “好说好说,我其实也没有那么神奇,只能说知识就是力量。”阅筱也抱拳道。

    法医院的一行人穿着白色长袍,迎着风儿离去,那衣带飘飘,每个人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毫不惧怕行人目光。

    是的,这是一份神圣的工作,不允许任何人亵渎。

    法医院的人走后,曲忠把卢坤带到了院子里坐下:“你与死者是什么关系?”

    卢坤一脸惊讶:“大人是说阿宝死了是吗?不会吧,我前几日还看见他了。”

    “什么时候?”

    “大概就是七天前,那日我与他和其他两人一起吃了螃蟹,然后第二天我便去了北疆。”卢坤如实回答。

    “你去北疆做什么?”曲忠看着卢坤。

    卢坤长了一副娃娃脸:“我本就是木头商人,往年这时候都会去北疆运木头回来卖,这不快冬天了吗?都要烤火了。”

    曲忠敏锐的看了他一眼:“烤火?富人用炭穷人用柴,要你这木头做什么?”

    “大人可能不知道,北疆有种木柴叫云杉,此木柴比任何炭火都好,易燃又无灰而且一根就可以烧大半个晚上,比炭火省事又舒服,南都的富人都用这个,去年这木头都抢空了,今年不到立冬就被预订了许多。”卢坤一一解释。

    曲忠点点头:“你何时离开南都的,来回多长时间?”

    “冬月初四离开的,大约停留了十五六日,前日才回来。”

    “可有人证?”

    “人证的话…………大人派人去北疆一问便知,北疆的天山林行的李老板是我的朋友,我每年都在他那里拿木柴,你们一问便知。”

    卢坤态度平缓也很配合,但是却对阿宝的死反应有些平静,曲忠抬眼问道:“你与死者关系怎样?”

    “我们四人都是从一个村里出来的,但是他们三人关系较好,我关系一般,这个院子我也是去年才搬过来,我因为经常不在家所以与他们接触不太多,要说关系好坏,阿奇倒是和阿宝关系很好,他们经常在一起喝酒。”

    “你可知道阿宝有什么仇人?”

    卢坤一听,脸色有些迟疑,欲言又止。

    曲忠眼光一闪:“说。”

    “阿宝他本来就是赌坊的打手,仇家一直都很多。”卢坤道:“而且他性格嚣张,上次我与他们一起吃饭,阿杜与他还吵了起来。”

    “为何事?”

    “阿杜好像是欠了赌场的钱,其实并不多,被阿宝奚落了两句,于是就吵起来了。”卢坤道。

    “有发生争执吗?”

    “阿杜被阿宝揍得不清,不过阿宝的腿也被阿杜打伤了。后来阿奇把他们两个分开,然后第二天我便走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便不太清楚了。”

    曲忠一下子想到了阿宝腿上验出的伤,看来这个卢坤并未说谎。

    “其他两个人呢?”曲忠问。

    卢坤摇摇头还细心的帮曲忠添了茶:“不知道,我回来那天便没有见到他们,不过他们本来也经常不会回来。”

    “他们在做什么?”

    “阿杜在宏翠轩做伙计,阿奇与阿宝一起在赌坊。”

    书记在一旁自己做着记录。

    “你可知道阿宝身边有没有女人?”

    “女人?好像是有,可是没有见过,只是偶然有一次看见阿宝买了一个镯子。”卢坤想了想。

    盘问了许久消息也打听得差不多了,曲忠准备回府衙,卢坤有些害怕的说:“大人,我能否另找去处,这里有些害怕,我原本是不知道这里杀了人,现在知道了有些………”

    曲忠点点头,上了马车他对书记道:“派人去北疆看看他的话是不是真的。”

    阅筱刚刚走进宫门就见百?墨在等着她,她翻了个白眼:“你这个皇帝做得好生奇怪,别人是日理万机不分昼夜为国事操劳,你却无所事事闲情逸致逗猫遛鸟。”

    “辛苦了一天就不能允许我休息休息?每次见到你都会心情大好,听说你今天碰到对手了?”百?墨笑道。

    阅筱想起那大耳刮子有些无语:“习惯了,反正我来到这不是挨打就是被杀,穿越混成我这样也真是少见,你说别人穿一下不是八阿哥四阿哥就是八王爷太子爷,我呢?天天不是被扔水里就的严刑拷打,从第一天到今天一天都没有消停过,我真的很奇怪问是穿越了个什么小说游戏,阅筱的九十八种死法?”

    听着阅筱发着牢骚嘀嘀咕咕手舞足蹈,百?墨笑意更浓:“需要我帮忙吗?”

    “不需要。”阅筱断然拒绝:“我自己来就好,不过有件事你真还可以帮个忙,能不能再给法医院拨些手套?你去西域的时候能不能帮忙打听有没有一个叫鲁米诺的东西?”

    “准。”百?墨干脆答应:“看来你是真得喜欢法医院。”

    阅筱点点头:“是,我喜欢做这些,喜欢法医院的人。”

    两个人在月下走着,阅筱眉飞色舞的和百?墨说着今天的案子,两个人的影子拉得长长的。

    迟未寒在远处看着他们,心口一阵阵的疼痛。

    “大人,你伤还没有好,快回去休息吧。”青墨在一旁道:“夫人又闹起来了。”

    迟未寒沉默着,他的心已经冰冷,也许以后的每一天也就如此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