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九十六章 碎尸迷案(三)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这是正常的呀,任何一个人面对这样血淋淋的画面都会觉得难受恶心,我第一次解剖尸体的时候吐了好几次,比你差远了,而且说实话,这样的碎尸案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我和你一样心里也很慌,吴桐,不要着急慢慢来。”阅筱拍拍吴桐的肩膀。

    吴桐低着头看上去很是沮丧,阅筱看了一眼吴桐又看了一眼花落梦道:“这样吧,我今天交代你一件工作,若是能顺利完成就说明你快适应这份工作了。”

    “什么任务?”吴桐抬起头。

    “你今日和这位梦大人一起去饭馆,专门点肉菜,最好是滋滋作响的烤肉,统统吃下去,记住啊,一定要吃下去,强迫自己好好吃,由这位梦大人监督和买单,吃完后也请梦大人把她带会府邸收留她一晚。”阅筱一脸坏笑的看着花落梦。

    花落梦一听,有些慌张:“凭什么我要…………”

    “凭她是你媳妇啊。”阅筱凑过去耳语道:“今日你必须负责她,否则…………”

    “行行行。”花落梦立马答应。

    阅筱满意的点点头,舒展了一下身体,回宫去了。

    绿袖抱着小安宁睡觉,一晃眼,小安宁又大了一个月,现在能够翻身有时候也咿咿呀呀的哼几句话,甚是逗人喜爱,自从到了芷汀院,他长得白白嫩嫩,十分可爱。

    绿袖与碧玉特别喜欢他,虽说绿袖与迟家还有些恩怨,可对最喜爱这个孩子的偏偏就是绿袖,恨不得衣食住行全部都包办才好,小皇子的衣服小皇子的食物她都会细心检查,连阅筱都说绿袖现在偏心得很。

    阅筱精疲力尽的回来,见绿袖轻声哄着小皇子,碧玉在一旁守着小锅上的汤水,温馨四溢,阅筱心里觉得异常温暖,她走了进去轻声道:“还没有睡吗?”

    碧玉见她回来马上起来:“姑娘是先沐浴还是先吃饭?”

    “累死了,先洗个澡,你不用管我。”阅筱走到浴房把自己泡进了舒服的水里,她一进去就觉得眼皮打架,沉沉的睡了过去。

    “爷爷!爷爷!”阅筱站在海边对着翻腾的波浪喊着,海风吹乱了她的头发,耳边只有呼啸声。

    没有人回应,她明明看见爷爷跑到了这,但一下子不见了踪影。

    她还依稀记得那日她与爷爷在尸检室,解剖的尸体时一个年龄与她相仿的女孩,全身上下没有一个伤口,面色平静嘴角还带着浅浅的微笑,似乎她就是睡着了,就是在做一个美好的梦。

    她长得很可爱,圆圆的脸庞微微泛红的脸颊,黑色的齐刘海短发,很是学生气。

    这是那个月的第四具尸体,四具都是女子,都无伤痕,而且都是在自己家里的床上被发现,没有作案痕迹也没有指纹没有任何线索,爷爷解剖后神情有些困惑,第二天给她留言去海边一趟,然后就再也没有回来,海边不远处发现了他的车,但是人却失踪了,警局把爷爷的案子列入了最高等级的案件,派出了许多人手可是一无所获,没有看见人也没有看见尸体,三年后只能做为掉入海中被冲到不知名的地方而结案。

    但是阅筱始终不相信爷爷是失足落海,他去海边肯定是因为什么事,他失踪说不定就是因为那连环杀人案有关,可惜这些都是猜测。

    阅筱无数次的去了那个海边,那儿只有一座岩石,然后便没有了其他。

    这时,阅筱正站在岩石上,一遍遍的喊着爷爷,可是没有人回答。

    她沮丧的蹲了下来,眼睛有些发热,忽然她发现在岩石的夹缝里有一颗珍珠,又大又圆,她小心的把珍珠从夹缝里捏了出来,擦了擦,这珍珠比一般的珍珠个头更大,色泽也更饱满,这颗珍珠不就是那铜镜上的珍珠吗?

    她心跳快了起来珍珠就是线索?为什么这个颗古代的珍珠是线索呢?爷爷难道和这些事也有关系?

    她正在沉思的时候,感觉海浪冲了过来,把她卷入了大海,她顿时清醒,一下子从睡梦中醒来。

    她感觉有人用手死死的按着她,不让她从水里出来,她吐着泡泡睁不开眼,两只手在那人身上乱抓着,那人却像下了莫大决心一般的把她按进水里一心想要置她与死地。

    阅筱被这样强按着,脸憋得通红,肺部也快要炸开了,她坚持着坚持着,希望在这时会有人进来,她的手死死的想要掰开把只手但那手如铜臂一般有力,她完全无可奈何。

    就这样,她失去了意识,停止了挣扎。

    那人看着一动不动的阅筱,露出了微笑,悄悄的从窗口飞了出去。

    “姑娘,你今日不是说要用玫瑰泡澡吗?我刚刚忘记了,我进来了啊。”碧玉拿着一篮玫瑰花过来,见阅筱一动不动的泡在水里,双手垂着,她手上的花瓣都掉了一地:“绿袖!姑娘怎么了?!”

    绿袖一听,把熟睡的小皇子放在床上,匆匆的跑了过去,她见碧玉正费尽力气的把阅筱从水里抱出来,此时的阅筱已经没有了知觉,绿袖也吓坏了,两个人不停的含着阅筱的名字,可是仍然毫不知觉:“快!!快去叫太医!”绿袖喊道。

    碧玉慌里慌张的跑出门,她一路飞奔却又搞不清楚方向,却看见百?墨正往勤政殿去,她上前一把抓住百?墨:“姑娘不行了!”

    百?墨一听,脸色一变对着岿巍道:“喊太医。”便向芷汀院奔去。

    碧玉心里焦急欲哭无泪,姑娘只不过洗个澡怎么就不行了呢?

    青墨与迟未寒正从宫外回来,青墨见到碧玉悄悄的躲起来吓唬她,他们两个虽然天天见面,但每日却还和没有见够似的。

    青墨从树后出来,却没有吓到碧玉反而被碧玉的脸色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

    碧玉一把抓住他道:“姑娘不知道为何昏了过去,我们怎么喊也喊不醒。”

    “什么?”迟未寒一把抓住她:“什么时候的事?”

    “就刚刚,姑娘进去洗澡,等我进去她就昏迷了。”碧玉有些自责:“真的就一会会,幸好刚刚遇到了百帝已经赶过去了。”

    迟未寒心里焦急准备走,忽然他想到了什么:“今日你们宫里除了你们还有谁?”

    碧玉想了一会儿:“明日是瑞皇子的生辰,宫里人手不够,便都去帮忙了,今日只有我和绿袖还有一个打杂的宫女,没有其他人。”

    迟未寒心里一沉:“青墨,赶紧守住宫门,最好是拦住所有车辆,安宁可能出事了。”

    青墨一听心里一惊马上便知道是怎么回事,马上便飞身上了屋顶,迟未寒看了看四周,朝皇宫的杂院奔去。

    “迟大人,你去哪呀!!你不管姑娘了?”碧玉喊道,迟未寒却像没有听见一般的奔远了。

    百?墨冲进芷汀院,见阅筱躺在地上,绿袖给她盖了一层浴巾,不停的摇着她,可是她毫无知觉。

    他忙跪在阅筱身边,用两手不停按压着她的胸口:“筱儿,醒醒。”

    他轻声喊着,手上的力气更重了几分,可是阅筱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她听见有人在呼喊她,可是她觉得自己在海里越沉越下,呼吸也越来与困难。

    百?墨真的急了起来,他俯下身子把气换进了阅筱的嘴里:“筱儿,醒醒,我还没有同意你死。”

    他不停的按压换气,脸色平静,你不能就这样死了,连一句话都不能留下。

    绿袖在一旁哭了起来,她看着一动不动的阅筱,心里渐渐失去了希望。

    时间似乎过去了很长时间,阅筱还是一动不动,他的心一点点的往下沉,看着阅筱渐渐苍白的脸,他的心痛了起来,很痛很痛。

    “筱儿,醒来。”他一次次的俯下身子:“只要你醒来,我什么都答应你,你要是想回弈都我也答应,你要开法医学院我也答应。”

    绿袖捂着嘴流着泪,姑娘,如果你去了,你一定要等等绿袖,绿袖会来陪你的。

    百?墨已经精疲力尽,但还是没有停止:“这样你都不醒来吗?那我答应你,只要你醒来,你爱干嘛便干嘛。”

    阅筱忽然吐出一口水,咳了起来:“你说的你自己要记住。我可是听得清清楚楚。”

    百?墨看见她醒来过来,忙把她扶起来,一把抱在怀里:“我记得,只要你醒来,我说过的都做到。”

    绿袖见阅筱醒来这才喘过气来,赶紧把衣服拿过来给阅筱穿好。

    百?墨等阅筱出来,一把把她抱起,走出了浴室:“是有人要杀你吗?”

    “是。”阅筱浑身很冷,抱着百?墨的脖子:“不知道是谁,手上力气很大。”

    百?墨的眼神杀气四溢:“放心,我找到让他一定会五马分尸。”

    “都一个个的赶着趟来杀我,我她奶奶的是来千里送人头的吗?你也靠不住,第一个想杀我的就是你。”阅筱浑身湿漉漉的,吹这秋风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不好了,小皇子不见了。”绿袖失魂落魄的跑了过来,四处找着。

    阅筱一听忙从百?墨怀里下来:“怎么回事?”

    绿袖从未像这样焦急过:“碧玉喊我的时候我便把睡着的小皇子放在床上,平日里都是如此,刚刚我进去却发现小皇子不见了。”

    绿袖向来稳重,这时也急得没有了章法,柜里桌下的找起来。

    阅筱急忙的找着,看着百?墨无动于衷,便一把拉住他:“你倒一脸清闲。”

    百?墨道:“放心,我一直派人盯着,这人跑不远。”

    说话间,迟未寒抱着安宁回来了,看见阅筱那湿漉漉的模样放下心来。

    阅筱一见小皇子忙奔了过去把他抱在怀里,迟未寒低着头看着她,那耳边的碎发上还有水珠,他抬手轻轻把水珠擦掉,阅筱一愣,心里漏了一拍,但仍然没有抬头,假装认真的看着小皇子。

    “迟大人好身手,这么快就把小皇子救回来了?”百?墨不紧不慢的走了回来。

    “你手很凉快回屋吧。”迟未寒低声说。

    阅筱紧紧抱着小皇子,听见迟未寒的话,她心似乎有蚂蚁在啃噬,一点点的但又慢慢的扩大心痛的范围。

    她沉默着抱着小皇子转身匆匆的回了房。

    百?墨看着迟未寒微笑道:“迟大人不愧是心思缜密的人,朕日日派人紧跟都不如你的动作快,看来把小皇子交由她来看着是最好的选择。”

    迟未寒抬起眼,眼神如冰:“你还要利用到几时?”

    百?墨摇着扇子:“何谓利用?只取利益没有感情才是利用,朕还是有几分真心的。”

    迟未寒紧紧握着拳头,调整呼吸:“若是真心便好好待她,何必把她放在危险之中?今日若不是及时,她便没有命了。”

    百?墨眉毛一挑:“这件事是朕的疏忽,既然迟大人抢回了小皇子也应该知道对方是什么人。”

    “你宫里的,把小皇子放入马车带了出去,在路上被青墨截住,不止一人,有一人咬舌自尽,另一人武功极高,若不是青墨在,我一人恐怕都不行。”迟未寒如实道。

    “看来你们的皇后娘娘可真是急不可耐了,若是皇后知道是你出手阻了她的计划,不知道会如何想。”

    “这不是你所想的吗?用她要挟我制约羿都。”迟未寒拳头握得更紧:“我不会再让她有危险。”

    他说完走了出去,青墨见迟未寒过来忙迎了上去:“大人,你刚刚……”

    迟未寒抬手制止,疾步走到偏僻的地方,一口血喷了出来。

    “大人……”青墨上前扶着迟未寒:“刚刚那人武功高强,你若不是顾忌小皇子也不会受伤,你所你何必呢,皇后娘娘想要小皇子给她就是,正好我们也可向南都宣战,你为了阅筱姑娘可真是费劲心思,人家什么也不知道,一句谢谢也没有,皇后娘娘那边还不知道怎么解释……”

    青墨絮絮叨叨的,迟未寒缓了一口气擦了擦嘴边血迹:“无妨,没有伤到心脉,若是小皇子在阅筱手上丢了,南都势必要把她交出去,到时候她又会推向风口浪尖。”

    “你也真是,难不成皇后娘娘真的会伤她?难不成百?墨会真的把她交出去?”青墨简直要气爆,这个男人什么都拎得清唯有在阅筱的事上永远拎不清。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