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九十五章 碎尸迷案(二)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别动,差点踩到了。”阅筱忙道。

    吴桐抚着胸口低头一看:“什么呀?”脚边有一小堆血糊糊的东西蜷缩着,她大惊失色退了好几步。

    阅筱慢慢上前用棍子挑了起来(此处应有马赛克):“小肠。”

    吴桐几乎要晕厥,半条命就快没有了。

    阅筱四处看了看,什么也没有找到:“不对呀?只有小肠吗?”她看到树干上似乎有血迹,便抬头,吴桐虽然瑟瑟发抖但好奇心更甚,也随着阅筱抬头,树枝上挂着一个包裹,包裹斜斜的被树枝挑着,一截大肠还露在外面摇摇欲坠。

    吴桐一声尖叫转身便跑,正巧撞到一个人,她顾不了那么多直接跳到了那个人的身上,只听见娇滴滴的声音道:“你也真不算轻。”

    吴桐抬眼一看是花落梦,她激动的又一把抱住:“终于见个活的了!”

    花落梦一脸无奈:“能不能下来说话,你是见鬼了吗?”

    吴桐背着身子指着树枝,花落梦随意的抬头一看,只见一团模糊甚是恶心:“这什么玩意?”

    “目测是大肠小肠,好像还有胃…有胃就好办了……”阅筱想着办法如何把它弄下来:“花落梦你一个男的应该会爬树吧………”

    阅筱回头见花落梦抱着吴桐瘫倒在地上,脸都灰了。

    阅筱摇摇头,真是绝配。

    一个人影飞身而上,跃到树上,阅筱喊到:“小心点,别弄断了。”

    虽不知道是谁但总归是来帮忙的,那人飞上树没有马上把东西弄下来,而是站着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阅筱这才看清树上的人居然是曲忠。

    “曲大人?”阅筱喊道。

    曲忠看着远处道:“这里离大路不远,应该是抛的时候不小心挂在上面的。”

    说着面不改色的把东西取了下来放进阅筱的袋子里,阅筱小心把东西收好:“我与吴桐少说也走了半个时辰,这些残体都是在路边不远找到的,我有些不理解,这个人是如何拖着尸体走这么远抛掉的?曲大人怎么看?”

    曲忠用泥水把手洗净:“若是这一路还能找到残体那便只有一个可能,这人是驾车而行,顺着这条路一路过去,哪里好扔便扔哪了。”

    “这路通哪儿?”阅筱问。

    “这我也不知道了,我这几日才来南都,今日才来府衙上任,南都还不熟悉。”曲忠老实答到:“不过回去查查便知。”

    “曲大人到这儿任职呢?”阅筱惊喜的问:“是皇上下的令吧。”

    “我出城时把我拦住了,又说给我个官做,这可好,赶鸭子上架碰到这摊子事。”曲忠接过阅筱手中的袋子。

    “曲大人为人正直,泾渭分明又有远见,随大处而思虑,会是个好官。”两个人并排走着。

    “我倒是小看阅筱姑娘了,一介女子倒是胸怀坦荡而且胆识过人,这尸体你不怕?”

    阅筱笑道:“最开始是怕的,晚上吓得睡不着,睡着了就做噩梦,后来渐渐明白一个道理,死人没有活人可怕,要伤人要害人的都是活人,想通这个就觉得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这一定是哪个高人给你说过的话吧,在理。”

    “是我爷爷,我这身本事还是他教的。”

    两个人一边闲聊着一边留心周边的树林和垃圾。

    “这大雨下了几天,什么痕迹也没有了,车轮印估计也冲走了,不过也幸好下大雨所以这些东西才没有被野狗吃掉。”曲忠看着周围。

    “这样的抛尸案我还是第一次见,下手这么狠,不知道有什么深仇大恨。”阅筱在脑子里理着案子。

    马蹄声疾驰,两个衙役赶来:“大人,找到了头和其他一些部位。”

    “有头便该知道是谁了。”阅筱道:“那回去验尸吧。”

    “这……”那狱卒有些为难:“头是找到了,但是……”

    “但是什么?”阅筱问。

    “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尸块被运到了衙门,阅筱让每个法医院的人都戴上了面纱与手套:“这算是我们第一堂实践课,我先教大家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验尸之前先保护好自己,这里条件有限所以我们只能尽量采取一些措施,尸体上会有许多细菌甚至病菌,所以切记裸露在尸体前的皮肤越少越好,尤其是这一具,尸体被肢解,抛在不同地点,各个尸块附着的细菌不一样,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

    阅筱看了一眼吴桐,她脸色很不好,从树林开始一直紧紧挨着花落梦,阅筱喊到:“花………那个谁,你把吴桐送回去吧,让她休息,其余人跟我进来。”

    刚刚一进验尸房便被一股子腐臭的味道熏得呼吸困难。

    钱前马上拿起桌上的香油给每人点了点,又让每人含了一块生姜。

    阅筱走到尸块前开始捡骨:“所谓捡骨便是把尸体或者骨头根据顺序组成完整,比如这块一看便是小腿。”

    阅筱把小腿摆好,其余人都在一旁看着,感觉有些慎得慌。

    “丫头,你不怕吗?我看你这模样倒像菜市场买肉的。”田光胜问。

    阅筱抬起眼说:“怕,也觉得恶心想吐,但是你们也看到了,这个人是死于谋杀,他已经开不了口说不了话,这些尸块便是最后的线索,活人我们无法审批但是死人我们可以帮忙,倾听死者这是我们的工作。”

    马起源开口:“惭愧得很,我做仵作多年只当它谋生的工具,今日听领事一言倒是觉得以前对于死者还是太敷衍了。”

    “马叔你太谦虚了,你在你们郡县做仵作三十几年无一例失手,你若说敷衍那便是谦虚。”阅筱笑道。

    余天主动的来阅筱身边帮忙,忽然阅筱停了下来,眉头微皱:“还记得我如何教你们根据骨头分辨男女吗?你们来看看这根被狗啃过的骨头是男还是女?”

    “男性的髌骨,胫骨粗隆都较为宽大,因此膝关节显得更粗大,髌骨也显得较为突出,脚踝凸出也较明显。女性的小腿通常线条更柔和,膝关节较狭窄,踝关节尤其是内踝凸出较不明显。男性的足部骨骼清晰,足背部静脉血管凸起清晰可辨。”钱前马上便说了出来,大家仔细看着,马起源有些奇怪:“这胫骨为什么这么短?”

    阅筱把骨头拿着跟一条完整的腿进行了比较,大伙更诧异了:“为什么一条腿这么长一个腿这么短?难不成这人有残疾?”

    “不对,不对。”钱前道:“这……不会吧?”

    “什么不对?”

    钱前有些欲言又止,余天道:“田法医想说这不是一个人的腿。”

    钱前点点头:“这条胫骨明显轻和小,这不是男人的腿,但是你们看尸体手臂粗壮,虽缺失大腿但基本上可以断定是个男的,所以这不是一个人的尸体。”

    阅筱很是欣慰:“的确如此,看来没有白教你们。”

    所有的尸块被分开,的确是两具尸体,只是两具尸体的身份无法辨认。

    男性尸体虽有头颅但被烧得面目全非,看不清面貌,女性尸体的头颅缺失。

    两个死者的身份无法辨认,而且奇怪的是男性死者除了大腿都甚是完整,而女性尸体不仅缺失了头颅,连上身也没有,只有手臂与腿部被找到了。

    阅筱仔细检查着,男性的头上有明显的击打伤,就在后脑的地方,而且击打很严重,后脑几乎变形,前脸又被人为用火烧毁过,残忍程度令人发指。

    几个人对女性尸体做着尸检,余天把手臂与腿部认真的看了一遍:“死者大约中等身材,偏瘦,皮肤白皙,手指缝中有红色泥土,似乎挣扎过的痕迹,手臂之上有明显约束伤。”

    马起源用小镊子把手指里的泥土拨了出来,放在白布之上。

    钱前拿着纸笔在一旁一字不落的做着记录。

    阅筱把死者的胃从酒里拿了出来:“你们谁来解剖胃?”

    毕竟和平时的猪肉猪心不同,这是人的一部分,大伙都有些迟疑。

    “田法医,你来试试,其他人做好分析。”阅筱俨然像个老师。

    大家看着阅筱,个子不高平日也有些糊涂,但奇怪的是她站在尸体面前的模样却有震慑感。

    田光胜有些纠结的走上台,看见盆里一堆恶心的内脏,他顿时觉得胃在翻腾连生姜也不起任何作用,差点就吐了出来。

    阅筱见他脸色不好安慰道:“有一就有二,过了这一关,以后什么尸体你都不会觉得厌恶了。”

    田光胜强忍着恶心,他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拿起了桌上的解剖刀,由于紧张且炎热,他的汗如雨下,手的触感让他发麻,滑而且有些凉。

    他年过半百从未想到会遇到这种事,马起源也有些紧张的站在一旁念叨道:“无事无事,就与平时一样。”

    田光胜狠下心举起解剖刀在胃上轻轻的横开了一个小口子,开口很整齐,阅筱点点头:“刀法是合格的,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查找死者胃里的食物,你们要最好思想准备,也许晚饭你们都不想吃。”

    阅筱面不改色的把胃打开,里面全都是还未消化的残渣,一股恶心至极的味道扑面而来,大家都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

    阅筱把食物残渣挑出放进器皿中仔细辨认:“为什么会是红色的米饭?”

    “红色米饭是糙米,入口有些硬,较便宜。”钱前道。

    “那也就是说,这个人家境不好?”

    “可以这样说,不过农民也会自己种这样的米,留给自己吃,所以不排除是农庄的人。”余天道。

    阅筱点点头,用小棍翻着,可惜没有设备,不然这么些东西给化验科不到一小时可以分析得清清楚楚。

    “根据食物判断,混合食物一般在胃里的停留时间是4-6个小时,然后将食物排到小肠,一些蛋白质在2-3小时,脂肪一般在4-5小时,米和面粉在1-2小时可以消化,稀的食物比厚的食物消化快,看样子这个人是吃完饭不久就死了,只是除了红色米饭我找不到其他有价值的东西。”阅筱有些小小的失望。

    余天凑了过来:“除了红色米饭,还有一样东西有些奇怪,就是这个。”

    他用小棍指着绿色的小颗粒:“这个有些奇怪。”

    “这个是什么?”阅筱反问。

    其他人也凑了过来:“有点像生豆子。”

    “生豆子?”阅筱有些奇怪:“生豆子吃了是有毒的,这个人为何在吃生的绿豆?”

    大家都觉得有些奇怪,解释不太清楚。

    钱前认真记录下来:“让府衙的曲大人好好查查。”

    几个人忙活了一下午,终于把死亡记录整理了出来。

    干完活,几个人走出了验尸房,一身酸痛,都活动起筋骨。

    “今日大家都累了,先回去好好洗个澡休息一下,尸检结果等会我送给曲大人,法医如果只依靠书本就是纸上谈兵,只有通过实践积累经验才能更好的帮助衙门判案,记住任何时候都不要小看这份工作。”

    大家都认真的点点头。

    阅筱送完记录本肯定吴桐和花落梦站在院子中,吴桐脸色依然不太好,而且神情有些黯然。

    阅筱用目光询问花落梦,花落梦把她拉到一边道:“这个丫头一下午就坐着发呆,还掉了几滴眼泪,我一离开她就紧张,莫不是受惊了?”

    “第一次看见这场面受惊是正常的,她若是以后想做法医这就是必须要迈过去的坎儿,我们都帮不了她。”阅筱看着愣愣的吴桐,平日里爱说爱笑,现在却没有了生气,但愿没有留下后遗症。

    “吴桐,今日你不要住这儿了,与我进宫吧。”阅筱轻声道。

    吴桐一听神色缓和了一些:“谢谢领事……我确实很害怕,我一直以为自己胆子很大,可是没有想到却会这样胆小怯弱。”

    “这不是胆小怯弱,这是一个人看见尸体的正常反应,没有什么要紧。”阅筱安慰她。

    吴桐难过的低下头:“可是除了我,你们都克服了,我……一看到心里就发慌………”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