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九十二 中秋月圆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见百?墨毫无生气之意顿时觉得索然无味便道:“算了,没意思。”

    百?墨微笑着看着她,眼里满是宠溺,颜皇后看着他神色复杂,只默默的给他添满了一杯酒。

    迟未寒看着对面的阅筱食之无味,周围的一切都熟视无睹,金允恩看在眼里怒火中烧便尖声道:“皇后娘娘性子真好,如此放肆的人居然还留着,我就不知道留着干嘛?还是在我们新罗早就乱棍打死了。”

    阅筱冷哼一声:“现在是在南都,没有在新罗,皇后娘娘从不会与我这中刁钻小民计较不知道迟夫人与我较个什么劲?”

    金允恩狠狠盯着阅筱:“我不过就是为皇后娘娘不平罢了,你既不请安又不行礼,连基本的礼节都没有,言语粗鄙毫无女子的修养,大庭广众之下对皇上也怎么无礼,若不拖下去打一顿恐怕会被世人笑话的。”

    百?墨倒是不紧不慢的说:“朕的爱妃就不劳迟夫人操心了,今日只是家宴,她若是想闹闹便闹闹吧,一家人何必拘束,她这个不见外的性格倒是很讨喜。”

    金允恩一听冷笑道:“真是佩服皇上和皇后,既如此便是我多管闲事了,但我丑话说到前面,若是她再我面前放肆我一定会要她好看。”

    “放心,不会。”阅筱吃了一块糕点:“因为我根本不想看见你更不要说去你面前了。”

    百?墨低着头笑着,阅筱自顾自的吃着,不想去看金允恩那张黑如墨的脸。

    “好了,你就是得理不饶人,让厨房做了你爱吃的樱桃酪,赶紧吃吧,吃完去赏月。”百?墨看着阅筱道。

    “真的?”阅筱看着宫女把樱桃酪端了上来,她正准备端着吃又犹豫了一会站起身恭敬的送到颜皇后面前:“皇后娘娘先用。”

    颜皇后一愣微笑道:“不必,这东西做一份就要赶紧吃不然全化了,后面还有呢,本宫等下无妨。”

    “皇后娘娘仪态万端,母仪天下,心怀浩海,气质与仪度阅筱都望尘莫及,心里万分佩服,皇上为龙皇后为凤,龙凤呈祥天下安康,阅筱借着月神祈愿愿皇后娘娘与皇上再生几个皇子最好再有几个公主,这样宫里就更热闹了。”

    颜皇后面上含笑:“嘴真甜,那本宫就先吃了。”

    “应该的。”阅筱温顺恭敬。

    “自己就没有什么愿望吗?”颜皇后和蔼的问:“皇上喜欢你,你若是想进宫便告诉本宫。”

    颜皇后这话说得真心诚意没有半份虚假,她为人聪明大气,想必皇上如此纠缠于她不如放进宫里更好,至于得宠这事,她也想得很开,若是能和阅筱和睦相处一人一半也不是不可。

    “不要,我指着月亮发誓,我不可能进宫为…~”话还没有说完,嘴里便被百?墨塞了一块糕点:“有些誓言不要许早了。”

    阅筱瞪了他一眼,使劲儿把糕点咽下去,轻声对皇后娘娘道:“我对入宫不敢兴趣,对他也没有什么兴趣,我与他不过就是平平,他虽救了我但也曾经害过我,可不要忘了半月散是谁给我吃的,所以也算是扯平了,皇后娘娘你心胸大度又端方宽容是天下的楷模,今日我可以与您说个明白,我与他不过就是旧识,论缘分确实也不浅,但也只属于孽缘,若还有其他的便是暂住于此,我早晚是要回去的,所以皇后娘娘不必忧心我,也不必忧心他,你自己的男人知道他是个什么德行,我若是没有半分利用价值他也不会对我花心思,我在这儿并不想与您为敌,只是想暂住,日后会走的。”

    颜皇后见阅筱快人快语而且毫不避讳百?墨,觉得此女子很是不同,也许就是这份自信与不同吸引了皇上,她言辞恳恳并不像假话,话虽直白了一些但却比另一些终日琢磨得宠的女子可爱太多,她笑道:“本宫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这样的人,刚刚也算是失礼了,迟大人毕竟也在,你与他也算有过一段缘分…………”

    “皇后娘娘,往事既然是往事便是没有了追究的必要,我与迟大人早已经缘尽,可以不必忌讳。”阅筱一脸不在乎。

    金允恩看阅筱冷哼道:“你看看你心心念念的心上人,正眼都没有看过你一眼,人家现在与另外的男人打得火热呢。”

    迟未寒明明知道阅筱不会入宫,明明知道她与百?墨并不是想的那样,可是不知为何,看见她们如此却有了几分打情骂俏的意味,他一声不吭的喝着酒,一杯又一杯。

    阅筱回到座位上,歌舞升平,她享受的看着吃着,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用了多大的忍耐力才不让自己去看一眼迟未寒,她不停的提醒着自己他的身边不再有她的位置,他属于另外一个人。

    宴席散去,大家便去花园祭月,阅筱看着天上那轮明月,忽然想到自己刚刚来到这儿时也是中秋,只是那时的自己深陷囹圄,无心赏月,然后便是在新月阁与凤兮赏过一次,结果吃多了月饼积食了好几天,这古代的月亮都没有好好赏过一次。

    她远离祭祀,躲到栏杆后看着月亮,居然还有些想兮凤和如烟了,不知道他们好不好。

    来到这儿这么久,感觉经历了太多太多,身边的每个人既陌生又熟悉,现在想想兮凤虽然贪财市侩,但却是难得的直爽与干净,做朋友确实是难得的合适。

    正想着忽然有人狠狠的把她拽过去,还没有得到反应,她便被推到石柱旁接着双唇就被紧紧吻住。

    那吻急切热烈带着酒气,阅筱一开始还没有整明白,等她明白便开始拳打脚踢,可是那人却吻得更加热烈,她的双臂都被他弄疼了,最后她放弃了挣扎,她知道是谁,这是她想躲却躲不开的人。

    她闭着眼睛,这吻太熟悉了,在梅花下桂树下月亮下他们都曾这样深深的长吻,可是现在的他们却无法再回到从前。

    迟未寒吻够了,他松开阅筱,在月光下看着她:“筱筱…………回到我身边。”

    阅筱的心猛的一跳,但她淡然一笑:“迟大人,我们已经散了,回不去了。”

    迟未寒看着她,眼里的痛苦不停的翻滚:“我错了,我认错,我现在就回弈都写下和离书,我只要你,我什么都不在乎只在乎你,只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我愿意放下一切,我们去一个没有人的地方一起生活。”

    阅筱鼓起勇气抬起眼帘看着迟未寒:“这是不可能的,因为你有责任,你无法放弃你的姓氏也无法放弃的国家,小满,你为何还不明白,我不怪你,我不是怪你,你把国家把大爱放在第一并没有错,你是真正的栋梁真正的良臣,我没有因为这个恨过你。我只是有些遗憾,遗憾我们总是错失,但是现在我也想明白了,既然如此那便是老天爷的安排,我们拗不过。”

    迟未寒已经半醉,所以他才有了勇气去见她,他满含爱意的看着阅筱:“如果我不是良臣不是迟家的人只是一个乡村野夫该有多好。”

    “世界上没有如果,许多事情只能这样抉择,我知道你很痛苦,既然做出了选择便尊重自己吧,小满,我没有恨你,我们就这样好聚好散。”阅筱心很痛,这纠缠的网太紧让她喘不过气

    “我不想。”一滴泪从他脸上滑下:“我不想…………”

    阅筱无言以对,她不知道该如何说该如何做,他们两个本就不应该分开,可是世界没有那么多不应该,既然已经如此那便是缘尽

    她伸手准备推开迟未寒却被他狠狠抱住,雨点般的吻落到她的唇上额头上眼上面颊上。

    “迟未寒!!我好歹是你的御赐的妻子!!你还没有和我合离呢!”金允恩愤怒的站在他们身。

    迟未寒慢慢回过头看着金允恩:“在我心里,我的妻子只有她。我这世上爱的人也只有她,你得到的不过就是迟夫人三个字而已。”

    金允恩脸色苍白,她看着阅筱恨不得把她的心挖出来,阅筱心里一团乱麻她默默站着,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纠缠,爱与不爱,在与不在时间终会抚平,可是为什么偏偏就总是与他相见呢?

    金允恩点点头:“迟未寒,你记住今天你的话,我会让你付出代价,新罗的公主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

    这个女人终究不能留。

    他的眼神他的问他的怀抱只留给她一个人,而自己得了这个名号又如何,最开始的以为和执着到了现在看来很是可笑,到现在她都没有与他共处过一室,连衣角他都没有碰过。

    耻辱。

    她转过身匆匆而去,她必须死。

    阅筱看着金允恩,既然恨不起来,经历过这么多的事,她的心境就已经沧桑,甚至她还有那么一点点羡慕金允恩,至少她还会为爱执着。

    迟未寒看着她,伸受把她揽入怀中却被她冷静推开:“小满,离我远点吧,这样污蔑可能还能长久一些。”

    说完她便走了。

    荷花已经完全残败,就连最后的花瓣都已经凋零,果然秋天已至,再嚣张的夏天也都抵御不了。

    她静静的看着,突然被人一掌推下了水,她不会游泳就这样在水里噗通着,她清楚的看见金允恩仇恨的眼神,她站在池边就这样看着挣扎的自己。

    一个人影跳下又一个人影跳下,她被两人夹着上了岸,迟未寒一身湿透抬起手狠狠给了金允恩一巴掌,金允恩似乎有心理准备,她丝毫没有躲避,只是定定的看着迟未寒:“若是你还记着她,这事便还有两次三次直到她死。”

    “你…………”迟未寒抬起手,金允恩非但没有后退还往前了一步:“我用我的生命尊严爱着你,甚至不择手段,所以我不怕你会生气,因为我更怕失去你。”

    “算了。”阅筱忽然说:“我不怪她也不想追究,日后不必再相见。”

    她看了一眼扶着她的百?墨道:“我想回去。”

    百?墨二话没有说把她抱起往勤政殿走去。

    一路上阅筱沉默不语,百?墨看着她脸色苍白不言不语倒有些担心:“要不要请个太医?”

    “不必,只要你少害我一些,我的命就会更长一些。”阅筱开口。

    百?墨笑道:“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阅筱看了他一眼:“少来。我又不是个没有脑子的人,你让我与迟未寒见面不过就是知道我与他余情未了,你今日如此做戏不过就是激怒他,激怒了他便是深化了他与金允恩的矛盾,往后新罗还会不会被他掌控都不一定,另则,便是让我死心,知道我与他永远横着弈都,即便他再有情有了金允恩我们永远也不会有结果,你这一箭双雕用得真好。”

    百?墨哈哈一笑:“这都被你看出来了,可见你的心思比我还不单纯。”

    阅筱挣脱着从他怀里下来:“你向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留我的目的大多就是我与迟未寒的这种纠缠还能让你利用几分。”

    百?墨倒是毫不掩饰的承认:“我发现你不管有趣人也不笨,今日闹了一场,以后还准备怎样闹?”

    “我发现你不在乎面子,所以顶撞你激怒你丝毫没用,若是真的要惹怒你就得做些大事,比如干涉你的兵权扰乱你的计划,但是这些事你压根就不会让我拢边,所以问还是放弃吧,从今日起我少与你见面也少与他见面,这样天下太平。”

    百?默微微一笑:“我只想然你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给你想要到空间,在别人攻击你的时候保护你,在你需要支持的时候排除万难,这些我可以做到他却不行。”百?墨忽然认真的说:“你扫我颜面无关紧要,因为天下都是我的,你的小打小闹不过是一笑,你要实施新法,我也可以依你,因为我便是律法,不论大小我都可以在你身后,所以我不急,你来不来我身边我不在意,因为你迟早会来。”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