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九十一章 闹出风波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坐在案桌上随手翻着桌上的奏章,百?墨身体往后一靠:“要举行听证会?需要陪审员?你可真是花样百出。”

    阅筱眉毛一挑抬起眼帘:“你不是说除了要你性命什么都可以吗?君王的话可不能出尔反尔。”

    “你想怎么做?”百?墨绕有兴趣的看着她。

    “虽然说言出为箭,执法如山,可是法律之中也要酌情考虑实事本身,阿宁和她母亲完全是出于自卫。”阅筱看着百?墨认真的说。

    百?墨却摇摇头:“刑罚知其所加,则邪恶知其所畏,若是像你这般有了缘由便可逃避和徇私无异。”

    “法律是人定的,自然一切要由人为考虑对象,对于罪恶多端的人法律就是利器,是约束人行为的根本,阿宁的情况不一样。”阅筱反驳道。

    “有何不一样,她杀人了,人死了。”百?墨看着他,他实在觉得很有趣,非常有趣。

    “你遇到要杀你的人会如何?你在战场上遇到敌人会如何?”

    “自然是还手。”

    “若是别人杀你却被你反杀又如何?”

    “本是你死我亡,何来如何?”

    “那便是了,如果阿蛮不死,阿宁与她母亲便会死,你觉得她们该如何?”阅筱反问。

    那夜月色冷清,阿宁听见母亲的哭喊一个人躲在门外瑟瑟发抖,不知道多少次这样的夜里她做着噩梦,不管多热她都会用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她害怕那渐渐逼近的身影,厌恶那人身上油腻而恶心的味道,每一次她苦苦哀求只会让他更加疯狂,阿娘总是会挺身而出挡在她的面前,接近着便会有更重的拳脚落在阿娘的身上,有两次她看见他狠狠的往阿娘肚子上踢着,然后阿娘便疼得满地打滚,血从身下渗出,从此以后阿娘就再也做不了母亲,她的身体坏了,被这个魔鬼折磨得满身伤痕。

    她捂着耳朵躲在窗外听见阿娘苦苦求道:“求你放过她,她还是个孩子,她还未婚配,求你放过她。”

    阿蛮脸与眼睛都涨得通红,**这上身,喘着粗气:“你已经生不出儿子了,那就让她生!没用的东西,还不如养头牛!”

    “我没用,我没用,求你放过她,你娶多少女人我都不管你,只求你放过她!”阿娘双手被绑着,痛哭流涕。

    阿宁的耳边雷声轰鸣,她什么也听不见了,心底只有冰冷的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她偷偷的从窗户看过去,那个魔鬼已经睡着了,阿娘浑身伤痕疲惫的垂着头。

    她悄悄的溜了进去,想去解开阿娘手腕上的绳索,可是她既紧张又害怕浑身瑟瑟发抖,解了老半天都解不开,便顺手从一旁的桌上拿起刀把绳索割断。

    刚刚把绳索解开,还没有等阿宁放下心来就听见身后魔鬼沉闷的说:“过来。”

    阿宁浑身一颤,她连回头的勇气都没有,手上的刀都掉到了地上,接着她听见了脚步靠近的声音,她的心似乎要从喉咙跳出来,手脚都不再听她使唤,她闭着眼睛想着要是闭上眼睛自己能够消失该多好。

    她感到有人揪住她的长发往外拖,她闷哼着不敢大叫,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大叫会释放他的野性,阿娘倒在地上半晕着,看见阿宁被拖走她嘶哑的喊道:“放开她!求你放开她!”

    魔鬼冷笑道:“你最好装死,不然我会让你真死。”

    阿娘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跃而起紧紧的拖住他的腿:“快跑,阿宁。”

    阿宁看着阿娘被踹了几脚死活不肯松手便挣脱开他的手腕躲到了角落,魔鬼一拳打在阿娘的脸上:“滚开,母狗。”

    说着便往阿宁那儿看着,脸上带着可怕的微笑:“过来。”

    阿宁呜咽着满眼惊恐的看着他,魔鬼踹开阿娘笑着走过去,忽然他摔倒了,抱着腿呜呜直叫,阿娘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她面无表情手上握着刀,那刀尖上还有血,她冷眼看着满地打滚的魔鬼,把嘴里的血吐了出来,又抬手往他腹部刺去,魔鬼哼叫着借着酒劲把阿娘打翻,刀落了出去,落到了阿宁的脚边,他紧紧的掐着阿娘的脖子,脸上的笑容阴森可怖:“你可以死了。”

    他说。

    看着阿娘的脸涨得通红,嘴里发出“咯咯”的声音,那便是垂死的模样。

    她的心忽然裂了,裂开了一个口子,忽然间裂纹越来越多,“哗”的一下碎了,她忽然笑了一下。

    “过来。”她忽然轻声喊到:“放开她,到我这里来。”

    魔鬼一怔,抬起头看见满脸魅惑的阿宁,那微笑妖艳如花,他马上松开手着了魔一般的走了过去。

    他迫不及待的扑了上去,一瞬间只听见:“噗”的一声皮开肉绽的声音,魔鬼忽然挣扎了两下不见了动静,阿宁面无表情的漠然的把他推开,顺手把刀拔了出来,血飞溅,地上墙上阿宁的脸上。

    她看着倒在一旁的魔鬼,忽然轻松的笑了。

    “自卫作为一种阻却违法的理由,是指当一个人受到他人的即时非法打击并没有机会为其抵抗打击而诉诸法律时,而对侵犯者采取合理的武力打击以防卫自己不受身体伤害,其在这种情况下对加害人的打击是合法的,不成立任何犯罪。”阅筱滔滔不绝的说:“她们这是自卫。”

    百?墨站起来把手放在阅筱的头上:“证据呢?就算法律要讲人情也要有证据才行,你说放便放你说抓便抓,那还要律法做什么?”

    阅筱抬起头满脸希望的说:“我找不到证据,云羌的男人不会出来作证,案发时也没有人看见,所以,我只有她们身上的伤痕,所以我需要有人陪审,我也知道我不能就这样放开她,毕竟她现在是囚犯,我就算有权力也不能徇私枉法,所以我想让百姓来裁决这件事。”

    “若是他们觉得她有罪呢?”百?墨问。

    “那我服从,至少我尽力了。”阅筱心里很是没有底。

    百?墨看着她神情很是认真:“你知道,不管是羿都还是南都,女人是被轻视的。”

    “我知道。我不是想改变你们的观念,我知道以我现在的能力我改变不了,我只是想给弱者一次机会,让她们看到希望。”阅筱也认真的回答。

    百?墨穿着深紫色的金绣龙纹长袍,头发高高束起,气质高贵,惊为天人。

    “如果她们已经认命你却给她们希望,让她们有所期待,如果失败了她们会跌得更重,她们不会感激你,也许还会恨你把她们的伤疤暴露在世人的眼中,而且就算你成功了,在众人面前对抗云羌的男人,她们回去也只会受到更多的白眼和折磨,筱筱,若是她们真的无罪就悄悄放了吧。”百?墨一语中的:“我可以给你这个权利。”

    阅筱心里都很明白,他说的都很对,每句话每个字都很真实甚至残酷,可是不能因为这些就放弃。

    “如果她们被悄悄放了,那么在她们心中她们永远都是罪人,她们活得不光彩活得阴暗,我不要她们那样,我要让她们站在阳光下,要堂堂正正的为人而不是偷生的鬼。如果云羌容不下她们那便去羿都。”

    阅筱的眼神坚定,百?墨妥协了:“那便由衙门贴出告示吧。”

    “得嘞!我得闹出点风波来让你讨厌我。”阅筱跳下桌子。

    “我很是惊喜。”百?墨忽然笑道。

    “为何惊喜?”

    “你居然会找我商量而不是自己就把告示贴出去了。”百?墨忽然温柔下来。

    “那是因为花落梦我威胁不了,他软硬不吃。”阅筱摊手:“他只认你。”

    “晚上宫里有晚宴。”

    “不来。”阅筱断然拒绝。

    百?墨走到她面前淡淡道:“那便收回刚刚的话。”

    阅筱翻了个白眼:“做了皇帝这么大的官却只会威胁女人,行,准时到,但是我不保证我会很安静,我希望你会忍不住下令把我赶出宫。”

    说完哼着歌走了。

    “女无赖。”百?墨笑出了声。

    衙门的令书发下去便引起了轩然大波,不到一个时辰小到百姓大到官员无一人不谈论此时,就是一刻深水炸弹炸得南都水花四溅。

    但奇怪的是,津津乐道的人是多,却无一人报名。

    大家都围在布告栏前议论着,忽然一个女子道:“我去报名。”

    另一个道:“你干嘛去报名,这是官老爷的事。”

    “既然出了布告便是告诉让我们做次官老爷,若是真有冤屈我便为她申冤。”

    “那我也去,也去过过瘾。”说着便在一旁写上了自己的名字。

    两个女孩你一言我一语,大家听得都有些心动,渐渐的大家都争相恐后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绿袖与碧玉对视了一眼偷笑起来,姑娘果然料事如神,大家不是不想去而是不愿意做第一个报名的人而已。

    阅筱看着收回的签名:“搞定,唯一不好的便是除了绿袖与碧玉剩下的全是男人。”

    “姑娘可有把握?”绿袖问。

    “没有。”她摇摇头。

    “那我们也一起参加。”余天带着其他几个人走了进来:“若是我们参加那便有十层的把握了。”

    阅筱站起来给了吴桐一个大大是拥抱:“若是你们都来,那便失去了救赎她们的意义,放心,我与阿宁都说好了,不管结果如何她们愿意试一试。”

    吴桐点点头:“领事做什么都是对的。”

    “那可未必。”阅筱搭着吴桐的肩膀:“反正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尽力就好,不过我想问问,你们都是男人,抛开我的关系不说,若是让你们投票会如何选择?”

    田光胜马上道:“别人我不知道,老马是一定会投无罪,他惧内。”

    马起源推了田光胜一把:“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会就事论事。”

    钱前慢条斯理的说:“律法本是也是人情,法律本不是保护崇高,而是保护一般,若强者不需要法律,弱者得不到法律,那还要规则做甚。”

    阅筱看着他们忽然心里满是感动,她上前一一握手:“你们是了不起的人,能够超越时代看得长远,我的眼光没有错,你们是最强的法医。”

    “那是否可加点薪水?”田光胜问。

    “若是这次成功,明日白矾楼走起。”

    掌声雷动。

    “姑娘,把裙子提一提。”碧玉在一旁提醒着,阅筱那贵的亮眼的湖绿色流水群在地上拖曳着,碧玉和绿袖时刻担心她会被绊倒。

    “真是麻烦。”阅筱嘀咕着。

    中秋晚宴在御花园举行,树木之上挂着数盏红灯笼,整个御花园如同白日。

    绿袖怕她会被新罗公主奚落特意给她梳了一个仙女髻,她衣衫飘动,身法轻盈,虽不是艳丽但清丽秀雅,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微笑,一袭月白宫装,淡雅却多了几分出尘的气质。宽大的素色裙幅逶迤身后,简约雅致。墨玉般的青丝,特意别上几枚圆润的珍珠,看似随意点缀发间实则却新奇引人注目,额间点着梅花钿,一点嫣红落眉心,美目流转盼兮倩兮。

    迟未寒远远的看着她,目光一刻也没有离开。

    百?墨浅笑着,不时挑起眼帘看上几眼,花落梦笑道:“这穿上花衣,驴子也变成马了。”

    阅筱提着裙摆径直走到桌边坐下,看着桌上摆着十几道菜垂涎欲滴,伸手便要夹,一瞟眼看见百?墨的桌上的糕点与自己的不太相同,多了一盘,便道:“我要你桌上的那碗玉笼膏。”

    大家一听都变了脸色,花落梦道:“胡闹,那是特意给皇上准备的。”

    阅筱一听心里一乐:“那更好,百?墨你既然说了要我想怎样就怎样,那便大闹天宫。”

    “我就是要那盘。”阅筱看着百?墨道。

    皇后忙道:“既然想吃糕点,本宫便吩咐御膳房做一份别的,这玉笼糕是祭月而用。”

    “我只要那份。”阅筱指着道。

    皇后娘娘的脸色几乎挂不住还未开口,新罗公主道:“你是想被赶出宫吗?我劝你还是老实些?”

    “你怎么知道我想被赶出宫?”阅筱反问。

    “拿去吧。”百?墨沉溺的说。

    “皇上……”皇后阻止。

    “无妨,只要心诚什么都能祭月。”百?墨很是柔和。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