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八章 三个伤口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迟未寒看见他们亲密的模样怒火中烧狠狠把阅筱拽过来:“你想干什么?”

    “我想干什么你们都管不着,百墨,你最好记住刚刚那句话。”阅筱推开迟未寒向门外走去,她与皇后擦肩而过停下了脚步:“我如果是你,便不会把所有心放在一个没有心的男人身上。”

    她说完大步走了出去,绿袖跟在身后:“姑娘,你太冲动了,幸好百帝没有怪罪于你,不然便是死罪难逃了。”

    “放心,即便死我也要拖着他,我从不做亏本的买卖。”阅筱忽然觉得自己很疲惫,她疾步走了片刻便在一旁石头上坐了下来,已经到了深夜,她在勤政殿这么一闹明日必定又会人尽皆知,不知道迟未寒心里会怎么想。

    “绿袖,我从来都没有觉得自己会这样力不从心,小的时候不管我遇到什么事,爷爷便会跟我说,任何事都不可能解决不了,若是解决不了一定是你方法错了。可是,我现在却没有什么也做不了,我杀不了百墨,他武功太强,今天不过是和我闹着玩,我也不能把真相告诉他,若是他知道一定会牵连弈都,我不想他成为罪人,不想他因为一个女人被天下唾弃。”阅筱感觉很累,她靠着绿袖的肩膀。

    “你放心,我已经嘱咐过碧玉,她虽然糊涂但也拎得清,这件事她不会和任何人说,今日迟大人看见我慌慌张张的便跟了过来,可见他对你确实是有心。”绿袖任由阅筱靠着肩膀,她总是很让人安心。

    阅筱听见这话,笑了起来,但眼泪也流了下来:“有心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有缘无分。这也算是造化弄人吧,我与他一直以来便是坎坷,也许真是不适合。”

    “姑娘心里难受便哭出来吧,不要把自己憋坏了。”绿袖搂着阅筱。

    阅筱摇摇头:“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都变得不会哭了,只能这样安静的流泪,一点作用也没有。你放心,我是一个现代人,爱情男人对于我不算什么,过了几日我便会忘记了,只是…………这心为什么会这么痛呢?

    绿袖用手轻轻用手拍着阅筱的背安慰着她。

    “你们怎么在这啊,让我好找。”碧玉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身上带着一股子烧烤味:“姑娘,你也折腾累了,我给你做了你说的羊肉串,我试了一串很是好吃,一口下去油花子直冒。我想着,你怎么着也是抽了百帝几个大嘴巴子谁知道你还砍了他几刀,我想你一定使了不少力气所以又给你下了一盘饺子。”

    阅筱一听,又想哭又想笑,站起来道:“回家吃宵夜,明天又是崭新的一天,男人算个屁。”

    花落梦检查着百墨的伤口,摇头道:“我看你也是疯了,想你以前确实是跋扈了一些但总算还是老谋深算从不会胡来,你今日究竟是怎么了。”

    “有趣而已。”百?墨嘴角又挂着笑意:“我从未见过这么有趣的女子,说话做事总是让人捉摸不透。”

    “我看你是中邪了,要请个师父过来瞧瞧。”

    “对啊,我就中了这只狐狸的邪,这个女人我要定了。”

    “不过就是个女人,姿色也很是一般不知道你为什么对她念念不忘。你今日这样胡闹,明日恐怕又是谈资。”花落梦说。

    百?墨冷哼一声:“今日见到的谁敢胡说?迟未寒为了保她只会只字不提,皇后也会,除非你多嘴,不过就是练剑伤了手,没有什么奇怪。”

    “她究竟好在哪里?”花落梦被这个问题困扰了很久:“论长相只能说不倒胃口,论性格火爆粗糙,论气质世俗粗陋,论才华除了翻尸体什么也不会,她哪里好了?”

    “这世上要找一个相貌如花的很容易,但要找一个有趣的却很难,你不知道她只要一说话我便觉得有趣,她做什么我都觉得有趣,你以为她会这样,可是她却偏偏那样,永远出其不意。”百?墨笑意更浓。

    “就因为这个?你为了这个今日就差点被她杀了。”

    “笑话,你觉得她能杀我?我是想让她亲近我才如此。”

    花落梦包扎好:“随你,现在你是皇上,只是不要怪我没有提醒你,你现在是在玩火,阅筱那个女人我总觉得很不祥。”

    百?墨侧着撑着头:“人生一世,总要过得不同才好。”

    阅筱一觉醒来,依然心情沮丧。

    男人确实不是个屁。

    阅筱洗漱完,只喝了一点粥便离宫了,刚刚出了芷汀院便看见迟未寒守在门外,看见她便走了过来,阅筱想回避都没有来得及。

    “你昨日是怎么了?”迟未寒关心的看着她。

    “没什么,有些误会,我一生气拔剑伤了他。”阅筱低着头。

    迟未寒双手捏着她的肩膀:“你看着我,告诉我你为什么那么生气。你从未像昨天一样愤怒,你向来喜形于色,为人大度,昨天是怎么了。”

    “说了没什么,你干嘛那么啰嗦。”阅筱推开他:“而且就算有什么,也轮不到你来问我。”

    迟未寒死死抓住她的手腕,眼神痛苦又疯狂:“我问过宫人,你根本没有登记入册,不是百?墨的女人,你为何要绿袖骗我?”

    阅筱心里一惊抬起头看着迟未寒:“我……………”

    耳边又响起百?墨的话,现在他与新罗公主木已成舟,再回头也回不到过去,不如就这样吧。

    “是我不愿意受宫规的束缚,所以不让他登记入册,但这宫里没有人不把我看做纯妃。”阅筱低着头道。

    迟未寒的心里猛的一抽,剧痛无比,他握着她肩膀的手有些发抖:“为什么?你……你为什么……不等我……”

    “等你?”阅筱抬起头,眼睛有些微红:“等到什么时候?我一直在等你,第一刀、第二刀、第三刀。可是你没有来,再等我就死了,是他救了我,他把我带到了这里,在羿都你救不了我,在南都你也一样。”

    阅筱狠狠推开他:“迟未寒,你不也没有等我吗?”

    迟未寒眼睛湿润了,他把她搂过来紧紧的紧紧的抱着:“筱儿,我爱你………”

    阅筱心绞在了一起,他是从不会表达的人,这三个字她等了很久。

    可惜,晚了。

    他的泪流了下来,他第一次为了一个女人流泪,这种肝肠寸断的痛苦,让他几近崩溃。

    他从未想过人会有七情六欲,人会因为失去所爱呼吸窒息,人会因为爱而强大,在她的身上,他一一体会。

    此刻的他就像把心放在刀一些,一块一块的切碎……切碎……

    阅筱闭着眼睛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松香的味道,她想到了他们的过往,一幕幕很是清晰,她恢复记忆之后居然比之前记得更清楚,每一个细节都历历在目,第一次见他的情形,第一次与他争吵时的模样,第一次和他拥抱的味道都让她回味。

    可是,现在两个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横在他们面前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沟壑。

    她忍住心痛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推开他离开他的怀抱:“迟大人,我们注定没有缘分,你心中的我并没有那么重要,我觉得这很好,比在弈都好,你就当你遇人不淑碰上了一个变心的女人,既然你也再娶,那我们便不再往来了,珍重。”

    阅筱说完轻轻抽身退出,转身走了。

    迟未寒看着阅筱的背影,眼泪默默的流了下来,他真的觉得他失去了她。

    阅筱眼神坚定,她的心疼得抽搐但她面无表情的走远,一切不可能再改变的事,过多的纠缠只会伤人伤己。

    她硬撑着来到大理寺,还未进门吴桐来奔了出来,像是在特意等她:“领事,有要事。”

    “什么事?”阅筱一面走一面挽起长发,瞬间那些伤痛被隐没起来。

    “今早收到一具尸体,是由我进行的尸检,死者是一个男性,大约三十岁左右,体格健壮,腹部胸口还有肩膀处都有一处刀伤,凶手是一名女子已经认罪,死者是她的丈夫,趁着他喝酒熟睡便拿刀刺死了他,我在尸检的时候发现有些不对,便让余天替我复检,确实有古怪。“

    “什么古怪?”阅筱与吴桐走进门,大家都在忙碌着,各自做着自己的事。

    “你看看就知道了。”

    吴桐把白布掀开,死者是一个满脸络腮胡的男子,长相确实很是蛮横,体格健壮身材高大,大约一米八左右,这样的身量若不是醉酒他根本不可能会被女子杀害。

    阅筱俯下身子仔细观察着伤口,三处伤口的长度一样,大约六公分左右,似乎是用长柄刀刺进身体,腹部与大腿部的伤口较深但不足以丧命,让他死亡的是胸口上的一刀,伤口很深,伤后边的皮肤呈蜷缩状,这是刀进去然后又把刀拔出来的缘故,但是…………

    她抬起头看了吴桐一眼用目光询问,吴桐对着她点点头表示赞同。

    “不是一个人。”阅筱肯定的说。

    “是,我检查的时候也是这样认为的,但只抓了一个人所以不好怎么写死亡报告。”吴桐说:“三个伤口,腹部与大腿的是一个人,进出的角度是刀刃在左,胸口上的是刀刃在右。一个用的左手一个用的右手,不是一个人。”

    阅筱拍拍吴桐的肩膀:“孺子可教也,这尸体哪里送来的?”

    “府衙。”

    “上次府衙的头被抓了,接任的是谁?”阅筱问。

    吴桐摇摇头:“不知道,听说是皇上指派的一个人。”

    “那随我去看看凶手。”阅筱把白布盖好。

    马车在府衙前停了下来,两个人走了进去,府衙的人都闲着无聊打着瞌睡,一个男子伏在案桌上,看那身影很是熟悉。

    阅筱上前拍了拍他,那人抬起头却是花落梦。

    “怎么是你?”阅筱很是惊讶:“你怎么跑这里来了?”

    花落梦伸了个懒腰:“上次你们把府尹抓了,暂时无人可替,百?墨便让我先顶着,实在好生无聊。”

    “你们南都是无人了吗?”阅筱鄙夷的问。

    吴桐逛了一圈进来见到花落梦:“你为何在这?”

    花落梦一见吴桐也来了,忙对着阅筱使了个眼色:“我为何不能在这?”

    吴桐不以为然:“你爱在哪在哪,我管不着,府尹呢?”

    “我便是。”花落梦得意的说。

    吴桐斜着眼睛打量着他:“那便好办,我要见昨日自首杀夫的那名女子。”

    “你说见就见?批文呢?”花落梦挑着眉毛。

    “我要见,现在立刻。”阅筱看着花落梦:“百?墨可说了,随我怎么折腾。”

    花落梦憋住不服气把她们带到牢房,阅筱看见牢房里有一个穿着囚服的女人坐在地板上,她披头散发很是安静。

    阅筱示意花落梦打开牢门,她慢慢的走了进去看见那个女人的脸上都是青紫,吴桐一见怒火中烧对着花落梦骂道:“真是丧心病狂,把她打成这样,不是说了不能用重刑吗?”

    花落梦一脸委屈:“不是我,我没有,她昨日来的时候便是这样,与我无关。”

    阅筱蹲下来看着那个女人,出乎意料的是,这个女子真的很安静,阅筱在看她的时候她眼神清澈的回望着她,很是安然甚至还有些笑意。

    她的嘴角颧骨处都是青紫,脑门上还有一个伤口已经结痂。

    阅筱轻轻的拉过她的手臂,把她的袖子推了上去,那手臂上触目惊心全是伤痕,有新伤有旧伤层层叠叠。

    阅筱心里明白了什么低声问:“他打你?”

    “人是我杀的。”那女子缓缓的说,声音很轻快,似乎还有些喜悦:“昨天趁他喝醉的时候杀的。”

    阅筱摸着她的手掌,没有回答然后站了起来。

    从牢房出来阅筱一言不发,吴桐在一旁问着:“领事是她吗?”

    “怎么可能不是?她自己都承认了。”花落梦不置可否。

    “她还有家人吗?”阅筱忽然问。

    “两个女儿,大的十六,小的刚刚及笄。”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