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七章 一剑恩仇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这是趾骨。”马起源夹起一只鸡爪指着道。

    “胡说,这是趾骨加跗骨。”田起胜道。

    “不对,这应该是趾骨、跗骨加上胫骨。”钱前认真的说。

    “我这个没有争议,就是肋骨。”吴桐夹起一块烤羊排。

    “严格上说这个是肋骨加肋软骨。”余天纠正。

    阅筱撕着羊排吃得津津有味:“你们消停一点,能不能好好吃饭?”

    “古语说:温故而知新,又说精于勤、荒于嬉…………”钱前一本正经道。

    阅筱压压手:“古人说的都有道理,只是古人也说过:唯有美色与美食不可辜负也。咱们一个月聚一次餐吃一顿好的,都好好吃饭。”

    “可是由你付钱?”田起胜问。

    余天忙道:“上一次便是领事,只一次就我吧。”

    阅筱不高兴了,放下羊排:“怎么着,看不起我是吧,哪里轮得到你来请?你一个月才十两银子就别凑热闹了。留着娶媳妇吧,我来,尽管吃。”

    “我……~”余天刚想说话,大伙哄闹起来,加菜的加菜加酒的加酒。

    在法医院已经两个月了,看着盛夏渐渐转向微秋,阅筱白日在大理寺晚上在宫里,她几乎没有再碰见过迟未寒,自然不知道在每个夜里有个人躲在宫门附近的树后等着她回来,然后悄无声息的跟着她,直到她走进芷汀院。

    阅筱有意无意的回避着他,总是天黑才会回宫,而且就连百帝也只见过几面,大家似乎都忙碌起来。

    酒足饭饱,阅筱慢慢的走进宫里,不用出示宫牌守卫便会放她进去还会对她毕恭毕敬,似乎默认她便是那个来去自由性格与众不同的纯妃。

    她来到荷花池边,荷花已经有了残败的迹象,似乎一下子步入了老年,“红藕香残玉簟秋”了,全然成了另一种景色,另一种情怀。

    “路途烟雨故人稀,黄菊丽,山骨细,水寒荷破人憔悴”她忽然开口,愣愣的在一旁的石凳上坐下,繁华消失殆尽,荷塘“花凋香渺谢红妆”独留残叶对秋光,夏天碧绿一池的艳红,秋来,又一夜风雨,只“留得残荷听雨声”,衰残荷叶上晶莹的露珠,让人回忆夏日它们胜美的季节。

    阅筱从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可不知为何今夜她变得格外伤感,也许是这几乎圆满的月还是这满目疮痍的荷塘,又或者是渐渐清冷的夜不再有人陪伴。

    “好想回家。”阅筱低声说。

    迟未寒躲在竹林后,他就这样看着她,安静的坐在那,竟有着平日没有的乖巧,居然让他更加心疼。

    他想上前抱着她,和以前一样。可是终究没有动。

    阅筱坐了一会儿,站起来慢慢的走了。

    迟未寒的手紧紧握着竹竿,几乎要把那竹子捏碎。

    阅筱刚刚进去,碧玉就上前道:“刚刚皇后宫中送来一个帖子,说后日是中秋,请姑娘去宫宴还有赏月。”

    “不想去。”阅筱倒在床上,闭上眼睛。

    “你该不会是为了迟大人吧,我都说过那么多少次了,他与新罗公主成婚根本不是他自愿,是皇上的意思,而且迟大人一直都是拒绝的,都成婚两个多月了都没有住在一起,我听青墨说现在他们也是各住一房,新罗公主为此都闹了好几回了。可见迟大人对你是一片真心的。”

    “那又如何?”绿袖打来水,撒进玫瑰花瓣:“都是别人的夫君了,这样的真心有何用?”

    “你怎么老是拖我后腿呀。”碧玉很是不高兴。

    绿袖道:“那你说说,姑娘即便知道迟大人是真心能怎样?做妾?做二房?不要名分?”

    “这…………”碧玉也回答不出。

    “所以说你以后少在姑娘面前说迟大人,若是真心当初就不应该娶,明明知道姑娘只身在南都为何还要娶别人?可见并不是真心,姑娘早点断了念想的好。”绿袖说话一针见血。

    “那还不是你去信说姑娘已经被百帝纳为了妃子迟大人才下的决心,你们不知道收到你的信迟大人又吐了血昏了过去,几天几夜不吃不喝,后来死了心才娶了新罗公主。”碧玉道。

    “什么??”绿袖与阅筱都惊讶起来,阅筱一骨碌爬起来:“什么信?绿袖从未去过信。”

    绿袖脸都白了,忙举手立誓道:“真的不是我,姑娘我可以发誓,若是我便天打雷劈。”

    “明明就有,大家都看见了,字迹与绿袖一模一样。”碧玉也愣了:“要不是这封信大人是一定会等姑娘到老到死的。

    阅筱慢慢的在床沿坐下:“绿袖,我信你,不必起誓,这件事有蹊跷。”

    忽然她蹭的站了起来,她脸色很是不好看,想了片刻似乎明白了什么,快步走了出去。

    “不要跟来。”

    她脚步匆匆,到最后几乎要跑起来,三步两步跨上勤政殿的台阶,门口的守卫看见她温和的拦住:“纯妃娘娘,皇上现在在议事。”

    “我不是纯妃,让开。”阅筱冷冷道。

    “皇上有令谁也不让进,您就不要让小的为难了。”士兵们有些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若是别人赶就赶走了,但眼前这个虽说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听说是皇上的掌上宝,来去随意,就连前几日皇上还亲自问过纯妃可有来过。

    赶与不赶都是死罪,两个侍卫都犹豫不决,不知道该如何

    阅筱趁他们不注意推门而入,拦都未能拦住,她几乎是闯进去的,屋内的几位大臣都很是愕然,百?墨看见她站了起来:“你来了?”

    大臣一见皇上如此,知道此人应十分特殊便都识相的退出去了,阅筱铁青着脸看着百?墨一言不发。

    百?墨微笑着:“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了?脸都红了。”

    “是你模仿绿袖的笔迹写的信是吧?绿袖在你身边多年,你要学她的字迹易如反掌,你为何要这样做??”阅筱满腔的愤怒化作高声的质问,整个勤政殿都回荡着她的吼声。

    “看来那个傻碧玉这消息给的有点晚。”百?墨依然微笑:“的确是我,至于目的你应该很清楚,你是我的。”

    阅筱胸口起伏着,眼睛都因为生气有些微红:“你的?凭什么?你凭什么断了我的幸福我的念想?你算老几?百?墨,你果真是个卑鄙无耻的人。”

    “幸福不是只有他才能给。”百?墨看着阅筱,想上前抱她。

    阅筱的眼泪还是流了下来:“就一封信你便改变了我的一生,我不服气。”

    “我改变不了,他若爱你那天便会救你,他若爱你就算你成为了我的妃子他也会等你,不是我断了你的幸福,是他自己断了你的幸福,他给不了。”百?墨缓缓道,他的神色平静淡然。

    “即便是如此,也不是你能插手!!你管不了我的人生!”阅筱吼道,她的情绪瞬间崩溃,看到屏风旁挂着一把剑她冲上去把剑拔出来指着百?墨的胸膛恨恨道:“你管不了我,你以为用这样无耻的手段就可以控制我吗?那你错了,我是人,不是你养在身边的宠物,就算你关住我,我也会拼死挣脱牢笼就算是死,也愿意!”

    阅筱的眼泪一滴滴顺着脸颊流下,她的神色绝望又决绝,那剑紧紧的抵着百?墨的胸膛,她似乎已经不是她自己,眼里墨云翻腾电闪雷鸣。

    百?墨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她,有些疯狂但却莫名的性感比任何时候都让她动心。

    眼前的她已然不是野猫而是强大到他都有些胆寒的狮子,她眼里有着杀气,毫不掩饰。

    “把剑放下,它会伤了你。”百?墨注视着她柔声道。

    “剑就是用来杀人的。”阅筱微微抬起头。

    百?墨看着她,看见她眼里那深深的恨意,他握住剑刃往上移了一寸,狠狠往前一靠,剑刺进了他的肩膀。

    阅筱看见他握住剑刃的手有着血迹,她也感觉得到那剑刺进他身体的疼痛,可是她纹丝不动,也静静的倔强的看着他。

    “这一剑算是我还你的。”百?墨轻声道,他的肩膀很疼。

    “还我?你搞错了,这一剑本来就是你应得的。”阅筱冷冷的回答。

    她拔出剑,剑尖上有着鲜红的血迹。

    百?墨顾不得疼痛一把把她拉入怀中,渴望的迫不及待的吻住了她的双唇,阅筱不停的挣扎却被他把手反锁在身后动弹不得,她心里怒火中烧,狠狠的咬了他一口,百?墨吃痛的移开双唇,那唇上有着隐隐血迹,但唇边却扬起一丝微笑:“我要你。”

    “做梦。”阅筱挣扎着,她的肩膀很疼,双手被百?墨紧紧扣在身后,两个人很紧,她甚至都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我会亲手杀了你,也会让他杀了你。”

    百?墨看着不停挣扎的她,就像是一只被陷阱绊住的小麋鹿:“是吗?那我要好好谢谢你。这件事他若知晓得便会动武,一国使臣与君王刀剑相向便是最好的起兵缘由。我有十万精兵,现在羿都只有四万强将,就算迟将军,李将军用兵如神,可是总归是悬殊太大,何况我手上还有人质,对了,我忘记说了,如果因为你他动武,你说新月会怎样?就算不因爱生恨也一定会袖手旁观,我正好一直在寻找机会起兵,若是你愿意帮忙,我自然高兴。”

    他狡黠一笑。

    “卑鄙无耻!!”阅筱恨不得咬断他的脖子。

    百?墨松开她的手:“我说的话都是实话,你若是不怕羿都顷刻覆灭不怕你的心上人成为千古罪人尽管去说。”

    阅筱拿起地上的剑向他刺去,百?墨轻松躲过把她揽入怀中:“说了危险不要伤到自己,我是天下的王应该要有天下独一无二的女人陪伴,你就是那个女人。”

    阅筱冷笑双手握剑狠狠朝百?墨劈去,忽然只听见瓷器破碎的声音,皇后吓得花容失色,手中的碗掉到了地上摔得粉碎。

    百?墨一见夺过她手上的剑:“说了要你不要贪玩,这剑很快。”

    皇后见百?墨肩膀上手掌上都有血迹轻叫一声:“屋外的奴婢都死了吗?快叫太医,不,叫花大人,阅姑娘你居然刺伤皇上?”

    “不是她,她要学剑,误伤而已。”百?墨轻松的说。

    “是我,我想杀了他。”说着从袖子里掏出一把解剖刀狠狠向百?墨刺去,百?墨没有防备,手臂上已经划了一刀。

    “阅姑娘,你不要冲动,他是皇上,你这样便是死罪。”皇后声音有些颤抖:“你把刀放下,我什么都答应你。”

    阅筱看着皇后眼里满是惊慌,那惊慌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她爱的男人。

    “你为什么不喊人?”阅筱问。

    “你离他太近了。”皇后眼里有些泪花。

    阅筱一笑:“什么都答应?那我要做皇后。”

    “可以,只要你放了他我这个位置给你。”皇后不假思索的回答。

    “你……疯了?我说的是皇后。”

    “我知道,我可以不要,我只要他。”皇后可怜兮兮的回答。

    阅筱冷笑一声,回头看着百?墨:“你福气不浅。”

    “可是我还是要你。”百?墨注视着他。

    阅筱眼里放着狠光又举起解剖刀,门被推开,迟未寒青墨冲了进来看见阅筱举着刀,迟未寒飞身而上拦住了她:“筱儿,会判死罪的。”

    阅筱看着他,眼里忽然渗满泪,她有许多话想告诉他可是她想到了百?墨的话,她看了一眼百?墨,他坐在那静静的看着她。

    一滴泪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垂下了眼帘不再看他,每看一眼心就会剧痛不止。

    迟未寒把解剖刀从她手中取下,轻声道:“你若要他死,我帮你,你不要动手。”

    阅筱的泪再也止不住的往下掉,百?墨站起来哈哈一笑:“不过就是朕与爱妃之间开个玩笑,是朕过份了,惹爱妃不痛快,朕认错,你啊,凶起来比平时更好看。”

    说着把阅筱拉了过来,阅筱挣脱他的手:“你这都不杀我吗?”

    “朕怎么舍得?而且朕也是故意的,不然你怎么能接近我?傻瓜。”百?墨笑起来:“迟大人都未必是朕的对手何况你,一些小伤何必一屋子的人来。”

    阅筱冷冷道:“不杀我,你可别后悔,从今日起我想做什么便做什么,若是你能忍那便忍着。”

    百?墨看着她,觉得她越来越有意思了,一把揽住她,在她耳边道:“除了我的性命,其他你想怎样便是怎样。”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