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六章 第一堂课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眼里放着惊喜的光,赶紧伸手去抱小皇子,小皇子似乎特别喜欢她,小脸蛋蹭着她的手臂,好像因为上次她救了他便有了感情。

    “真可爱!你看他笑起来好像还有两个酒窝呢!”阅筱看着小皇子,脸上的笑都是柔的。

    “喜欢吗?”百?墨走到身边也低头看着小皇子。

    “真可爱。可惜小小年纪就被你当了质子,连个名字都没有。”阅筱口气有些责备。

    迟未寒也走了过来,这是他的亲侄子,可是也是他国的质子,他的心十分痛苦,承诺了三年把他带回去,可是不知道三年之后会如何。

    “百善应。”迟未寒道:“这是皇上给小皇子赐的名字。”

    阅筱听到这两个字心里有些酸楚:“善应保安宁。皇上只希望他的孩子一辈子安乐幸福,平平安安别无他求。这是一个帝王的希望,也许是他自己一生所想吧。”忽然间她似乎理解了一些远在弈都的皇上与皇后,迟家风波起时,皇上对迟未寒严刑拷打皇后把她逼上绝路,那时因为他们自己就站在悬崖边上,必须要挤开一个人才能活下去,皇上虽然性情优柔寡断但坐在帝王的位置之上,谁又会真的轻易割舍?皇后本来就野心勃勃的人,她所要的便是站在高峰之上,所以推下去的只能是无关紧要的自己。

    “这名字真好。”阅筱轻声对小皇子说:“小名就叫安宁吧。”

    迟未寒看着阅筱,眼里柔波涌动,他知道这个女子是他永远无法忘怀的人,是他永远的痛,更让他痛苦的是,她懂他,懂弈都。

    “你说叫什么就叫什么。”百?墨摸着安宁的小脸:“你可愿意照顾他?”

    “什么?”阅筱吃惊的抬头:“我照顾他?”

    “对啊,上次的时候,我想了又想,小皇子被谁带着都有些不妥,你可愿意照顾他?你是弈都过来的,又没有私心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喜欢你。”百?墨认真的问。

    阅筱心里有些惊喜,她是真的喜欢安宁,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他与她一样,对于这个世界就是初生的婴儿,有时候有些惶恐有时候有些欣喜,无依无靠被人抛弃。

    “我…………”阅筱正准备开口。

    “不行。既然是在南都自然是要南都的人来照顾。”迟未寒一脸阴沉的说。

    “为什么?”阅筱质问道:“你是不放心我吗?”

    迟未寒心里一阵刺痛,他心里所想并不能告诉她:“不是…………”

    “那还为何?你上次看见了,安宁在这若是被别有用心的人照顾恐怕命都会没了。”阅筱很是不能理解。

    迟未寒不语,阅筱噘着嘴一脸疑惑的看着他,难道,他们两个之间变得连陌生人都不如了吗?就算没有了爱情难道连信任也没有了吗?

    “我偏要,就这么定了。”阅筱狠狠的看了迟未寒一眼。

    百?墨笑道:‘赌气做什么,你若是同意可要住在宫里的。“

    “住就住。”阅筱大声道:“反正我偏要。”

    “那便这样吧。今日便命人把芷汀院收拾出来,那儿朝阳又离勤政殿近。”

    “随你。安宁,咱们去玩一玩。”阅筱抱着安宁走开了。

    迟未寒看着阅筱走远眼里阴晴不定:“你为何要把孩子交给她,你明明知道孩子出了事她便脱不了责任。”

    “因为这样你才不会让孩子出事啊,你那个姐姐我并不放心,她的心思任谁都猜不出。”百?墨直接了当的回答,不带丝毫遮掩:“当初她可以连自己独自里的胎儿都不要就为了把我这个眼中钉拔出来,现在说不定她真想着打这个小皇子的主意呢,毕竟他死了,弈都便可顺理成章的进攻南都,而且不是还有你新罗这个坚强的后盾吗?”

    “所以你把她推上风口浪尖?”迟未寒抓住百墨的衣服。

    “即便皇后不对小皇子动手,她若要照顾小皇子就一定要住进宫里,朕便可以与她常常相见,有何不好?”百?墨嘴角的笑意渐浓。

    迟未寒紧紧的狠狠的看着百?墨,百?墨把他推开把衣物整理好:“你放心,虽然是私心但却不会伤害她,不像你。”

    迟未寒眼里都是愤怒的血丝,他的手微微抖着:“若是你敢伤害他我便取你性命。”

    百?墨轻蔑一笑:“是吗?那便试试吧。”

    阅筱抱着安宁在花园里闲逛,她是真的很喜欢他,忽然听见有人叫到:“姑娘。”

    回头是碧玉,阅筱惊喜的叫出了声:“碧玉!!”

    碧玉看见阅筱便哭了起来:“姑娘,我好想你啊,你和绿袖都不带着我,让我一个人留在弈都,要不是这一次跟着迟大人过来我这一辈子可能就见不到你了。”

    “胡说。即便你找不到我我自然也会去找你的,你瞧,这是皇后的宝宝。”阅筱把安宁抱着。

    碧玉擦擦眼泪把安宁抱了过去:“真可爱呀。”

    “以后,你我还要绿袖一起照顾他,等他长大便把他送回去。那时我们就可以回弈都了。”阅筱摸着安宁的小脸蛋说。

    “姑娘去哪我就去哪,反而我已经没有家人了,我跟着姑娘。”

    “胡说,你没有家人?青墨不是你家人?”阅筱笑着问。

    碧玉的脸一下子红了:“姑娘你就是喜欢胡说。”

    “哦,原来你不想和他在一起啊,那我会错意了,什么时候看见青墨就和他说你不喜欢他,让他另觅佳人。”阅筱故意打趣道。

    “他…………我…………”碧玉急得话也说不清楚了。

    阅筱“噗嗤”一笑点了她头一下:“逗你的呢,你带好小安宁哦,我先去趟大理寺。”

    阅筱奔回大理寺见吴桐还在滔滔不绝的说自己的奇闻异事,有些事连她自己都闻所未闻,一听便是胡编乱造,她抱着胸站在门口靠着门听吴桐背对着自己很是投入的说:“百帝牵着阅筱姐的手道:你为何要选择远离我?阅筱姐冷冷的把他的手甩掉说:感情这东西是说不好的。白帝几乎就要流泪,真的,就快要哭出来了。”

    面对这大门的几个人看着阅筱来了,故意道:“然后呢?”

    “然后啊,然后阅筱姐高傲的说,我是有夫君的人,就算你是皇帝也是不能的。白帝很是失望道:天下我都得到了,可是就得不到你的心。你们猜,阅筱姐的丈夫是个什么人?”

    “什么人?”大家忍住笑。

    “是菜市场杀猪的屠夫,两人因为买猪肉的时候相识,因为那个满脸横肉的屠夫刀工极好,阅筱姐十分欣赏,无奈,阅筱姐却被白帝看中了,带来了南都。”吴桐叹息道。

    阅筱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真是好可惜啊,有情人终不能成眷属。”

    吴桐点头道:“是啊,真是可惜…………领事…………”看着阅筱她吐了下舌头赶紧站好。

    阅筱穿着白色长袍,把头发束好:“我今日给大家带来了一些礼物,现在应该送来了。”

    “什么礼物?”大伙一听好奇的问。

    忽然听见一阵嘈杂声,几个送货的把许多小坛子搬了进来摆好,阅筱打开看看满意的点点头:“不错,你们去沈大人那儿结账吧。”

    吴桐好奇先打开一个坛子,一股子酒味刺鼻而来:“怎么买了这么多酒啊!”

    田光胜一听精神振奋:“这酒香,度数不低啊,让我先尝尝。”

    阅筱按住坛子:“我劝你还是不要喝,不然会后悔的。”

    “为什么?我口水都要下来了。”

    钱前把他拉开:“让领事说正经事。”

    阅筱把袖子高高挽起,把手放进酒坛里摸了摸,然后摸出一块湿漉漉满是酒味的心脏。

    大伙一看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吴桐尖叫一声直接躲到了门口。

    阅筱拿着心放在验尸台上:“不是怕嘛,这是猪心,医学上猪心经常被拿来作为学习人类心脏结构的解剖模型,甚至猪心的部分结构通过特殊处理后可以用来修补人类心脏的部分缺损。这是因为人和猪的体型比较接近,心脏结构也基本一致。所以猪心和人心在外观上确实很接近。但是有一个最大的区分点,就是心脏脂肪的颜色。人的所有脂肪组织都是黄色的,而我们常见的猪牛羊脂肪都是白色的。心脏脂肪也不例外。你们看看是不是白色的?”

    说着阅筱把猪心捧起递了过来,吴桐第一个没有受得了又开始吐,唯有余天接过猪心仔细观察起来。

    阅筱洗干净手严肃的说:“你们既然想学我这本领那这些都是最基础的,若是做不到便不要学了。”

    大伙一听都围了过来,吴桐用手绢捂住口鼻也慢慢的蹭了过来,阅筱像个严格的老教师般沉声道:“这是你们第一堂解剖课,把猪心给我,你们仔细看,心脏有四个空腔分别是左心房,在这…………右心房…………左心室…………右心室…………”

    说着阅筱把解剖刀拿了起来:“你们看,右心房和心耳连在一起,心耳的形状像狗的耳朵,我们根据这个来找和判断,一般来说,我们进行尸检心脏提供的证据很有限,但是有一些死法心脏可以给出直接的判断,只是我们条件很有限所以需要我们用心观察,比如说右心室充满血液含有血块而左心室血液呈鲜红色,说明这个人是在低温下冻死的…………”

    “咳咳!”沈大人出现在门口,看见他们捧着个猪心在研究,阅筱抬起头:“沈大人?”

    沈大人面色淡然:“为何今日有这么多人来问我要银子?”

    “哦,我买了一些东西,比如这个。”她举起手上的猪心:“还有那一些,有肝脾肺肾,然后酒也是需要钱的…………对了,还有这个,解剖刀,最贵的就是这个,这个是定制的,外面没有卖,沈大人是不是银子用得太多了。”

    沈大人摸了摸胡子:“也就大概用了大理寺一年开支的一半吧。”

    阅筱忙把手洗干净,把腰间的血玉取下递给沈大人:“这个给您,您拿着这个去宫里,皇上一定会加倍给您的。”

    “朕送给你的东西你就这样轻易让人用?”百?墨走了进来,把血玉重新给阅筱系好:“多少银子让户部再拨便是。”

    大伙一见自觉的退了出去。

    “法医院什么也没有,像这解剖刀又不能轮着用当然是一人一个,还有这些材料也是用完要买的,我也知道用得多,但没有这些我寸步难行啊。”阅筱眨巴着眼睛看着阅筱。

    百?墨看了看桌上那血淋淋的猪心:“在干什么?”

    “上课。”阅筱得意的说:“你怎么又来了?你这个皇上一天到晚不能看奏折的吗?勤政才能为民,这道理你不懂?”

    百?墨笑了起来:“过了今日明日便忙了,你想见我还不一定见得到。”

    “自恋,我干嘛要见你。”阅筱翻了个白眼。

    忽然他把她的腰一揽,凝望着她:“反正你现在就在宫里,我想你了便会去找你。”

    “你疯啦?”阅筱挣扎着。

    百墨却毫不客气的吻了下去,那草莓一般的清新感觉让他欲罢不能:“他来了,我不放心。”

    阅筱生气的推开他:“你以为你是皇上就了不起吗?”

    “就是了不起,天下都是我的,你也一样。”百?墨霸气的说。

    “够了没有?”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花落梦站在门边:“你若还不走便住这儿好了。”

    百?墨微微一笑松开她,走了出去。

    花落梦跟随在后瞟了一眼吴桐,见她穿着黄色的长袍,很是素朴干练的模样,只是头上别着一根大红色的簪子,他眉头一皱,路过她身边时停下脚步:“你这簪子实在俗气得很,如此艳丽的黄色应该带根深绿色的才好看。”

    “关你什么事?”吴桐不假思索的怼道。

    花落梦摇摇头走了。

    吴桐摸了摸自己头上的簪子:“关他什么事,又不认识。”

    阅筱的解剖课便开始顺利开班。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