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四章 狭路相逢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见状护着小皇子往后一躲,用右手一挡,滚烫的开水有一些直接落到了她的手臂之上,因是夏天又穿得轻薄,那水便像是直接倒到肉上一般,疼得阅筱眼泪都要出来了。

    “放肆!!”百?墨一个箭步冲了过来,直接把那奶娘踹在地上。

    皇后带着迟未寒与新罗公主也走了进来,迟未寒见阅筱身上湿哒哒的,手臂上一片红色赶紧把她拉过来:“去冲冲冷水。”

    金允恩一见心里醋意翻腾,脸上白一阵红一阵。

    “皇上,是这个小宫女不懂事,闯到这里非要抱走小皇子,奴婢情急才泼了她的水。”奶妈忙跪下认错,心想着肯定是今日南都的使臣到了,看到这副景象抹了皇上的面子。

    “你胡说!小皇子都饿成皮包骨了,你却一口吃的也不喂,任他哭闹,还有皇后娘娘赐给小皇子的贡米你也自己吃了,丝毫没有留给小皇子,现在倒在这胡说八道起来,今日要不是我来看看小皇子还不晓得能活过久!”阅筱甩开迟未寒的手冲上去便要打。

    百?墨一把把她搂住:“你怀里还抱着孩子呢,手上还有伤,这事有失了南都的国体,朕来处理。”

    说罢厉声道:“来人,把她杖毙。”

    奶妈一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就是打了个宫女不过就是怠慢了小皇子,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成了死罪,她慌张的跪着一步步移过来抱着皇后的腿:“皇后娘娘,你救救奴婢,奴婢好歹也是瑞皇子的乳母啊,奴婢知道错了,不该与小宫女发生争执,可是也是因为她抢人在先还泼了奴婢一身粥,奴婢气不过才这样,皇后娘娘,奴婢实在没有什么过错呀。”

    “宫女?”百?墨转过身来,她眼睛里的光阴晴不定:“你知道她是谁?她是朕的纯妃。”

    奶妈一听,大惊失色,实在看不出这个女人居然是个妃子。大惊的不止奶妈,阅筱与皇后脸色都微微一变,皇后看着迟未寒一脸阴霾道:“南都把小皇子交给你,是要你好生带养,你却如此怠慢,这个情本宫不能求,你去求迟大人与纯妃吧。”

    奶妈一听又抱着阅筱的大腿:“纯妃娘娘,奴婢有眼不识泰山,奴婢该死,求您放过奴婢吧,还有迟大人,奴婢再也不敢了,实在是小皇子太过于吵闹,喂食也很是艰难,奴婢就想着饿他几日便好,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们…………”奶妈不停的磕着头。

    阅筱看着怀里的小皇子又哭闹起来便扯了扯百?墨的衣袖:“我看死罪就算了,但日后小皇子有什么不妥她需得负责任,你看他实在是饿了,不如让他先吃东西吧。”

    百?墨看着阅筱,眼光变得柔和起来,他站在阅筱身边低头看着阅筱怀里的小皇子轻声道:“先让小皇子吃东西吧,小皇子是南都的贵客,你既然有纯妃求情,死罪可免但活罪难逃,喂完小皇子便去素人馆领罚,迟大人以为呢?”

    迟未寒看着阅筱与百?墨颇为亲密,心里一阵刀绞,听百?墨问他才回过神:“这是南都一切听皇上安排,只是这女人怠慢我国皇子不是轻罪,望严惩。”

    “那时必然,不能踏一个人坏了我们两国的规矩。”百?墨淡淡道。

    阅筱见小皇子抱了进去有些不舍,百?墨把她的手拿起来,雪白的手臂上竟然起了一串水泡:“快请太医过来。”

    “哎呀,不用了。我自己去。”阅筱正想着如何脱身,听见他这样说忙推开她。

    金允恩在一旁开口道嘲讽:“不过一些时日没见你居然成了南都的皇妃,真是没有想到,恭喜啊。”

    阅筱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你无非就是想让我恭喜你做了迟夫人吗?行,我如你所愿,恭喜啊。”

    说完撞了她一下匆匆跑了出去,迟未寒的心如被火烧,他转身想走却被百?墨叫住:“朕这个纯妃天真烂漫,实在不懂规矩,迟大人迟夫人莫怪。”

    “既然知道没有规矩便要好好调教才是。”金允恩不满道。

    百?墨哈哈一笑:“没有办法朕就是喜欢她这个脾气,自由自在像风一样,所以都不用宫里的规矩约束她,若迟夫人不高兴日后不与她见面便是,她也未住在宫里,想必相见的时日也不多。”

    “百帝妃子放在宫外?真是闻所未闻。”金允恩奚落道:“这在我们新罗可是个笑话,亏得皇后娘娘能够忍着。”

    “纯妃天性不受拘束,宫里规矩多她住不惯,既然是皇上喜欢的人自然听皇上的安排。”皇后娘娘开口,慢条斯理的说。

    金允恩还准备开口,迟未寒低声道:“你不是乏了吗?回驿站休息吧。”

    “这也太小看我们南都了,使臣入京怎么会有住驿站的道理,早在几天前皇后便亲自督促帮你们把房间收拾出来了,而且也不是一天半个月,说不定三年五载,自然是要住的舒服,既然迟夫人乏了便与皇后娘娘过去歇息吧。”百?墨浅笑道。

    金允恩素来是性情跋扈的,从不回让着谁,她见百?墨虽笑着却带着高高在上的姿态也不敢示弱的嗤笑道:“皇后娘娘好贤惠,既有胸怀让嫔妃随意出入又亲自操劳着下人的心,我这个外人看着都觉得委屈。”

    百?墨依然笑着走到皇后跟前牵着她的手道:“皇后贤良淑德为人大气,是天下女子的楷模,皇后的胸襟与五品夫人的自然不一样,这便是为何她能站在皇上身边的原因。”

    皇后本来有些难堪,但百?墨这一席话让她心中暖意渐生。

    “迟娘子,请随我来吧,日后只要不是嚼我们南都的舌根都可以来找本宫。”皇后面上含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阅筱匆匆跑了出来,心里很是慌乱,她觉得心里像是有几百头鹿在撞她的胸口,“噗通噗通”。

    她躲到了树林里,隐在树荫后面,闭着眼睛深呼吸着,这糟糕的感觉。

    以为不会在乎却比想象中更加不堪一击,看见他的那一刻她居然有想扑进他怀里的冲动,若不是金允恩那冰冷奚落的目光给了她一瓢冷水也许她真的还会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但现在他已经娶了新的女人,再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想到这她心里很是堵得慌。

    “是不是感觉到胸闷气短,外加有些心悸?”花落梦从树后走了过来,娇柔的说。

    “你怎么知道?”阅筱看着他。

    “你这是不忘旧情综合征。”花落梦递过来一瓶药膏:“赶紧把药膏涂上,烫伤最易留疤。百?墨那小子还时刻惦记着你,让我来寻你。”

    阅筱沉默着接过药膏,轻轻的涂在皮肤之上,药膏十分清凉,涂上去后那发烫的地方瞬间舒服了许多。

    “人这一辈子就不能有情,少了情便少了许多牵挂许多麻烦,你看看你。”

    “我怎么了?”

    “要死不活。”

    阅筱生气的坐下:“我好歹也是他原配的妻子,虽说之前是签了和离书,但我好歹也曾经是他的心上人,他怎么能说娶就娶说换就换,视我如同衣物。我是很不高兴,不是因为别的,是因为太没有面子了。而且明明知道我在这还带着新夫人一起来,是生怕我看不到吗?我就是不爽。”

    花落梦捂着嘴笑道:“你不也是皇上的纯妃吗?说起来等级比她高,面子自然也比她大。”

    阅筱扔了一颗松果:“怎么能这样比呢?我是不是纯妃金允恩才不会在乎呢,她在乎的是她爱的男人属于她而不是我。算了与你说不着,你走吧。”

    花落梦往身后回头故意问道:“那迟未寒还是你爱的人吗?”

    阅筱脱口而出:“自然………不是,他都娶了新老婆我为什么还要爱他?”

    “哦,那你爱百?墨那小子吗?想比之下他不是更好,始终对你情有独钟。”花落梦又道。

    “情有独钟?你用错词了吧,若是情有独钟便是心无旁骛一心一意,他都已经三妻四妾连孩子都有好几个了,哪里配的上情有独钟?”

    “这么说两个人你都不喜欢?”花落梦试探。

    “比起迟未寒,百?墨还是稍微好一点,至少敢作敢当不会虚伪,不过他桃花太多不适合做老公,做朋友吧,他一肚子坏水智商也高,我觉得我也不适合做他的朋友。”阅筱认真分析。

    “一肚子坏水是何意?”百?墨忍不住开口,阅筱惊讶的回头随即知道花落梦是故意的,便朝他扔了几个果子。

    花落梦笑道弯腰:“你偷偷听可停住几句好话来了?”

    百?墨走了过来牵起阅筱的手仔细看着:“我还真应该不管你,一肚子坏水。”

    阅筱挣脱他的手:“今日为何在他面前乱说话?”

    “你不是要面子吗?狭路相逢勇者胜。”百?墨嬉笑道。

    “这是哪门子的面子?成了你的妃子就有面子了?”

    “至少你不是没有人要啊。”百?墨笑意更浓。

    “你………~”阅筱忽然没话说了。

    “你说我一肚子坏水,我哪有那么坏?若是坏还救你干嘛?恩将仇报是野猫。”百?墨把手搭在阅筱的头上摸了摸。

    “报恩有许多方法,你放心,我记得的。”阅筱白了一眼。

    “你要的东西送到大理寺去了。”百?墨敲了敲她的脸。

    “真的?我现在去看看。”阅筱提着裙子飞快的走了。

    吴桐摸着下巴道:“这是做何用的?”

    “笨,一看便是领事的东西嘛。”

    “这骨架有何用,咱们不都知道了吗?这都分辨不清如何做仵作?”田光胜喝了一口酒。

    “只是这完整的骨架从哪里找到的?把他挂在这实在有些慎人。”

    几个人挤在人体骨架前七嘴八舌。

    “给你们上课用的,不是说想上课吗?”阅筱跑得气喘吁吁。

    大家见阅筱来了都自觉站好,田光胜有些不解的道:“这东西大家都知道了,从头到脚你指哪咱们都说得出来。”

    “我要说的不是骨头,而是骨头后的东西。”阅筱把事先准备好的小红香囊准备好系在骨头上的特定位置。

    “你们若是要学验尸便要先学会五脏六腑的位置,我们的验尸手段落后只能用眼睛判断表明的伤痕,但有些死亡尤其是被杀的手法相当巧妙,肉眼分辨不出,所以才需要解剖,通过内在的分析来判断。”

    每个人见阅筱开始讲课便每人搬着小板凳最好认真听起来。

    “如果心脏。”阅筱用一根树枝指了指胸廓里面的红色香囊:“人的心脏外形像桃子,位于横膈之上,两肺间而偏左,在这个位置,心脏主要功能是为血液流动提供动力,把血液运行至身体各个部分。人类的心脏位于胸腔中部偏左下方,体积约相当于一个拳头大小,重量约250克。女性的心脏通常要比男性的体积小且重量轻。”

    阅筱伸出拳头:“一般来讲拳头多大心脏便是多大,心脏是人最重要的器官之一。”

    大家也都伸出拳头比划着。

    “所以我们在检查的时候首先要看这个人的心脏比如一个人的心脏过于大这并?不是好现象,而是他的心脏出现了疾病,这样的心脏能够造成人的突然死亡乐乐,当然心源性死亡在你们这个年代是最不容易查出来的,既没有仪器设备也没有药水,不过有一点,如果这个人心脏出现异样那这个人受惊吓而亡的几率要比正常人要大。”

    大家似懂非懂的点点头,认真的做着笔记。

    “你们暂且记下,因为我们没有条件所以暂时只能笼统的先了解个大概,若是有机会我便带你们去看看真的心脏,这个部位是胃。”

    一天的时间很快过去,阅筱仔细的讲解了人体内部的构造,条件是相当简陋,但是学生们不论男女老少每个人都求知若渴,每一句话都恨不得记下来才好。

    一直到傍晚,几个人才意犹未尽。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