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三章 南都使臣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金允恩紧紧粘着迟未寒,眼睛一刻也离不开他:“怎么?你在生气吗?我们前几日才完婚便匆匆忙忙去南都,我这个新娘子还没有生气,你倒生起气来。”

    迟未寒别过头不看她,只看着马车外的风景。

    又到了沙漠,依旧荒凉一片,还能清楚的忆起上次与她在这的谈话,她的脸在阳光下晒得微红,脸上带着怜悯的表情。

    金允恩见他沉默不语娇嗔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就是想甩掉我一个人去南都,我又不是傻子,南都有洪水猛兽,我才不放心让你一个人去呢。我一国的公主都愿意陪你去这一遭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并未让你来。”迟未寒冷冷道。

    “我知道,是我自己愿意,一厢情愿。你从成婚那日起就没有正眼看过我一眼,我好歹也是皇上御赐,好歹也是金枝玉叶,你这样对我我还觉得委屈呢。”金允恩噘着嘴摇着迟未寒的臂膀。

    迟未寒心里很是烦闷,掀开车帘:“停车休息。”说着便下了车。

    金允恩生气的也跟着下了马车扯住迟未寒道:“我好歹也是一国公主,既然嫁与你便要好好待我,你一天到晚冷脸看着我,一句话也不与我说,难不成还因为那个小贱人吗?”

    迟未寒利剑一般的目光马上就让她闭了嘴,金允恩的随身婢女金花一见这架势不对立刻上前拦着金允恩:“公主,迟大人日理万机许是没有那么多时间陪您,您现在是她的夫人应该替他分忧才是。”

    金允恩还想说什么便被金花推上了车,金花悄声说:“公主,你明明知道那个女人是提不得的,为何还要激怒大人?”

    “我就偏看不了他对我冷淡的样子。”金允恩很是不甘。

    “你我都知道大人并不是心甘情愿与您成婚的,你若是老这样任性恐怕对你自己并不好,虽然你是公主,但老话说得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你既然嫁给了迟大人,那便是弈都的人,再也不能摆着这个架子了。”金花为人很是老练,也是新罗皇后一手调教出来的老人。

    金允恩一脸不高兴:“那我要如何?”

    “切记不要再提那个女人了,这男人本就是吃不到的才是最好,你老是提恐怕会让迟大人厌烦,再者你还是要恭顺一些,弈都的男人都喜欢温柔体贴的女子,就算大人现在不那么爱你,你若一直是他的贤内助男人总有一天会心软的。”

    金允恩听着也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冲动,便打开车帘看了看迟未寒,迟未寒已经骑着马慢慢向前了。

    她恨恨道:“都怪那个女人,我还不知道他去南都是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她!”

    金花“噗嗤”一笑:“公主的性格倒是像极了皇后,只是皇后比你有手段,绝不会像你这样莽撞,您是皇宫里出来的女子怎么会这么沉不住气,就算大人是忘不了那个女人,可现在你是明媒正娶的妻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那倒是。”金允恩得意的笑道:“我可是为了这个名分等了一年,就算她有什么手段我也断不会给她机会的。”

    迟未寒骑着马,心里的懊恼一点点的增加,他已然明白这场婚姻是他这辈子做过的最错的决定。

    青墨见他面色阴沉,大概也知道为了什么,他骑着马赶了上来:“大人不必过于忧心,你也是为了弈都与百姓。”

    迟未寒冷冷道:“不过是借口而已。”

    青墨叹了口气:“说到底你不过就是负气,你是在气夫人进宫为妃。”

    迟未寒沉默不语,是,他是生气,他生气自己没有拼死拦住百墨夺走阅筱,也生气她违背了誓言轻易妥协,可是他恨不起来,他更恨自己的无能更恨弈都的手段。

    所以他娶了一个不爱女人,用一辈子惩罚自己。

    南都的城门就在不远处,他的心变得有些紧张,他很害怕又很急迫的想见她。

    他急迫的想看看她伤好些没有,是否安然无恙。他害怕,害怕她站在百墨的身边,以南都妃子的身份站在他的面前。

    “迟大人来南都?”绿袖有些吃惊:“南都为何会派迟大人来?谁都知道来南都危险重重。”

    阅筱喝着粥不在意的道:“想必是弈都无人了吧,我今日想进宫看看小皇子,不知道有没有受欺负。”

    绿袖帮她把碗添满:“难得姑娘还惦记着小皇子。皇后娘娘当初那般对你,你却不记恨。”

    阅筱端起碗大口喝了起来:“两码事,若是有机会我还想把这仇给报了,但孩子是无辜的,那么小就离开父母和国家,实在可怜。”

    绿袖微笑道:“姑娘向来是心胸宽阔的人。只是按日子,迟大人今日也会进京,你们若是碰面…………”

    “无妨,不过就是有些尴尬,但我总不能一辈子不见他,躲是躲不过的,也许见一面以后我心里还会更坦然,你也不必为我操心,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那姑娘昨夜哭什么?”

    “我哪有哭?”

    “袖子都哭湿了,还说没有哭。”

    “就你事多,再多事我便把你换回去让碧玉来,她粗枝大叶断不会像你这般啰嗦。”阅筱假装生气。

    绿袖含着笑:“姑娘那把我换回去算了。”

    阅筱把碗放在擦擦嘴跑了出去:“我走了,难与你拌嘴。”

    她没有去大理寺而是直接去了宫里,去看小皇子是真,但内心里却不知道为何总想着能在宫里碰上他一面,也许这就是爱情吧,明明知道他负了自己却不能狠下心断了与他的联系。

    她走进宫门,心里也有些忐忑,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她慢慢的在宫里走着,正巧碰到颜皇后从勤政殿出来,看见阅筱便远远的行了个礼。

    阅筱慌忙回礼,颜皇后慢慢的走了过来:“阅筱姑娘是来找皇上的吗?”

    “不是。”阅筱断然否认:“我今日是过来看看小皇子的,今日是他三个月的大满月。”

    颜皇后一愣:“这本宫是才知道,彩月去让礼部今日举行一个小喜宴,一切按弈都的规矩来。多谢阅筱姑娘提醒,本宫与你一起去看看吧。”

    阅筱虽不太愿意但也不好拒绝,便与皇后随行,颜皇后穿着明黄色的锦缎衣袍,头戴十二支金钗,走起路来叮铃作响。

    她和颜悦色雍容大方很是有皇后的端庄大气:“你与百帝也认识很久了吧。”

    阅筱忙道:“并不久,如果要算时间也不过两年多。”

    “日子并不长,但百帝对你却很好,可见他心里有你。”颜皇后看了她一眼。

    阅筱一时语塞不知道怎么回答,想了想才道:“皇后娘娘可能是误会了,我与百帝如果要算恩怨也不过是主仆的关系,我现在这条命还在他手上呢。也许是我这个人向来没有什么规矩所以惹得百帝很是心烦。”

    “你天真烂漫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心机。”颜皇后微笑道:“本宫不是小气的人,若你想入宫本宫也一定会应允。”

    阅筱一听停下脚步,她看着颜皇后,目光凛冽:“我那日便已经说过,我并不会入宫。我对入宫没有什么兴趣,皇后不必视我为情敌。”

    颜皇后点点头:“如此最好,只是百帝对你…………”

    “那我管不着,他是皇帝他想来便来想走便走,我拦不住,不过我还是可以保证,绝对不会有逾越规矩的事。”阅筱马上承诺。

    “比起后宫嫔妃本宫更害怕红颜知己。”颜皇后也很直接。

    阅筱笑了起来:“你太抬举我了,你们家百帝的心思普天之下谁能想得明白看得透?红颜知己,我想我还当不起这个名号。皇后若是与我聊天便改天,我先去看看小皇子。”

    说完便大步走了。

    彩月有些不高兴:“这女子好生没有规矩。”

    颜皇后轻声道:“规矩这东西对于不喜欢的人才有用,对于喜欢的人便可以没有规矩。她并不喜欢百帝也真心不想入宫。”

    彩月面上喜悦:“既如此那皇后娘娘便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您为了这事都有几日没有睡好了。”

    “可怕的不是这个,我怕的是她无心但百帝有意,越无心越有意。爱而不得才会让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想去征服,最后彻底沦陷。早在他把她带回南都的时候我便知道,他的心还是留给她的。”颜皇后眼神有些慌乱。

    “那如何是好?“彩月问。

    颜皇后轻叹一口气:“再看看吧。”

    “皇后娘娘,弈都的使臣到了,皇上让您一同前去。”一个小太监跑了过来。

    颜皇后忙跟着走了。

    阅筱一路寻到玉芙宫,还未进门便听到了婴儿的啼哭,她推门进去,就看见一个小婴儿赤身**的躺在摇篮里,身上什么也没有盖,脖子底下背后全是密密的痱子,正拼命啼哭却没有人管着。

    阅筱心疼的把小婴儿抱起来放在怀里摇着,婴儿转动着小脑袋像是饿极了似的寻找食物。

    这小东西可怜的模样深深触动了阅筱,她细心的把摇篮里的薄被将他裹好,抱在怀里哄着。

    那小东西许是知道疼爱他的人来了,哭得更伤心了,大大的泪珠从眼睛里流了出来,清脆的啼哭声响彻整个玉芙宫。

    “你是哪里来的宫女,赶紧把人放下。”一个身材丰腴的女子从房间里走出来,似乎才吃完早膳,一脸红润。

    “他什么也没有穿会着凉的。”阅筱抱着小皇子不撒手。

    “这么热的天穿太多会被捂着的,你知道什么?你哪个宫里的,这么面生,倘若是皇后宫里的便回去说一声上次送过来的贡米已经没有了。”那女人斜着眼睛看着阅筱。

    “我不是皇后宫里的人,小皇子饿了,可有奶妈?”阅筱瞧里面张望。

    “我便是奶妈,你把他放下。”那女人催着。

    阅筱一听,忙准备把孩子放进她怀里:“他饿了,你瞧,哭得多伤心,你赶紧的。”

    那奶妈皱着眉冷哼一声:“你是哪个宫里的粗使宫女,敢管起我来了,我说喂就喂。我说不喂就不喂。”

    “他可是弈都的皇子,让你喂是抬举你。”

    “我呸,什么皇子?现在是南都,只有百帝的孩子才是皇子,他算什么,就算饿死也是活该。”奶妈一脸鄙夷。

    阅筱实在很是生气,她看着怀里哭闹的小皇子道:“难怪小皇子如此瘦弱,想必你折磨成这样的,那既如此这孩子你也不用养了,我养着。”

    奶妈一听也火冒三丈:“你是谁?好大的口气。这是皇上下旨让我带的,你算哪根葱?”

    阅筱懒得理会她,把小皇子抱着屋里,一只手在房间里面找着吃的,桌上还摆着粥,阅筱舀了舀冷笑道:“这可是上好的贡米,想必是皇后娘娘赐给你让你给小皇子熬粥喝的,你倒好全都吃到自己肚子里面去了。若是皇后娘娘知道了,你说会给你定了什么罪?”

    奶妈为人一向蛮横,又占着是皇上钦点更加不可一世,她见阅筱非当不敬她反而与她争锋相对早就一肚子火便上前把她手上的勺子夺下:“你是哪个宫里不知死活的宫女,敢到我这里来闹事,今日我且让你看看厉害。”

    说起抡起巴掌便准备闪,阅筱哪里会轮到她来动手,早把粥端着全洒到了奶妈的身上。

    奶妈一惊,气的脸都通红:“你居然泼我。”

    阅筱一脸淡定:“泼了,怎么了?你不是爱喝这粥吗?给你喝个够,你现在便给小皇子喂奶,若不肯就不是泼粥这么简单的了。”

    奶妈身份并不尊贵,但她以前也带过瑞小皇子,又较得皇后喜欢,所以一直被人敬着,久而久之还以为自己真的金贵起来,说话做事总会仗着点人势,今儿算是见到厉害角色了,又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姑娘所以越发觉得受了侮辱,干脆发起横来,她四处看着,见旁边木桶里有着滚烫的开水预备着给小皇子洗澡的,便提着往阅筱身上泼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