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天下之先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领事,你看看这个。”余天把白布拉开。

    这是具男尸,浑身上下全都是伤痕,还有不少刀口,那刀口很浅,一道道,或长或短。

    阅筱仔细看着:“人是从哪里送来的?”

    “是衙门送过来的。”余天站在一旁,黝黑的脸上神色有些复杂。

    “有没有说是怎么死的?”阅筱问。

    钱千翻了翻记录:“只说是偷盗,其他都没有说明。”

    其余几个人都围了过来,本来大理寺本身并没有什么尸体需要验,大理寺负责的是有品级官员的案子,像这种尸体少之又少,只是法医院虽隶属大理寺但接的还有部分衙门的案子,所以每日并不会闲着,加上皇上有令,有争议的案子必须要法医院出具验尸证明,所以一时间法医院成了一个香馍馍,日日都是尸体爆满。

    好在他们六个都是极品高手,加上尸体无非就是那么几种显而易见的痕迹,所以还能够应付。

    “全身都是青紫色的伤痕,看来他死前是被人殴打过。”田胜光摸了摸死者的手臂:“还没有僵硬。”

    这具尸体上全是半圆形的紫色伤痕,有些深有些浅,刀伤全身上下少说有一百多处。

    “你们怎么看?”阅筱看着大家:“死亡原因如何写?”

    “这些刀伤虽多但绝不会致命,这是衙役里上的刑。”

    吴桐有些不忍:“用刑?不是说盗窃吗?为何要用如此酷刑?”

    “这些青紫是拳头打的。”马起源把尸体翻身:“前胸后背还有腹部全是半圆形的击打伤,这是拳头留下的形状,浅色的地方渐渐成褐色,说明是之前打的,快好了,还有这些紫色的是最近几日添的新伤。”

    大家一听都沉默了下来,阅筱坐了下来:“那么…………如何写?”

    大家都站着,吴桐有些不解:“怎么都不说话了?恕我知识浅薄,身上无勒痕无刺伤无骨折也不是毒物,我确实还没有看出来他是怎么死的。”

    “殴打致死。”余天看了阅筱一眼。

    大家心里都明白,这个罪犯在入狱之前应该还身体康健,是因为衙役的粗暴对待导致死亡,可是从尸体上看根本看不出来,所以就算他们知道也没有办法证明,而且更重要的便是衙役知道他们没有办法证明所以才把尸体送过来。

    “还真是看得起我们法医院,才几天就给我们出难题了。”马起源性格直率快人快语。

    余天皱着眉看着尸体也有些为难。

    “怎么回事?”吴桐还是一头雾水:“我们就写衙役殴打致死便可啊。”

    “证据呢?”其他几人问。

    田胜光喝了一口酒:“尸体表明没有任何证据他是被人打死的,这些青紫都算不了什么,顶多只能证明别打过,县衙的仵作就是看中了这点才把人送过来,若是他们自己开具死亡证明,那一个活生生的人送进来满身青紫的走恐怕会引起家属闹事报官,送到我们这,他们不仅可以避嫌而且也知道我们找不到证据,只能随便写一个死因。”

    “比如?”吴桐很是好奇。

    “比如自杀或者猝死。”余天道:“猝死才是最好理由,天意。”

    “那不是草菅人命了吗?”吴桐很是诧异,她年纪尚小,不太懂这些弯弯绕绕。

    几个人商量间,忽然听见外面有妇人嚎哭,几人出得门外只见一个中年妇女正跪在大理寺门前痛哭流涕。

    那女子穿着寒酸,头上戴着普通妇女的头巾,怀里抱着一个小儿,她跪在门口泪流满面,大理寺门口的小兵卒赶了好几次但无济于事。

    “这恐怕是里面那个人的妻儿哟。”钱千叹道。

    阅筱终究还是没有忍住上前把女子扶了起来:“大姐,这儿是大理寺门口,有什么冤屈你去县衙击鼓鸣冤便可。”

    那女子听见县衙两个字眼里居然放出恨意的光芒:“县衙不仅做不了主,还把我家男人抓走了,说他是盗贼偷了别人的珠宝,我男人老实巴交的一个人,话都说不出几句,他怎么可能偷别人东西,这就是污蔑!他们抓了人,没几天人就死了,我去县衙伸冤,县衙把我赶出来说我男人本来好好的,忽然猝死了,连个理由…………都没有。”

    那女子哽咽起来,怀里的孩子似乎明白母亲的心情也哇哇大哭起来。

    阅筱把她放进大门,让吴桐递了一杯茶:“大姐,我想知道来龙去脉,可以说说吗?”

    女子擦了擦眼泪:“那日我男人和平时一样出工,他经过岔路的时候看见有个商人在一旁马车上睡觉,只看了一眼便走了,谁知到了傍晚,衙役就来了把他抓走了,说他趁人家睡觉偷了那商人的一袋珠宝,我男人连话都没有说一句便被抓走了,我日日去县衙,可是连面都见不到,今日一早他们派人通知我说我男人死了,我一听就吵着要人,他们说人到大理寺来了…………”

    吴桐在一旁听得眼泪汪汪,也擦了擦泪花。

    “我男人根本不可能偷东西,他胆子小,怎么可能偷别人东西?而且他也不是猝死,肯定是有其他原因。”女人说着又哭了起来,大颗的泪水落了下来,伤心又绝望。

    阅筱在一旁听着,看着余天,余天也看着她,阅筱明白余天想说什么便站起来道:“大姐,你男人确实已经死亡,人就在里面,你…………要不要看一眼…………”

    大姐哽咽着有些犹豫,怀里的婴儿哭啼声似乎给她决心,她站起来点点头。

    余天带着女人进去了,不一会儿便听见了那女人撕心裂肺的哭声还有那婴儿尖声的哭叫。

    吴桐捂住耳朵,很是动容,她蹲下来声音微颤:“太可怜了………”

    阅筱面上很是平淡,她轻声问:“若是写殴打致死会怎样?”

    “官衙要进行赔偿,要是能证明他无罪,可状告衙役与衙内。”马起源回答。

    “那便如此。”阅筱淡淡的说。

    其余几人面色赞同但也有些为难:“这样写并不错,可是没有证据,那我们的结论也是一纸空文。”

    “如果我能找到证据呢?”阅筱回头看着他们。

    大家都疑惑的看着她,不知道她有什么办法。

    阅筱走进书房片刻便出来了,吴桐忙跑了过来:“阅筱姐姐,我刚刚听他们说没有办法些这个结论,凭身上的伤痕根本不是证据,那我们该怎么办?”

    阅筱见女人出来道:“这要看她怎么决定。”

    “谁?”吴桐问,阅筱没有回答她直接迎着女子走去。

    女子眼睛已经哭肿,眼里全是悲痛,她看见阅筱忍住泪道:“你是领事对吗?我男人他身上全是伤痕,他…………受了苦…………他不是自己死的。”

    “我知道,但是没有证据。”

    “他身上全是伤。”女人愤怒起来。

    “是,但也不是证据。”阅筱很冷静。

    女人恨恨的看着她:“我知道,你们是官官相护,我们这些没有钱没有权的小老百姓都是贱命一条。”

    说着,狠狠朝地上啐了一口。

    阅筱毫不在意,她不紧不慢道:“我有办法证明他是被打死的,但是…………”

    女人见阅筱能帮自己证明,眼里的光又亮了:“真的可以证明?那你快啊。”

    阅筱看着女人,犹豫了一下深吸一口气道:“但是得开膛破肚。”

    一句话出来,四座震惊,就连田胜光的酒壶都掉在了地上。

    女人有些不相信:“你说什么?”

    “必须要把你男人的肚子剖开检查。”阅筱毫不畏惧的迎着女子的目光。

    吴桐轻声道:“她是不是疯了?开膛破肚?在历朝历代这都是大不敬,她不怕被人打?”

    余天抱着胸看着,眼里的光却活跃起来。

    钱千摸着胡子:“我也之前听人说过,有些外域国族确实有这样验尸的方法,只是在我们这恐怕行不通啊,人死就只能涂个安宁,若是用这法子是怕下地狱的。”

    马起源冷哼一声:“历朝历代没有又不能说我朝我代就不能有,总要有人甘冒天下之先才行。这女子倒是有些意思。”

    阅筱看着女人,她的心其实很虚,她知道要走出这一步很难,但是如果要结案就必须得这样做,在这个王朝,她说的这些可能和疯子无异,但有些事必须要有第一次。

    女人嘴唇发抖,她看着阅筱的眼睛忽然她轻声道:“只要打开就可以证明吗?”

    “是。至少证明他不是猝死不是自杀,是他们打死的,”阅筱肯定的说。

    “那就这样,我不怕他下十八层地狱,我只怕他走得不心安。”女人决绝的说。

    阅筱心里一颤:“你确定吗?”

    女人用力点点头。

    阅筱二话不说把纸递过去:“这是尸检同意书,若你没有意见便签字。”

    女人干脆的咬破手指在上面按了个手印:“我不识字,我信你。”

    阅筱的心里忽然明亮起来,她收好同意书,快步朝验尸房走去:“过来帮忙。”

    几个人见状都飞快的跟了上去。

    “我准备一下,你们开始基础验尸,吴桐记录。”阅筱命令道。

    几个人默契的忙碌起来,钱千主检:“目测身上有新旧击打伤五十余处,刀伤一百余处,刀伤为三厘米左右,为短刃小刀,并不致命。”

    “尸斑成放射状,腰背上尤为严重,死后并未移动,可见是直接送到大理寺的。”马起源摸了摸尸体的肌肉和骨骼:“形成短暂尸僵,集中在上肢,死亡时间为四小时左右。”

    田胜光看了看死者的手掌:“手掌之上有老茧,应是务农。脚踝处与手腕处有磨破皮的痕迹还有圆形深红,说明死者一直双手双脚被铁链锁住。”

    吴桐认真的在旁记录,阅筱点点头:“现在开始解剖,我需要干净水,越多越好。需要蜡烛,需要容器。你们若是见不了血便出去吧。”阅筱利索的穿好衣服,把头发绑好。

    “都是仵作,看血如酒一般,我可不怕。”田胜光特意站到附近。

    唯有吴桐有些害怕,只远远站着。

    阅筱看着她:“你自己去拿个盆来吧。”

    “拿盆干什么?”吴桐又奇怪起来,但依然捧了个盆。

    阅筱点起蜡烛又燃起香,对着尸体拜了拜。验尸房一片安静。

    她把工具从背包里拿了出来,这一套工具比之前更好,是百?墨特意从域外买回来的。她认真的把男子身体进行了清洗,毫不避讳**部位,面色坦然自若。

    然后她戴上手套,拿出解剖刀在蜡烛火上烧了烧,顺着男人的胸膛干脆的划了下去。

    几人脸色大惊失色,见那血从伤口的细缝中涌了出来。那血为暗红色,慢慢的顺着尸体的侧面流了下来,一下子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

    阅筱镇静的把死者肚子打开,轻叹一口气:“脾脏破裂…………吴桐记下…………”

    吴桐早已经忍不住,早饭都吐到了手中的盆里。

    阅筱看了余天一眼:“记录。”

    余天点点头,其余几人虽有些心虚,但都不由自主的靠近过来,果然,死者的肚子里全是鲜红的血。

    阅筱指着脾脏道:“这是脾脏,位置在人体的左上腹,多数是在肝脏的左外叶胃底以及膈肌和左侧胸廓的包围下,它是人体的血库,当人休息时安静时会储藏血液,运动、失血。缺氧的时候会进入应急状态,但是它比较脆弱,所以受到严重外击,比如重力击打腹部或者用力踢会很容易造成脾脏破裂,脾脏破裂会引起大出血,然后便会休克最后死亡。他的肚子里全都是血,颜色鲜红,足以证明他是被暴力击打致死。都记下了吗?”

    余天点点头,阅筱舒了一口气,开始进行缝合,几个人的目光随着阅筱的手上上下下的移动,眼里都是惊奇。

    “领事是如何判断他是被人打死的。”钱千问。

    “一般来讲他身上这么多伤痕首先要考虑是暴力致死,我看他嘴唇发白,这是失血过多的特征之一,而且他的腹部比较硬,一般来说人的腹部是比较软的,所以我想也许他确实是被人殴打致死。”阅筱耐心的说。

    “被人活活打死。”马起源冷笑:“这样的牢狱比地狱还可怕。”

    “衙内几品官?”阅筱一边缝合一边问。

    “六品。”钱千忙道。

    “马大人,能不能麻烦您把报告送给宋辞大人,六品官员杀人理应上报大理寺吧。”阅筱抬头道。

    马起源二话不说接过报告:“我现在便去。”

    阅筱缝好伤口,与大家一起替死者穿好衣服,又默默的鞠了三躬。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