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八十章 如愿以偿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迟未寒打开门,见秦女官站在门外,全海一见便马上道:“老奴先去门口。”

    秦女官对着迟未寒行了个礼,迟未寒正眼也不看她,绕过她便要走。

    “奴婢知道迟大人恨奴婢,但奴婢依旧有句话要说,若大人此时因为沉小姐去退婚,那势必沉小姐为迟家顶罪的事便会众人皆知。沉小姐如今是戴罪之身,她是朝廷的重犯。”

    “她不是。”迟未寒冷冷的说。

    秦女官依旧站得笔直不卑不亢:“是,她不是。但皇上不知,皇上若是知道沉如雁替迟家的事便会穿帮,迟家也会有欺君罔上的罪名,迟大人,事已至此何必多此一举。”

    “那又如何?”

    “那沉如雁做的一切有什么意义呢?”秦女官反问:“明明是朝廷重犯你却还对她念念不忘,不仅皇上生疑世人也会生疑。”

    “所以我便要成为下一个牺牲品?”

    “牺牲品?”秦女官看着迟未寒笑了一下:“恕奴婢多言,大敌当前谁不是牺牲品。迟大人心中有国才会不顾生死力挽狂澜,如今为什么前功尽弃?大人也应该知道为何要与新罗联姻,现在沉如雁已经不在弈都,今生今世也不一定再回到弈都,大人为何还要固执?您早在弈都之变时已经做了选择,现在,便已经不能反悔。”

    迟未寒脸上冷漠,他绕过秦女官向前走,秦女官看着他道:“若是迟大人今日为了沉如雁放弃联姻,那便要全弈都子民付出代价。”

    迟未寒停下了脚步,但依然走出了门外。

    皇上与皇后看着迟未寒,两人对视了一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迟未寒。

    沉默了一会儿,皇上才开口:“迟大人,你真愿意做去南都的使者?”

    “愿意。臣愿意明日就走。”

    “可是,明日是你与新罗公主大婚的日子。”皇上看了一眼皇后。

    “大婚之后便走。”迟未寒面无表情。

    皇后站起来:“迟家人丁稀少,只有你我,你知道你去南都意味着什么?去了南都你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而且一去便是三年直到能把小皇子带回来,这便是没有人愿意去南都的原因,你本与百?墨有恩怨,何必现在赶着过去。”

    “这时候迟家不出力何时出力?迟家不一直是如此吗?满门忠烈。”迟未寒看着皇后,嘴角有过一丝戏谑:“臣若不去还有谁会愿意去。”

    皇上也有些为难:“未寒,朕知道你们迟家忠心,南都的大门容易进去未必能够出来,虽说两国交战不杀来使,但六弟…………百?墨的性格你是知道的,从不会遵守规矩,说不定哪一天不高兴便开了杀戒,迟家只有你一个儿郎…………”

    “迟家不是用在这时的吗?”迟未寒目光定定:“为了皇上臣愿意。”

    皇后嘴角有些抽搐,她当然知道迟未寒为何这样做,他是故意的。

    皇上心里很是感动握住皇后的手:“朕欠你们迟家的太多了,朕这几天一直为了这件事发愁,现在未寒去朕是再放心不过,他可是小皇子的亲舅舅,他一定可以把小皇子带回来的,只是这一去时间不短,何况又是新婚,刚刚成婚便和新娘分别朕于心不忍。”

    “无事,越快越好,免得夜长梦多,现在南都是答应了,说不定过两天恐又会反悔。”迟未寒道。

    皇上一听倒是赞同:“确实如此,那便应了未寒,明日大婚后便走。”

    皇后有些生气的看着迟未寒,迟未寒淡淡的回了一眼:“皇后不必多虑,微臣不怕多了这么一件,为了羿都愿意粉身碎骨。”

    迟未寒回到府,从书里拿出一份和离书,那和离书还是当初她写过让青墨拿来的,和离书下始终只有沉如雁三个字,他轻轻的摸着,他如何能够写上自己的名字?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笑了一下。字依然乱七八糟难看至极,现在天各一方,一个成了南都的妃子一个成了新罗的女婿,是时候把名字签了。

    他提起笔,在半空中停住,却始终无法写上自己的名字,心如刀割。

    第二日一早,皇宫里就忙碌起来,金允恩喜气洋洋的开始梳妆打扮,她穿上新罗的新娘服,把头发盘好,今日终于如愿以偿,正对镜梳妆,忽然听见门外喧闹起来,黎落公主冲了进来。

    她见黎落公主怒气冲天冷笑一声道:“黎落公主好有规矩,一大早便来给本公主祝贺。”

    “你满心鬼主意,我可告诉你沉如雁还没有死呢。”黎落生气道,全皇宫都知道这件事唯有她不知,这肯定又是她那个好皇嫂的主意,怕她闹事便特意把她送到相国寺烧香拜佛一个月,今日回来才听说。

    “那又怎样?她已经去了南都何况又是罪臣,她有什么资格与我夫君在一起。”

    “那也比你强十倍百倍。”黎落指着她道。

    金允恩挑起眼看着她:“我的事不要你操心,忙完我的婚事便是你与高丽和亲事,你还是操心你自己吧。”

    “我不会嫁。”黎落厉声道。

    金允恩上下打量着她,有些感慨的说:“这点你倒与我很像,不会屈服于联姻的命运,但凡事都要靠自己,你若真不愿意便要争一争,像我,当初是来做妃子的,如今不也觅得良人,如愿以偿?”

    黎落狠狠的看着她:“你不要得意,未寒哥哥是不会喜欢你的。”

    “那又如何?我是她明媒正娶的妻子,是皇上赐婚,这一辈子只要我不提出来他永远也甩不开我,我就不相信我用一辈子也得不到他的心。”金允恩面上闪过一丝自信的微笑。

    黎落一下子无语,几乎要哭出来,只得又怒气冲冲的跑了出去。

    金允恩冷哼一声:“她这个样子如何做得了高丽的妃子,高丽王的那些女人不把她生吞活剥了才怪。”

    喜乐而起,花轿抬起,金允恩端坐在花轿中,她等这一刻实在太久了,那日在人群中,她回头见到他的那一刻便下定决心,今生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她长住弈都,父王三番五次催促她回去她都断然拒绝,就是为了等待一个机会,还好老天开眼果真让她得到了这次机会,她得意一笑,终归这个男人是她的了。

    花轿在路上缓缓行着,两旁都是红色灯笼与彩旗,弈都好久都没有这样喜气了,人们都涌上街头来看着热闹,私下谈论着当初沉如雁嫁给迟未寒时的情景。

    兮凤陪着如烟站在路旁,如烟面色淡然,默默的看着花轿抬过,兮凤有些不忍便道:“今日太阳有些烈,如烟姑娘不如回去吧。”

    如烟微笑着:“无事,兮凤公子不必特意安慰我,我并不觉得伤心,这门亲事迟大人比我更惨。”

    兮凤摇摇头:“迟兄向来做事果断,不知道为何这次明明不愿意还结了这门亲,他根本就不爱新罗公主。”

    “生在世族,哪有自己选择的权利?若是有得选择他早就不会留在弈都了。”如烟眼光随着喜轿移动。

    “这样看来,还是我爹对我好,婚姻大事上也只是催催我。”兮凤感慨道。

    如烟看着兮凤:“公子一直以来都是好福气,自由自在无人逼迫,为人单纯就算天塌下来也会有人为你撑着,你知道为什么老阁主从不让你们插手各国国事吗?”

    “他不是怕若是插手了便各国都来找麻烦吗?”兮凤不以为然的说。

    如烟一笑:“海洋看上去一片平静,但海底却暗流涌动污泥浊水波诡谲浪,这些东西看多了,会心生绝望。”

    兮凤看着如烟忽然温柔轻声道:“如烟,和我回新月岛吧。”

    如烟眼里闪过一丝动摇,她回头看着远去的花轿:“心若放不下,就算走到天堂也不会安心。”

    兮凤心里一阵失望,但立刻轻松道:“无妨,我等你放下的那天。只是不知道迟大人现在怎样?”

    迟未寒穿着红色的喜服呆呆的坐在房间里,青墨敲敲门进来,迟夫人也跟在身后,迟夫人看着迟未寒道:“你如此不愿意为何要勉强,你若说不动我便去和未央说,难不成我的话她也要反驳?”

    迟未寒站起来看着迟夫人:“长姐决定的事何时变过。”

    迟夫人来回走了两步:“你父亲因为这门亲事正生闷气呢,回都不愿意回,我也实在很不欢喜,婚事来得如此突然还是皇上下了谕旨,早知道我便应该去趟宫里。”

    “母亲不必为难,这门亲事是我点的头。”迟未寒听见喜乐在远处响着。

    “我之前错怪了如雁,本想着她回来好好待她,没有想到会是如此。”迟夫人的眼眶有些红:“听说这位新罗公主很是任性,母亲估计是与她相处不来,明日我便去北疆,你与她…………”

    “母亲放心,她既是赐婚我也无可奈何,明日我也会去南都,三年后把小皇子接回来。”

    “你?”迟夫人一惊,她当然知道去南都意味着什么,但面上却轻松下来:“也好,你们姐弟两做什么事我与你父亲是从来拦不住的,主意大得很。”

    青墨听着喜乐已近便道:“大人出去吧。”

    迟未寒回头看了一眼她的梳妆台走出了门。

    一切都喜气洋洋很是平静,宾客盈门祝福声声,大家欢歌笑语喝酒吃肉,喧闹不已。

    碧玉站在一旁很是不高兴,青墨递给她一块糕点:“再不高兴也不能饿肚子。”

    “这才多久,你们大人便娶了别人。”

    “那也是你们姑娘先成了别人的妃子,你可知道看了那封信后大人又吐血了?几天几夜没有合眼。”青墨反驳道。

    “既然是痴情人,那为何这么快便改变了主意?”碧玉甩过头不去看他。

    青墨见她一脸愁容把糕点递到碧玉嘴边道:“大人是不愿意的,但现在弈都这情况若不联姻等豫王打过来便真的家破人亡了,若是你家姑娘坚定一心,大人就是死也不会同意这么亲事,既然你家姑娘有了好去处他就算再不甘愿也只能放手,他这是伤透了心,破罐子破摔了。”

    碧玉接过糕点却一口也吃不下:“我家姑娘为了迟家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她怎么可能会成为别人的妃子,一定是被迫的。”

    “这就是有缘无分。”青墨叹道:“你别不高兴了,明日我便会随着大人去南都,你有什么话我一定想办法带给你家姑娘。”

    “你去南都?”碧玉眼前一亮:“能否带我去?”

    “你去做什么?能不能回来还不一定呢,整个弈都没有一个人愿意去南都送死,说得好听是使者不好听便是人质,多半是有去无回的事,你有没有脑子还抢着去?”青墨着急道,有些懊恼把这话告诉了碧玉。

    “我要去。你们都走了,留下我一人又如何?即便不死也生不如死。”碧玉忽然哭了起来。

    青墨四周看看,把碧玉拉到角落,替她擦着眼泪:“你别哭啊,我是替你担心。南都就是虎穴,进入了虎口想出来就难了,我是大人的人,他去哪我便去哪,他若是赴死我也一定陪着,你不一样,你还小…………”

    “我还小什么,都已经十九了,家里若是有这么大的姐妹都有婚配了。”碧玉哭着道。

    青墨一听,愣了一下,碧玉也觉得自己哪里说得不对,两人互相望着。

    青墨轻咳了一声:“嗯,是该婚配了,我也有二十了。”

    碧玉的脸忽然红了,推了他一把:“胡说什么呢,反正我是要去的。”

    青墨低着头看着她:“我其实舍不得你……”

    碧玉一听猛的抬起头来,她与青墨从未说过这样的话,尽管两人确实很是熟悉,彼此也有情有意,但是这是第一次听见青墨的表白。

    她愣愣的看着青墨,眼里有些惊讶,青墨清了清嗓子:“我喜欢你,所以才不想让你去冒险,豫王这个人一直都心思深重,我们提出派出使者他一口就答应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不管两国交不交战,过去的人总归就变成了南都的把柄,没有开仗我们便是要挟,开了仗我们便是人质,所以我不想你去冒险。大人去,我知道他是为了夫人和小皇子,我去是为了大人,你不必去的。”

    “我要去。”碧玉认真的说:“我为了姑娘…………还有你。”

    说完在青墨脸颊上亲了一口害羞的的跑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