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八章 如风而逝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你疯了?什么叫跑了好,你知道你这一辈子能够找个媳妇的概率是多少吗?我原以为你会孤独终老,没有想到你居然还定了亲,人家现在对你成见很深,我为你着想把人留下了,你怎么着也得把握机会让人家小姑娘对你刮目相看才行,不然你就要把一辈子光棍了。”阅筱语重心长的说。

    “我为何要管她?我本来也是不愿意成亲的,这个婚约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我那个师姑一厢情愿罢了。”花落梦虽没有完全听懂阅筱在说什么,但是还是能够猜出**:“何况我想要成婚机会很多,不一定要娶她。”

    阅筱扯了百?墨一把:“他怎么回事?都已经有婚约,婚期都定了,他们两个为何连面都没有见过?”

    “那都是他师姑定的,很多年前在药莊学徒遭人欺负,只有师姑一直袒护他,后来有一次他误食了毒药生命垂危,也是师姑舍命救了他,他一直想着救命之恩便向他师姑报恩,师姑就开玩笑的说若是以后有女儿便嫁给他,让他做女婿。没有想到师姑果真有了个女儿,而且这婚约居然还被他师姑记住了,念念不忘。”百?墨耐心的解释。

    “原来还有这么一出,那这是命运的安排,花落梦,你自己说过要报恩的,那吴桐你可是要娶的哦。”阅筱打趣道。

    “我有说我不想娶吗?是因为她逃婚啊,她还对我有成见,她自己还不是一个闯祸精?听说生性顽劣又任性,都这样了的口碑了,我依然还坚持这承诺,本来我还烦恼如何收下这样的媳妇,现在挺好是她自己跑了又不是我不要。”花落梦面上一团喜气。

    “你真不管?她可是你救命恩人的女儿,你不怕你救命恩人伤心着急?那如此,明日我便让她离开好了。”阅筱试探道:“她那个脾气也冲得很,说不定出去会闯大祸的。”

    花落梦眉头一皱想了一会儿:“就说你们女子麻烦,我等会便给她母亲去信,不知道她要闹到什么时候。”

    说完便走了。

    阅筱笑了一下:“这女子若是被花落梦娶回去可有好戏看了。估计屋顶都会掀翻。”

    “我不怕你掀。”百?墨忽然说。

    阅筱回头看见他如玉的面庞,推了他一把:“说什么呢。”

    “为何不想嫁给我,若是嫁给我,荣华富贵百般宠爱都会给你。”百?墨认真的说。

    “一个女人一辈子荣华富贵百般宠爱就够了吗?”阅筱抬起头问,她神色很严肃:“若是这样就够了,那还要自由与爱情干什么?如果给我这些就要把我关在笼子里,与这么多女人分享自己的丈夫,我不愿意。”

    百?墨看着她,她的脸在夕阳下发着光,什么都普普通通唯有那双眼睛摄人心魄。

    她往前走近一步,认真的看着百?墨:“你只用回答我一个问题,如果你娶我需要遣散你所有的妃子,需要赶走你的皇后你可愿意?”

    百?墨与她对视着,那双眼睛清澈明亮:“我…………做不到。”

    阅筱抿嘴一笑:“谢谢你的实话,至少不会找借口,所以说以后这样的话不要再提,我与她们不一样,在爱情与婚姻中我不能分享,爱我的男人必须一辈子只能爱我一人,娶我的男人这辈子只能娶我一人。”

    百?墨静静的看着她,阅筱心中惊叹他是真的很美啊…………一个男人真的是可以用美来形容,以前看《源氏物语》看到光华总觉得这样的的男人世上是不会有的,可是现在却真的站在她的面前,如同画卷里走出来的仙人。

    忽然他轻笑了一下,那笑容很是真诚又极度有魅力,就像是忽然绽开的玫瑰,让阅筱看呆了。

    “也是,若是你与别人相同我便不会想着娶你。”他笑着开口说,那笑意很有感染力,阅筱也禁不住微笑起来:“你要的与其他人不一样,正好是我给不起的。”

    阅筱点点头:“无妨,男女之间不是只有爱情,你在我危难的时候救了我,从那时起你便是我的朋友与恩人。”

    “你想回去吗?”百?墨问。

    阅筱一愣,犹豫了一下,我想回去吗?回哪里?弈都还是现实?

    百百?看着远方眼里的光流动:“你若是想回去,我让侍卫送你回别院。”

    原来你是说这个啊…………阅筱想。

    看着阅筱走远,百?墨的眼神沉了下来,她虽没有了记忆,但她的心依然还停留在别处,即便她已经对迟未寒没有爱意,却还残留着一丝留恋。

    他把黑色的金边龙袍甩在身后,她虽不是我的人,但也不能是他的人。

    烛光之下,摇摇曳曳,百?墨看着奏折,一个女子走了进来:“百帝,你找奴婢?”

    那女子穿着深色的长裙,面容清秀,有些过度白皙,举止从容优雅似兰花一般。

    “你来了?绿袖是你一手调教出来的,她的字你可会模仿?”百帝放下奏折。

    女子行礼道:“奴婢可以一试。”

    “朕需要你写一份信回弈都。”

    “是为了如雁?奴婢今日远远的看了她一眼,还是和两年前一样活泼天真,看来奴婢的教导算是白费了。”女子浅笑道。

    这个女子便是容姑姑。

    当初阅筱初来弈都是容姑姑调教了几日,两年过去了,她面容依旧。

    “她改不掉朕也不想让她改了,这年月能够做个天真烂漫的人并不容易。”百墨把笔递了过去。

    皇后来到迟家,自从迟未寒大伤之后她便经常会迟家看看,毕竟迟家在弈都之变中是大功臣,迟未寒又差点丧命,皇后不论从哪方面说是得应该来探望。

    她走到迟未寒的房间,见他依然沉默不语,即便知道她进来也不肯睁开眼睛。

    “小满,好些了吗?”皇后坐了下来温柔的问到。

    迟未寒闭上眼睛一言不发。

    皇后知道他为何如此,比起身体上的伤自己心爱的女人被眼睁睁的夺走更让他痛苦。她也清楚他恨她,恨她把沉如雁做成了筹码,恨她伤了沉如雁。

    她的弟弟一直都不是一个有情的人,杀人断案时也从未手下留情过,但唯独只有这个女人是碰不得伤不得。

    不过迟家的男人女人没有什么时间去感伤,即便是恨那就恨吧,但路还要走未来还要继续。

    “如雁的事是长姐的不对,但那个情景之下长姐没有别的办法,长姐不奢求你原谅我,只希望你不要惩罚自己,如雁的事你并没有过错。如今她去了南都便是豫王的人了,她与豫王关系本就不同,想必豫王也会对她好,比起留在弈都,在南都也许更好。小满,既然错过了,就错过了吧,你是弈都的重臣,是迟家唯一的儿子,你必须要往前走。”皇后看着清瘦的迟未寒也有些心疼,这还是她认识的弟弟吗?

    “如今弈都被南都牵制,可怜我那刚刚生下来的孩子也做了人质,长姐这么做就是想保弈都一方平安,若是真的开战最无辜的还是百姓,你以为长姐不想自己的儿子吗?他连什么模样我都还未仔细瞧过。”皇后一滴泪落了下来:“人就是如此,越站得高就越牺牲得多,这是王者的责任,是无法逃脱的命运,小满,现在弈都虽然暂时没有危险,但谁知道三年之后会如何,谁又知道百墨会不会遵守承诺,若是他此时反兵我们毫无胜算。”

    迟未寒闭着眼睛,五味陈杂,王者的责任…………可是该有多累,所爱的都会失去,心都是空的,要这个王者有何用?

    “长姐想要你与新罗公主联姻,新罗公主对你也算有情有义,危难之中也帮了外面,而且新罗财力雄厚虽说兵力不足,但一旦联姻,我们出兵他们出钱,这一国的边防想不强大都难,小满,长姐今日不是来征求你的意见,是给你下圣旨,这门亲事你必须要接,既然心已死,那娶谁不是娶?”皇后知道自己说这些有些无耻,但这话必须要说,这婚必须要结。

    迟未寒的心便得很冷,他的嘴角冷冷的上翘,他什么也不想说,什么也不想面对。

    是啊,心已经死了,娶谁不是娶,可是我承诺过,她得不到的别人也得不到。

    皇后见迟未寒依然静静的躺着,她松了一口气,这事也算是传达了。

    她站起来:“小满,沉如雁是你的心上人,你爱她,可是她已经不是你的人了,你想想,她还会回弈都吗?豫王既然带她走也不会再放她回来,你们两个注定今生无缘,既然如此那便忘记吧,若是有一日两国纷争再起,我们能胜,长姐答应你,绝不杀她,她留给你。”

    迟未寒听见关门的声音,他张开眼睛,注定无缘…………若是那日他能早些找到她,若是那日他能早一些赶到,若是那日他死也要拼出去也许一切都会不同。

    造化…………老天…………上苍…………原来都是戏弄,她去了南都还好吗?她的伤严重吗?那日流了那么多的血…………百墨会对她怎样,会为难她吗?

    迟未寒呆呆的看着床帐,筱筱…………你一直都是我的心,我的灵魂…………从来都是……

    盛夏的太阳太过于浓烈,照得人的眼睛生疼,兮凤摇着扇子陪着如烟聊天,如烟每日都会过来看望迟未寒。

    青墨也守在房外,自从大人这两个月受伤以来,他便寸步不离,吃喝睡都在了迟家。

    碧玉拿着南都来的信兴匆匆的跑进了房间:“绿袖来信了!”

    青墨与兮凤一听忙围了过来:“快让我看看。”

    兮凤一把抢过来迫不及待的打开信:“碧玉见信好,我与姑娘在南都很好,姑娘身体没有大碍,伤口已经快要痊愈,精神也不错,近日………………”

    兮凤开心的念着,忽然闭住了嘴。

    “怎么了?”青墨与碧玉问道。

    兮凤看了他们一眼,默不作声。

    “信上说什么…………”迟未寒出现在门口,他看着兮凤。

    兮凤笑道:“没什么,说阅筱身体很好,吃得好穿得好。”

    “哎呀,你倒是念出来啊。”青墨一把夺过大声的读着:“近日百帝宣她进宫,御赐…………”

    青墨看了兮凤一眼也闭了嘴,他们两个不由而同的看着迟未寒,脸色很是难看。

    “继续念。”迟未寒看着青墨,他的心一沉,知道也许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也没有什么好念的了,无非就是说如何思念我们,你现在身体还没有全好,赶紧躺着。”兮凤给青墨做了一个眼色。

    “是是,大人您现在终于肯说话了,我也就放心了。”青墨赶紧道。

    “信拿来。”迟未寒伸过手。

    如烟一看便知道这信迟未寒不能看便道:“大人,你先休息,我念给你听…………”

    “不用,拿来。”迟未寒看着青墨,青墨看了兮凤一眼无赖的把信递了过去。

    信上是绿袖清秀的字迹:“近日百帝宣召入宫,御赐纯妃,不日便会入宫为妃,姑娘让我转告大家她十分惦记弈都十分惦记各位,但世事变幻,她再也无法回来,前尘往事都已淡然,只愿你们都能安好。另外她想对大人说,国难当头,男子汉大丈夫应已国家为重才算勇夫良臣,只是这段情缘与往事只能作罢,如风而逝,往从今往后,各自生活各自美满。”

    迟未寒看着信,几乎站立不稳,是的,她是恨的。什么各自生活什么各自美满,都是那日她期盼落空的恨意,她做得对,做得很对,他是一个不值得托付的男人,他违背了誓言,保不住自己所爱的人。

    如烟见状忙上前扶住迟未寒:“大人,想必她也是有苦衷的。”

    “是,她应该这样。纯妃吗…………”迟未寒面上含笑。

    纯洁烂漫,天真如童。

    纯妃…………

    兮凤见他面色不对忙上前把脉脸色一变:“气血逆行,急火攻心,赶紧把我药箱拿来,哎呀,你们真会为我找麻烦,给我一屋子金子我都不想伺候你们了。你说说你们,这是怎么了,明明爱得死去活来却闹成这样…………”

    迟未寒吃下药,脸色如同纸一般苍白,忽然他心一痛,一口血喷了出来,昏了过去。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