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七章 面试选拔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坐在椅子上看着台下黑压压的一片人,大理寺法医院的职位只有十个,但有差不多一百个闻讯而来的仵作,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是男人。

    他们看着台上的阅筱也有些惊讶,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个小女子来进行选拔,嘴上都不说面上却有些不服气。

    阅筱让绿袖给每个发了号码牌,一个个的轮着到阅筱面前面试。阅筱不拘言笑的坐着,等着人进来,终于有机会认认真真的做一份喜欢的工作了,不仅是喜欢的工作,和自己一起共事的人也很重要。

    一个男子进来,长得肥头突脸,不说还以为他是个杀猪的屠夫,看见阅筱行礼道:“有什么问题要问便问。”

    “如果两个人都在水里死亡,你如何判断谁先死谁后死?”阅筱拿起笔准备帮他打分。

    那人挠挠头:“两人都死了?有点难办,这个我不太清楚,但是,哪只猪先死哪只猪后死我知道。”

    “你不是仵作?”阅筱放下笔问。

    “不是啊,我是隔壁村杀猪的猪头三,听说这边要找个刀功好的我就来了。”那猪头三说气话来粗声粗气。

    阅筱瞟了绿袖一眼,绿袖赶紧把他送了出去。

    “两个人都死了,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两个人都会淹死在同一个地方呢?可能是打架?可能是都失足,要不就是殉情,这淹死的是男是女?如果男人年龄大女人年龄小,那就有可能是老牛吃嫩草,如果是女人大…………”

    “停停停。”阅筱生无可恋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瘦瘦高高还有些神经质:“我不是要你写小说,我是让你来分辨死亡时间的,请他出去。”

    “啥?淹死?淹死拉么查吗?还谁先谁后,这只有天上的玉皇大帝才晓得,我拉么晓得嘛。”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凑了过来:“我说你一个娘们就是吃了饭冒事做,居然考起我们这些大老爷们来了…………”

    “绿袖,打出去。”阅筱火冒三丈。

    整整一上午,一百人里面一个人都没有选出来,不是什么都不懂就是不懂装懂。

    阅筱被折磨得口干舌燥,又累又饿:“这都是些什么人嘛,都快把我气死了。”

    百?墨站在远处看着:“这丫头做事还挺认真。”

    “你可不要抬举她,她呀,只对喜欢的事认真,就像对喜欢的人一样,我看你是白费心机,想这个办法把她留在身边。”花落梦用扇子遮着烈日。

    “不然还能如何?”百?墨问。

    “你现在是皇上,要什么要不到?上次在宫里她断然拒绝你一点情面也没有给,若不是你自己给自己台阶下,估计会被天下的人笑死,一个皇上居然要不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花落梦娇嗔的说:“也就是我,你说上句我接下句。”

    “人的心是要不到的,除非她愿意给,我是皇上也不行。”百?墨苦笑道:“我现在把她留在身边是想她慢慢的回心转意。”

    “看也看了一会了,回宫吧,你上次会要纳她为妃,皇后没有什么不高兴吧。”花落梦关心的问。

    百?墨摇摇头:“我与若芷结婚十年从未见她发过一次脾气,我在外风花雪月也好,纳妾也好她从未阻拦过我,这次她什么也没有说。她这个人最大的优点与最大的缺点便是贤惠。”

    “贤惠怎么还成为缺点了?”

    “她把我做主人,所以事事都能忍让。”百?墨背着手不再搭理花落梦。

    花落梦鬼笑一下:“难怪涂了这个新鲜。”

    阅筱歪着头撑着面颊呆呆的看着一个个奇葩,差不多一天才选出四个人,她实在是越来越没有信心能够在这些人里面选十个人,她渐渐的毫无兴趣。

    “人腐烂后如何判断他受过伤,伤势如何?”听见有人进来她看也没有看随口一问。

    “检骨须是清明,未以水净洗骨,然后再上屉上去蒸,挖一格坑,长五尺,宽三尺,深二尺,以柴草木炭烧煅,将整个挖的地烧得火红火红,再以好酒二升酸醋五升泼到地窖里去,烟雾起来的时候赶紧盖住,等盖上一个时辰左右,取出骨头来看,要是有伤有缝有不对劲的地方就能显现出来。”来人不紧不慢的说。

    阅筱心里一阵惊喜忙坐了起来,看见面前是一个面容较好皮肤白皙的美男子。

    “两个人打架,一人死亡,但身上无伤,怎么办?”阅筱发问。

    “只要是斗殴必定有伤痕,掘一坑,深二尺余,根据尸长短,以柴烧热得所,置尸坑内,以衣物覆之。良久,觉尸温,出尸。以酒醋泼纸贴,则致命痕伤遂出。”那人依然不紧不慢的说。

    阅筱面上带着喜色:“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若需要必须给尸体开膛破肚,你觉得如何?”

    那俊美男子沉思了一下:“若是能够查明真相也不是不可。”

    “你不怕别人指责?”阅筱紧问。

    “凡事都有先例,若能还人真相,受些非议也不是不可,久而久之那些谣言指责不攻自破。”

    “你叫什么名字?”阅筱看着那小巧的鼻子。

    “我叫吴…………大桐。”那人有些犹豫的说。

    阅筱站起来绕有兴趣的围着他看了一圈:“你就别瞒着了,我是法医,你是男是女我看不出来?你以为穿个男人的衣服就是男人?我又不是眼瞎。”

    说着拍了拍她的肩膀:“叫什么。”

    那女子抿着嘴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早被发现:“我叫吴桐。”

    “你家人不知道你来这应聘吗?”

    “应聘?你是说来这任职吗?家人不知道,我是偷偷溜出来的。”吴桐说。

    阅筱心里很是惋惜:“我不能留你,你赶紧回去吧。”

    “为何?”

    “你偷偷溜出来,家人一定很着急,我留下你便是私藏你,你爹娘会伤心的。”阅筱道。

    吴桐一听一脸不屑:“说得好像很了解我家似的,谁会没事离家?你就不问问原因?瞧你这样子也不是个有脑子的,我还懒得与你共事呢。”

    说完便要走。

    “逃婚嘛。”阅筱不紧不慢的喝了一杯茶:“你周身上下虽然看上去朴素但是衣料是极好的,头上的发簪是极好的,就连脚下的鞋也是极好的,你出生富贵,你爹娘应该看你看得挺重,你又不会遭受苛责为什么要离家出走,无非就是逃婚呗,你这个人有些离经叛道不在乎人家的眼光,逃婚的事你是做得出来的。”

    “既然知道为什么还逼我回去?”那女子也坐下来。

    “第一、你父母疼爱你,你离家出走让他们伤心是你不懂事。第二、你不想嫁给你不爱的人也没有什么错,但是你逃跑了便是你的家人替你受罚,你忍心?”阅筱问:“你一时冲动跑出来,觉得这件事情被解决了,可是真正解决了吗?”

    吴桐面上不高兴但也觉得有些道理,踌躇了半天才道:“我不想回去结婚,对方的面我也没有见过,我不愿意嫁给不认识的人。”

    “那你也得要回去把话说清楚才行。”

    “说不清楚,我若回去我娘一定会想尽办法喂我和**散让我昏过去,我爹也会绑着我上花轿。”吴桐站起来着急的走了几步。

    “不至于,自己的爹娘。”

    “至于,至于得很,当年我妈就是这样被我外婆外公送进花轿的。”吴桐一本正经说:“这已经算是仁慈的了,要是惹毛了他们,说不定直接给我下个毒什么的。”

    阅筱眉毛一挑,抽动了两下:“这…………是亲妈亲爹…………”

    “如假包换的亲妈亲爹,我说你就留下我吧,我真的没有去处了。”吴桐眨巴着眼睛哀求道。

    阅筱很是为难:“可是…………也不是不行,但你要记得每月给你父母写一份信告诉他们你很好。”

    “没有问题。”吴桐一拍桌子:“太好了,我再也不用嫁给那个花如梦了。”

    “噗~~~~”阅筱一口水喷了出来:“你说谁?”

    “花如梦…………啊?传说男不男女不女的那个,怎么?不知道?云羌的左膀右臂。”

    “你为什么会许配给他?”阅筱很是不能理解,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花如梦居然会有婚配。

    “这个我也不知道,只知道他很会药理,想必和我家亲近也是这个原因,哦,对了,我家世代为医,爹一直是百帝的医官。”吴桐漫不经心的说。

    “你家是医家,那你可认识新月阁?”阅筱随口一问。

    “新月阁?新月阁上的兮凤公子才是我这一辈子最想嫁的人,传闻他帅如皎月钱财万两,当然,钱财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妙手回春为人高尚救死扶伤,任何赞美的话放在他身上都不为过。”

    “呃…………似乎也没有那么帅。但是他确实钱财万两…………”

    “你见过他?实不相瞒我就是想在这赚钱攒够银子然后去新月阁学徒,就是为了看上他一眼,我这辈子是非他不嫁的。”吴桐眼里放着坚定的光芒。

    阅筱不知道如何打断她:“那个…………外面的传闻多半是不可信的…………”

    “可信。”

    “还是要眼见为实…………”

    “所以我才要去啊。”

    “理想和现实是有差距的…………”

    “我知道,我怕我倾其所有都够不到他的光芒…………”

    阅筱微叹一口气,光芒,嗯,他看金子的时候眼里确实有光。

    这单恋的女人的自我想象真是可怕,买家秀与买家秀的打击犹如五雷轰顶。

    既然她与花落梦有纠葛那这时就好办多了,她拿出笔把吴桐的名字记下:“行,你明日便来吧。”

    “不用明日,我住下就行。”吴桐毫不客气的打量起大堂来。

    “住着?”阅筱问:“这儿的旁边就是停尸房。”

    吴桐不甚理解:“那又如何?”

    “你一个姑娘家不方便吧,要不随我去住?”

    “不要,你不也是姑娘吗?不也验尸吗?有什么可怕的,我小时候就是在坟堆里长大的,说起来你都不相信,行了,我自己找个空房间住下。”说完便走了。

    绿袖在一旁看着笑道:“这姑娘比你还要野。”

    阅筱也笑道:“很有我以前的模样,不过我现在长大了,我得进趟宫,你回去等我。”

    阅筱来到宫门口,心虚的把身上的血玉给守卫看了一看,以为会被打出来,谁知那守卫一见脸色大变行礼道:“阅姑娘,可否要小的护送你进宫?”

    “不用不用…………”阅筱忙摆手,神经兮兮的进了门:“原来百?墨不是开玩笑,有了这块玉真的到哪里都畅通无阻。

    她四处看着,这皇宫一点也不必弈都的小,这么大到哪去找百?墨呢?

    “你找我?真是稀客?”百?墨站在他身后说。

    阅筱吓了一跳:“你从哪里冒出来的?我正要找你呢,真巧。”

    哪里巧,她踏进宫门起就有人快跑禀告了。

    “何事?今日可还顺利?”他看着她被太阳晒红的脸,额上的碎发上还有汗珠。

    “花落梦在哪?我有爆炸性的消息告诉他,保证他听得心里一抖。”阅筱神秘的说,忍不住笑了起来。

    百?墨看着她的笑颜心里顿时舒畅了许多,大幕升起他一人鼎力,心里身体都很疲惫,终日对着的不是朝堂论证便是国家大事,唯有她能够给他扑面而来的新鲜与空气。

    百?墨与她并排走着,两个人的影子在夕阳下拉得很长,阅筱嫌慢催着百?墨赶紧走,好不容易看见了花落梦,阅筱迫不及待的跑上去拍着他的肩膀:“你猜我今天见到谁呢?”

    花落梦眉眼一挑,万种风情:“谁?”

    “你老婆!媳妇儿!”阅筱重重的拍着花落梦的背对天大笑,花落梦险些被他拍成内伤。

    花落梦嫌弃的躲开她:“谁?”

    “你小媳妇儿,吴桐,她不愿意嫁给你,逃婚来法医院了。”阅筱忍住笑。

    “那个小丫头片子跑了?”花落梦愣了一下继而又笑了起来:“跑得好。”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