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六章 入法医院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她生性活波,住在宫里有诸多不便,不如住在宫外。”百?墨轻描淡写道。

    “可是,宫外不比宫内,臣妾怕下人招待不周怠慢了妹妹而且至古就没有这样的先例,臣妾怕妹妹受人非议。”颜皇后和颜悦色道。

    百?墨看了一眼底下目瞪口呆看着他们两个的阅筱轻笑道:“她不怕招呼不周,只怕招呼得太好了,至于先例,她便是。”

    “等等………”阅筱忽然打断道:“你们是在讨论我进宫的事吗?那请问你们问过我的意见吗?”

    花落梦上前拽了她一把:“什么问过不问过,难道还有不愿意的?还不快谢恩。”

    “我不愿意。”阅筱道。

    听到她如此说,颜皇后脸色更是惊讶,倒是百?墨面上平平并无不悦。

    花落梦一听忙捂住她的嘴:“小姑娘家家乱说什么,这是圣旨,你不愿意也得愿意。”

    “圣旨我就要愿意吗?我是牛是马是牲畜吗?”阅筱一脸不高兴:“不问我愿意不愿意,想给谁就给谁?”

    颜皇后看了百?墨一眼赶紧道:“沉姑娘大殿之上不得无礼,你不过是普通女子能受百帝垂青已经是人生幸事,何况一来便是妃位,还允许你自由住在宫外,这是旁人想都不敢想的事,你如此胡言乱语按宫规是要杀头的,本宫念在你不知规矩这次就算了。”

    阅筱微叹一口气道:“我只有几句话说,第一、我是人,所以我嫁给谁不嫁给谁我自己说了算。第二、我也不认为他看上我就是我的幸事,我又没有缺胳膊断腿何况面容姣好还聪明伶俐不比他差在哪儿何来幸事一说。第三、女子不是牲畜,是人,有独立的人格,都是娘生爹养,要看重自己,不是男人说你好才算好。所以,这宫我不入,妃子我不当,别院我也不住,现在我便离宫,希望后会有期。”

    颜皇后一向端庄,可今日是坐不住了,那小嘴随着阅筱说的话越张越大,到最后人都站起来了,大殿之上居然胡说八道还说些这样惊世骇俗的悖论之言,今日定要治她的罪不可。

    还未开口,百?墨就先笑了起来,严肃的大殿之上他的笑声在回荡。

    “皇上…………”颜皇后轻声唤道。

    “花落梦,你说她能活过两日都是抬举她了,今日就已经死了几次了。你赌输了。”百?墨面上含笑。

    花落梦一听一愣但马上道:“臣输了,百帝想罚什么便罚什么。”

    “罢了,不过就是一个玩笑。你也别想着白吃白住,今日喊你来朕是有事找你,朕准备成立一个法医院,隶属大理寺,所有的案件都需法医院的仵作验尸之后才能定案,你可愿意在里面任职?”百?墨目光炯炯看着她。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小墨,还是你靠谱,不过薪资多少?”阅筱眼里放光。

    ”胡闹,怎可如此称呼皇上?”皇后实在忍无可忍喝道。

    阅筱忙改口道:“百帝,百帝,我刚刚说错了。”

    “你要多少?”百?墨丝毫不在意。

    “嗯…………二十两?”阅筱对钱没有概念,但觉得既然原来那血玉都只能兑个三百两,二十两一月也不算少了吧。

    “那你这每月的租金准备给朕多少?”百?墨眼里有笑。

    “这个,我就住你别院一间房,不要奴婢不要厨子不要侍卫自己做饭,五两银子差不多了吧。”阅筱小心翼翼的伸出一个手掌,试探道。

    “那就如此。下去吧,明日去大理寺任职。”百?墨看着她,心里有过一丝失落,她果真不是能够强求的人。

    阅筱开开心心的走出大殿:“这样自己也就不是吃男人喝男人的女人了,人生在世还是得靠自己才安心。”

    她在宫里闲逛着,走着走着便迷了路,自己也不知道走到哪儿,看见前面有一间院落,有凉亭湖泊但人烟稀少,似乎到了宫里的角落,她四处张望,看见湖边有个人在钓鱼便上前问道:“请问大门在拿?”

    那人回过头,阅筱顿时说不出话,这不是爷爷吗?爷爷………………不是早就失踪了吗?怎么也会到这里来?可是这人与爷爷长得一模一样。

    那人看见阅筱也很惊讶:“如雁…………你怎么也到这儿来了?我徒弟可还好?皇上可还好?”

    阅筱更糊涂了,她呆呆的看着康誉:“爷爷,你怎么到这来了?不是,应该问,您认识我?”

    康誉见阅筱愣愣的模样捶胸顿足道:“他们给你用刑了是吗?他们打你了吗?一个好好的姑娘如今变得痴痴呆呆的了。”

    阅筱虽然一头雾水但也知道这个和爷爷一模一样的人肯定是在她那段记忆中的人,只是为何自己什么也不起来了。

    “我什么也不记得了。”阅筱说,她有直觉这个人绝对不会是坏人。

    康誉大惊,忙把她带到屋里坐下,两个人聊了许久,康誉听完长叹一声:“我在南都当了两年的人质,总想着有天还能回弈都,如今看是回不去了。百?墨自立为王,他的野心绝对不止这些,他储备三年磨砺三年,三年之后这世界是什么样子还不知道呢。”

    阅筱托着腮,看着窗外的叶子一晃一晃:“谁说你回不去,我会想办法救你出去的,虽然我不记得你,但是你长得和我爷爷一模一样,我就当你是我爷爷,放心。”

    “迟未寒可好?”康誉担心的问,他十分清楚阅筱在他心里的位置,如今她被百帝带到了南都,这个傻小子还不知道会多伤心呢。

    “他有什么不好的,弈都的大功臣,说不定现在加官进爵得意洋洋呢。我们两个都自身难保还操心他做什么?”阅筱嘟哝着。

    康誉慈爱的看着她:“丫头,你心里有埋怨。”

    “没有。”阅筱别过脸。

    “你有。”

    “我…………好吧。”阅筱漏了气:“我承认,我心里是有埋怨,虽然我不记得他了,但我毕竟是他的妻子,别的不说,我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是不是也要来帮帮我呢,当然,我也知道也了解那时候他是顾不上我,可是如今绿袖过来了,他是不是也可给我递个只言片语呢,什么都没有,我想他肯定过得不知道多如意呢。其实这确实怨不上他,他警告过我多次离皇后远些,是我自己没有听劝告认真诠释不作就不会死,也算活该。”

    康誉摇摇头:“丫头,你啊,自始至终不了解他,也罢,这也是你们的缘分,有缘可是缘浅,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我能有什么打算?弈都我是回不去了,皇后娘娘是不会放过我的,只能现在这待这,不然我能去哪儿呢?”阅筱心里有些郁闷,她觉得一切都是稀里糊涂的,迷惘茫然。

    康誉站起来递给她一跟钓鱼竿:“没有打算便既来之则安之吧。”

    阅筱拿着钓鱼竿乖巧的随着康誉来到湖边,静静的坐在一旁看着湖面,她想着想着问:“爷爷,以前我跟迟未寒很好吗?”

    康誉笑道:“我那个徒弟生来木讷,女人他除了尸体其他看都不看一眼,我与他相处的这几年都觉得他性子冷淡,可是他对你不一样,你是他第一个上心的女人,虽然你们之间也发生了许多事,但最终还是两情相悦修成正果。你问我你们以前怎样,要我说就一句话,你是最配我那个傻徒弟的人。”

    阅筱安静的听着,她自己也很奇怪,她对迟未寒的感情究竟是什么,明明什么不记得却只对他有期盼心里也不时掠过他的身影,当然,百帝也是不错,如果论颜值百帝更深一筹,但是人的感情就这么怪,很多时候都是一种感觉,也许凭感觉就是没有谈过恋爱的女人的通病吧。

    迟未寒艰难的从床上坐了起来,已经是深夜,可是他却一直难以入眠,从她被带走的那天开始,他的世界便被黑暗吞噬,了无生趣没有希望。

    皇后为此来过好几次但是迟未寒却总是避而不见,他心里很清楚,她是一国的皇后,手段与计谋是她立足的根本,何况她的对手是百?墨,论心狠两个人也不相上下。

    人与人之间的较量,国与国之间的较量本就不能心软,她拿着阅筱做人质也是保住自己的唯一办法,但她是他的妻子…………不是筹码不是威胁。

    迟未寒至小开始便只知道要效忠朝廷与皇上,要顾全大局要做良臣,可是现在的他却有些后悔,他若是知道需要付出这么多,他还会义无反顾吗?

    他慢慢的下了床,忍着断骨的疼痛慢慢的走到她的房间,他打开门,里面的陈设依然如故,不管是一年前还是如今,每一样东西都在原位,每一样东西都干净无尘。

    他坐到床边抚摸着床榻与被子,想着往日的种种,那时的她刚刚来到迟家,两个人相处并不好,他也从未想过自己拥有这个妻子意味着什么,只觉得反正大家都是如此,自己如此也是正常。

    可是渐渐的一切不一样了,那笑着的她,闹着的她,一心一意验尸的她,慢慢的走到了他的心里,就如同不经意间落进他心湖的石子,扰乱了他的心神。

    那如胶似漆的日子,恨不得时刻都把她放在怀里,揣在手心,那些夜晚,两人的四目相对两人的缠绵悱恻两人的水乳交融都像烙印一般烙在了他的心里,永远也抹不去。

    他脸色惨白,嘴唇有些干,这些日子瘦了许多,双眼也失去了光彩,他变得比以前更加沉默。

    绿袖走的那天曾经来他的房间找过他,问他有什么话带给她,他闭着眼睛一言不发,他还能说什么呢?去让她原谅在她身上戳下伤口的亲人去让她原谅没有及时赶到的丈夫还是…………让她与自己远走高飞…………

    他笑了一下,十分苦涩,远走高飞,他能去哪?他是臣子是良臣,他就算带她离开弈都又能怎样?然后呢?接下来呢?

    绿袖走了,很是失望,他闭着眼睛,他无法承诺。

    长夜如墨,星空璀璨。

    第二日,阅筱便早早的来到大理寺,所有的人都看向她,她刚刚跨进大理寺的门槛便鸦雀无声,大家都偷偷瞄着她,她有些疑惑,自己有什么不同吗?

    一位穿着绯色官袍的长者走了过来:“可是阅筱?”

    阅筱忙行礼:“是。”

    “我是大理寺卿宋辞,今日起你便在法医院任职。跟我来。”那长者面目严肃,并不多言。

    “您叫宋慈?洗冤录的宋慈?”阅筱追了上去,她最开始看的验尸的书便是《洗冤录》。

    宋大人停下脚步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怎么?我不能叫这个名字?”

    “不是不是。”阅筱忙摆摆手。

    法医院在大理寺的南面,有一间很大的停尸房还有独立的验尸房。

    “这里便是法医院,负责验尸出局验尸报告交由书记署,这份工作不会轻松,我也并不打算因为你是女子就让你少做一些,该做的能做的一样都不会少,你若做不了现在便可离开。”宋辞面无表情的说着,嘴唇上花白的胡子一翘一翘的。

    阅筱终于知道为什么大家都会看着她,就因为她是个女的。

    她立马回到:“宋大人放心,我虽是女子,不说别的,单说验尸这一点,我比很多仵作要厉害,您说的该做的要做的,我一样不落的都会做到。”

    宋辞点点头,看了看门口忽然行礼道:“百帝。”

    阅筱回头,见百?墨走了进来很是不高兴:“你来干什么?”

    “怎么,不高兴?”

    “你来别人都以为我是关系户会笑话我的,你知道我可是凭真本事的”阅筱低声道。

    “法医院刚刚成立需要有经验的人来带领,朕亲自来,不是因为照顾你,而是想告诉你,既然法医是死者的发言人,那势必要认真谨慎,要公正严明,这样才能找到真相,朕要的是清明。”百?墨认真的说:“这里你做主,今日会有不少人过来,你根据自己的判断留下十人,有任何需要添置的,只要合理上报宋大人。”

    阅筱眼里放着光:“由我来选人?我可以选人?”

    “这里由你做主,你说过的,你要让法医这个职业发扬光大,但,你也要记住,你出来的任何结果都必须要正确,只有这样才能替死去的人说话,你能做到吗?”百?墨背后是眼光,他周身发着光那么耀眼。

    “我能!”阅筱脸上露着坚定的神色,回答得铿锵有力。

    百?墨嘴角上扬,筱儿,这是把你留下的唯一方法。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