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五章 身价百倍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阅筱兴趣盎然的随着绿袖把南都城逛了个遍,南都是百帝新建云羌国的都城,这里和弈都不同,这里的人民有原来南都的老百姓也有许多云羌的游民。

    云羌十几年前被高齐灭了之后,四处躲藏的云羌子民都回到了南都,在这里生活安家,所以到处都可见到穿着花色布衣头戴银色祥云饰品的女子出现在街头。

    百?墨虽然初等帝位,但任人唯贤,雄才大略,本就有不少追随者,如今局势已定,投入他麾下的人才也不在少数,因此一个月过去一切便尽然有序,十分安康和谐。

    阅筱第一次觉得这样自由自在,想吃什么便吃什么,想玩什么便玩什么,以往总是被拘着,不是困在新月阁就是困在迟家,一点也不好玩。

    百?墨果真如长生所说,把各地美食都招了过来,整整一条街什么都有,就连域外的美食也不缺,每天这条街上都是热热闹闹直到宵禁才安静下来,阅筱逛了戏园子又去看杂耍,听完话本子又去吃美食,一连几日都是在外吃饱喝足玩够才回来,就连百?墨几次过来都未找到她。

    天渐渐黑了下去,阅筱与绿袖在温热的风中走着,一晃眼就是盛夏,不少店铺都做起花灯来,阅筱看着每家每户都忙碌着有些好奇:“这是要过节了吗?”

    绿袖看着道:“这是过乞巧节,姑娘怎么忘记了?”

    阅筱趴在桥头看着:“我们那儿从来就不过乞巧节,连花灯也没有,顶多就是晚上的时候看看天上有没有鹊桥,乏味得很,尤其是我这样的单身狗只能在朋友圈看人家秀恩爱,恨不得自闭才好。”

    绿袖笑道:“在这儿,乞巧节是个大日子,那天没有嫁人的姑娘要穿着漂亮的齐襦裙,在额间点上花钿,把自己的愿望写在花灯之上放入水中祈祷心愿,若是花灯一直顺水而漂不破不坏不淹,那就会神明答应了你的请求。”

    “这么好玩,我也想出来逛逛。只是我现在是已婚还是未婚呢?”阅筱笑着问。

    绿袖没有笑只问道:“姑娘你不想回去吗?”

    “回哪去呢?”阅筱呆呆的看着河水:“我自己的世界回不去,弈都吗?算了,皇后看见我还不得把我杀了。我虽不记得以前的往事但也知道皇后与我一定是死敌,她饶不过我我也未必想要饶她,如此还不如不回去的好。”

    “那迟大人呢?”

    阅筱沉默了下来,对啊,迟大人呢?

    虽然对于他也记忆模糊,但不知道怎么,她心里还是会很在意,在意他那湖边的吻,在意他在树林里说的话,在意那时他没有出现。

    “都过去了,绿袖。”阅筱情绪有些低落:“成年人的爱情很多时候都没有办法完美,我现在对他已经没有了感情,他顾不上我我也顾不上他,既然如此断了也好。我听碧玉说,他与我本就是皇上赐婚,想必也没有什么感情基础,他在国难之时放弃我,我不会埋怨,但也不会回头,在我心里总觉得我们并不合适。”

    绿袖沉默着,她不是不懂,只是现在她真的回弈都又能怎样?纷争乱世,有时候身不由己并不是借口,不如让她安心留下还能不受折磨与伤害。

    “我真想回家。”阅筱忽然说:“真的很想很想回家,走,我们去喝几杯。”

    皓月当空,阅筱几杯下肚,喝着喝着忽然就哭了起来:“我可真命苦,别人穿越,都是高富帅各种疼爱,拼命撒狗粮各种玛丽苏,只有我就感觉没有过过什么好日子,你说这是为什么?就因为我颜值不高?就因为我胸围不大?”

    “因为你傻。”忽然有人说,抬头见是百?墨,他穿着白色长袍一身便服正含笑看着她。

    阅筱张着嘴,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长起来摸了摸百墨的衣袍:“哇!哪里来的神仙小哥哥,是仙人下凡了吗?”

    百墨无奈的看着她:“回家吗?”

    阅筱一听娇羞的捂住脸:“讨厌,人家没有那么随便啦,你酱紫人家会不好意思的啦。”

    百墨见她喝得稀里糊涂,便抓住她背在背上:“送你回家可好?”

    阅筱乖巧的搂住他的脖子:“小哥哥你人真好,不知道可以婚配啊?”

    百墨微笑着:“怎么?是想嫁给我吗?”

    “才不是呢,你那么帅嫁给你日后不好过,说不定天天要和狐狸精打架,当然,我是不怕的,但是天天打也要体力不是?”阅筱一本正经的说。

    百墨哑然失笑嘱咐道:“抱好,小心摔跤。”

    “小哥哥今年几岁了?”

    “三十。”

    “哇噻噻,男人三十一枝花哦,又成熟又性感,比小奶狗强多了。”阅筱开始赞道,顺便在百墨的胸口上摸了一把:“还有肌肉,我的天,快拯救我的灵魂,我感觉我要堕落了。”

    “放心,我会抓住你的。”百墨搭着话:“姑娘,你今年多大?”

    阅筱想了想:“我也该二十五了吧,我想想,我二十四岁的时候本命年被人甩了,对,我二十五了。”

    百墨笑意更浓:“甩是什么意思?”

    “甩啊,就是丢了,被人抛弃,就像那个没有良心的迟未寒一样不管我生死。”阅筱说到这个忽然伤心起来:“天底下就没有几个好男人,都是自私自利的混蛋,都是大猪蹄子。”

    百墨背着她在大街上走着,夜晚的街道变得清净多了,整条街上就只有他们两个,还有一辆离着不远的马车,阅筱抱着百墨的脖子嗅着他身上的清香有些昏昏欲睡:“我想回家…………”

    她喃喃的说:“我想回家看电视,刷朋友圈,吃火锅撸串还有口味虾……我不想在这儿待着了……这儿太危险了…………”

    “除了回家你最想做的是什么?”

    “做一个法医,一个女法医,我还要收徒弟让大家都知道法医是一个神圣的职业!”阅筱提高声音喊道,喊完便趴在百墨的背上睡着了。

    百墨回头见她睡着了便停下来,轻轻的把她送上马车,她的两颊有些微红让人心生爱怜,他抚摸着她的脸庞:“安心在这儿吧,没有人会伤害你。”

    阅筱听见,微微睁开眼睛:“老天爷对我真好,做梦都梦见一个帅哥,来吗,亲一个不犯法吧。”

    说着便嘟着嘴自顾自的亲了百墨一口,亲完还猥琐的笑了几声:“口感不错,热乎乎的,真实。”

    百墨正准备开口,却见她已经睡着了。

    百墨轻轻的把她放在马车上搂着让她睡好,她面色绯红,睡得香甜。

    马车在这安静的道路上慢慢走着,宵静之后整个南都都变得沉稳下来,那墨黑的天空之下整个城市显得安详和平。

    阅筱靠着百墨,百墨忽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上这个女人,因为和她在一起觉得很安心,不必掩饰的安心,在她的眼里他是皇子、皇上还是普通人都从不在意,不管是那种人她也丝毫不会改变她的态度,所以和她在一起是件很轻松安心的事。

    他从小在皇宫长大,宫里的规矩和对父皇的仰望让他约束自己克制自己,再大一些便是在突变与冷眼中变得世故与狡诈,在他的周围从未有一个人只是单纯的与他在一起,什么也不求,渐渐的,他与每个人之间变得算计变得虚伪,哪怕与皇后之间也是如此,他敬她让她不仅仅是因为她是世间难得的好妻子还因为她是颜顶的女儿,颜话。

    而她,来历不明,言行举止与众不同,活泼跳脱,即便知道他是谁他会怎样也是想干嘛就干嘛。

    他想起花落梦的话笑了一下,也许给她一个名分并不是坏事。

    阅筱摸着头醒了过来,日上三竿,头隐隐作痛,绿袖见她醒来便给她端来醒酒汤,阅筱一脸要死不活的样子,想到昨晚————彻底断片。

    除了记得在桥上与绿袖说了几句话外,其他的彻底忘了,一丝痕迹也没有。

    她回过神看见桌上摆着一桌子的新做的衣裳有些不解:“为什么有那么多新衣服?”

    “百帝派人送过来的,说是给姑娘新做的。”

    阅筱站起来看着那满桌子绿啊红啊黄啊摸了摸头:“我与他是什么关系,他不仅救了我还对我这么好?难不成我是他的旧情人?”

    绿袖道:“你与百帝是故人,也是因为白帝你才与迟大人相识。”

    “这么说他还是我的媒人?”

    “的确。”

    阅筱撇了撇嘴:“这媒做得可不怎么样,这衣服我不能要,这房子我也不能住,平白无故叨扰这么多天我们也该走了。”

    “去哪去?”花落梦问。

    阅筱见他眼里含笑的进来:“这些衣服都是为你进宫为妃做的准备。”

    “进宫为妃?”阅筱几乎要跳起来。

    花落梦见她那惊诧的模样捂着嘴笑:“就知道你不敢相信,有哪个女人一开始就直接成为妃子的,身价百倍,你啊,算是第一个。”

    他翘起手指比划了个1:“还不赶紧换衣服?”

    “不是我…………”阅筱刚想说话就被花落梦的声音盖过:“进来,给沉姑娘打扮,今日进宫见皇上。”

    “不是…………这是唱的哪出啊?”阅筱没有回过神就被一群女子围住,化妆的化妆,梳头的梳头,不一会儿便把她打扮了一番。

    阅筱自己还没有瞧上一眼就被簇拥着出了门,她穿着大红色的百花流水褶裙,披着金色的上好的薄衫,那纱薄如蝉翼,在阳光下发着柔和光芒,宫女们为她扎了一个望仙髻,头上的珊瑚红镶金流苏衬托着她格外华贵,她慢慢走出门,门外的花落梦都怔了一下:“原来你也不算难看。”

    “你这话说得可真够意思。”阅筱本来认真端着的贵妇范瞬间就垮掉了,翻了一个大白眼。

    坐上马车,绿袖欲言又止,阅筱看着她道:“你放心,我是绝对不可能入宫为妃的,我进宫时为了和百墨当面说清楚。”

    绿袖点点头:“我明白,我跟随白帝很多年,他的性子我知道,既然他开口就断不会让你轻易拒绝。”

    “那又怎样?难不成绑着我不成,我这个人没有什么优点,唯一的优点就是不怕事。人生在世,前怕狼后怕虎这一辈子也就灭了,既然是往前走那便大胆往前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反正我不愿意谁也左右不了我。”阅筱拍拍绿袖的肩膀。

    进得宫,早已摆好酒宴,皇后与百墨坐在上首,花落梦还有一些大臣坐在一旁,一个紫衣姑娘站在角落。

    皇后看着她面上很是惊讶:“迟夫人?”

    阅筱忙行大礼道:“皇后娘娘许久未见。”

    “原来皇上说的故人是迟夫人。”皇后心里咯噔一下,早在青山寺她便觉得豫王对这个女人很是不一般,只是都有家室加上沉如雁似乎对豫王并不上心,因此她虽心里惦记但最后也放下心来,只是这一次皇上居然把她从弈都接了过来。

    “她早就不是迟夫人了。”百墨含笑的看着阅筱:“她从一开始便是朕的人。”

    颜皇后一听,抬起眼帘看了阅筱一眼,花落梦柔声道:“她本就是皇上放在迟家的人,现在大业已成便接了过来。”

    皇后心里虽很不舒服,但她也毕竟是功臣,皇上要赏也是正常,想到这皇后便笑道:“那是要好好赏赏,皇上准备如何赏?”

    阅筱一听忙堵住百墨的话:“我不记得过去的事了,所以这赏我也不要。”

    花落梦道:“皇上的赏赐轮到你说要还是不要?你只管接着便是。”

    百墨看着皇后:“朕想纳她为妃,住在别院。”

    “纳妃?”皇后眼里都掩饰不住惊讶,从北疆带来的妾都只是婕妤而已,她凭什么一来便是妃子?”

    虽这样想着,但面上还是微笑道:“既然是纳妃,那哪有住在别院的道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