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四章 物是人非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荡高点,老娘我都憋了一个月了,都快成神经病了,让这夏日来得更猛烈些吧。”阅筱高声喊着,百?墨在后用力推了她一把。

    风儿吹起了她的衣裙和头发,静静的养了一个月似乎也胖了一些,那圆圆的脸蛋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百?墨看着她微笑着,他把她带回云羌,知道她不能受到宫里的束缚便把她安置在别院,让她自由自在的生活。

    “丫头,别来无恙啊。”花落梦忽然出现,把阅筱吓了一跳,手一松从秋千上摔了下来。

    百?墨伸手接住她,阅筱看着那绝世容颜,四周都冒起了粉红色的泡泡,哇塞,那如玉的面庞,那高高束起的黑发,那温润又很霸气的气质,真是…………此时是不是要响个主题曲什么的。

    百?墨看着阅筱怔怔的看着他,笑意更浓:“不下来吗?”

    阅筱眨巴着眼睛慌忙下来,好可惜,怎么没有来个爱的魔力转圈圈。

    花落梦慢慢走到阅筱面前娇滴滴的说:“看来我们的百帝把你照顾得很好嘛。”

    “人妖?”阅筱把他从头到脚看了一遍。

    “你不是什么也不记得了吗?居然记得我?”花落梦居然有些感动。

    阅筱眨巴了两下眼睛,阴阳怪气长相妖艳不是人妖是什么?

    “觉得身体还好?”百?墨问。

    阅筱点点头,又觉得不妥忙行礼道:“小女子觉得很好,谢谢百帝救命之恩,若不是你及时相救我可能就嗝屁了。”

    百?墨含着笑意:“感觉好便好,你不需要这样拘泥,这个别院就给你住,平日只要你不出云羌,什么地方都可以去。”

    “不用戴面纱?”阅筱问,她其实心里还是有些后怕。

    “不用。你只需要这个。”说着他拿出血玉玉佩细心的帮她系在腰间:“只要不出城,去哪里只要有这个便可畅通无阻。”

    这血玉是他那日特意要回来的,这本是她的东西。

    “真的?”阅筱抚摸着这血玉觉得很是熟悉:“百帝就是豫王,我与豫王以前也有什么瓜葛吗?”

    想到这怯怯的看了他们一眼:“那个…………我先问问,我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不知道以前自己做了什么,我…………以前有没有得罪过你们…………”

    花落梦一听轻咳了两声:“说起得罪,你得罪我们的地方还不少。”

    阅筱一听脸色都变了,那恐怖的事情她是一点也不想再经历了,她忙道:“我…………那我走吧…………不然…………”

    百?墨走到她面前道:“你没有,我们以前很好,所以我才会救你,你安心住下,我还跟你准备了礼物,你要不要看看。”

    百?墨说话温柔,那声音低沉又有磁性,关键是他很成熟,言行举止中都是男人的意味,和那些毛头小子比起来稳重沉着,让阅筱觉得很安全。

    “什么礼物?”阅筱问。

    百?墨看了看身后,阅筱从百?墨的身前侧过头看见了两个熟悉的面孔便冲了上去:“绿袖!你怎么来了?”

    绿袖打量着阅筱:“姑娘,你没事就好,我们都快担心死了。”

    百?墨看着绿袖道:“往后你只管照顾好她便是。”

    绿袖行礼点头。

    花落梦一见低声道:“绿袖已经不是我们的人了,你把她带来不怕她…………”

    “绿袖虽不是我们的人,但她心志坚定,头脑清醒,筱儿替罪的事让她心生倦意,不再过问其他事,她不会再帮我们可是也不会背叛我们,何况她对筱儿真心可鉴,交给她我很放心。”

    花落梦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丫头是命好还是命不好。说命好吧,回回要遭这些罪,命不好吧,又总能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回来,我这几日给她把脉,她虽然在望月阁调养了一年但还是很虚弱,底子太薄,以后都需要好好养着才行。”

    “那便养着。”百?墨看着和绿袖撒娇的阅筱淡淡道。

    “你今日一下朝就往这边来,皇后不会生气吗?”花落梦提醒道。

    “她是一国皇后,若是这么不容人,那么这个位置她便坐不稳,筱儿单纯我不能让她入宫去受那份罪,让她自由自在的挺好。往后只要是我的国土,她畅通无阻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百?墨温柔的说。

    花落梦摇摇头不甚理解:“你挂念她那么久,如今是你的了,为什么不赶紧把她纳成妃子,都不知道你想什么。”

    百?墨轻笑道:“你觉得她在宫里能活过几日?”

    花落梦摸着下巴犹豫道:“三日?”

    两个人相视一笑。

    百?墨笑道:“太看得起她了,还是让她在这吧,她是林间百合不适合玫瑰园。”

    颜皇后坐在桌前,桌上全都是百帝爱吃的菜,这一个月来,新国成立,登基立规,百?墨经常不见龙颜,但只要有空他还是会过来坐上片刻,看看瑞儿,她也每次都会让人做好他爱吃的菜等着,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来呢?

    对于云羌的建立,她自然是欣喜的,她父母亲都已经不再,父亲在最后一刻也在维护这百?墨,登上皇后的位置她知道这不是做梦,是这个男人能够做到的事,她的男人便是这顶天立地敢于破规的大英雄,比起自己的荣耀,她更欣喜于他的成功,自己怎么样都好,只要他满足他开心。

    贴身魏女官走了进来:“皇后,皇上出宫去了别院。”

    “又去了?”

    “是。”

    这一个月他都会出宫去别院,他并没有隐瞒,告诉她从弈都带回来一个故人,听说是一个受了重伤的女子,他每日都会去看看,有一次听说那女子病情严重,他居然守了一夜。

    现在的她是皇后,统领六宫,可是不知道为何她变得更加诚惶诚恐起来,她更加害怕失去。

    最开始她以为他会把那女子带回宫,怎么样也会封个妃,可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甚至连宫都没有让她进来,只是每日去照看,比看瑞儿还看得勤,她渐渐有些害怕起来,甚至有些患得患失。

    以前他也会把一些女子留下,但往往就是宠幸一夜便不再看她们一眼,这些女人好歹也是在她眼皮子底下她随时都能掌控,她也很了解百?墨,他从不是贪财贪色的人,女人对于他确实没有太多的吸引力,所以她看着女人们从他房间出来也从不会嫉妒伤心,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的心还是他自己的。

    可是,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故人?哪个故人?

    “奴婢问过了,是个二十左右的女子,长得很一般,根本谈不上花容月貌更不及皇后一二。”魏女官说。

    颜皇后摇摇头:“女人要吸引一个男人不一定要靠美貌,而且美貌是最做不得数的东西。如果是貌美如花的女子也许还会更好一些。”

    “那皇后要不要去看看。”魏女官问。

    皇后看了她一眼:“去不得,我是皇后哪有屈尊的道理,而且她不在宫里,我并管不着。”

    “普天之下的女子皆归皇后娘娘管束。”

    颜皇后一下,唇边的梨涡忽隐忽现:“那你就是太高看皇后这个位置了,管得了自己就算不错了,不要惹皇上不快了,继续打听不要声张,皇上若是不提我便不提。”

    魏女官点点头,她是皇后的乳母,一直随着皇后出嫁,不论是北疆还是弈都她都陪在娘娘身边,对于皇上她一直是很放心的,家里原是有几房妻妾但是他却把水端得很平,正妻这里从不会怠慢,让皇后面子里子都有了,如今这个其貌不扬的女人应该也是做不了数的。

    颜皇后看着满桌的菜吩咐道:“撤下吧,赏给你们吃,倒了实在太浪费了。”

    宫女们脸上掩着笑高高兴兴的把盘子撤下去了。

    绿袖把行礼整理好,看着一旁的阅筱,阅筱叹了一口气:“可惜碧玉没有来。”

    “碧玉来不了,百帝也不会让她来,毕竟她现在也算是弈都的人了,我不一样我本就是罪人又无牵无挂。”绿袖道。

    那日紫衣找到她时她甚是惊讶,迟家之变之后她便断了与豫王的联系不再过问一切事宜,只一心赎罪,紫衣找她时她没有半分犹豫便答应了,姑娘不在,弈都了无生趣迟家也是死气沉沉,碧玉尚且还有依靠,可她呢?

    此事她与碧玉商量过,碧玉泪眼婆娑也想跟过来,但她与青墨心心相印若是来云羌也许一辈子也见不着了,再三劝阻之后只得暂别。

    她伤感的微叹一口气,不过两年,一切物是人非。

    “碧玉可好?”阅筱吃着荔枝问,这荔枝百墨特意命人冰着,在这夏日吃起来才爽口。

    “她很是担心,不知道你伤势如何,每天都要哭一场。”

    “哎呀,这个宝宝,实在是习武之人怎么如此脆弱,去信告诉她我很好。”阅筱说着就要动笔。

    绿袖看着阅筱,犹豫了半分又道:“你为何不问问迟大人好不好?”

    阅筱看了她一眼:“有什么好问的,他姐姐是皇后能怎样,再说,他们迟家不是弈都的迟家吗?是救国于为难的大英雄,我问他做什么。”

    阅筱心里还是翻腾的,她想问但却问不出口,皇后那日说得清清楚楚,迟家是救国的迟家与她这样的小女子没有关系,当时她那么绝望的时候多么盼望他能过来,尽管想着不管是谁都好,但心里眼前的那个人却总是他。

    可是,终究他没有来。

    她理解,非常理解,国家危难哪有时间来儿女情长,可是…………为什么总是有那么一丝丝失望呢?

    绿袖见她脸色淡然,最终没有说出口。

    迟未寒躺在床上,他呆呆的看着窗幔上那金色的垂蔓,就这样看着,面无表情一言不发。

    他面色憔悴,目光毫无光彩,一个月的时间瘦了许多。

    青墨端着药走了进来,扶着迟未寒坐了起来,迟未寒没有说话,木然的把碗端起里面的药一饮而尽,然后又慢慢的躺了下去。

    青墨叹了口气走了出来,迟夫人在门口问:“还是没有说话?”

    青墨摇摇头,从迟未寒醒来的那天开始,他便一言不发,任何人与他说话就像没有听见一般,他这条命也是兮凤给捡回来的,急火攻心加五脏受损已经生命垂危,兮凤用了新月阁续命的药丸这才把他救活。

    迟夫人在门口踌躇了一会儿,眼眶红了但没有眼泪,青墨见到安慰道:“大人这次是死里逃生,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里走一遭,让他休息一段时间便会好的,再说他身上这伤兮凤小阁主都说了至少要三个月才会好,夫人就别着急了,不是还捡回一条命吗?”

    迟夫人点点头:“不知道如雁怎样,咱们迟家欠她的太多了,之前的误会还没有给她道歉又分开了。”

    青墨忙做了个手势:“夫人还是少提少夫人的名字,大人还是放不下,她现在被豫王带到了云羌,应该不会有什么性命之虞,绿袖不也去了吗?很快便会来信的。”

    迟夫人那白皙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愧疚:“迟家从未欠过谁,如雁我们是欠着了。”

    兮凤与如烟走了过来,见青墨在外便知道迟未寒还是与之前一样便道:“我医术虽好但是只能捡他性命,这心病我医不了。”

    如烟推门而入,照例给迟未寒送些茶来,迟未寒躺着闭着眼睛,明明知道有人进来却不想醒来,如烟眼里含着泪,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迟未寒,感觉没有了灵魂,躺在床上的只有躯壳,即便是上一次与如雁的分别他也未像现在这样灰暗,此时的他如同一块朽木。

    “大人…………”她忽然开口:“她并没有死,她还好好活着,大人应该尽快好起来再把她接回来抢回来夺回来。”

    迟未寒听着,他的心毫无波澜,他要如何?一次也好两次也好,伤她的人姓迟。一次也好两次也好,无法保护她的人也姓迟。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