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三章 羿都之变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迟未寒一听,心似乎骤然停止,又一口血喷涌而出,他捂住腹部艰难的站了起来,青墨见状忙按住他:“大人,你现在要去医官那儿救治,你伤得太重,若你放心,夫人那儿我去。”

    迟未寒没有回答,咬着牙硬撑着往前走了一步,摇摇晃晃几乎摔倒,青墨心如火烧心疼的扶住迟未寒:“大人,我去吧。”

    “扶我上马。”迟未寒沙哑着说,没有一丝犹豫。

    “大人……”

    “扶我上马。”迟未寒深吸一口气,身体里像是有只手在搅动他的五脏内腑,每走一步便觉得万箭穿心疼痛万分,刚刚才走两步便已经大汗淋漓。

    “大人,你会死的!”青墨喊道。

    迟未寒看了他一眼:“扶我上马。”

    青墨见他目光冷峻,已然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便扶着他用力的把他送上马,迟未寒脸色煞白:“你留下,绝不能让他们进城。”

    青墨紧紧握着刀,看着迟未寒远去,回头见战火熏天,鼓声雷鸣,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提着刀奔进了沙场。

    皇上的一颗汗珠顺着他的额头流了下来,他感受到了豫王的剑似乎又在他脖子上逼近了一些,他声音颤抖道:“六弟,我可是你哥哥…………”

    “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我立刻放你走,不仅不杀你还能保证你这一辈子衣食无忧尊贵万分。”豫王开口,他的眼睛看着皇后。

    皇后看着那剑逼近皇上的喉咙,她握紧了拳头,她心里在挣扎该不该赌一把,若是赌赢了高齐或许还能留下一些。

    她微笑起来:“皇上乃一国之君,今日被你这反贼挟持,底下的人都看着呢,豫王一向是在乎民意,若是你敢动皇上一根汗毛,你如何堵住这悠悠众口?素语,继续。”

    秦女官看了一眼皇上,但还是狠狠的把刀扎进了阅筱的腰间,阅筱本已经痛苦不堪,她肩膀上不停的有血滴滴下,疼痛难忍,但她这个人本就是如此,性格倔强,越是为难她她越是反抗,这一刀下去,她似乎听到了皮开肉绽的声音,但她却一反常态的沉默着,只闷哼了一下,又一脚狠狠踹去,踹到了秦女官的腰间,她咬着牙,狠狠的看着台阶之上的皇后。

    豫王的手颤抖起来,这样下去她会死的,但若是这时候放弃………………如何甘心。

    忽然一道紫光出现,前排的几个侍卫应声倒地,紫衣瞬间来到了豫王的身边,她脸上带着伤,眼神一瞥看见了台阶之下的阅筱,脸上难得露出一丝惊讶。

    但很快她便收起讶异之色,附耳道:“迟疆的军队里弈都不足百里,如果快马不到一个便会到弈都。”

    豫王的神色凝重起来,他还是太小看迟家两个姐弟了,迟疆行动如此迅速,恐怕是因为他到京那日,皇后便出了书信让迟疆回城,若是如此,不到天亮,他的万人勇骑便会遭到左右夹击。

    “而且…………”紫衣有些犹豫:“红鸢死了。”

    豫王面上一片平静,但心里早已经翻腾,红鸢一死便去了大半的主力,若是再不撤兵恐怕局面会很艰难,但…………他看了一眼皇后,我们都是赌徒,就看我们谁能赢。

    他对紫衣道:“皇上给你。”

    说着把皇上推到了紫衣身边,紫衣心领神会,拔剑直指皇上心脏,皇上吓得腿脚一软,瘫倒在地上。

    “皇后娘娘说本王威胁皇上,那现在呢?”百?墨笑道顺手把剑抬起指着紫衣:“现在本王可没有威胁皇上,本王是在救皇上,只是紫衣这剑比本王快,能不能救到还不一定,皇后娘娘还赌吗?紫衣为司马家遗孤,全家被先皇所杀,现在来报仇也不为过。”

    紫衣看着皇上,一剑便轻轻划破了皇上的脸,剑锋处有一条小小的伤口,血渗了出来。

    “皇上!”皇后一见焦急起来,终是绷不住,狠狠对着百?墨道:“你想怎样?”

    “皇上身体不好,你们又没有子嗣,不如让位啊。”

    “谁说没有?”皇后怒道:“即便让位也不能让位于你。”

    “哦~~”百?墨忽然想起来什么:“对,皇后今日刚刚生产,不过这襁褓婴儿身子最弱…………”

    皇后和皇上一听激动起来,皇上不知哪里来的勇气站起来骂道:“百?墨,你是百家的子孙,为何如此绝情,你若是赶动朕的皇子,今日朕就是死也不会让位于你!!”

    皇后见皇上如此,心下宽慰厉声道:“豫王,今日你想要的怕是要不到了,皇上天子至尊迟家满门忠烈,岂是任你摆布,这下面站着两千精兵,你若有本事你便统统杀干净,让这血洗净弈都,本宫看你往后如何被百姓唾骂。”

    豫王冷笑:“本王从不被唾骂,若是天下太平,国泰安康,谁还会计较皇上是谁,如何做的皇上?紫衣,杀。”

    紫衣二话不说,便准备把剑刺入皇上心脏,皇后上前一把握住剑锋,双上瞬间满是鲜血,她咬牙切齿道:“百?墨,你到底想怎样?”

    “豫王这样可不道义。”新罗公主忽然匆匆而来:“今日这一切我可是看在眼里,豫王有本事也杀了我啊。”

    豫王看了金允恩一眼:“今日是高齐家事,与新罗无关。”

    “我既在宫里就与我有关,我是外族公主,就算是纷争你们也不敢伤我,我已经去信新罗,让父皇派强兵来支援弈都,豫王若是不怕死也可以再等等。”金允恩神情自若的说道。

    豫王闭着眼睛,让思绪平静下来,皇后见状忙道:“素语,继续!”

    秦女官狠狠的抬起匕首又准备向阅筱刺去,豫王睁眼道:“住手,若是你再伤她,本王便让你们死。”

    皇后见豫王终于松口,心下放松了一些:“豫王,人,我可以给你,但你必须退兵。”

    豫王狭长的眼睛一挑:“皇后,人我会带走,但本王不会退兵,如果你一定要赌,那么你就要先想好,谁的赌注多。一个女人还是一个皇上。”

    他看了紫衣一眼,紫衣手一旋,皇上的肩膀已经刺穿,疼的满地打滚。

    皇后脸色大变:“你想怎样?”

    “皇后说。”

    皇后咬着牙,与豫王对视着又看了一眼皇上:“皇上,臣妾由你做主。”

    皇上哪里吃过这样的苦,早疼得要昏厥过去道:“人,我给你,但你退兵,瀤水以南归你,从此你们与高齐无关,可另立国号。高齐一分为二。”

    皇后一听忙道:“皇上………………”父亲的兵马应该就快到了,皇上可不能轻易放弃。

    皇上摆摆手:“就……如此……”

    豫王摇摇头:“就这样?你现在新罗的军队都有了,本王若是信了你,你起兵反攻,岂不是吃亏?”

    “那你还要怎样?”皇后脸色越发苍白。

    “皇子。皇子为质子需带到我国,从此两国不再有任何纷争。如何?”豫王笑容更甚。

    皇上一听这话,正准备反抗,紫衣又轻轻一挥手,他头上的发丝纷纷而落,皇上吓得屁滚尿流嚷道:“皇后救我!”

    迟未寒骑着马,一路狂奔,还未停稳,便摔了下来,他捂住伤口艰难的站起来,朝宫里冲去,他没有一丝犹豫,不顾身上疼痛,他什么也不在乎了,他只要她,他要带她离开,永远离开。

    他在这偌大的宫里找着,宫里的宫人早就四处躲藏不见踪影,黎落追上他看见她脸色如同雪一般,嘴唇发紫也很是焦急:“未寒哥哥,如雁在勤政殿。”

    迟未寒急急转身,却摔倒在地,一股温热涌上喉头,他强忍着咽了下去,北疆王子一见忙把他扶起,一路向勤政殿走去。

    皇后看着地上吓成一团的皇上,眼眶微红,嘴唇颤抖道:“素语…………把小皇子抱来…………”

    秦女官一听,第一次没有行动,她流着眼泪看着皇后:“皇后…………”

    紫衣见状,轻轻挥剑,皇上的胳膊上马上多了一条伤痕。

    皇后见状,忍住泪,吼道:“小皇子!!”

    秦女官哽咽着跑向了寝宫,不一会儿小皇子抱了过来,皇后看着酣睡的小皇子,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颊,一滴泪落到了小家伙的脸庞上。

    “既如此,两国便立下合约。豫王请动笔,三年之后小皇子必须回来,否则我羿都将派兵铲平南都。”皇后抹干净眼泪,镇定道。

    豫王架着皇上走进书房,皇后把衣服整理了凤冠,闭上了眼睛,千万将士守护的高齐最终还是只能如此。

    “皇后娘娘,小皇子不能给他们。”新罗公主上前道。

    皇后看了她一眼:“今日多谢公主危机之中还能挺身而出,若不是你们新罗的增援,豫王他不会退兵,他生性残忍,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等风波平息,本宫再来亲自谢你。”

    迟未寒艰难的走到勤政殿,兮凤见他们来了马上上前,他见迟未寒脸色难看,立刻抓住他的手把脉:“你居然还能活着?!”

    黎落一听道:“未寒哥哥怎样?”

    兮凤摇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倒出一颗药塞进了迟未寒的嘴里,轻拍他的喉部让他吞了下去:“他五脏俱裂,心脉受损,本来就是应该死了,只是他还有一丝内力与意志才撑到现在已经是奇迹,若是他还不救治必死无疑。”

    迟未寒嘴唇发紫,他喘着气,看了一眼阅筱,阅筱已经昏迷,身上全是鲜血,他心里瞬间被撕裂,他站了起来,朝台阶走去,兮凤拖住他:“事情已成定局,你现在去就是送死!这丫头不会有性命之虞,日后你们还会相见,你先保住命再说。”

    迟未寒甩开兮凤,踉踉跄跄的一步一步的上着台阶,豫王拿着合约出来见迟未寒来了,笑道:“迟大人也来了?可惜晚了,本王就要走了。”

    迟未寒一摇一晃:“她要留下。”

    “凭什么?”百?墨的眼光扫过迟未寒,两人目光相遇,瞬间电光石火。

    “皇后,你若是不拦着你这个弟弟,拖延了时间,本王不能保证皇上身上的伤会不会多一道。”百?墨走下台阶,看着满身是血已经快要昏迷的阅筱,回头看了秦女官一眼。

    那眼里有刀。

    他一把抱起阅筱,居高临下的看着迟未寒:“她在你身边总是这样的结局,既然弈都容不了她,本王便带走。”

    迟未寒二话不说拔剑而上,皇后喝到:“拦住他!”

    侍卫把迟未寒拦住,迟未寒毫不犹豫剑便挥了出去,可是他的身体却已到极限,体力不支,眼睁睁的看着百?墨抱着阅筱从他身旁而过,他心如刀绞,疼到麻木,他一次次的站起来挥剑想冲出围笼一次次的倒下。

    紫衣抱着皇子一跃而起,护着豫王走出了城门。

    阅筱微微睁开眼睛,她眼前模糊,但还是看清楚了抱着她的就是那个让她心动的美男子,她轻声道:“原来你才是男主角…………”

    说完,便昏了过去。

    百?墨看着怀里的她,目光凌冽,四周的士兵都在后退。

    弈都,从此与你再无瓜葛。

    南都改名为云羌,帝王为百?墨。

    那日弈都之变后已过去一月,皆已恢复原来面貌。

    高齐一分为二,有合约为证,两国以瀤水为界遥遥相望。

    “阅筱姑娘,你快下来,你伤才好,若是伤口又裂开奴婢会被百帝杀头的。”一个小婢女在秋千旁着急得跺脚。

    秋千之上,有个穿红色长袄,披着银色披风的姑娘正站这荡秋千,那秋千阅荡越高,女子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百?墨穿着赭红色千龙袍走了过来,看着秋千之上的阅筱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他悄悄的示意那婢女离开,站在秋千一侧。

    “还太低了,推高一点。”阅筱喊道,风吹过她的脸庞,尽管冷冽但是却让人舒服,她来这个什么云羌国一个月都躺在床上,天天有人喂药服侍,还有那个很帅很帅,差点亮瞎她的眼的百?墨也天天来,阅筱想到他,心里忽然甜滋滋的,原来她的男主角如此俊美,而且还很温柔,比那个什么迟未寒好多了,成天板着脸不说,连性命关头也未见他出现。

    想着就来气,想必剧情是正式进入发展了,也罢,不论颜值还是性格这个百帝都好太多,为了这样的男主角吃点苦是值得的。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