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两君对峙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百?墨笑着无视全海的阻拦,一步步的走到皇上身边,坐到了书桌之上,伸手把玩着桌上的毛笔。

    皇上一脸煞白战战兢兢:“六弟,我们同出一脉,是亲兄弟,你为何要做如此大逆不道绝情的事?你可知起兵造反乃是违逆天意,是要下阿鼻地狱的。”

    “同出一脉啊…………”百?墨停下手中的笔:“三哥,如果这一世都过得不好又何必怕阿鼻地狱?”

    “你有何过得不好?你出生皇族,锦衣玉食从小父皇也是最疼爱你,可是我就从未嫉妒过你,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当这个皇帝,我也是父命难违…………”皇上看着眼前的六弟竟一丝底气也没有。

    “无妨,这样吧,你现在就下一道圣旨,就说你身子不好,常年疾病缠身无心料理国事,让位于我。三哥,这样既让你放下了你本不应该背的包袱又可以让我得到本属于我的东西,一举两得不是很好吗?”百?墨漫不经心的磨着墨,帮皇上把纸铺好:“动笔吧…………”

    “我………………”皇上此时连朕这个字也说不出。

    “三哥,你是没有看见城外的情景吧,横尸遍野,你手上的几位重臣都不知道还能不能活着回来,若是你早些动笔你手上的那些兵卒百姓便可早日安定,我这个人最不喜杀戮,看不得血腥,你还是快快写,好让一切尘埃落定。”百墨把笔递给皇上。

    皇上心里乱成麻团,又害怕又不甘,犹犹豫豫不知道如何是好。

    百?墨等得颇不耐烦,抬起头顺手把剑架到了皇上的脖子之上,全海一看,从后面猛扑过来一把抱住豫王的腰:“皇上快走!皇上快走!”

    皇上一见,吓得腿都软了,哪里还走得动,百?墨狠狠把全海推开,用剑指着缓缓道:“若不是看在本王小时候你对本王颇为照顾,便一剑杀了你。帮你家主子磨墨,本王耐性不好,便给你一盏茶的时间,若是写不出来本王便自己写。”

    皇上咽了一口口水,颤抖着拿起笔,脸色苍白,几乎晕厥。

    “慢着。”有人在门外喊道,皇后不急不慢的从门口进来。

    她头上扎着牡丹髻,左右各插着一朵鲜红无比的牡丹,中间是凤飞九天如意金冠,身上穿着大红色的朝凤吉服,长袍上栩栩如生的金凤与头上的凤冠相互辉映,熠熠生光,脸上精心的打扮过,红唇粉面,雍容华贵端庄无比,尤其是那双眼睛不怒而威,目光坚定的看着百墨。

    “皇后!!”皇上一见几乎哭了出来:“皇后救我…………”

    “百?墨,你威吓天子,谋朝篡位,实乃天下之罪臣,现在门外有两千精兵,你一个人插翅难飞,本宫劝你赶快伏法。”皇后看了一眼皇上,不紧不慢的发话,她没有丝毫的畏惧与退缩。

    百?墨从桌上下来,笑道:“皇嫂,你这是何必呢?闹得如此不堪,对于本王而言,两千精兵也好两万精兵也好,只要有他在手,本王怕什么?”

    说完绕道椅子后,把剑放到了皇上的脖子上,眼里含笑的看着皇后,皇上感受到了那剑上的微寒,吓得魂不附体叫到:“皇后救我!”

    “本王也没有什么可以让你威胁的,当年是因为你拿本王儿子做威胁才甘愿驻守北疆,如今他们都安好,你要如何威胁我?皇嫂可要想清楚,皇上天下可只有一个。”百?墨眼里寒光凌冽。

    皇后脸上无异,心里却很是慌乱,加上刚刚生产完,她身体很虚,几乎站立不稳,但是她依然挺立身体,一国的皇后,将门的女儿,哪能如此不堪重击。

    皇后与豫王对视着,忽然莞尔一笑:“有个人豫王可以见一见。”

    豫王也一笑:“什么人本王都没有兴趣,除了三哥。”

    皇后回头道:“豫王可以不见,但是可别后悔。素语。”

    殿外的秦女官听见了命令,把阅筱嘴里的布取了出来,阅筱马上叫到:“你们快放了我,我不是你们要找的那个人!!你们弄错了!!”

    豫王一听这声音,脸色一变,架着皇上来到了台阶之上。

    他看到了那张脸,那小巧的鼻子,如小鹿般的眼睛,她长得并不美,但那双眼睛却难以忘怀。

    阅筱也看到了豫王,她大叫道:“帅哥,救我,我靠,这是什么烂剧,男主角是谁我都不知道,不过无所谓,谁能救我谁便是男主角!”

    豫王看着她,仿佛看到了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可是她不是死了吗?

    “你是谁?”他问。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在下阅筱,的阅,筱竹的筱。”阅筱大声回答,一切都乱糟糟的,真是令人抓狂。

    百墨呼吸一紧,是她!那日在悬崖之上她也是这样说的,风佛过她的脸庞吹乱了她的发丝,她有些伤感说:“我想回家。”

    “你是谁?”他问。

    “阅筱,的阅吗,筱竹的筱。”她回过头一笑,是她,这个名字只有他知道。

    “怎样?是故人吧。”皇后微笑道:“不知道用她来换能值几个钱?”

    豫王冷然面无表情:“不值几个钱。”

    皇后与豫王的眼睛都能扔出刀来。

    兮凤在宫里找了无数遍,还是没有看见阅筱,他四处瞎转,只听见四处乱糟糟的,人声杂乱,见不少士兵都朝勤政殿去,他也急急的上前,谁知碰到了一个女子,那女子脸上抹得黑漆漆的,穿着一件暗色的衣服鬼鬼祟祟,两个人撞到一起都吓了一跳,两个人都准备逃跑,可是又觉得有些面熟,便回头看了一眼。

    “兮凤阁主?”

    “黎落公主?”

    “可看到如雁?”两个人同时问。

    黎落拍着胸脯惊魂未定:“如雁被皇后娘娘抓走了,我一直被关在房间里不知道她的去向,刚刚宫内出了什么事,门口的守卫都撤了我才逃了出来,得赶快找到如雁才行,皇后娘娘是不会放过她的。”

    兮凤看着跑过去的士兵:“你们高齐发生了宫变,你一个公主若是被发现便是人质,你赶紧逃吧,我去找如雁。”

    “不行!我堂堂公主才不会惧怕这些,如雁是我唯一的好朋友,她跳崖前我还误会她了,和她吵了一架,现在想想是我不对,我不能把微微最后的朋友丢下的,我必须得找到她。”黎落倔强的说。

    “那便一起。”兮凤悄悄站起来:“那边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我们过去看看。”

    豫王的眼里波澜不惊,阅筱燃起的希望又破灭了,她嚷道:“皇后,我可是你的弟媳妇,你居然一丝感情也没有,你不放了我,你弟弟会恨你的,他会来救我的。”

    皇后冷笑道:“比起高齐,你算得了什么,我们迟家为了高齐从不会讲儿女私情,既然豫王不念你这个旧人,那留着你也没有什么用,素语,叛国该怎么办?”

    “需得身插六刀,让血流尽然后五马分尸挫骨扬灰。”秦女官道。

    “那便如此吧,正好也让豫王看看叛国的下场。”皇后嘴角上挑,手扶着栏杆,她身上已经虚汗淋漓,但这场赌她必须要打。

    豫王手上的剑开始有些犹豫,他看着阅筱,咬了咬牙,他想了一年的女人,每逢有与她长得像的他便收回宫一夜**,第二天便不再相见。

    可是现在的她就在眼前,为什么偏偏是这时候?他马上就要赢了,这天下马上就是他的了。

    秦女官拿着匕首,慢慢的走到阅筱身边,阅筱害怕的挣扎着:“你要干什么,我说了我什么也不记得了,什么都忘了,你们放过我吧。”

    秦女官像是没有听见一般的,干脆利落的把匕首刺进了阅筱的肩膀,阅筱尖叫一声,实在是太疼了。

    她抬起腿狠狠踹了秦女官一脚:“你居然来真的?看我日后不撕碎你!我阅筱也不是个软柿子让你们捏!我告诉你,你敢过来我便咬死你。”

    血洇红了她的衣服,那血刺痛了百墨的心,他咬紧牙关,筱儿,你要撑住,如果没有意外,他们很快便会攻破城门,到时候我带你离开。

    秦女官被踹了一脚,又上前狠狠的刺了阅筱左肩一刀,阅筱吃痛的叫了起来,那尖叫快要把百墨的心都撕碎了,他笑了一下:“皇后让一个女人来吓唬本王未免有些太看不起本王了,既然这样,那本王也在皇上身上开一个洞吓吓皇后?”

    说着手腕便用了一些力气,皇上吓得大叫救命。

    阅筱疼得说不出话,躲在一旁的黎落吓得差点尖叫起来,被人一把捂住嘴,两人大惊,回头见是北疆王子归尼,黎落一见又惊又喜扑到了归尼的怀里:“你终于来了,我好怕他们把我送去和高丽和亲啊。”

    兮凤一见忙道:“你们不要在这里恩恩爱爱了,想办法救救那个傻丫头啊,我每次费好大的力气救她结果回回又如此,我可真是操心命。”

    黎落忙道:“归尼,你会武功你帮我救他。”

    归尼摇摇头:“我救不了,但迟大人可以,我们去找他。”

    迟未寒嘴里吐出一口鲜血,这个红鸢的内力实在太过强大,他没有任何武器,光凭他那双手便天下无敌,迟未寒艰难的站起来,刚刚挨了他两掌,身体损耗的差不多了,可是他却丝毫不动,只抱着胸眼睛不眨的看着他。

    他擦了擦嘴边的鲜血,还好,两次他都及时调整内力,虽然损耗过多,但还是没有伤及五脏。

    红鸢眼里有些嘲讽,他伸出掌,收集内力,只见红光冲天,一掌拍在地面之上,他周围的士兵全都被震到了空中,直直的摔在了地上。

    弈都的士兵看到如此,眼里露出恐惧,慌乱起来,这是何等怪物,居然不挪动分毫便可以一敌百。

    一直箭射向红鸢,他眼光一瞟,手一挥,那箭如同玩具一般的落到了地上,他觉得索然无味,直直的走向士兵群,那士兵看见他逼近四处逃窜,他伸出手抓住一个,抓住他的双腿一撕,顿时那士兵被撕成两半,血腥之味令人作呕,红鸢却毫不在意,大口的喝起温热的鲜血起来。

    弈都的士兵吓得大叫,丢盔弃甲,迟未寒看着,他深知,只要有这个怪物在,弈都便会亡,这场战根本不可能有胜算。

    他抬起剑,人不可能没有弱点,只要他是人,他便一定会又薄弱害怕的环节,可是他的弱点在哪呢?

    高齐的兵力渐渐不支,本来就是人数悬殊,能够撑到现在已经实属不易,北疆与东山的军队就算快马加鞭也的两日后才能赶到,但是豫王这边有如此强劲的高手在,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

    他调整呼吸,看着火光冲天喊声震地的战场,即便如此,那也不能就这样退缩,哪怕战死沙场也是值得。

    他飞身而上,剑光一闪而过,浮光一般的瞬间便到了红鸢的眼前,红鸢很是吃惊,他虽然内力深厚但动作笨拙,还未反应肩膀上揪被刺了一剑,但他身形巨大,这一剑虽痛但也不至于要他的命,他第一次怒吼起来,那喊声如滚滚天雷,震得四周的人耳朵发痛,迟未寒屏息静气,,把剑推进去一些,红鸢发起狂来,一掌推到迟未寒的胸脯之上,瞬间他只觉得身体里面的内脏都碎了一般,一大口血喷涌而出,而后眼前一片黑,似乎呼吸都困难起来。

    但他忍住剧痛,这是最后的一次机会,趁机把拔出剑翻身坐到了他的肩膀之上,以前筱筱告诉他,人的太阳穴是脑袋上最脆弱的地方,是颅顶骨,额骨及蝶骨的交汇处,此处的颅骨板最薄,不论是再难斗的人,只要刺向这里,必死无疑,他不顾红鸢的狂吼,把腰间的匕首取下干脆利落的插进了红鸢的太阳穴,就一瞬间,那喊声骤然停止,红鸢睁大眼睛轰然倒在了地上。

    迟未寒被重重的摔倒在沙地之上,他的胸骨全断,五脏受损,根本不可能再起来,青墨连滚带爬的扑了过来:“大人,大人!”

    迟未寒只觉得身体要被断成两截,眼前一片眩晕,耳边也是一片轰隆,青墨好不容易把他扶起,看着他满身是血:“大人!!你可还好?”

    迟未寒回过神道:“无事。”

    归尼骑着马载着黎落奔了过来,黎落大声喊道:“未寒哥哥,如雁被皇后娘娘抓走了!”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