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七十章 两军交战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青帝六年,六月二十一,初夏,豫王百墨率军攻城。

    白马之上,白袍翩翩,一尘不染,飘逸如仙。

    那绝世容颜之上的非凡与风流让人不能侧目,百?墨坐在高马之上,身后便是万人的大军,他嘴角含笑,那笑容如浅红色的新蕊,明媚得像要召回春天。

    那微笑的眼睛如星河般璀璨,他手持这折扇,不像是来领兵打战,倒像是来游玩。

    那身后的骑兵一个个穿着铠甲,扬起的马蹄散落一阵阵飞尘,紫衣在百?墨一侧,不言不笑,小小年纪却像一个满眼警惕的老人,她目光所到之处一片寒冰。

    军队浩浩汤汤的来到了城门之下,百?墨停下脚步,举起右手,身后的士兵都原地不动,一时间天地寂静下来,唯有风卷黄沙阵阵。

    城楼之上的御林军顿时机警起来,罗统领生如洪钟:“豫王殿下这是作甚?”

    百?墨不紧不慢道:“进城。”

    “进城可以,但豫王殿下的随从可是有点多,能否把他们留在城外。”

    “既是随从哪有留城外的道理?”百?墨抬头看了一眼罗统领。

    罗统领为人敦厚不太善言语便快人快语道:“豫王带这么多军队是想攻城?”

    百?墨哈哈一笑:“罗统领,本王可没有说要攻城,这些不过都是本王的随从而已,罗统领刚刚自己不也说了吗?”

    罗统领见豫王的人漫漫黑色如同遍野松林,看阵势豫人数,御林军恐怕还在下风,他有些担心便道:“豫王既然已经祭祀完便速速离去吧。”

    百?墨坐在马上看了一眼紫衣,紫衣心领神会,一瞬间便不见了踪影,速度之快让人咋舌,一时间城墙之上的一个卫兵便惨叫着跌落了下来,大家连紫衣的人影都没有瞧清她便回到了马上。

    罗统领大怒:“豫王殿下为何杀御林军?”

    百?墨一脸疑惑:“本王在这城墙之下动也未动,不知道如何杀御林军?罗统领这是强加之罪吗?”

    “你!”罗统领说不过,便抬手暗示弓箭手架起弓箭。

    百?墨一见笑意更浓:“罗统领这是为何?本王有做错什么能让统领刀剑相向?”

    “你带着万员兵马来到弈都,作为御林军统领难道拦不住你?”罗统领脸色严肃。

    百?墨摇着扇子:“大家亲眼所见,这可不是本王先拔的刀,既如此,罗统领便拿出你的本领来吧。”

    罗统领心潮起伏,有些不知道如何才好,若是他先动,那豫王便会借机发兵,若是僵持下去恐怕也会有变数。

    正在他犹豫之际,一支箭从城墙上射出,指向豫王而去,紫衣大惊,飞身而上,一个回旋踢把箭踢开。

    罗统领见状大惊回头吼道:“谁放的箭?!”

    百?墨神色一变道:“罗大人这也太容不下本王了,既如此,那便开战!”

    说着手一挥,士兵们怒吼着城门而去。

    骤然之间,鼓声号角大作,豫王的两翼骑兵率先出动,从容不迫隆隆逼近。

    罗统领来不及彻查是谁先放的箭,看着庞大的军队逼近,竟生了一心寒意,他大吼一声:“射!”

    弓箭手拉满弓万箭齐发,箭风“嗖嗖”的往豫王的军队飞去,豫王的士兵们举着盾牌围成了铜墙铁壁,紫衣飞身向上拔出剑遇一个杀一个遇一对杀一双,剑剑一招毙命毫不留情,罗统领见状直接拔刀而来,大刀一挥,紫衣被他震得往后退了几步。

    紫衣虽灵活但身材瘦小遇到罗统领如此魁梧强劲的对手完全不占优势,一旁的士兵也拿着刀围攻过来,紫衣渐渐有些力不从心,她时而飞身向上,时而跳跃躲避,斜睨间见豫王的将士们已经抬着撞门的木柱而来,便如泥鳅一般的马上脱身,豫王摇着扇子悠闲自在的看着一旁博力的士兵,他并未穿铠甲,依旧是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但眼神里却杀气腾腾。

    骑兵呼啸而出,弓箭手也整齐排列,重甲兵率先领先亦是无可阻挡的阔步,恍若黑色海潮瓶地席卷而来。

    大门被撞得“咚咚”响,那轰轰的巨响响彻了整个弈都,百姓们四处奔走,豫王这次来得太过于突然,大家都措手不及,一时间万人空巷,关门闭户。

    罗统领见大门已不太稳便嘶吼道:“前守军,守住城门,弓箭手增加人手!!”

    一时间密集的箭雨呼啸而下,如蝗虫过境铺天盖地,百墨从马上飞起,旋转着用扇子挡住飞来的密箭,紫衣飞奔过来:“王爷先离开,余下交给下属。”

    百?墨微微一笑:“一个时辰,本王要进城!没有想到,钳制住了一个皇后来了一个迟未寒。”

    “是。”紫衣坚定的答道。

    嘹亮的喊声铺天盖地,如波浪般起伏,那喊声震天撼地。

    皇上跌坐在龙椅上看着底下吵闹不停的朝臣,他第一次把桌上的茶杯扔了下去,顿时碎成了几片:“都这时候了你们还在吵?是不是等百?墨的人到了皇宫才能不吵了?朕已经下令御林军守住城门,下令张大人调军护城,你们呢?你们有没有更好的办法?若是他们都守不住,你们这些人统统都要成刀下鬼!!”

    皇上气得上气不接下气,他心里乱得很,幸而迟未寒预先把人调动了起来,否则这个时候豫王已经进城了。

    往常皇后会来坐镇,有她在,他心里异常踏实,可是现在她也无暇顾及,真是祸不单行,这个皇帝真是做得危险,早知道还不如不做!

    张将军齐大人率着军队极速而来,罗统领看见心下大喜,齐大人冷静的看了一眼罗统领喊到:“开门!”

    城门大开,攻城的士兵立刻便被神箭手毙命,随即穿着铠甲的张将军一脸凛然的率着士兵狂啸出城,终于两大军排山倒海般相撞了,若轰隆隆沉雷响彻山谷,又如万顷怒涛扑击群山。长剑与弯刀铿锵飞舞,长矛与投枪呼啸飞掠,沉闷的喊杀与短促的嘶吼直使山河颤抖。

    两边都是有着慷慨赴死的猛士胆识。铁汉碰击,死不旋踵,狰狞的面孔,带血的刀剑,低沉的嚎叫,弥漫的烟尘,整个羿都都被这种原始搏杀的惨烈气息所笼罩所湮灭

    嘹亮的嘶喊惨叫,动人心弦。军兵士健硕的身影,如波浪般起伏,他们口中,发出了震动天地的喊声。这种喊声,互相传染,互相激励,消褪了心中许多莫名的恐惧。

    刀剑相向,短兵相接,死尸伏地,血流不止,浓浓的血腥味与汗气味相互夹杂着,充斥在空气中,刺鼻难闻在这烈日之下越发令人作呕。

    昏厥过去的皇后娘娘被迫喝了几口参汤,好不容易缓过神来,肚子里的孩子还未见头发,城外万军压境,皇上是没有任何注意的,内忧外患如何是好?

    “素语,现在怎样?”皇后头发全汗湿了,脸因为疼痛涨得微红。

    “皇后放心,迟大人早就调动好了,您先放心生小皇子吧。”素语心里焦急得很。

    阅筱见皇后如此情景还在关心这些事,心里很是感叹,便道:“皇后娘娘,你现在得赶紧把小皇子生下来,生下来后你再操心这大事。来,调整呼吸。”

    说着,帮皇后坐直身子开始按摩,皇后死死抓着绳子,用起力来,已经过去了半日,这小皇子还是脸头发也为看见,稳婆心里也知道情况不太妙,恐会难产,若是那样,不等大军进城自己便已经小命不保了。

    阅筱帮忙按压着,又试着调整皇后的位置,终于稳婆欣喜的喊道:“看见头发了,看见头发了,再使些力气!”

    皇后一听,忽然有了力气,阅筱握住皇后的手道:“小皇子露头了,调整呼吸用力。”

    皇后娘娘紧紧的握着阅筱的手,她屏住呼吸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只觉得肚子一空,疼痛戛然而止,婴儿的啼哭响彻了整个皇宫。

    皇后娘娘终于疲惫一笑,这响亮的啼哭之声便是她的强心针。

    稳婆欣喜道:“是小皇子!是小皇子!”

    皇后支撑着起来,看见那小婴儿啼哭着,身上还有斑斑血迹,素语激动的道:“皇后娘娘,你听小皇子哭得多响,快去报喜!”

    稳婆小心的接过小皇子去清洗,阅筱第一次看见鲜活的生命出生,心里很是激动。

    迟未寒匆匆从殿內出来,被兮凤一把抓住:“我找了半日根本没有看见阅筱。”

    “什么!”迟未寒大惊,他大步跑了起来,这个该死的女人,何时能听他一次。

    兮凤在后追着:“现在城门被封也已经出不去了。”

    “宫内最危险,你们不能留在这里,赶紧离开。”迟未寒厉声道。

    他心里似火在烧,煎熬得难受,即便张大人能与豫王的军队对抗恐怕也无济于事,按照豫王的心思他绝对不会只做一手打算。

    想到这,他飞跑起来,御花园没有,书房没有,外面的长廊没有,皇宫这么大她究竟去了哪?

    阅筱舒了一口气,看见皇后无小皇子无事她便准备离开。

    “你是何人?”皇后忽然轻柔的问。

    “我…………我…………是新月阁的人,随兮凤小阁主来给皇后娘娘送贺礼。”阅筱赶紧回答,这时她才想起迟未寒的警告。

    “原来是新月阁的人,今日你立了功,本宫会赏赐给你,你想要什么?”皇后随虚弱但精神好了许多。

    “我什么也不要,现在我要去找小阁主了。”说完行礼匆匆的准备离开。

    谁想黎落公主却一阵风的进来了,与她打了个照面:“你这个狐狸精为何在这?皇嫂,小侄子呢?”

    皇后笑道:“不得无礼,多亏了她本宫才能顺利生下小皇子。”

    “她可是狐狸精,你没有看见她勾引未寒哥哥的样子,我可是看不惯。”黎落打量着她。

    阅筱看见黎落心里有些紧张,这个公主与她一样有些小性子,万一被她绊上恐怕会脱不了身,已经过去了大半日迟未寒恐怕已经等急了。

    想着她便要走,黎落果然丝毫不放过她,一把扯住她:“你去哪呀?你看你一天到晚装神秘,戴着面纱,这是要魅惑谁?”

    “不是魅惑,这是新月阁的规矩,医女必须蒙面。”阅筱争辩道,越是挣扎黎落越是不放。

    “我告诉你,你不过就是一个小小医女,未寒哥哥根本看不上你,我今日就要看看你长什么样子。”黎落说着便去掀阅筱脸上的面纱。

    “黎落不得无礼!”皇后喝到:“快去看看你侄儿吧。”

    黎落一听这才作罢,阅筱的心才放了下来,正想着脱身,一个小宫女风一般的进来直接把她撞到在地,脸上的面纱落了下来。

    皇后和秦女官一见她的模样大惊失色:“你…………”

    阅筱捂着脸站起来忙道:“我不是你们要找的人,阁主嘱咐过我,我与你们一个要犯很像,可是我不是。”

    皇后脸上的惊讶转瞬即逝,她的眼眸瞬间变得墨黑起来,看不清情绪:“素语,她是不是检查便知。”

    素语忙上前扯过她的手仔细检查着:“果然是你,你在牢里受过指针,就算好了你的手指也不能与常人一样伸得很直,你居然没有死!”

    “我说了不是我,你们放了我。”

    阅筱挣扎起来,秦女官使了个眼色,旁边的两个宫女忙上前把她抓了起来,阅筱又踢又叫:“你们放了我!!”

    她现在是真的后悔了,一直以来她都不明白迟未寒总是让她不雅进宫不要接触皇后。一直以来她不以为然,原来皇后果真不会放过她。

    黎落高兴的从内屋出来,看见阅筱她惊讶的捂住了嘴:“你是如雁??你没有死??”

    阅筱无助的看着黎落喊道:“黎落公主你救救我!”

    黎落上前想要把宫女推开,可是被秦女官拦住:“公主,这是皇宫要事,你不必过问,沉如雁本来就会朝廷重犯,现在返京恐怕有所企图,你赶快离开吧。”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