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六十六章 往事不堪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皇后微微一些:“新月阁的兮凤小阁主迟大人怎么看?”

    迟未寒不假思索道:“新月阁的人皇后娘娘就不要打主意了,免得聪明反被聪明误。”

    皇后看着亲弟弟神色复杂,兮凤她确实想为自己所用,不过新月阁确实不问世事,若是强行把兮凤留下来恐有争端,迟未寒要是肯进行劝说可能也不是完全没有转机只是她十分了解她的亲弟弟,性格强硬为人道义,不是轻易被人摆布的人。

    尤其是一年前的事后,他对于自己越发疏远。

    迟未寒退出了书房,在门外碰上了全海公公,全海公公给迟未寒行了个礼:“迟大人,辛苦了。”

    “全海公公辛苦了。”迟未寒也行了个礼。

    全海公公是皇上身边的老人,虽是是皇上登基之后才过来贴身伺候的,但为人很是得皇上的喜欢,皇上身体不适后也只放心他随身服侍。

    “已是寅时了,迟大人不如去偏殿小睡一会儿上完朝再回去。”全海公公很是细心。

    “不劳公公了,皇后娘娘这几天要格外小心,麻烦公公了。”迟未寒又行个礼。

    全海公公忙回礼:“这都是奴婢分内的事,迟大人客气了。”

    说完便走了进去。

    迟未寒匆匆回家,其实不过两个时辰便是上朝的时间,但他心里现在有了牵挂只想着回去看上一眼。

    他走到阅筱的房间前,犹豫着要不要推门,他想起那时候她会打开门笑着跑出来跳到他的身上,抱着他的脖子伏在他的耳边道:“小满,你回来了?”

    他的手在门上犹豫着,但还是推开了门,还是不记得锁门,这粗心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

    阅筱早已经睡得香甜,迟未寒坐在她的床边,看着她那熟睡的面庞,她还是和以前一样只要睡下就不容易醒,哪怕你把她抱走也未必知道。

    他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阅筱觉得很是舒服,便伸手抓住他的手枕在脸下继续酣睡着,迟未寒微笑的看着,心里溢出柔情。

    天已经大亮,阅筱舒服的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昨夜睡得很是安心,或许是认真工作的原因?

    她穿好衣物,出门找迟未寒,却碰见了兮凤,兮凤还是坐在走廊上发呆。

    “干嘛呀,一大早的?愤青?”阅筱坐在他身边。

    “你说离一个人不远不近的欣赏是多么困难的事?远了吧疏远,近了吧不合适。”兮凤没头没脑的说。

    阅筱一听笑了起来:“得了吧,这要死不活的气质不适合你,你还是适合嬉皮笑脸,像无赖一样。”

    兮凤把脚盘起来:“你说我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为何喜欢得这么艰难?”

    阅筱把手一摊:“很简单呀,你和如烟本来就是两种人,你生活纯粹,除了钱就是钱,没有受过什么苦难,也许在你看来也没有钱解决不了的事,但如烟不一样,我虽然不知道她是什么出生,但是按我对高齐的了解,先帝为了稳固朝纲曾经清洗过朝堂,像绿袖像碧玉像如烟都是蒙难的世家,如烟小小年纪是受过苦的,她落入过红尘,虽洁身自好但名声终究不太好,她内心也是自卑,所以也可以说她看透了人间的各种丑态,对于爱情疲惫也是正常。你与她虽然年龄相仿,但是心境却是天壤之别,你要追如烟,我觉得有些难度,但也不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兮凤说到这忽然想了起来:“你上次说过九两九不能成功便是要退款的…………”

    “咱们关系这么好,你干嘛这么较真?上次不也差一点成功了吗?”

    “哪里差一点?根本就不可能成功。”

    “那我再帮你一次。”

    兮凤把手收回半信半疑:“我其实不太信任你,但是再给你一次机会。”

    “你看啊,如烟现在没有亲人,肯定是孤独的,你呢,先从她的亲人做起,每日给她嘘寒问暖,我想她一定会被你感动的,你从今天开始,每日都去给她送些吃的,陪她聊天,久了她就喜欢你了。”

    “每天送吃的…………这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按每日三十个铜板算,这一年就是一百多两银子…………要不我每天去坐坐?”兮凤掰着手指说。

    阅筱一脸嫌弃的看着他:“你这么抠门怎么会找得到女朋友?活该单身。”

    “谁说我抠门?只要我娶到如烟,我所有的钱财就都给她,一分不给自己留,这步还不是自己的吗?”兮凤一本正经的说。

    “滚滚滚。”阅筱推着他:“和你谈爱情我看我是对牛弹琴。”

    绿袖端着半温的水饺过来:“姑娘,这是按你之前教我们做的饺子,你赶紧尝尝,不冷不热。”

    阅筱刚想接过来,谁知被兮凤端过去巴拉了一口:“我滚了,你慢吃。”

    阅筱气得把鞋都扔了过去。

    “迟小满呢?”阅筱吃了一口:“嗯,真好吃。”

    “迟大人上朝去了,要你直接去大理寺。”

    阅筱吃了几口忽然问:“绿袖,我房间里那面镜子很是眼熟,是我母亲留下的?”

    “是,因为这面镜子,您和沉老爷还大吵了一架,那次以后你便没有再回过沉家,然后一年前受迟家牵连,你去要与你一刀两断,那时候你在牢里后来便跳下了悬崖,那份信也没有来得及给你,后来我和碧玉便把它烧了。“

    “这沉家可真是心硬,我虽然不记得了但这面镜子我却想得起来,是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吗?”阅筱问。

    “奴婢也不知道,不过你曾经找一颗珍珠,后来这珍珠还是在兮凤公子那里找到的。”绿袖把手帕递给阅筱:“以前听你说过什么珍珠可以回去什么的。”

    “回去?我以前真的这么说的吗?”阅筱一蹦而起:“那我去试试。”

    她跑回房间从抽屉里拿出小荷包,里面确实有一颗珍珠,这颗珍珠比一般珍珠大而圆,十分光滑,色泽也很柔和,阅筱仔细看着,慢慢的把珍珠放进了铜镜的眼里。

    就在那一刹那,她感觉自己被什么东西吸引了一般,周身全部都是金色的光芒,她看到了树、房屋。田地都在慢慢的缩小,她似乎飞到了空中,白云弥漫之后,她觉的有些眩晕,感觉眼前的事物越来越小就像尘埃一样,忽然她在黑暗之中发现了一束光,一个女人站在光中,那女人束着长长的发,她皮肤白皙,长得很是秀美。

    她穿着拖曳在地的白色长袍,气质娴静,就像仙女一般,她的眼睛像是微笑着,温和的看着她。

    “你来了?”她忽然开口,声音很是柔和,让人十分安心。

    阅筱看着她,觉得很熟悉可是又不知道她是谁:“你是谁?”

    女人看着她,浑身闪着晶莹的光晖:“你真的要回去吗?”

    “我…………我想回去。”

    “丢下你所有的记忆?你在这就没有任何留恋了吗?”她问。

    阅筱的心忽然一沉,我在这真的就没有留恋了吗?没有想要留下的理由吗?

    她的眼前忽然浮现出了迟未寒的脸,她忽然想到他们在大街之上,周围都是人,他抱着她,两人相拥而视,一眼前年。

    她的心忽然有些痛,真的就这样走了吗?回去了吗?

    那女人依然微笑着:“你没有留恋了吗?”

    “我…………”阅筱一时语塞:“你是谁?”

    按女人看着她,眼里流光溢彩:“不要着急,你会知道我是谁,等你的使命完成等你没有留恋,我会送你回去。”

    说完,那女人把袖子一挥,阅筱忽然就惊醒了过来。

    她一直呆呆的看着镜子,仿佛做了一个梦,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脸愕然,这是做梦吗?那个女子究竟是谁?

    她舒了一口气,为什么她狠不下心说想回去呢?现在的她不是无牵无挂的吗?什么人都忘记了,什么往事也烟消云散了,可是为什么到这时还会想起他的脸呢?

    她把珍珠放进柜子,那个女人究竟是谁?她说的使命是什么呢?

    阅筱满腹疑惑心事重重的走出了迟家,她戴着面纱和她的小挎包出了门,她走在大街上,街上人来人往,她第一次觉得有些落寞,失去记忆之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的呢?

    百墨骑在马上看着弈都的大门,他戴着惟帽,这个地方他再熟悉不过,他在这里长大,在这里成长,在这里受众人崇拜又在这里被跌入地狱,他想起那个初夏,那个男人在弥留之际把他独自一人留了下来,他看着那男人苍白的脸和花白的胡须,心里很是难受,这是他的父亲啊,他儿时起就受他的宠爱,他会带他骑马会带他射箭会带他狩猎,只要他在的时候都会把他带在身边,在所有的儿子中,他,豫王,白墨是整个高齐最受圣上喜爱的孩子。

    他自小在这种光芒中成长,尽管他没有母亲的记忆但足够的父爱已经足够让他很好的生长,他的母亲据说是个美人,有着一双深邃的眼睛和绝世的容颜,她是云羌的女子,是先皇在狩猎的时候抱回来的女子,她受着浓眷的圣恩,先皇喜欢她比任何一个妃子更甚,可惜,她在他出生的第二年就去世了,病死了,百墨的记忆里从来没有母亲的模样,而父皇因为思念,把她所有的画像都烧掉了,就连她曾经住过的宫殿都重新拆了新建,所有的人都在暗地里谈起这件事,说完都会叹一声先皇的深情。

    所有世人都能理解为什么先皇会这样宠爱六皇子豫王,而他自己也是这样认为,所以,他很是用功,不管论策或是骑马又或者是射箭他总是最用功的那个,他的手经常会因为射箭而伤到青肿,因为他是父皇最爱的那个孩子呀。

    小小年纪的他不会因为光芒而骄傲,相反,他会更加努力,既是怕失去这道光芒,他崇拜这他的父皇,在他的眼中,他是那个深情而果断的男子,是天下最好的父亲和皇上。

    他仰望着。

    尽量踮起脚尖去触碰那太阳。

    对于皇位他最开始是不在意的,但总是有人在他耳边说,他是皇上的宠儿未来的国君,久而久之他也自信起来,这皇位不是他的还会是谁的呢?

    他是最出色的那一个,不论是相貌还是才气,他也是光芒四射的那个,这个国家不是他的还会是谁的?

    可是一切的一切就在那个初夏结束了,粉碎的,连残骸也没有。

    那个男人喘着气躺在床上,他已经看不清楚东西,说话时也断断续续,他就这样盖着金黄色的盘龙被子穿着龙袍躺在床上,他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床顶。

    “墨儿…………朕的皇位不能给你…………”他忽然说,声音带着点沙哑,而且莫名其妙的带着一些得意。

    百墨有些不敢相信他的耳朵:“父皇…………”

    “很失望吧…………”他忽然笑了起来。

    百墨看着他那虚弱的模样很是伤心,他匍匐着:“儿臣不在意皇位,儿臣只要父皇好起来。”

    他诚恳的说着,他的心满是祈祷。

    先皇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些生气:“你不想?朕从你小时候就培养你,让你你不想?”

    “儿臣不在意,儿臣只要父皇好起来。”

    “我讨厌你,恨你。因为你有一张和她一模一样的脸,你的脸让朕恶心!”他忽然凶了起来,虽然看不见,但眼睛还是看向了他,他的眼里都是厌恶。

    百墨一惊,他呆呆的看着他,竟不知道要说什么。

    “朕那么爱她,谁知她却从没有爱过朕,她的心里只有其他的男人,这样的人该死!朕要她碎尸万段要把她挫骨扬灰要她永世不得超生。你以为朕喜欢你是吗?”他忽然笑了起来:“错了。每次看到你,朕就觉得憎恶,但朕会忍着,朕要把你高高举起然后把你摔得粉身碎骨,你这个云羌的小畜生,你以为你生活在高齐就是高齐的人吗?你连高齐的猪狗都不如,朕就是要让你生不如死,让众星捧月的你被人踩到脚底,让你永远永远生活在耻辱之中,所以皇位你得不到,弈都你也得不到,知道我为什么那灭云羌吗?因为那是有那个女人的留恋,我要毁掉,亲手毁掉,你是她的,我也要毁掉!”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