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六十四章 粉红尸体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兮凤看着如烟那绝色的侧脸,心里忽然释怀了许多,不远不近的距离,既然如此,那也很好。

    阅筱牵着迟未寒的手在林间走着,看离他们远了便放下手来:”也不知道这个兮凤能不能够成功。看上去什么都懂实际上呆头呆脑。”

    “你在新月岛的一年还好吗?”迟未寒忽然问。

    阅筱点点头:“挺好,老阁主为了我一年都没有离岛远游,一直在想办法清楚我身上的毒素,还有兮凤也是,他虽然看上起吊儿郎当的,但是他对我还真心不错。”

    “真心不错?”迟未寒忽然心里有些酸。

    阅筱一听这话,怎么醋意这么浓啊,撩心大发,慢慢走到迟未寒面前抬起头道:“怎么?吃醋了?”

    迟未寒看见她的眼里有流波转动,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阅筱踮起脚尖,扬起小脸:“若是我真喜欢兮凤怎么办?”

    迟未寒一听,忙揽住阅筱的腰,眼神如深潭一般:“我不允许。”

    阅筱看着他如此模样竟然心漏了一拍,迟未寒握着放在他胸口上的手:“我今生今世只有你,若你不回来,我也不会再娶,我说过你得不到的别人也不会得到。”

    他的声音低沉,还有些许缠绵,竟让阅筱的心荡漾起来。

    “我…………”阅筱开口,但还未说出便被迟未寒轻轻吻住。

    夕阳之下,落晖之中,迟未寒紧紧搂着阅筱,轻柔的吻着她的唇,很小心很小心。

    阅筱闭着眼睛居然忘记了抗拒,等她回过神来看见了迟未寒那温柔的眼神:“趁人之危!”

    阅筱捶了迟未寒一拳,迟未寒微笑道:“本来就是我的,何来趁人?”

    “可是我不记得了。”阅筱的脸红了。

    “那便让你记起。”迟未寒的笑意更浓。

    “你…………你这个伪君子,看上去禁欲实际上如此…………如此…………”

    迟未寒替她把头发整理好:“还不都是你教的?”

    阅筱脸更烫了,她捂着脸蹲在地上。

    迟未寒看她如此,便一把把她抱起:“走不动我抱你。”

    “放我下来…………”

    “不放!”

    “放我下来…………”

    “不放!”

    花落梦坐在长廊边独自喝着茶,一个人匆匆而来:“事情已经办妥,采荷已死。”

    “很好。”花落梦端起酒杯:“可还干净利落?”

    “是。众目睽睽都看见采荷是淹死的,宫中仵作也是如此说的,明日便会被抬出宫交还给她的父母,只要出宫便一切妥当了。”

    “很好,采荷一直替白钰做事,现在皇上中毒的事不一定弈都知道,但既然玉仧丢失过几天,那便不能掉以轻心,采荷不能留,她父母那边你好生补偿。”

    “是。只是现在白钰便是孤身奋战了。”

    “只要能够保下她(他)一切都值得,潜伏在弈都那么久不能就这么轻易的被人发现。采荷之后我们会继续安排新人进宫,到时候让白钰留意就是,皇后那儿有什么动静?。”花落梦娇滴滴的说。

    “临盆就在这几天。”

    “临盆那天行动。”

    “是。”来人行礼匆匆而去。

    花落梦端着精致的碧玉茶杯缓缓喝着茶,眼前便是南都的最高点,放眼之下各种街道如棋盘般纵横交错,这市井阡陌尽收眼底,南都的收复费了他们不少的精力,如今也算是一片繁荣欣然。

    这大好的江山只能更进不能退步。

    他抿了一口茶:“好茶。”

    他忆起儿时在这南都的郊外,那一亩三分地,爹娘在那辛勤耕作,他提着篮子装着做好的饭菜飞快的走到田边,不远处在菜地里采棉花的姐姐都走过来拿着篮子里的馍馍狼吞虎咽,她们黝黑的脸上挂着汗珠。

    那时正是盛夏的正午,阳光刺眼和浓烈,她们的手背上留下了被烈日灼伤的痕迹,那黑色的皮肤上浅浅的留下了晒伤的浅色伤痕。

    不知从何时起,南都变得混乱起来,到处是兵荒马乱,南都的城主都弃城而逃,隐隐听见有人说弈都的百家开始起兵攻下了云羌,攻下了颍都,现在正准备攻下南都。

    他还小,不过五六岁,不懂什么是战争,只觉得人们的脸上都带着惊恐,他们小心翼翼的出门,甚至连家里的柴火都不敢点,睡觉时爹总是会坐到门边替他们守着。

    但是总归这一天还是要来的,那天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两样,爹娘正准备出门,就在这时冲进来几个士兵,拿着刀和弓箭,他们一脚踹翻了爹娘,然后在家里四处搜刮起来,趁着他们不注意,他被母亲塞进了水缸,他偷偷从逢中看到那刀砍向了他的亲人,他们一个接一个的倒在地上,鲜血蔓延,一直流到了水缸前。

    他哭着发抖,一直到现在他都能忆起父母那不能闭上的双眼还有姐姐脖子上的刀痕,一直都不能忘记浑身湿透的从水缸中爬出来时的自己,一直到现在他都怀着深深的责备感,为何当时的自己从水缸里出来模样与他们一起死去,这样苟且的活在这个世界之上总还是要做些什么吧。

    花落梦眼里的光变得冷暗下来,南都,本来就不属于百家。

    阅筱看见兮凤脸色不太好估计没戏便道:“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迟未寒看了看天:“在这儿烤鱼吃吧,难得出来一次,兮凤,可会捉鱼?”

    大家都挺惊讶,迟未寒从不是爱玩的人呀,今日这是怎么了?

    夜色渐浓,四个人烤着鱼,鱼香四溢,兮凤难得在一旁忙前忙后,又是搬柴又是生火,好不容易把鱼烤了个大半熟递给阅筱:“你先试试。”

    “这一看就没熟为什么要我先试试?”

    “难不成要如烟试?你皮糙肉厚试试也没事。”兮凤硬塞给阅筱。

    迟未寒接了过来,尝了一口:“还行。”

    阅筱抢了过来尝了一口马上就吐了出来:“兮凤,这根本没有味道好不好,太难吃了。”

    如烟倒是毫不在意,从火上拿了一条吃了起来,兮凤在一旁问:“好吃吗?”

    如烟微笑道:“挺好的。”

    阅筱看着他们两个悄声对迟未寒道:“你瞧他们两个还是很般配的吧,兮凤虽然看上去不靠谱但是对如烟还是很上心的,可是看如烟似乎对兮凤没有兴趣呀。”

    迟未寒看了一眼:“没戏。”

    “为啥?”

    “如烟经历过太多事,不是兮凤能够了解的。心里有太多事。”迟未寒吃着鱼转过脸对阅筱道:“吃不下等下带你回家吃。”

    阅筱忽然觉得他的眼神很软很软,就像要把她缠住一般。

    迟未寒抬头看了看天:“时间正好,走吧?”

    “什么正好?”阅筱有些疑惑。

    “你不是说要去看看尸体吗?现在大概戌时,宫里的仵作在戌时便会离开,尸体一般无人看守,你只有今天这个机会,明天一早便会把她运出宫,你去还是不去?”迟未寒问。

    “当然去啊!果真是老铁!走吧。”阅筱立马就要走,没有想到迟未寒还一直惦记着这件事呀。

    马车在茗语茶庄停了下来,兮凤送如烟下车,如烟看着兮凤淡淡一笑:“今日同游十分开心。”

    兮凤向来油嘴滑舌可是每每看见如烟就不知道怎么说才好:“那……改日又出去?”

    如烟笑着看着他并不说话转身走进了茶庄。

    阅筱看着他那无精打采的样子安慰道:“哎呀,没事,男子汉大丈夫,爱情上就要有永不放弃的精神,女人嘛最怕的就是这种对她锲而不舍的男人。”

    兮凤叹道:“我就怕她觉得我烦。”

    “得了吧,你现在就很招人烦好吗,多那么一点点也没有关系呀。”阅筱捂着嘴笑道。

    兮凤眼睛一瞪:“就从来没有看见过你这么讨嫌的女人,我下车,我可不随你去看那劳什子尸体。”

    “一起去吧,我还要你帮忙呢。”

    “帮什么?我可是帮活人看病的。”

    “我要把尸体弄出来。”阅筱说。

    “什么?你疯了?迟大人你跟她一起疯不成?”兮凤大惊失色。

    迟未寒面无表情只道:“可以想办法弄出来,但要尽快还回去。”

    “你们………………你们…………疯了疯了!”兮凤一脸不可思议。

    迟未寒驾着马车来到宫门前,亮出宫牌,宫前的侍卫行了个礼:“迟大人,敢问车上是何人?”

    “新月阁派来给皇后娘娘送礼的使者。”迟未寒打开车帘,阅筱给侍卫行了个礼。

    马车顺利的走了进来,三人下了车,迟未寒带着他们来到皇宫侧面的房间,阅筱心里很是紧张,但是迟未寒却镇定自若,对于皇宫的路线熟门熟路。

    迟未寒道:“你们只有一炷香的时间,一炷香后这里会来一直守卫。”

    “走够了。”阅筱二话不说开门进去,兮凤犹豫了一下狠下心进去了。

    兮凤只觉得冷气逼人,黑咕隆咚。

    阅筱吹亮了手里的火烛,兮凤打了个哆嗦,看见一旁的床上有一具女尸。

    阅筱把火烛递给兮凤,上午才死,现在却已经有了尸臭。

    她也顾不上那么多,开始检查采荷的口鼻,看得出来已经被之前的仵作清理过了,看不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手脚口鼻都很干净,似乎衣服也被换过了,这样找依然找不到什么。

    阅筱把采荷的衣物打开,不仅是脸部,采荷的胸部和腹部都呈现出了粉红色,她沉思了一下,利索的把衣物穿好,她喊兮凤过来帮忙把采荷背上,可是采荷的尸体却僵硬不堪,无法弯曲。

    阅筱心下疑惑:“不对呀,采荷是午时左右掉入湖中的,现在才戌时,再怎么算也是九个小时,她这个尸僵怎么来得这么快?”

    她从后面把采荷抱起,可是还是不行,兮凤在一旁着急:“你在干嘛呀?还不走就走不了了。”

    阅筱累得呲牙咧嘴:“不行,这背不出去,太明显了。”

    “那怎么办?时间快到了。”

    阅筱打开门轻声道:“小满,尸体没有办法出去,可是我必须要解剖。”

    迟未寒看着她:“你把灯灭了,等我。”

    阅筱与兮凤躲到角落把灯灭了,果然如迟未寒所说,不到一会儿就有一队守卫从外面走过,阅筱屏住呼吸,生怕被发现。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开了,迟未寒走了进来,他借着月光给阅筱一套宫女服:“换好,把面纱给采荷,尸体不能在这里解剖,会留下血迹。”

    阅筱二话不说便开始躲着换着衣服,她信任迟未寒。

    阅筱与兮凤一边一个挽着采荷的胳膊,采荷的尸僵达到了顶峰,就算两个人挽着她她也依旧保持着直立的姿势。

    迟未寒在前面走着,三个人的心抖有些紧张,眼看就快到马车旁,阅筱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迟大人。”一个人喊道。

    回头见是禁军首领,这个男人曾经在迟家看过她,阅筱有些担心,把头低着,迟未寒却不紧不慢的行礼道:“董首领。”

    “这是……?”

    “这是今日来给皇后娘娘送贺礼的新月阁使女,因多喝了两杯已经醉了,皇后娘娘命我把她送回驿站。”迟未寒不急不慢的回答。

    “哦。原来是这样,迟将军和迟夫人可好?”董首领问,那日在迟家他与迟夫人剑锋相对,两人不分胜负,他对迟夫人这样的女子相当敬佩。

    “家父家母在北疆都很好,端午时会回来,董首领到时过来喝酒。”迟未寒满脸平淡客气的说。

    “那好啊!只要迟夫人不介意就好。”董首领是个老实人,上次迟家一时他很是耿耿于怀。

    “都是各行其事,没有什么不妥。”迟未寒行礼:“今日我便先出宫了。”

    董首领行了个礼,看着他们四个远去,微叹道:“迟家确实满门忠心呀。”

    三个人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兮凤几乎虚脱:“阅筱,你能不能少惹点麻烦,这尸体你说打开就打开。”

    “我这是科学,实事求是,采荷的尸体很有问题,表面上已经看不出什么,但我可以断定她的死亡时间有问题。,尸僵一般是慢慢形成,从死亡30分钟道2小时会开始硬化,从上肢开始,逐渐到下肢,12-16小时小时完全僵硬达到高峰,30小时候软化,采荷是中午死的,到现在应该没有达到12小时,可是她已经达到了高峰。她的死亡时间可能会比午时更早,而且让我早在意的是她的皮肤是粉红色的。”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