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六十三章 不远不近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出于职业习惯,阅筱想上前看个仔细,但被迟未寒一把拉住:“皇后在这。”

    阅筱远远的看着那女子,亲眼所见确实是失足而亡,只是她的皮肤呈淡淡的粉红色,有些奇怪。阅筱挣脱了两下可是迟未寒的手却像钳子一样,迟未寒轻声道:“你若是不想被发现就安分一些。”

    “那个宫女有些奇怪我想看看。”阅筱不敢大声也轻声回答。

    “稍安勿躁,现在不是时候。”迟未寒见皇后走了过来把阅筱挡在了身后。

    皇后仔细辨认了这个宫女:“这不是齐妃宫里的采荷吗?她为何跌到湖里?”

    一旁的宫女都说了起来:“她采花回来,走在湖边,不知道怎么的,就滑到湖里去了,想必是被路边的草藤绊倒了。”

    “她是靠着湖边走的,想必是想摘那湖中的荷花。”另一个说。

    所有送早膳的宫女都可以作证采荷是自己跌入湖里的,就连阅筱也是亲眼看见她确实是自己不小心跌入湖中并不像是自杀,确实只是意外。

    皇后娘娘轻皱眉头:“既如此就把她送出去吧,让齐妃好好安抚她的家人,毕竟来宫里也有多年了。”

    说完便走了。

    宫女们都不无惋惜,感叹世事无常,有几个要好的还哭了起来:“昨日采荷姐姐还说自己存够了银子,等到明年就可以出宫好好照顾爹娘了,谁想今日就…………”

    “这是她的命,每日都采花每日都走这边,今日却被鬼绊住脚了。”

    “你说怎么好端端的,她就这样死了呢?”

    两个宫人抬着架子匆匆过来,把采荷往架子上一放抬走了,连脸都没有遮一下,刚刚皇后娘娘在这阅筱不敢靠近,现在她走了几步倒真切的看到那个宫女的脸上呈现淡淡的粉色就像打了胭脂一般。

    “她…………”她刚刚要说话兮凤动手把她一把捂住:“你少说话,有什么话回去说,现在人多嘴杂。”

    阅筱忙住了嘴轻声问:“她抬出去会放在哪?”

    “自然不会是大理寺与刑部,一般是放在义庄等家人来领,若是没有人领便去乱葬岗埋了。”兮凤回答。

    阅筱一听忙转身就走:“赶紧出宫。”

    三个人上了马车阅筱道:“我想去义庄。”

    迟未寒摇摇头:“现在不行,宫女尸体出宫有严格的制度,宫里的仵作也会先验尸没有问题才会送出宫,若是他们家有人来领或者就在弈都,便不需要去义庄直接领着人与银子回家安葬了,所以你现在去义庄维持过早。”

    阅筱抓住迟未寒的袖子:“那个尸体有些问题,虽然我确实是亲眼看见她掉入湖里的,但是她身上确实有奇怪的地方。”

    “奇怪什么奇怪?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看见她落入了湖中,因为没有人及时救她溺亡而死不是很正常吗?我看你就是瞎想,你不也亲眼看见了吗?”兮凤倒是觉得这件事情没有什么奇怪的。

    “这个齐妃是谁?”阅筱问。

    “齐妃是除了皇后之外皇上最敬重的一个妃子,她年龄比皇上长几岁,是现任太傅的女儿,皇上还未继位之前便嫁给了他,也是原来旧邸的老人,除了她和皇后,皇上身边的妃子都是新选的,她为人稳重顾全大局,皇后身体不舒服的那段时间便是她替皇后承担事务,平日也不爱争宠,皇上颇为欣赏她。”迟未寒缓缓道。

    “那个什么采荷平日也是走这里吗?”阅筱问。

    迟未寒摇摇头:“并不知道,如果你要知道我可以帮你去问问,你确定那个宫女有问题?”

    “我…………”阅筱又有些语塞,没有检查过身体光凭一眼确实是很那判断。

    兮凤道:“她这是疑神疑鬼,看见死人就觉得谋杀,我看你得吃一副安神的药。”

    阅筱抬起眼看着迟未寒:“真的没有办法接触到尸体吗?”

    迟未寒看着她未说话,这事大理寺还真不好出面,小小的宫女又是意外根本不需要大理寺和刑部来管,尤其是宫里的仵作已经有了结论的情况之下便毫无任何理由去看尸体。

    阅筱想着那采荷脸上的粉色,是不是真的太疑神疑鬼了?明明看见她掉下了湖,看见她挣扎,没有人推也没有撞,前前后后都只有她一个人,确实是意外。

    可是为什么自己会这样纠结呢?

    兮凤拍了她一下头:“下车去吃好吃的或者去哪走走啊?”

    阅筱愣愣的抬起头看见兮凤对她做了个眼色一时间没有反应过啦,兮凤把眼睛都要眨歪了,见阅筱一脸木然恨恨道:“九两九。”

    阅筱这时才想起,忙一把挽住迟未寒,睁着大眼睛看着他:“我们出去郊游吧?”

    迟未寒被她突如其来的邀请弄糊涂了,前一秒钟不还在想尸体吗?

    “那…………去哪?”迟未寒看见她凑这么近,那如樱桃般的红唇微微嘟起,让他想起了那之前食髓知味的夜晚,脸忽然红了。

    “就去小树林?僻静一点的地方,兮凤你一个人去啊?我看你也可以找个伴呀,不然我成双成对你形单影只多不好,我看最好也找个女孩。”阅筱故作关心的问。

    兮凤一听忙道:“那前面的茗语茶庄听一下,迟大人,我可否邀着如烟同去?”

    “什么可否不可否,你就说迟大人命令她去,她还能不来?”阅筱踩了他一脚,兮凤一瘸一拐的下了楼。

    “为何要用我的名头?”迟未寒抱着胸问。

    “天下人都知道如烟喜欢你,让兮凤那小子去约估计会碰一鼻子灰,还是用你的由头可靠些。”阅筱干脆的说,毫无避讳。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迟未寒微皱眉头:“那这么说你也知道?”

    “自然知道。”阅筱爽利的说:“不过我不吃醋,这么美的美人儿喜欢你只能说明我眼光好啊。”

    迟未寒一肚子火却又无法说,罢了罢了,就像之前似的,一切重头开始,总会让你爱上我的。

    说话间如烟姑娘上了车,她掀开车帘的那一刹那感觉整个车里都亮了,她看到了蒙着面的阅筱,礼貌的点点头:“如雁姑娘好,大人好。”

    “都好都好。”兮凤忙帮她把座位擦干净:“如烟姑娘坐。”

    如烟端正坐了下来,她看了阅筱一眼,阅筱大方的把面纱摘掉:“是不是一模一样?我又复活了。”

    迟未寒见状温柔的帮她把面纱戴好:“回家再摘。“

    “可惜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如烟姑娘我以前和你很要好吧。”阅筱问。

    如烟微笑道:“如雁姑娘能与我做朋友是我的福气。记不起来的事终会慢慢记起的,不必着急。“

    “我不着急,一点也不着急,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听你们说的都是些不好的事,若那样还不如不忆起来呢。”阅筱忙回道。

    “虽是有些不堪的事可是也有很快乐的事呀,若是回忆不起来可就太可惜了。”如烟惋惜。

    “咳,若是要记起痛苦的事才能记起快乐的事,那还是算了吧,快乐的事我可以再做啊,只要我记得自己是谁就行,其他不重要。”阅筱打开窗帘看着窗外。

    如烟看到迟未寒的眼中有一些淡淡的失望,他的心像针扎一般的痛,她什么也记不起来了,而且她也并不想记起。

    是不是她就永远回不到他的身边了呢?

    他看着哼着小曲的阅筱,很想把她拥入怀,可是终究现在的他们也算不上亲近。

    如烟看着迟未寒,心里也有些黯然。

    下得车,四个人沿着树林走着,兮凤与阅筱聊着天,如烟与迟未寒走在一旁,初夏的天气比春天好,没有那么沉甸甸的空气,呼吸起来都很干净。

    天也是蓝的,但却没有盛夏那么浓烈,恰到好处的明朗与活泼,让人的心情也跟着舒畅起来。

    如烟与迟未寒慢慢走着:“大人不必伤心,她不过就是随口说说。”

    “她让我想到了刚刚嫁进迟家的那个她,她现在心里没有我。”

    ”现在没有不代表日后没有。之前不也这样吗?”

    “不管她怎样,我是发过誓的,今生只有她。”

    如烟沉默下来随后又道:“就凭着大人的这份心意,如雁也会想起的。”

    阅筱看着身后的两个人推了兮凤一把:“你怎么这么怂啊,想个由头把如烟约走啊,还不约都快天黑了,再说我是让你们两个增进感情的,不是让她和迟未寒增进感情的,你粘着我干嘛。”

    “我有点怕…………我怕她拒绝我…………”

    “怂包,我说了要锲而不舍,就算她拒绝你又能怎样…………”

    “我不要面子的吗?我怕她拒绝我我日后就更加不能与她接近了。”

    “那便从朋友做起呗,一点点的温暖她的心,你可以先和她谈谈人生聊聊爱情嘛。算了算了,我帮你把迟未寒弄开,剩下的靠你自己,兄弟,我也就只能帮你到这了。”

    阅筱回头跑到迟未寒身边牵着他的手道:“我刚刚看到前面有一只很漂亮的小鸟,你陪我去看看。”

    说着不有分说的把迟未寒扯走了。

    如烟看着他们慢慢走运,心里有过一丝羡慕,可是不是自己的便不是自己的,有时候再怎么努力也是枉然。

    “如烟姑娘。”兮凤清清嗓子:“要不我们聊聊人生吧?”

    如烟一愣:“什么?”

    兮凤见如烟有些愕然慌张的道:“要不聊些爱情也行。”

    如烟一听“噗嗤”笑出了声。

    那笑脸竟比那天上的太阳还璀璨,兮凤的心瞬间就被化了,呆呆的看着她。

    如烟用手绢捂住嘴:“咱们走一走吧。”

    兮凤一听就像得到了上天的眷念一般欣喜若狂忙点着头,两个人一路无话,兮凤几次想开口可是却不好怎么开。

    “兮凤公子医术精湛,又一表人才实在不必在如烟身上浪费时间,如烟风尘出身配不上公子。”如烟先开口道。

    “那又如何?我兮凤看人从不看出身,如烟姑娘出淤泥而不染真真是要比那些虚伪做作的女子强上一百倍。”兮凤急急的分辨。

    “正是因为公子是这样的人,如烟才更不好耽误。”如烟眼睛笑眯眯的,像天上的弯月:“我能来弈都,有个安身之所,能见到所见之人就已经足矣,并不求其他。”

    “只见到就足矣吗?若是得不到不就是水中月镜中花吗?如烟姑娘就甘心?“兮凤问:“若只是这些,那如烟姑娘为何不放弃?”

    如烟停了下来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我这一生并不做指望,我富贵出身家道中落再到绝处逢生,起起伏伏早已经看透很多事,世上的事情大多是不能圆满的,既不能圆满那便求得能够好的便好,不需要多求。我也自诩与其他女子并不同,我爱的人定是要那出彩的英雄,哪怕他不属于我也无妨。”

    兮凤心里有些委屈,他不是替自己委屈而是对如烟委屈:“你这般好不应该如此委屈。”

    “这不是委屈。”如烟看起眼帘看着兮凤:“我不求长伴此生也不求红袖添香更不求红颜知己,我什么也不求,求这个字不能用于男女,我与迟大人就是朋友,能够做朋友就已经很好。你们觉得我委屈,在迟大人一年前戴着镣铐在街上走时就有很多人替我委屈,也有很多人替我不值,你也许也以为我是为了得到迟大人的爱才如此,其实恰恰相反,我不是。我站出来走到他身边,是因为我相信他,我相信心里的那个男人不是叛国的逆贼,仅此而已,别无其他。即便是现在如雁回来了,我也没有丝毫的遗憾与委屈,因为就算如雁不回来他也不可能是我的,站在不远不近的地方欣赏对方,我觉得很好。”

    兮凤听着,心里有些难过又有些佩服,半天他才道:“那你以后呢?你的一生呢?”

    “我的一生?”如烟笑了起来:“我感觉我过了许多个一生,一生太长了,我不想去想,只看眼前便好。兮凤公子,去找合适你的人吧。”

    兮凤低着头:“那…………”

    “我们是朋友。如雁的朋友都是我的朋友。”如烟说道。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