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一百六十一章 兮凤追妻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百?墨把桌上的书扔到地上:“东西还没有找到?那你这段日子去干什么?”

    魁巍山一般的站在百?墨的面前,一个九尺男儿眼神却畏畏缩缩:“我……”

    “他让麻拐去处理这件事,结果麻拐前前后后杀了二十几个人这件事还未解决。”花落梦走了进来。

    百?墨一听脸色更加铁青:“二十几个人?是怕官府不知道是吗?”

    “本身就是杀人越货的主想不出别的办法,东西丢了只能想到死人才是最可靠的,放心,我已经让紫衣去处理了。”花落梦给百?墨倒了一杯水,对着魁巍使了个眼色:“你退下吧。”

    “紫衣?”百?墨看着花落梦轻皱着眉头。

    “都一年多了也应该让她回你身边了,这个丫头心又实人又有些愚忠,你罚她在宫外她便日日在宫外,让她回来吧,毕竟她的能力也没有人代替。”花落梦好言劝到。

    见百?墨不做声,花落梦又道:“說实话你可不要打我,当初沉如雁那丫头跳下悬崖后我思绪复杂,竟替你舒了一口气,你说你一世杀伐果断偏偏在她的事上犹豫不决,若不是因为她我们在隐王案的时候便可以占到良机,期间种种也是因为考虑到她不能放手而搏,她死了虽然你会伤心一阵子但至少还是会全心全意的为大业考虑,虽不说她死得好…………。”

    看见百墨那利剑一般的眼神,花落梦闭了嘴,过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说道:“紫衣那丫头跟了你十九年,你就如同她的亲人,她也并非故意要害死沉如雁,若不是皇后换了马,这马也会把她带到驿站,归根结底并不是她的错,我看紫衣的事情就算了吧。”花落梦替紫衣不折不挠的求着情。

    百墨喝着茶,良久才回答:“若是能找回东西就让她回来吧。”

    花落梦一拍手掌:“说话算话。”

    “你的解药怎样了?”百墨问。

    “你说你为一个死了的丫头片子操心干什么,我这解药就算做出来了她也吃不到了。”花落梦有些不解。

    “那是欠她的。”百墨淡淡的说。

    花落梦正要说什么见王妃带着瑞儿进来了:“王爷,瑞儿说几天没有看见爹爹了非要过来给你送点吃的。”

    王妃穿着明黄色的凤凰碧霞罗,手挽白色的绮罗软纱,云鬓之上戴着金凤的步摇,肤若凝脂面似芙蓉。

    百墨看着瑞儿便招招手:“到这儿来,认认这是谁的字?”

    王妃微笑着看着瑞儿跑了过去,仔细的看着桌上的字,瑞儿不过七岁但与他父亲一样天资聪颖:“父亲,这是言大师的字,你看着落字,他的笔力与人不同,你看他的发力笔走龙蛇,力透纸背,一笔而下观之若脱缰骏马腾空而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百墨含笑点头:“正是他。你今日功课怎样?”

    “师父教了我论策还有骑马射箭。我今日还得了师父的夸奖。”瑞儿得意的说。

    王妃站在一旁看着父子两个很是欣慰,她对百墨一见钟情,但当时的豫王正在人生低谷,王公贵族的女儿纵然对他有意但谁也不会把家族的兴盛放在一个不能为皇的男人身上,唯有父亲却对他另眼相看,记得一天月夜,从不来她房间的父亲那晚来了只问了她一句话那便是:“可愿意嫁与豫王?”

    她红着脸点点头,父亲便再无二话,不就之后这门亲事便定了下来。嫁与他的时候他已经移居北疆,虽也是富饶之地但终究还是偏远了一些,她无一声怨言,她的父亲亦是如此。

    他举兵而起,她虽惊心动魄但也不感到惊讶,他本不就是池中之物,她愿意永远跟着他,成也好败也好她都愿意。

    只是不知道为何,现在的他总是有一些愁思,她不知道这愁思为何而来,只是王爷总是会找一些宫女,模样长相都有几分相似,她也问过很多人,可是无人知道这是为什么。

    她一直都是冰雪聪明,自然知道这是与女人有关,但这个女人会是谁呢?

    余老伯一脸苦相的来到当铺,递给掌柜的一个布包:“掌柜的,你看看这么石头能够当多少钱?”

    掌柜的把布包打开,眼睛里放着光芒,这可是稀世珍宝啊,这东西只有在域外才有的玉仧,这老头子说是石头?

    “这东西您老是祖传的吧?”掌柜的试探道。

    “这石头?不是,我儿子路上捡的,看着好看便留在家里,现在我儿子死了要钱下葬,我就想看看这家伙能够当多少钱。”余老汉老实巴交的说。

    昨天深夜,迟未寒又来过一次他们家,是悄无声息来的,告诉他这东西必须想办法当出去,而且要大摇大摆要装傻充楞,否则连他的命都会不保。

    “捡的?”掌柜老板一脸惊愕:“那这石头您觉得五十两够吗?”

    “这么多?”轮到余老汉一脸惊愕。

    “您不是死了儿子着急下葬吗?我就当做了个好事。”掌柜的忙把五十两银子递了过去。

    余老汉拿着银子有些不敢相信的说:“真这么多?”掌柜的忙把东西收好生怕他又会要回去:“赶紧走吧。”

    余老汉慢慢的走出了门,一个紫衣女孩站在门外看着余老伯,余老伯也看到了她忙给她让了个道:“姑娘进吧。”

    紫衣看着余老汉的神情不像是知道什么,便大步走进了当铺:“掌柜,刚刚那个老汉当掉的东西我要。”

    掌柜的一看是个年轻女孩一脸不耐烦道:“不赎,你也赎不起。”

    紫衣袖子一挥,袖中的金彪已经射到了他放玉仧的柜子上,那柜子用的事相当厚的榉木,这一射居然射出来了一个洞。

    掌柜老板脖子一缩:“姑娘你这是,那你别走,我是要去报官的。”

    紫衣冷冷道:“我只给你三个数的时间,你若不给我,我这个夺命彪要的就是你的命。”

    老板假笑着回过身,却拐个弯就想跑,嗖的一下,头上的帽子被射掉了。

    “你若还不给我,你这个铺子我都烧掉。”紫衣冷眼看着他。

    老板知道自己是遇到了一个狠角色,只得把东西从柜子里拿了出来递给了紫衣,紫衣利索的把玉仧一掰,看见里面的纸条还在,便把东西放入怀中,扔给了掌柜五十两银子扬长而去。

    余老汉带着五十两回到家,实在搞不清这东西到底是什么,不过就是一块长长的石头到底是什么东西,要了他三个儿子的性命。

    阅筱起来就不见了迟未寒的身影,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估计是进宫把这事告诉皇上去了,可惜自己不能进宫,按他们的说法和皇后娘娘似乎还有一些恩怨,唉,算了,出去逛逛也好。

    刚刚出门就见兮凤也出来了,今日他居然穿了一件蓝色的长袍,头发还高高束起,和平日很是不一样。

    “哟,今日这身衣服甚好。”阅筱打趣道:“如烟小姐我不知道,但其他女子是肯定会多看你几眼的。”

    “如烟不看我,其他女人看我有何用?”兮凤很是不屑。

    “看不出还是个情种。”阅筱呵呵一笑:“怎么?今日还去茶肆?”

    兮凤斜着眼睛看了她一眼:“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可能会一年不见如烟,要是我能多来几次如烟早就是我的了。”

    阅筱咂咂嘴:“兄弟,你可能搞错了,你就是天天来,如烟恐怕也不会喜欢你,不过嘛,我是可以帮你的,就当做还你救命之恩如何?”

    兮凤这次倒是眼睛一亮:“真的?你有法子?”

    “我是女人自然懂女人,首先,你要有锲而不舍的精神,如烟为人高雅,那些金啊银啊什么的根本入不了法眼,所以你需要搞些不一样的花样,比如亲手做的胭脂亲手做面膜,比如春天送桃花夏天送荷花秋天送菊花冬天送梅花,那些凡夫俗子的东西就不用再送了,你得想些花样。”阅筱说得头头是道。

    “找你这么说,我倒是有样东西别人肯定没有,我有一瓶自己做的玉肌膏,是我亲自调配的,不知道她会不会喜欢?”

    “自然会的。”阅笑给他鼓劲。

    “还有什么?”

    “那其次便是嘘寒问暖做知心朋友啊,她需要你时你次次都在,以后若是再遇到什么事她便会第一个想起你,慢慢的她就会依赖你了。日久生情,懂吗?”

    兮凤点点头:“那今日我便去试试,祝我成功吧。“”

    “加油,干吧类!fightg!勇敢的去吧,爱神会站在你这一边的。”阅筱挥挥手。

    兮凤站在门前,看着里面的男人围着如烟,七嘴八舌手上拿着各种礼物。

    “如烟小姐,这是我从西域带回来的面霜,极好,如烟姑娘用了保证还会更美。”

    “如烟姑娘,你瞧,这是我从湖边采的第一枝初荷,你瞧它含苞待放,若是姑娘把它养在水中不出几日便会开放。”

    “如烟姑娘,这是我用了春日的桃花秋日的桂花,请生花院的顶级绣娘做的香囊,香味清新怡人,只有如烟姑娘才能配得上它。”

    “如烟姑娘…………”

    “如烟姑娘…………”

    闹哄哄的声音把兮凤吵到头大,他看着手上的白色瓷瓶,这阅筱的鬼主意一个也用不上啊。

    如烟倒是不恼,只微笑道:“这些东西各位公子都拿回去吧,如烟开的是茶肆,公子们若喜欢便在这喝几杯清茶,恕如烟失陪了。”

    说完如烟便走进了房内,王公子李公子刘公子张公子黄公子各种公子都一脸失望坐下来喝茶,如烟越是如此清高茶肆的生意便越是好。

    兮凤叹了口气摇摇头,这样夺目的美人何时才能注意到他呢?

    还有这阅筱说得头头是道,结果一个都用不上,她知道的别人都知道,果真是阅筱靠得住母猪会上树。

    他垂头丧气的回到迟府,见阅筱与碧玉还有绿袖在玩扑克,斜眼看了一会儿无精打采的准备离开。

    “这位仁兄留步,见你眉眼斜吊,印堂发黑,神色颓丧可是情场受挫?来来,让老身看上一看,保准你的爱情鸟说来就来。”阅筱在树下摇头晃脑的喊道。

    兮凤瞟了她一眼挥了挥袖子:“可拉倒吧你,一天到晚还以情圣自居,出的什么馊主意,那什么香囊什么桃花人家都有好吗?”

    阅筱背着手急急走过来,围着兮凤走了两圈:“这位仁兄,你就这样轻易认输妥协吗?你恐怕是嫉妒错了对象,那些围在如烟姑娘身边的歪瓜裂枣都不是你的情敌,那些顶多算作炮灰,你真正的情敌只有一个:迟!未!寒!”

    阅筱这么一说,兮凤倒是一灵光:“说得对啊,那些个什么公子哪里是他的对手,可是迟未寒这个对手也很难办啊!”

    “这位仁兄,你是不是在想迟未寒也很难办?没有关系,有我阅筱大仙在,一切都不是问题,只要九两九,只要九两九,观众朋友,只要九两九我保证帮你搞定如烟,若是不行绝对退款。”阅筱在兮凤面前伸出手指:“九两九,一个老婆哦。”

    兮凤半信半疑:“你又在打些什么鬼主意?”

    “这位仁兄,你虽然没有迟某人那样风流倜傥长相英俊,身材也没有那么好,腹肌也比他少那么七块,但是千万不要气馁,你不还有我吗?放心,我会帮你的,你虽然先天有些不足,但运气很好,如烟不是喜欢迟未寒吗?迟未寒的老婆是谁?我啊,所以,只要我越迟未寒出去他一定会出去,到时候你就把如烟带着,然后我们就假装分散,我带迟未寒先回来,你与如烟独处,你想想,树林里面,一片昏暗,你和她两人并肩走着,月高风黑,如烟一定会觉得害怕,到那时你就牵起她的小手手,带着她走出这片树林,你瞧,你们不就水到渠成了吗?”阅筱生动的把这画面传递给了兮凤。

    兮凤遐想着:“这确实极好,那就这样?”

    阅筱手一伸:“银子。”

    兮凤爽快的把银子放在了阅筱的手上:“你说过的啊,不成功便退款。”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