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大理寺的那些事儿 第七章 冒名顶替

时间:2020-11-22作者:洇紫

    押到柴房,绿袖和碧玉就开始脱她衣服,阅筱慌忙跳开:“不劳烦各位妹妹,我自己来。”

    她侧过身准备脱衣沐浴,见她俩还站在一旁有些尴尬:“劳烦出去一下,我自己洗澡。”

    “不行,王爷说了要我们盯着你。”碧玉一口拒绝:“你狡猾至极,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跑了。”

    “不会不会,我保证,要不你们背过脸去?”

    “那万一你从后面偷袭我们怎么办?”碧玉还是不肯。

    她“嘶”了一口气:“你这个妹妹,是从小受什么刺激了吗?戒备心这么强,人与人之间需要信任知道吗?”

    “不经一事不长一智,今天让我们开了眼,入到王府里面烧房逃跑闹得鸡飞狗跳的,姑娘你是第一人。”绿袖说话倒是柔和许多:“要不这样,您自己脱,我们转过身便是。”

    说完便转过身,阅筱赶紧把衣物都脱了下来,只是内衣粘在血肉之上脱的时候确实很疼。

    木盆里放的是褐色的水,这水颜色稀里古怪,就算是穿越吧,也不能如此掉以轻心,犹豫片刻不肯下去。

    “姑娘莫怕,这是王府的药材水,你身上有伤,得用药材泡泡才好得快,你放心,这都是上等药材,对你身体绝无伤害。”绿袖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

    她坐进桶中,感觉身体一阵酥麻,伤口之处微痒,但及其舒服。

    长舒一口气,见她们两还站在一旁便道:“你们王府这么大怎么就只有你们这十几个人,怎么够?你们王爷是不是舍不得花钱请人?”

    “这关你何事?”碧玉问道,很不客气。

    “哎,你这小姑娘怎么回事?吃错药啦?聊天也不行啦?”她立起身子问。

    “姑娘真细心,我们王爷喜静,不喜欢人多嘈杂所以王府家丁甚少,我刚刚看姑娘一眼就能断案,好生佩服,姑娘可是学过?”绿袖柔和的打断她。

    “那是,从小和我爷爷学过,他可是我们省有名的大侦探,我虽然半吊子但是对付那破画还是绰绰有余,你们拿那么弱的案子考我就是侮辱我的智商。”阅筱无不得意。

    “姑娘真聪明。不知道姑娘是哪里人?在我们高齐没有姑娘这样的女子,姑娘也算是巾帼英雄。”绿袖一个一个姑娘说得她心里如蜜一般甜。

    “我是……”她忽然不知道如何解释:“cha,你们听说过吗?我是离你们很远地方的人,我估计你们也不知道,反正就是不同时代甚至不同时空,顺便问问,你们现在的皇帝是谁?高湛还是高洋?”

    绿袖轻笑:“姑娘就是喜欢和我们奴婢说笑,当今皇上是谁怎会不知。”

    “装傻充愣,皇上是青帝,王爷的亲哥哥你会不知?不晓得王爷把你这傻子带回来做什么,满口胡言乱语。”碧玉的脾气倒是火爆得很。

    “哇塞,你家王爷还真是货真价实的王爷,皇帝的亲弟弟,我这穿越可真够高大上,不晓得我人设是什么?白莲花还是绿茶婊?千万不要玛丽苏,最好是女主搞搞事业升职加薪走上人生巅峰的那种。”阅筱一个人嘀嘀咕咕的站起来,擦净身体,忽然发现身上的伤口奇迹般的好了大半。

    拿过衣物,左套右套总是穿不对:“你们这衣物怎么穿,一件两件,不嫌麻烦?”

    绿袖和碧玉见她折腾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上前帮忙穿好衣裙,她低头细看,藕丝衫子柳花裙,红衫窄裹小撷外罩五晕罗银泥衫,做工精巧料子也很好。

    “可有镜子?”阅筱喜气洋洋的问,心里盘算着好不容易穿个越,总归要给个女主的脸吧,不说倾国倾城也至少要像沉如雁这个名字一般沉如落雁才对得起自己这次乱七八糟的穿越呀!绿袖赶紧替她拿了铜镜来,她一瞧,什么鬼?居然和现实中的她一模一样,没有任何改变,就连头发丝也没有多一根。

    按故事情节发展,我应该就是女主呀!就不能给我一张高配脸?脸蛋还是如之前一样毫无美感,身材还是如之前一样毫无曲线,就算穿上如此华丽的衣服也都没有任何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给我一副好皮囊就这么难吗?这样下去观众是会有意见的!阅筱愤愤不平。

    “姑娘也好生休息,明日蓉姑姑过来见你这副没有精神的样子定会责怪,柴房虽然简陋但被褥都是新的,姑娘将就一下,不几日过了迟府就好了。”绿袖恭敬的说着与碧玉抬着木桶出去了。

    “谁是蓉姑姑?”阅筱追问。

    她们两人却不再回答,把柴房给锁了。

    “我看这人既不聪明又很古怪,王爷让她去迟府不迟早穿帮,说不定还会牵连王爷。”碧玉很是不高兴。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王爷做事总有自己道理,我们只管做事其他莫管。”

    两人说着渐行渐远,话语模糊。

    阅筱伸了个懒腰往木板上的被褥里一趟,用手枕着头看着黑乎乎的屋顶,一直都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穿到一个架空层,莫名其妙匪夷所思。

    老阅一直说:“冷耳听语,冷情当感,冷心思理,遇事当不慌不忙,冷眼静思,既如此那就既来之则安之吧。”

    她翻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只是那劳什子姑姑和迟家可以统统见鬼去,明日老娘定是要脱离这个牢笼的。

    绿袖站在豫王一旁,细心伺候着笔墨。

    “这位姑娘说的话我听不太明白,但瞧着也不像撒谎”。

    豫王放下笔,他其实也琢磨不透,为何一个人能一转眼就能变成另一个人。刑部的酷刑别说一个小女子,就连铁打的男子也扛不住几个,这小宫女口口声声说自己冤枉,只是按平日里一样给瑧妃端了一杯寒了几次,还只抽了几鞭她便疼得昏了过去,再醒来居然性情神态说话语气都大变,判若两人。

    “奴婢实在看不出这姑娘是在说谎,也不像是有心计的样子,只是她确实有些疯言疯语,傻傻呆呆,许是真的失心疯了。”绿袖拈起袖子替豫王把笔墨收好。

    豫王摇着扇子,闭目想了一会儿道:“明日戌时,把她喊醒。”

    绿袖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阅筱正梦见自己抱着全家桶正准备啃,就听见绿袖轻柔的声音喊着:“姑娘,起来了,王爷要见你。”

    阅筱翻了个身,什么王爷就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不起来。

    谁料,被子忽然被人一掀,碧玉道:“姐姐不用与她啰嗦。”

    被人掀了被子,阅筱自然很不高兴,坐起来道:“你……”

    还未等她开口,绿袖和碧玉两个就已经给她洁面上妆梳发整理,瞌睡还未醒就已经站到了豫王百?墨的书房。

    他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她以为他或多或少会说几句赞美的话,谁料他却扔过来一本厚厚的册子:“看完记下。”

    阅筱弯腰捡起册子准备就势席地而坐,只听见他厉声到:“椅子。”

    她吓了一跳忙坐到了一旁的椅子上,翻开册子里面全是人物画像,满满一本全是。

    “这……你让我都记住?”阅筱倒吸一口凉气。

    “当然。你现在是沉如雁,沉家大小姐,正室所生。从小体弱多病所以放在庵堂寄养……”

    “等等,豫王,你让我代替一个体弱多病的人?你确定?”说实话阅筱从小到大就没有生过什么病,连感冒都极少。

    “不必担心,沉如雁一直在庵堂,见过她的人并不多,而且你那位夫君会不会亲近你还不一定,这种细节不必在意。你只要记住沉如雁性格比较娇弱就行,另外图册里的人都很重要,从你父亲到皇亲国戚王公贵胄都须你一一记住,容不得半点差错。”

    这恐怕是她见到百?墨起他与她说过的最长的一段话。

    阅筱翘起二郎腿,偏着头看着他:“豫王,你怎么就知道我一定会帮你呢?我与你素不相识又不同心同德,你冒冒失失把我派过去就不怕我倒戈?”

    他起身冷笑:“以后你自然知道为什么。”

    阅筱一把扯住他:“你让我稀里糊涂的过去,干什么又不告诉我,我先说好,杀人的事我不做,越货的事我不做。”

    他偏过头道:“下月初九便是喜宴,你只有五天时间学做沉如雁,其他事本王自会告诉你,五日之后你便回沉家别院。”

    说完,竟拂袖而去。

    阅筱气得把书一扔,什么人,明明是你求我办事好吗?

    什么态度!

    她绕着书房走了一圈,心里惊叹不已,拾起书桌上的笔山啧啧称奇,居然是顶级血石做的,这要是带回去得值多少人民币啊。

    “沉小姐,蓉姑姑来了。”窗外有人在喊她急忙把玉笔山塞进了怀里。

    蓉姑姑并不老,是一位年龄比绿袖和碧玉大不了多少的女孩,穿着黑色衣裙,打扮素静,白面红唇,并无繁杂首饰,虽面上年轻但感觉却十分老成,让人见到她就会自觉收声敛气。

    她见到阅筱便矜持不苟的行了一个礼:“沉姑娘。”

    阅筱打量着她,也慌忙行礼:“你好你好。”

    她见如此,直起身道:“奴婢锦蓉,是王爷找来教您规矩的。您刚刚犯了两样错误:第一、与您地位低的人,您不必行礼。第二、就算行礼,您体态不端,要固仪正视平肩正背才是,因错了两处所以需戒罚两鞭。”

    绿袖和碧玉两人忽然把她夹在中间,硬生生的把她的手伸了过去,还未反应过来就被狠狠打了两鞭。

    阅筱疼得尖叫了几声:“你奶奶的想干嘛呀,欺负我是吗?”

    她使劲挣扎想摆脱绿袖和碧玉,可这两人却力大如牛手如铁爪让她无法动弹。

    挨了两下打,阅筱更不会老实,至小她就属于吃软不吃硬的人:“你这个人是不是疯了?就算是我错了也是因为我不知道才错的,不知者不罪这话你不懂?”

    锦蓉面无表情,正身直立缓言道:“若是不懂就更要谨言慎行戒急用忍才行,你是沉如雁但不是真的沉如雁,说得多错得多,切不能莽撞草率,如刚刚那样,你还未过迟家的门便被发现了。”

    “这关老娘几毛钱的事?迟家是我要去的吗?婚是我要结的吗?你们让一个清清白白的黄花大闺女替人结婚,是人干的事吗?这个婚老娘偏偏不结,你们转告那个姓百的,让他另请高明,老娘不伺候了。”

    说完,她甩开衣袖往门外走去,很奇怪,居然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豫王府,你拉我扯逼人就范的场面一个也没有。

    她回头豪宅,毫无留恋的奔向了自由。

    ,精彩!

    (m.d. = )
小说推荐